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原创】萨杰30题短文17/08/08[发表于8/20]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自己还有个大坑正在填…希望这星期的更顺利…

但是手痒找肝是自己的…ORZ

正好圈开始冷,当作热。


其他私设请见前面二篇短篇或请往头像归档找。

就让我写个我想要最HE的故事吧…为符合世代和文会稍微改动标题。

牵扯到的OOC、和现实注释[话唠问题]都算我的。

他们是彼此或是迪士尼的。


短完,He。


期待回应与同在。


以下正文


1. 相拥入眠

事实上,不论是当海军或是当海盗,他们都习惯浅眠。

甚至在奇奇怪怪的恶梦中醒来,关于杀伐、关于传说、关于血和大海,而惊醒后面对着黑色的船舱,顶多躺下接着睡。

理当要是有人靠近,就会惊醒。

这点不论是Armando.Salazar或Jack.Sparrow都会的,而武器都放在手能构到地方。但最神奇的莫过于,不论是他们中的谁摸到了对方的入眠处,另一个总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好吧,有点反应,但是那是把另一个摸进来的人扯上床来一起睡。


Armando的手劲很大,所以Jack懒的反抗。就是盖同一条被子而已,他才没有睡不好。


而对于Jack,Armando总觉得奇怪,一个人睡着了,怎么还是可以在迷糊状态下把另一个人缠着不放?缠的他只能妥协的在这里过上一晚,他才没有担心。


2. 一同出外购物[补给]

“船上不需要这么多Rum.”Caption Salazar揉着额头说。

“船上也不需要那么多苹果,会坏的。” Caption Sparrow也理直气壮。

其他船员与大副们早就习惯远离争端,他们知道船上需要什么,也会自己去买。


3. 半夜说的恐怖故事[因为年代改动标题]

对于船员和大副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传说与恐怖故事,吓唬新来的成员,二个船长没兴趣听。什么骷颅海盗、不死海军、永恒航行不靠岸的幽灵船只…

不就是发生过的往事,还会怕吗?还好他们没说这些故事的主角就在他们身边。


4. 一方的起床气

Armando心情不好的时候挺恐怖的,眉毛紧锁,皱着一张脸,而且随时可能出现手杖、剑或是火枪。不过,当然没有碎成片那种恐怖。

而他完全有那个能力应付生气的西班牙船长,但是他不大想那么做。

说要讨论航向所以要把所有人叫起来,但就是没人敢来这里叫人,什么嘛!

Jack戳戳仍在熟睡的家伙,后者咕哝了什么翻过去继续睡。

通常这时候把他吵起来会引发他不可收拾的起床气。

但Jack朝睡着的家伙靠近了些,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哼,你们还说什么西洋剑呢,我连剑和手杖在哪里都没看到,我是伟大的Caption Jack.Sparrow!

“…小麻雀?”像是对吻有反应一般,他睁开了眼睛看着不知为何笑着的Jack。


5. 做饭

这应该是件简单的事,就是生火、找到的食物拿来烤。不过这种状态限于某个家伙被仍在荒岛上的时候,而还船上还是别让这家伙出主意的好。不管这里有几条船。 Armando想着,吩咐其他人准备好。

但还是毫不意外的看到Jack在船头钓鱼[有时候靠近岛还会有钓到海龟? ]、偶尔潜下去找贝壳、甚至试图抓几只海鸟来。

他当作这家伙习惯自由自在地找新鲜补给品,从容的收起望远镜。


6. 洗澡

“不好。”Jack像个尸体一样挂着,肚皮朝天,四肢随便伸到地板上,要不是看在他刚了结束一场战斗的份上Armando还真想走过去用手杖敲他。


“为何不好?”他站在书桌旁边整理散落的文件,而Jack依旧躺在边上,像个死人。


“反正不好。”躺在边上的Jack稍微抬起了头,看着站在书桌边被月光洒了一身闪耀的Armando。


说什么洗澡啊,才不要呢,洁癖,伟大的Jack船长可以三、五个月都不洗澡。

这跟上岸与战斗都没关系。


“你有二个选择,小麻雀。”他用以往的海军上将姿态说到。 ”一是你自己去洗,二是我抓你过去,而你休想跑。”


“你来啊。”挑衅的说,Jack还是摊着。 ”抓不到的。”

他不知道澡盆早就预备好了。


结果是Armando因为弄湿而再洗了一次,而Jack还是洗了澡。



7. 随身的物品

罗盘和手杖现在放在一起。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你老是喝醉,把船里的酒喝光。”

“你老是吓死我的船员,决定我船的航向。”

“我们的船,还不只二艘。你还老是对男人女人搭讪,你一定不曾对他们说过你喜欢上了个只会开船的?”Armando停了一下,”今天我要跟你睡,以免你又去惹事喝酒或找架打。”

“…就算我不答应你也会上来的吧。”Jack嘴角扬起的角度明显,扭着腰走向坐在海图桌前的人。 “真没规矩,你以前的礼貌呢?”


9. 相隔两地

Jack带着一部份船出海了,他则因为有其他船只要修理和购买新武器所以留在港口。

没有了小麻雀很安静,不会有人因为发现了新宝藏而激动地跳上跳下,更不会有人在半夜偷偷摸摸爬上他的床。

“…如果这样有帮到忙就好了。”Armando看着报告的进度,纵使他想寄信也知道是没办法的,顶多等Jack哪天想起有人在等。

想到这里就有点不爽。

他烦躁的敲起手杖,不小心让外头的武装伙计们以为是老规矩,正打算找敌人来个手起刀落。


他连忙表示没事,继续保持警戒。


10. 早安吻

“你该起床了。”眼看着床上的Jack一点醒来的迹象也没有,咕哝着扯过床单,Armando把自己挪到床上,用了上次的那个方法。


11. 替对方挑衣服

有些时候Armando会帮Jack买衣服,虽然他不理解为何同样两套衣服,穿起来会差这么多。


12. 讨论有兴趣的话题

大海、船、战斗和宝藏。这些事恐怕得聊上很久,大概是一辈子?


13. 一方卧病在床

“你伤口感染发烧了。”Armando对Jack简单地说出船医诊断他后的结论,而本该脑袋昏沉、全身不适的人此时却笑了。

”这样今天一天你会待在这里顾我,对吧?”


14. 午睡

他们通常没什么午睡的时间,都全都被吵架、航行、冒险和战斗占满了。

而难得有空的这个下午,Armando拿着铅笔把Jack拿着酒瓶打盹的模样草草画了下来,在航海图背面。


15. 帮对方整理头发

“过来。”Jack把Armando拉到一边替他把乱糟糟的黑发梳开,开玩笑,才不给你们看到他头发散开的样子。而Armando也乖乖的低着头给难得有心情整理的小麻雀梳理。

“你的也要我帮忙吗?”他问到。

“你才不会,我要自己弄。”麻雀很是爱惜自己的羽毛,还有收集到的小东西。


8/21[发表于22]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Jack坐在地板上,随意地把玩刚刚弄到手的小东西坏笑着,不过他挡在浴室门口。水声停了,Armando大概过个几分钟就要出来了。

而他忘了把衣服带进去,[或者说,某只不怎么喜欢洗澡的小鸟把衣服拎走了。 ]

虽然有请Jack帮忙,但是Jack就是要压根装作没听见。

不洗澡那么喜欢洗澡咧咧咧。


门打开了,只能拿着浴巾围在髋骨附近的人踩着水与雾气走了出来。

水滴由头顶顺着发丝滑落脸颊,再顺着脖颈的线条流畅的滑入胸膛和结实的腹部,再进入浴巾以下,Jack目前无法窥见的地方。

“Jack小麻雀,你又哪根筋不对──”

“喔,我也忘了是哪根筋不对,不过晚上我要跟你睡。”

“……”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又怎么了?”Jack从Armando的信使那拿到了纸条,身为船长基本的读写还是会的,不然是谁看的航海图?船底的藤壶?

虽然之后又再顺便教剑术的时候恶补的一堆他认为的贵族玩意。

“今天又有什么事了?”他咕哝着,纸条叫他到沉默玛莉的船长室。

而他一进门就呆掉了。这里堆满了…他不知道怎么形容…

“几年前的今天是你接受这个提议的日子,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西班牙船长低声在他耳边说。 ”而我怕珍珠的隔音…不大好。”


18. 接对方回家

当夜幕低垂,船只早已纷纷入港而Jack未归时候,西班牙船长会慢条斯理地带上一瓶Rum和外套,和门口武装的伙计们打了招呼后就走向港口,走到酒馆里或停船登记处,并去他知道Jack可能会在的地方找他。

“我老是在想,你怎么总能找到我?有罗盘的是我不是你。”Jack喜孜孜地勾上他的手和那瓶当诱饵的酒,在凉起来海风中披上那件外套,和他一起走回去。

“你知道为什么。”Jack能感觉到对方朝他靠得更近了。


19. 离家出走

所有的船员和大副们都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离开,他们不想和可怜的Lesaro[勒萨罗]一样没了眼。

[虽然本人表示那是他前生英勇战斗的勋章,跟那一点都没关系! ]


20. 一个惊喜

“Armando!我刚刚发现了新的宝藏地图还有要顾船队的人,你知不知道就在─”

“小麻雀…现在是半夜…不要突然跳到别人身上,除非你还有别的…计画…”


21. 看星星

“喔,航海的星星。”Jack咕哝到,”这我只想到老Hector和他女儿。”

而且这请帖还不得不去,那趟航行让年轻小伙子和姑娘看对了眼。

老Hector还巴不得让所有人都来,而Turner家一定也不会放过要他出席。

没错,所有人包含自己和另外一个。


22. 一场飞来横祸

当Jack用船帆的缆绳荡过来时,Armando刚好走上甲板。


23. 讨论关于女儿[船]的话题

“说起来,你觉得这样够多了吗?”Jack靠在窗台上问。

Armando写着字的手突然顿了一下,”你在问什么?”

“够多船算一个舰队!”Jack说,”Hecto就算跟我们一样,跟上时代做事了,还是老是说我们就几艘小破船!”

“足够了,而且我想你的珍珠和我的玛莉可不算是破船。”Armando说道。

“是啊。”Jack的语气听来可十分肯定,却有点气鼓鼓的。

”不过就是想到。虽然我觉得我们不可能比输的!”

Armando笑笑,继续写完规划。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绵绵不绝的雨和强烈的风暴,这种湿冷又麻烦乏味的日子让Jack郁郁寡欢。

不能出海,好姑娘们也都得牢牢栓在港口里。

Armando就坐在一边,将像是被弄湿翅膀的麻雀圈进怀里,开始低声给他念书。

那是收集关于各地的,海的故事。


25. 喝醉

Jack喝醉几乎是天天的事,在Armando接管他的酒之前[一天一瓶,没得商量。 ]似乎不知道有没有清醒过,总是一步三晃,摇着手指,挂着可疑的笑容到处惹事生非,现在他还是会喝醉,Jack当然还是找的到机会,不过现在就只会抱着Armando,尽说些没人理解的话罢了,顶多一路折腾到床上。


Armando也有喝醉的时候,有些邀请总是无法全部拒绝。这时候他反而只会继续

躺在床上不起来,所以Jack就干脆就顺便喝醉也陪他躺一天。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Armando手上的剑笔直地指着Jack胸口心窝上,Jack猛地把他拉过来亲吻。

笑话,没有开锋的装饰用配剑能吓唬伟大的 Caption ,Caption Jack.Sparrow?


27. 穿错衣服

其实Jack从来不曾穿错过衣服,他只是想试试Armando的军装。


28.一方受伤

四处出血,十多处瘀青,三处骨折。 Armando回来也不会提,就只是安静的找医药箱。就算是他打完也是会负伤回来的,尤其来者多而不善。

不知道哪个角落冒出的Jack拎着医药箱出现,把人按到床上,”乖乖等,你这家伙,受伤不知道要出声的吗?”他抱怨着,却俐落的清理伤口和包扎。

“没什么大不了…”西班牙船长想辩驳却被一颗洗好的苹果塞住嘴。

“伤患就该听话。”Jack说。 ”这可是你说的。”


然后他会等Armando睡去。

[好吧,是给了他一点好睡的药,也只让原本跟Armando的伙计们只知道守好伤患其他都不知道。 ]

然后带着他的老伙计们去算总帐。

开玩笑,以前的酒馆混战和港口烧船可是最拿手的啊!


29.这生的约定[改动标题]

那早在Jack应他了一声Deal, 并在握手的时候,他顺势把没有防备的Jack给拉了过来,吻了一口,并且渡了些什么过去就发生了。 *

当然Jack的脑袋一定很快就会意过来了,机灵的麻雀。


30. 夜间活动[滚床单]

此时此刻,彼此的眼里只容纳得下对方的身影。

而他们都为此感到心满意足。




*详见前篇,永恒之航 Sailing to eternal / Viaje eterno

1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原创】永恒之航 Sailing to eternal / Viaje eterno

17/08/04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副cp: Davy.Jones/ Calypso 特别吐槽:Hector.Barbossa 自己还有个大坑正在填。看了看这周的进度到第165章只长了一半… 不过…在看完电影和各位的贡献后实在忍不住手痒… 此文会生

【原创/歌曲】关于爱的故事A love story/Historia De Un Amor

17/08/07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自己还有个大坑正在填…但是我想…我想我掉坑了?! 手痒找肝… 而就用我今天想起的写吧。 这歌曲是由巴拿马作曲家卡罗斯.艾雷达.阿尔马纳(Carlos. Eleta .Almaran)所作,而写文时稍微删减了一些。

Comment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