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原创】永恒之航 Sailing to eternal / Viaje eterno

17/08/04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副cp: Davy.Jones/ Calypso

特别吐槽:Hector.Barbossa


自己还有个大坑正在填。看了看这周的进度到第165章只长了一半…

不过…在看完电影和各位的贡献后实在忍不住手痒…


此文会生产感谢被我骚扰起来探讨历史的弟弟、被当模板的西班牙学生、一直支持我写作脑洞的各位旅伴们。


其他事实参考设定及注释等会在文后,当作我话唠多担待…如果看完我会很高兴的。参考资料为维基、大英百科全书第十一版、我自己的记忆力、书本与作品则详列于下方。

而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其中的时代背景根据官方的说法在1720年到1750年之间。


就让我写个我想像中最HE的故事吧…

私设他们早先就认识了,不是魔鬼三角洲第一次见。

牵扯到的OOC、和现实注释[话唠问题]都算我的。

他们是彼此或是迪士尼的。


一发完,He。


期待回应与同在。


以下正文



“亲爱的,又有东西掉下来了。”模糊中有个声音说道,听起来是个男人,而且有一口胡子。 ”还有,刚刚的动静是那把妳懂得那把叉子断掉啦!”


“啊,帮我看看是谁吧。宝贝。”一个优雅不适合在海中出现的声音回应道。 ”我们都差点忘记了做事呢。”


据说溺死的人死前一旦停止挣扎就会进入一个宁静祥和或他X的浪漫色彩的地方,毕竟,头脑缺氧。 Hector.Barbossa,一个有舰队却认不了女儿的海盗王想着。


跟他一起掉下来的还有那个天杀的原因Armando. Salazar,至少给了他一剑并让他撞到船锚,撞到爽算了你个幽灵缺脑屠夫!


他睁开眼睛面对自己的死亡,却见到了更加不真实的存在。


这是海里没错,但是这二位…是谁,当了这么多年海盗,可不会不信邪的。

但是他印象里的确没有这位金色长发的褐眼女士,她的裙摆就像是浪涛和白色的沙。而她身边的男子身着船长装束,黑双角帽*,暗蓝绿色的及膝外衣*和黑色裤子,穿着海上常穿的靴子。有着蓝色的眼睛和沙金色的大把胡须,其中几络为了整齐而编著。


Hector.Barbossa决定悄悄再度闭眼装晕,谁知道来的是什么。反正他第一面对的只是一块珊瑚礁,又不是正眼被见到。反正他是背朝下落下来的,姿势扭曲正常的很。


“Calypso*亲爱的,这可都是我的老熟人哪。”男子说着,应该是指了指他和另外一个死鬼。 ” Hector.Barbossa和Armando. Salazar。而且亲爱的,妳还是在海里美丽。”


“而你呢,偏偏要死一次才能明白,宁愿变成海怪和海产也要跟我呕气。”女子没好气似的说,却用手拍拍这人的脸。 “Davy .Jones*,这样我们算是算完帐了,该处理家门口了。”


…原来Jones的品味没有问题,而Calypso也没有嘛,还以为他们喜欢这款来着。


Barbossa闲闲着想。反正现在没他说话的份。而掉他旁边的家伙应该也醒了来着,只是跟他一样装着不动打算看状况。


“那把叉子,归妳管吗?亲爱的。” Davy .Jones问到。 ”他们呢?寿命尽了?”


要不是现在再装昏,他想给这对爱人一个正宗白眼。再秀,秀给死人看!


“我看看,二个小可爱,还再装呢。跟你生前一个样,爱生气又倔强。” Calypso说,好吧,被发现了。于是Hector.Barbossa睁开眼睛坐好,等待发落,并不意外的发现Armando. Salazar也是如此。


啊,谁跟那个Davy .Jones一样啦!这是严重的侮蔑!我才没是不会去惹一个女海神,看看Jack惹的只是人和死人都有啥下场了!也不会没事打算四处要债、顶着一脸海鲜并带着一船海鲜!


不过他很满意那把剑还插在屠夫身上,而且对方又在脑袋撞出一个坑。

很好,不,等等,不好!这家伙又要缺脑发神经吗!


意外的,恢复人形又被插上一剑、撞到船锚、并且被淹死的家伙没有多说话也没发癫,只是冷冷地坐起,等待。完全没有他遇到时的跳调子或是到处​​转圈。


Armando. Salazar只是整了整自己的黑领巾,抚平了外衣的皱褶和肩章,把披散的头发整理好绕过面容外,只是继续安静的蹲坐着,等待发落。


不过似乎不只是Barbossa不能忍这情人咬耳朵,他似乎等了一会,发现可能没完没了只能打断。

”不只我们。”他说到,有着浓浓的卷舌音。 ”还有我一船的船员。”


二人世界[或说二神世界? ]的家伙才又正视他们。


“啊,是的,还有你一船的船员以及沉默玛莉号。”Calypso说,连忙又翻了翻那本大的要命[让Barbossa想到海盗法典]的书册,而书架当然乐意的Davy . Jones。


这次,Barbossa毫不费力也终于如愿的地给了一个白眼。


海神怎样了,海盗我都死了,被秀一脸不能有点意见吗?我可没那屠夫无聊的军官礼貌。


“啊,有了,还有那叉子不归我管,那家伙本来就该自己看好的,而且他想要让海上大家都一笔勾销也是他的事,我只负责人这部分。

啊,看起来…这只是个意外,这里没记载啊,嗯,不然这样吧,看在你们都还有家人在等的状况下,我决定你们可以回家啦!不能等到人的痛苦可是不可言说。 ”

Calypso阖上大本的书,欢快地说道。


Davy .Jones无声的点头,并深情凝视自己的爱人,当初那句,就只是妳不在那里,就造成了以后那么多悲剧。


但要Barbossa说的话,还不如说是这位脾气似海的女神,因为与爱人都化解了一切,决定就此放他们一马。

而且说不定还嫌他们碍路了,他们二人[二神]世界好得很。


“感谢你们的仁慈与机会。”身边的军官低声说道,他站直了身点点头。

似乎之前那位在海上疯狂、挡路必杀的幽灵屠夫是另一个人一样。


而看来他们的确不大受欢迎,因为下一秒,他就完整的出现在完整的沉默玛莉上跟完整的船员和完整的Armando. Salazar站在甲板上。

而这西班牙船长则是第一时间把散乱的头发稍微抹平后绑好。


“你应该不在打算杀光海盗了吧?” Barbossa说。


“我会把你送到你要去的港口,毕竟我想这是我们答应的条件。安全回家,不留下等待的人。”没说的是,多几幢悲剧和诅咒。 Armando. Salazar低声说道。

他面无表情的脸却没有一开始看来的冷冽。


要这个海盗王来说,似乎还有点什么感情在那看似面具的脸下面。


但是他不会多说,当着一船人,他们都是船长,很知道有些事,留在船长室里就可以了。


“跟我说说这几年的事吧。我想,我得上岸了。”海军这么说。


“我想你应该都知道的七七八八?驶进魔鬼三角洲的船只从来不缺。”海盗王随口应到。 ”你在岸上有谁在等吗?”


海军笑了,没有回应的望向大海。


他们站在甲板上,似乎就像多年以前一样。

在他老去前,在他死去前。



“你当时是为了那个女孩?把我给刺下去。” Salazar过了一会才又开口道。


“那是…我没有认的…女儿。” Barbossa缓缓地回答。 ”她母亲死得很早,我不能让她在这海上…于是我给了她本日记和红宝石,希望她过得好,结果她却…研究了内容而不是卖了宝石,她一直相信她的父亲是个…天文学家,不是个海盗。”

他缓缓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跟你说这个做什么,我想多死个几遍,人都会变吧。提醒一句,我打算差不多就要收手了,时代已经变了,很快的,你看着办吧,这是我能说的。”


“…我想了很多,在三角洲里。” Salazar也没看着他,二个船长看着海平线对话。


“海盗和海军…我们不过就是各取所需…然后…互相猎杀。仇恨,是动力也会是互相的助力,而如此的循环,不会有尽头的。…而属于我们的时代要结束了。

该是往真正的目的地去的时候了。 ”


“哈哈哈…要不是我真的跟你掉下去又跟你被丢上来,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那个海上屠夫。” Barbossa干笑。


“要不是就是你把我给刺下去,我也怀疑你倒底是不是海盗王。我所知道的海盗…可没这些个东西。” Salazar说。

”你也是个汉子,当初敢跟我叫的除了一只小麻雀,就你还打算跟我谈判了。我想你也无法暂住在二层的军官室*,我也还没有到要人睡甲板的地步。玛莉的船长室够大,我们还可以隔着一架近距臼炮的距离,看你要靠哪边,随意挤一下,反正这没情资了,几十年前的。”


“你可真慷慨,还连心心念念的仇都不报啦。”海盗王半开玩笑的说。


“你还没说你要到哪个港口去呢。”

Salazar还在望着海平面,继续慢慢地用他低沉而稍稍卷舌的声音说着。


”可以任意杀人来复仇,那是死者,因为也许报完仇还能释放执念而离开,但是,生者要留下来承担后果,所以活着的人总必须妥协,从而接受妥协后的结果。”


“会告诉你的,我可没兴趣赖你船上。”Barbossa说道,挪动着自己的瘸腿。

”以及,我得说,八成死亡和苹果*有个关系,我可死了二次了,还是喜欢这玩意,你也挺喜欢的样子。”


他确定自己听见了Salazar对着海平面暗自笑出声,转身往船长室。

要是不用隔着什么身分或是生死,也许他会是个很好的…旅伴和船长。



船长室的天窗透出已经暗下来的天色,而水手们对于自己死去活来又死去活来一次,并这次终于大家都完整到可以做决定而感到心满意足,船长也容许了他们小小的欢庆,只要不要怠忽职守到再把船开到哪个鬼地方去都可以。


二个船长相对无言的坐了一阵子,在Barbossa于海图上指出自己要去的港口后,他们陷入一阵沉默。


半生不熟的状态实在很难搭话,而唯一共同的话题大概还只剩下一个─Jack. Sparrow


在渐暗的船长室里,Salazar安静坐着像是没有问题似的,直到他发现他开始看不清楚,他是活人了,而这艘船也不是载满幽灵的鬼船了,他需要点灯。


“我还在等你反应过来呢。”灯亮起的时候,Barbossa翻了翻眼睛说。

“我当骷颅的时候还都有点灯咧,反正除非月光照到,不然都没事。”


“你也当过幽灵船长?”Salazar有些微不解,不过想想后又说,”算了,反正沾上那只小麻雀,什么四平八稳的航行都会变成鸡飞狗跳的冒险。”


“Aya, agree.” Barbossa应了句。

之后才后知后觉的…”等等,除了三角洲,你跟Jack还有接触?”


“这是个…很复杂的事。”西班牙船长说。

“…他呢?除了我以后还干了些什么大的,你变过骷颅,另外的还有什么大事?”


与其无言地与一个西班牙船长,前任屠夫对坐,Barbossa到乐意把这些年的鬼事都抱怨一次,不过当然是简略版,不然可不知道要说到哪去。


Salazar就只是坐着,不插嘴也不打断,偶尔轻轻用手指敲打手杖的前端。听着。

那模样可是海盗王很难见到的专注与仔细。


当故事到一个段落,差不多也是早晨。


而听众唯一的评语,就只是,果然是只麻雀,飞得很高的麻雀。


为此Barbossa笑了出声。



当靠上了Barbossa要去的港口,在他临走前,西班牙的船长凝视着他又像是看着远方,黑色的眼睛稍微转动了一下。

像是拖了很久,他才开口。

“…既然我没有继续猎杀海盗的兴趣,你大概知道我去哪找麻雀吗?”


“那家伙,八成又要去什么天边的地平线赴一个遥远的约会吧?他就是自由,无拘无束。天知道呢?”Barbossa回道。


“Gracias, adiós ,viajes suavemente .”[谢谢,再见,旅途顺利]Salaza说。

接着回身,银色与黑色的军装扫过登船口。


而Barbossa也没再多回头,他得想办法解释给女儿听了,舰队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他是个父亲,而且不是个好父亲。希望女儿不会在意的,本来想着死前也无憾了,到忘了大海事多么多变无常。



西班牙的一切的确都变得陌生,但是皇室为了面子和其他问题,没有取消任何东西,反而还给了奖赏和让他们成为了归国的英雄。

[虽然大副开玩笑说这是好几年没领的薪水啦。 ]


这下子,Salaza安下心,这次终于没有对不起这些与他出生入死的弟兄。

他一一访问他们的家庭,对于一切偶尔解释、偶尔只是微笑的看着。


接下来,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要去找那只麻雀。


海盗的时代快要结束了,而事实上,Jack也非真正像是黑胡子那样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家伙,他就是喜欢冒险与自由,顶多说说谎、喝醉酒和开溜[以及开撩]。

是改行的时候了。不久的将来,想必会有更多更快的船被造出来,更多的情势改变吧。


当然,他的海军上将头衔没被取消,但是这更类似于一个荣誉。

他除了看着弟兄们安家以外,更多的时候就是研究着新的海事学问和新的科技,他已经想好了后路。


Salaza绝非脑袋不好,那绝对只是旧情和一时大意…算了,自己知道是个借口。



于是当他在海上再次见到已经变成了老麻雀的家伙,丝毫不意外对方第一时间想开溜的心情。


“哇喔,现在大海是大家后院吗?怎么说沉下去的都浮起来啦!我听说Barbossa那老家伙回来了还去亲眼看了下,唉呦怎么你也回来啦,亲爱的长官,我们的事两清了吧?您看这…我也解咒啦,但是海水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啊…!而你那狠劲,老巴还以为你打算一路杀上来害到他女儿,这真的是个意外…” Jack. Sparrow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多,不过边说边退、边说边越来越远就是在打算。


“我没有找你算旧帐的意思。”西班牙船长冷静地说。他没有把下面的句子说完,就马上被麻雀抢了词。

而且对方完全没注意到他不再穿着军装,而是一般的船长装束。


“那亲爱的长官您在这做啥?我们可没犯什么大…事,这…目的地应该不一样吧?啊,这一定是个误会哈哈…” Jack. Sparrow继续说着,一面继续他的脱逃预备。


“听我说完,小麻雀。” Salaza吸一口气,开始说,要不让麻雀跑掉,唯一的方法就是说的比他快。

“我都知道了,关于私掠船、关于你不运奴、关于黑珍珠、Calypso、Davy. Jones、海盗大会…而不可否认的,宝藏越来越少了,对吧?

而你,不抢劫只冒险的海盗王,你打算如何?这个时代要过去了,你呢,不要告诉我你老后还是对于喝着Rum睡猪圈很感兴趣,嗯?你要怎么喂饱这些嘴,还不要又被大叛变? ”


“说的你有办法似的。”Jack换了个委屈的脸孔。 ”你也知道啊?但是你们还有可以回去的庄园、说不准还有几个身材一级棒的女人,我们才是要担心的吧?

我要是现在丢下这堆伙计们,他们说不准等等就死在这海上啦! ”他眨眨眼,又露出那个曾经让西班牙船长入迷的半醉姿态,摇晃着手指。

”这就是我们海盗的人生。”


“我提供你一个建议,Jack小麻雀,要不要听随你。”Salaza说。


“先说,我对于变成海鲜和开一船海鲜一点兴趣没有!”Jack大叫道。 ”也对于跟你回去庄园之类的也没有,我可会晕陆地的!还有我亲爱的老伙计们,我可不丢下他们!还有,我现在可比你老啦!什么小麻雀!是船长!Captain Jack. Sparrow!”


“我还没说,我也不指望你这只麻雀会乖乖在陆上活。”Salaza说,”至于年龄问题,我看到简单,我要问你的事,对于当个冒险家或私人护舰队有兴趣不?”


西班牙人露出势在必得的满足笑容。

就像当初偶然抓住了停在肩上的麻雀一样。

他们都记得那个。

毕竟Jack没在疯疯癫癫似的了,他静止了下来,思考着。


“啊,小麻雀,还有你身上的罗盘呢,罗盘怎么说啊?”西班牙船长笑起来。又用手杖指了指对方。


Jack微微的发毛了一下,想起那个沙滩,然后转身背对来者,悄悄打开罗盘。


喔,该死。这方向太清楚,还连动都不肯动一动哪。


再转过身,面对Salaza。 ”我得说,好吧,谈判,那我有什么好处?”


“你会继续活在海上,而且不骚扰别人就没人骚扰你,自由自在。”Salaza缓缓地说。 ”这不是你要的吗?”


“我猜…还有个条件,你会跟着我,进港口也会。是吧?背后灵先生?”Jack又开始甩罗盘。那是他年轻时的动作。


“你说的。而且我看我得教教你剑术了。Rum的话,我可只准你一天喝一瓶。”Salaza说,满意地笑了。


听到Rum被管制,Jack马上跳起来大叫。 ”你不是不当屠夫了嘛!怎么还要抢我的生命水,我会死的!”


“我会保证你活完活够再死掉。”Salaza说,手指轻敲着船舷。


“…好吧…Deal.”伟大的Jack.Sparrow船长决定为船员和自己找个后路。


“Deal.”Salaza说,在握手的时候,顺势把没有防备的Jack给拉了过来,吻了一口,并且渡了些什么过去。


“哇…你也不要太热情,这二船甲板上都是人啊!还有你给我喝了什么!”麻雀船长始终是聒噪的,连害羞也是。


“你担心的年纪问题,好了,现在你应该状态好的很。这是当初的不老泉,一个熟人的小礼物,不知道奏效否,反正有人在那玩意毁了前装了点。”西班牙船长说。


“你给我喝…等等…这样你也喝啦!”麻雀船长突然抓到重点。


“sí.”[是的]”Salaza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这次,也许抛下所有一切,我们可以永远航行,累了,就靠港,欣赏异国风情,

天气好起来,就再出发,而非再由仇恨带来更多无法挽回的故事。


海盗与海军的时代将要结束,但是另一个新的时代,正在拉开序幕。





*双角帽[bicorne]-一种前后二端突起的帽子偶尔称为双边帽[brimmer]宽大的帽沿和帽型,偶尔插上羽毛作为装饰。约17-18世纪流行。


*可以称为男用礼服外套[habit]-及膝的男用外套,此词在法文中也是阳性名词,之后泛指燕尾服等皆翻译为男用礼服外套。


*卡吕普索(Calypso,希腊语:Καλυψώ, Kalypsō),本是希腊神话的海之女神之一,她将奥德修斯困在她的奥吉吉亚岛上七年。英文Calypso也用来称呼土星的天然卫星,是该行星的第十四颗卫星。据说是被自己的父亲阿特拉斯囚禁在岛上。不时会有英雄被送到岛上来,卡吕普索所受到的惩罚是:她一定会爱上那些英雄,但那些英雄却不得不离开。

而最为人所知的是在荷马的《奥德赛》中,她将希腊英雄奥德修斯回家的途中,把他软禁在岛上七年,想让奥德修斯成为她的丈夫;她透过各种才艺来吸引奥德修斯,这几年时间他们同居在岛上什至共枕而眠,但是奥德修斯仍想回家去与妻子团圆。

奥德修斯的守护神雅典娜因此要求宙斯帮忙,宙斯派人送信给卡吕普索,告诉她残酷的事实,她与奥德修斯并不会有共同的未来,卡吕普索虽然很生气,但是最终还是安排奥德修斯重返回家的路上。


在此把她的外貌当作是因为被诅咒的容器之故,所以是大家电影看到的那样,而原貌根据上述的插图。 [而且不是一堆不明所以的螃蟹。 ]


*事实上,戴维•琼斯的箱子(英语:Davy Jones’ Locker),是水手使用的黑话,意思是大海的海底,死亡水手沉睡的地方。

这个俗语来自于18世纪英国皇家海军,他们称呼海上的恶灵、圣徒、或保护神,为戴维•琼斯(英语:Davy Jones),详细的来源则不详。

当水手在船上死亡,英国皇家海军会将他用布包起来,从船上丢到大海,沉入海底,让他从此长眠在「戴维•琼斯的箱子」中。

如果水手在海中溺毙,或是发现溺毙的尸首,海军同样会将他再抛回海中。因此「戴维•琼斯的箱子」被当成是溺毙、海难的隐语。

以及一张1832由George Cruikshank所绘制的钢板画。

参考文献Davy Jones’s Locker. Bartleby.com.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2000-01-01 [2011-07-09].(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06).


*这里指的是一艘三层甲板驱除舰里,位于船长室下方的那间通铺,船长室是全船最好的位置,有天窗并位于船舵下方的楼梯处。通常船长室就是第一层那里。海事学并没有学得很完善,多包涵。


*后来巴博萨得以复活(经海神卡吕普索之手,作为交换,巴博萨船长要召集全世界的海盗召开海盗大会,释放被囚禁于人形的海神),并掌握着里海地区,他除了在那里掠夺金银财宝以外,还特别钟爱普通海盗没什么兴趣的东西——『苹果』,因为正是苹果的存在,让他可以感觉到生存和味道。


*关于时间点/线:

在17世纪50年代至18世纪30年代之间,海盗共出现了3次黄金时期,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出现在加勒比海。

第一次是1650年至1680年间,法国和英国海盗以牙买加和托尔蒂岛为基地掠夺西班牙船只和殖民地,他们都自称是私掠者。

第二次出现在17世纪90年代的印度洋,《神秘海域4》中出现的海盗亨利•艾佛瑞就是在这一时期干下了自己的最大一票。

第三次黄金时代的真正开始应该是查尔斯•范恩、亨利•詹宁斯、班杰明•霍尼戈尔德和爱德华•英格兰等海盗在1715年发现并搬空了一艘搁浅的西班牙珍宝船,他们每个人都从中获取了一笔巨额财富,但西印度群岛的主要港口都向他们关闭,拒绝销赃。于是他们前往了已经被海盗占据的拿骚(今巴哈马首都)将其作为自己的基地,也壮大了那里的海盗共和国。


在这一时期,由于英国在北美东海岸的殖民地经过了整个17世纪的建立和发展已经形成了规模,臭名昭著的奴隶三角贸易规模飞速提升,而西印度群岛同样也是三角贸易的重要节点,对于海盗们来说,加勒比海的海面上就如同浮动着一船又一船的财宝。

奴隶三角贸易对于美洲的殖民者来说是必然会出现的产物。

殖民地经济是以产出蔗糖、烟草、棉花之类的经济型作物和贵金属为主,这些都是劳动密集型的生产,种植园和矿坑对奴隶的需求极大。而殖民者在驱赶和屠杀印第安人之后,他们的人数发生了锐减,而殖民者们比起这些原住民也更偏好那些来自另一个大陆的黑奴。

为了获得黑奴,欧洲贸易者鼓动非洲的国家对周围开战掠取俘虏,并将其作为奴隶卖到美洲。


于是就形成了一条稳定而有利可图的航线,三角贸易:商船从欧洲带着军火、纺织品出发,在非洲将这些货物换成黑奴之后再前往西印度群岛卖掉黑奴,再将殖民地金银和经济作物带回欧洲。由于西印度群岛是三角贸易的第二站,海盗们很容易就能截获载满了黑奴或蔗糖的船只,并赚的满满。


*关于海盗:古时海盗多以沿岸居多,地中海,欧洲北海等地有许多欧洲海盗,宋朝后中国大陆南方与东南亚的海盗,日本与韩国海滨则有朝鲜海盗,特别是航海发达的16世纪后,只要是商业发达的沿海地带都有海盗,此犯罪行业独特的是,海盗者多非单独的犯罪者,往往是以犯罪团体的形式进行。

在世界上有相当多的典籍记载海盗的行迹。也因此有许多古老的字专称某一时期的海盗,例如中文中的倭寇,英文中的buccaneer,尤其指在17世纪与18世纪在西印度群岛掠夺西班牙船只的海盗。

在1691年至1723年期间,被称为30年的海盗「黄金时代」,成千上万的海盗活动在商业航线上,这个时代的结束以巴沙洛缪•罗伯茨的死为标志。

此外,许多政治人物暨探险家都出身于海盗家庭。例如明帝国的郑成功、英国探险家法兰西斯•德瑞克和10世纪的丹麦国王哈拉尔德(Harald Gormsson)等。还有一些成名的女海盗如安妮•伯妮和玛莉•瑞德等。一般来说海盗是一个男性占优势的职业。但是还是有一些知名的海盗是女人,或称为Pirettes.

现代著名的海盗民族是菲律宾摩洛人。在马来西亚一带的马六甲海峡是海盗出没最多的海域。

近年来索马利亚一带印度洋海域海盗猖獗,往来该处的巨型货柜船只经常遭到持劫,他们与海盗前辈们不同,不偷窃货物而是绑架人质,部分国家例如美国、中国及新加坡更派遣军队对付。现代海盗的性质已经不同于过去,而且部分海盗更有科技化及集团化之特征。

过去时期的海盗简表:

维京人(公元8至11世纪)

倭寇(公元13至16世纪)

华南海盗(公元1790年至1810年)

女真入侵日本

韩寇

巴巴里海盗

阿马罗•帕戈

英国海盗


现代存在的海盗:

索马利亚海盗

马六甲海盗


*海盗十诫:来源于巴沙洛缪•罗伯茨(Bartholomew Roberts,1681年-1722年2月)出生于英国威尔斯,是一位著名的海盗,因外表英俊,温文有礼,被称为黑色准男爵。罗伯茨除了其抢劫传奇为人称道外,其定立的海盗十诫,更被称为18世纪的民主先锋。

1.对日常的一切事务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表决权,但须遵守船长的命令

2.偷取同伙的财物的人要被遗弃在荒岛上

3.严禁在船上赌博

4.晚上8点准时熄灯

5.不许佩带不干净的武器,每个人都要时常擦洗自己的枪和刀

6.不许携带儿童上船,勾引妇女者死

7.临阵逃脱者死

8.严禁私斗,但可以在有公证人的情况下决斗,杀害同伴的人要和死者绑在一起扔到海里去

9.在战斗中残废的人可以不干活留在船上,并从「公共储蓄」里领800块西班牙银币。

10.分战利品时,船长拿全部财物的15%,一名水手长、一名木匠和一名武装水手合起来分12.5%


*著名海盗:

1.黑胡子-爱德华•蒂奇

爱德华•蒂奇(Edward Teach,或写作Edward Thatch,1680-1718),外号黑胡子(Blackbeard),是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海盗(也许没有之一)。外号正是来自于其脸上浓密的胡子,还有说法称蒂奇会在发动袭击时点燃自己的头发(另有说法称是藏在帽子下的导火线)来恐吓对方的船员。

本来是霍尼戈尔德的副手,1717年霍尼戈尔德捕获了一艘法国运奴船,于是他让蒂奇成为了她新的船长。蒂奇立刻将船改名为安妮女王的复仇号,并把船上的火炮数量增加至40门。

蒂奇和安妮女王的复仇号在加勒比海和非洲西海岸的航线上对英国、荷兰和葡萄牙的船只展开了攻击,并攫取了数额巨大的财报。但他对安妮女王的复仇号的使用都没有超过一年。 1718年,在拒绝了国王的特赦令后,蒂奇死于英国海军对他的追捕行动。带队的英军中尉梅纳德在战斗后检查他的尸体时发现他至少身中五枪,有20余处刀伤。蒂奇最后的结局是头颅被割下悬挂在船上,而身体被抛入海中。

传说黑胡子本人并不像他的形象那么残暴,他并不会伤害被他俘获的船员。那么这倒是和他的导师霍尼戈尔德很像。目前有打捞到他安妮女王复仇号的炮管。


2.班杰明•霍尼戈尔德(Benjamin Hornigold,1680-1719)的知名度并不及他当年的副手蒂奇那么高,而且还背负着一个叛徒的名号。

和蒂奇不同的是,霍尼戈尔德一直试图避免对英国船只展开攻击,因为他希望这能让他可以在留有一条退路。但他的船员们显然不这么想,1717年,他被自己的船员投票罢免,被迫离开了自己的流浪者号,只能使用一艘小帆船来继续自己的活动。

所以当1718年特赦令来临时,他的接受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并且成为了罗杰斯手下的海盗猎手,开始猎杀其他海盗,其中也包括蒂奇。另一边和他共同统治海盗共和国,还捕获过他的船的亨利•詹宁斯也接受了特赦令,直接退休去百慕达过上了富有的生活。

但他就没那么好运了,1719年他的船只遭受了风暴之后触礁沉没,他也因此身亡,时至今日沉船处还是没有被找到,没有人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


3.查尔斯•范恩 (Charles Vane,1680-1721)和以上两位相比,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残暴了。据称范恩克扣过自己船员应得的财富、杀死了向自己投降的船员还在一次打捞宝藏的任务后拷问竞争对手的船员。

在1718年2月,他被英国海军的凤凰号逼入绝境,不得不投降。

但当时有关国王给予海盗特赦的的消息已经传开。

范恩声称自己正在接受特赦的路上,并答应凤凰号的皮尔斯船长自己不会再当海盗。但是在重获自由之后,范恩反悔了。

他一离开凤凰号就马上回到了海盗生涯当中。之后他在拿骚招募了四十多名海盗,其中包括经验丰富的爱德华•英格兰以及杰克•莱克汉姆。

罗杰斯到达拿骚之后封锁了港口,范恩通过一次火攻造成了英国海军的混乱,趁机脱逃。这迫使罗杰斯以大兵力对其进行追捕,但还是一无所获。

只是没人想到胆大包天的范恩居然最后栽在了自己的船员上面。

1718年末,范恩遇见了一艘大船并对其发起进攻,却发现这艘船竟然是一艘法国战舰。范恩当即下令撤退。 ,条命令引起了由莱克汉姆为首的船员的不满,他们投票罢免了范恩,范恩和他的支持者只获得了一艘小帆船。

之后他又遇上了一次风暴,孤身一人被冲上了一座小岛。他在企图化名上船加入其中,但是却被熟人认出,最后被捕。

他在1721年被绞死,据说在对他进行审判时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他辩护。


4.巴托洛缪•罗伯茨(Bartholomew Roberts,1682-1722)被认为是第三次黄金时代最成功的海盗。他与上面的三位其实并不能说是同一个时期的人物,因为他开始活动的时间已经是特赦令传遍西印度群岛的1719年。

他在2008年《福布斯》的海盗财富排行榜上排名第五,在加勒比海活动的海盗中排名第二。

不过与他辉煌的战绩相比,他更是为海盗们订立了一套行为准则,成为海盗十诫

罗伯茨对待俘虏并不残暴,但也不像我们接下来会介绍的两位那样优厚。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还有可能非常不喜欢饮酒,这对于一位海盗船长来说都是非常罕见,但是他又被视作一个海盗船长[或说私掠船]的标准版。


5.萨缪尔•贝拉米(Samuel Bellamy,1689-1717),人称「黑山姆」(Black Sam)或是「海盗王子」(Prince of Pirates)。

贝拉米的海盗旗是大家最熟悉的,骷颅与交叉的胫骨,前面所提之海盗旗除黑色底一样以及有出现骷髅外,还有其他元素和标志。

贝拉米的人生非常短暂,他作为海盗活动的时间仅有一年,1717年就因为船只触礁而死,但他却在这一年之中成为了全世界最富有的海盗。

贝拉米对待俘虏极为慷慨,这为他赢得了「海盗王子」的外号,这也让他的船员和他自己都把他和罗宾汉联系在一起。崇拜他的船员们称他为「海上罗宾汉」,称他们自己为「义贼团」。

1984年,贝拉米的维达号沉船地点被确定,其中打捞出了大量财宝,也是第一艘有实物证实的海盗船。


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女海盗:


玛丽•里德(Mary Read,1690年-1721年4月),是海盗黄金时代一名十分勇猛的英国女海盗,与安妮•伯妮是十分有名的一对拍档。相对于搭档,她擅长用水手军刀。


根据查尔斯•詹森船长(Charles Johnson)所著的《海盗通史》(A General History of the Pyrates),作者似乎将玛丽•里德的出生日期弄错了,其与乌得勒支和约记载的内容发生矛盾,因此,人们猜测她大概出生于1680年时期或1690年时期。

玛丽•里德的母亲因为长子的死烦恼不已,为继续获得她母亲(玛丽的祖母)的支持,她将玛丽•里德打扮成男孩子,以男孩的方式教育她,借此「愚弄」她母亲。

而后玛丽•里德先是找到一份脚伕的工作,其后成为船业雇工,在体悟海上的残酷生活后,她跳船并加入英国军队。


因为隐瞒自己性别的关系,才得以加入海军,后来,又加入陆军,每次参与战事,总是一马当先;在戎装生活中,她认识了一位佛兰德军人,并向对方告白,两人结婚并共同经营一间酒吧,刚开始生意十分顺利,后来却没料到丈夫后来竟意外死亡,酒吧也因战争的关系而结束营业。

丈夫死后,玛丽•里德重新穿上戎装,加入开往荷兰的军队,那里战事十分平静,眼见没有出头的机会,玛丽•里德于是退伍,并登上一艘开往西印度的船。


在经历长久的航海生活后,玛丽•里德于1718年到1719年获得私掠船的许可证书,1720年,在前往新大陆途中,玛丽•里德遭到海盗攻击并被俘虏,最后他加入印花布杰克的行列,并认识了安妮•伯妮;在一开始,玛丽•里德还是维持男装,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性别直到安妮认为她是一个可追求的帅气青少年,逼得她对安妮承认自己是个女人;为了避免杰克因嫉妒而杀害安妮的新「奸夫」,最后还是让杰克知道这个秘密,而杰克接受让玛丽•里德继续待在海盗团里。


玛丽•里德随后在船上和一位被掳上船的青年坠入情网,并且在青年和其他海盗决斗前杀死爱人的对手,保护他不受伤害。

玛丽•里德与安妮•邦妮在牙买加攻击商船时会穿男装,女装则是在其他时间穿着。

1720年十月,海盗猎人乔纳森•柏奈特乘海盗狂欢时发动奇袭,当时船上其他男人都因酒醉失去战力,尽管安妮•邦妮与玛丽•里德两人拼命的抵挡攻击,最后还是落得被俘的下场,因为英国有不杀孕妇的法律,因此玛丽•里德被关进了监狱中,而她的对象正是船长杰克•瑞克姆(John "Calico Jack" Rackham)。


1721年四月,玛丽•里德在狱中死亡,但没有任何婴儿的出生纪录,官方文件指出她于怀孕时因为发烧而死。



安妮•邦妮(Anne Bonny,1697年或1702年3月8日-1782年4月25日?)


安妮•邦妮,是一位海盗黄金时代著名的海盗,也是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女海盗之一,于18世纪时活跃于加勒比海地区。

根据法庭的审判记录,安妮原本是一名果园主人与女仆的私生女,从小就被当成男性抚养,长大后曾经与一名水手私奔,但在海盗船长杰克•瑞克姆(杰克又名约翰,英语:John "Calico Jack" Rackham)的怂恿下,安妮•邦妮抛弃了丈夫跟随杰克•瑞克姆,并成功夺取一艘荷兰船只,与同海盗团的另一名女海盗玛丽•里德同时成名。擅长用火枪。


目前人们对于安妮•邦妮的认识大部分是来自查尔斯•詹森船长(Charles Johnson)所著的《海盗通史》(A General History of the Pyrates)一书。


有关她的官方纪录及同时代的文件都是相当缺乏。

大部份关于安妮•邦妮抵达巴哈马之前的生活细节并没有任何初步的证据来支持,包括宣称她于1702年在爱尔兰科克郡出生、她是律师威廉•科马克与婢女的女儿、母亲名为玛莉•布伦南、祖母名为佩格(Peg)的这些事情。

当安妮•邦妮成为海盗的事情公开后,科马克搬到美国的查尔斯顿,他在那里买下大片田地的传闻也无法证实。对于这些无法证实的传闻,历史学家仍然继续努力找寻证据。


*飞翔的荷兰人(荷兰语:De Vliegende Hollander;英语:The Flying Dutchman。又译作漂泊的荷兰人,彷徨的荷兰人等),是传说中一艘永远无法返乡的幽灵船,注定在海上漂泊航行。飞翔的荷兰人通常在远距离被发现,有时还散发着幽灵般的光芒。据说如果有其他船只向她打招呼,她的船员会试图托人向陆地上或早已死去的人捎信。在海上传说中,与这艘幽灵船相遇在航海者看来是毁灭的征兆。在荷兰文里(vliegend)是用来表示一种持续飞行的状态,形容受诅的荷兰人永远飘流在海上,四处航行,却始终无法靠岸的悲惨宿命。


关于飞翔的荷兰人的故事在航海传说中有很多个版本,与之相关的是福肯伯格船长(Captain Falkenburg)的中世纪传奇故事,他以自己的灵魂为赌注与魔鬼掷骰子,被诅咒在北海不停往返直到审判日。


飞翔的荷兰人第一次在书中被提到是在乔治•巴林顿《Voyage to Botany Bay》(1795年)一书的第6章:

译文:我对海员崇敬幻影的迷信常有耳闻,但从未对这类记录给予太多信任。据传一艘荷兰军舰在好望角之外失事,船上无人生还。同行的船只经受住了暴风,随后抵达好望角。整修后返回欧洲的途中,他们在相同的纬度遭到猛烈的暴风雨的袭击。值夜的一些水手看到,或者在想像中看到,一艘船满帆向他们驶来,仿佛要将他们撞沉:一名水手尤其确定这正是在前一场暴风中沉没的船,或者是她的幻影。但暴风雨稍停的时候,黑云似的船就消失了。幻影在海员心里挥之不去,等船靠岸,故事也就像野火般在人中传开了,幻影也被称作飞翔的荷兰人。

根据一些来源,这艘幽灵船的船长原型是17世纪的荷兰船长伯纳德•福克(Bernard Fokke)。福克因从荷兰到爪哇航行的离奇神速而出名,当时的人因而怀疑他与魔鬼为伍以达到如此的速度。


对飞翔的荷兰人的第一次详细的描述应该是布莱克伍德杂志(Blackwood's Magazine)1821年五月刊上的一篇文章。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好望角:

译文:她是一艘阿姆斯特丹船,于70年前起航。她的主人是亨德里克•范德戴肯(Hendrik van der Decken)船长。他是一个坚定可靠的海员,就算与魔鬼为敌也会按自己的意见行事。从来没有哪个他手下的船员有任何抱怨,虽然船上的具体情形外人无从知晓。故事是这样:在好望角转弯的时候他们正试图在恶劣天气中通过桌湾。然而,风越来越大,不断的向船冲击,范德戴肯在甲板上咒骂大风。日落稍后,一艘经过的船问他是否不打算当晚入港,范德戴肯回答「如果我进港,就让我永世受诅咒,因为我将在此迎风航行直至审判日。」他确实一直没有进港,人们相信他仍在海面上大风中航行,每次有人遇到这艘船,她都有恶劣的天气相伴。


19到20世纪之间在外海上有很多起对「飞翔的荷兰人」的目击事件。威尔斯亲王乔治(后来的乔治五世)的目击是最著名的几次之一。 1880年,在他十五岁时,他与兄长威尔斯亲王阿尔伯特•维克多(其父是后来的爱德华七世)一起正由辅导老师达尔顿(John Neale Dalton)陪伴,乘4000吨的轻巡洋舰巴坎堤号(HMS Bacchante),进行为期三年的航行。在澳大利亚雪梨和墨尔本之间海面上,达尔顿写到:

译文:在早晨4点「飞翔的荷兰人」出现在我们的船首方向。它像幻影般发着红色的光,照亮了200码以外双桅船的桅杆和船帆。她从船首左侧靠近时,在舰桥上值班的军官和后甲板上的见习军官显然都看到了她。见习军官立刻被派往前甲板,但到达时她在附近出现过的痕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连在地平线上都找不到她的任何踪迹。 10点45分,早先发现飞翔的荷兰人的海员从前桅中部顶横桁坠落到前甲板上,摔得粉身碎骨。

相关文学艺术:

由飞翔的荷兰人的故事写成的情节剧有爱德华•菲茨堡(Edward Fitzball)1826年的《飞翔的荷兰人》和1839年弗里德里克•马里亚特(Frederick Marryat)的《幽灵船》 ,该剧接下来被荷兰教士AHC Römer改编为《飞翔的船》(英文:The Flying Ship,荷兰文:Het Vliegend Schip)。

华格纳的歌剧

理察•华格纳1843年的著名歌剧《漂泊的荷兰人》(又译《飞翔的荷兰人》)的起源相对错综复杂一些。它看来是由海涅1833年的讽刺小说《史纳贝勒渥普斯基先生传》(英语:The Memoirs of Mister von Schnabelewopski,德语:Aus den Memoiren des Herrn von Schnabelewopski)改编而成。小说中一个角色参加剧场「飞翔的荷兰人」的演出。这出虚构的演出似乎由菲茨堡的剧本改变而来,海涅有可能是在伦敦时观看了菲兹堡一剧的演出。然而,海涅小说中的虚构演出把飞翔的荷兰人的出现地点安排在了北海苏格兰外海面,而不是菲兹堡剧中的好望角。华格纳的歌剧也选取了北海为地点,只是具体位置是挪威海岸。

另一部作品是1855年华盛顿•欧文的《塔潘海上飞翔的荷兰人》。

「荷兰人」的船长

船长在马里亚特剧中名为「范•德•戴肯」(荷兰语:Van der Decken,意为「甲板的」),在欧文剧中则名为「Ramhout van Dam」。

多数版本中,船长拒绝在暴风中退却,坚持即便到审判日也要绕过好望角。其他的版本中,船上发生了严重的鼠疫并因此被拒绝在任何港口停泊,致使该船和船员注定要永远航行,无法靠港。

在马里亚特的版本中,船长范•德•戴肯的故乡是荷兰的特尔纽森(Terneuzen)。

在菲茨堡剧中,船长每一百年能够上岸一次,寻找一个女人来分享他的命运。在华格纳的歌剧中,间隔则是每7年一次。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现代荷兰皇家航空的每架飞机尾部都有「The Flying Dutchman」(飞翔的荷兰人)字样。

毕竟,他们真的是在飞的荷兰人啊!

1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原创/歌曲】关于爱的故事A love story/Historia De Un Amor

17/08/07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自己还有个大坑正在填…但是我想…我想我掉坑了?! 手痒找肝… 而就用我今天想起的写吧。 这歌曲是由巴拿马作曲家卡罗斯.艾雷达.阿尔马纳(Carlos. Eleta .Almaran)所作,而写文时稍微删减了一些。

【原创】萨杰30题短文17/08/08[发表于8/20]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自己还有个大坑正在填…希望这星期的更顺利… 但是手痒找肝是自己的…ORZ 正好圈开始冷,当作热。 其他私设请见前面二篇短篇或请往头像归档找。 就让我写个我想要最HE的故事吧…为符合世代和文会稍微改动标题。 牵扯到的OOC、和现实注释[话唠问题]都算我的。 他们是彼此或是迪士尼的。 短完,He。 期待回应与同在。 以下正文 1. 相拥入眠 事实上,不论是当海军或是当海盗,他们都习惯浅眠。 甚至在奇奇

Comment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