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梗文短篇:当这里有四个人...或以上?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这是奖励点梗的短篇-感谢脑洞

与正文无关

OOC可能性非常高。

时间点:火杯偷龙蛋关卡前

无敌穿越的少年组ggad/被惊动的成年组GGAD/插花-Gryffindor三人组-Harry、Ron、Hermione


期待同在~回覆


*


以下正文


*

这起因于一场在Gryffindor交谊厅的一阵奇怪烟雾。


在烦恼着怎么面对龙的Harry、Ron、Hermione惊讶地看着不是壁炉的地方就这样升起一阵


颜色诡异的烟雾...


实在说不清是紫色、蓝色、绿色还是灰黑...或是说都有。 [反正不可能表演七彩琉璃灯?!]



"Was ist passiert?"*这一定是咒语错了,我的意思是看到[Vide]*,不是到达[Venire]*。 "


"怎么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加了的柳枝*出问题?"


"咦?所以你只是要看到更清楚,也让我看到,而不是直接到?"


"等等...所以你一直误会我的意思?是我没说清楚吗?"



三人组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看见烟雾中有二个人影,而且还在争论他们不太懂的东西。


烟雾散去,是二个少年,而且穿着显然不是Gryffindor的学生,甚至可以说这衣着风格有点古老。


他们穿着还束着袖子的衬衫,还有马甲背心。



"...也许是Durmstrang Institute或是Beauxbatons Academy of Magic的学生?"Hermione最后也只能在Ron,Harry求教的目光下解释。


"呃,我们...很抱歉,这是个意外。"其中红发的少年对他们这样说,带着笑意与歉意。


"真的是个意外,三位,打扰了。"另一名金发的少年说,不过他看来只是在打量周围。 "请问这里是?"


"Hogwarts的Gryffindor交谊厅,我们可能麻烦大了。"未等任何一个人回应,红发的少年就这样说。


"有趣,所以你未来会在 Hogwarts?"金发的少年玩味的说。


"一点也不有趣,Gell,这里应该不会受任何魔法影响才对!我们可能会被当成入侵者!"红发的少年有些恼怒于同伴的大胆与好奇。


"无所谓,反正他们能怎样?再开除我一次?"被称为Gell的金发少年回答道,他的姿态像极了贵族,骄傲而且豪不在意。


"你们不是这里或任何一个学校的学生?"Harry抓到重点了。 "那你们怎么...?"


"啊,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可能...得见一下校长说明情况,可以吗?"红发的少年向Harry眨了眨眼睛。 ...这动作有点熟悉,Harry想,但他真的没见过这两位。


"放心吧,校长是个好人,会听你们说的!"Ron表示道,他太清楚有时候恶作剧过头的情况,多亏他的双胞胎哥哥。



"那先谢谢你们的协助了,现在可以出发吗?"金发的少年说,他拍拍几乎没有的灰尘。 "我想我可以解释这一切。


于是就成为了一群人在晚上往校长之塔前进的状况。


*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校长室现在处于一种,微妙的状况。


对于老笔友莫名其妙的举动而莫名其妙的老校长,正试图跟老笔友解释只是三巫斗法大赛比较忙。


绝对不是这里有好多美好的青少年!


然而,下一秒,他们陷入僵局的争执就被大难不死的男孩和他的朋友们打断。



"校长,Professor Dumbledore.....呃?"Harry第一次见到校长室还有别人的情况。


但听到这个姓氏僵住的不只一个人,他们没注意到,那个不知名的红发少年也僵住了。


"所以,你让一个男孩知道怎么在晚上,开校长室的密语?"他们不知道的人正在危险的低语着。


"还是你说那个很重要、非常重要的男孩子?据说从头到脚都是..."


"Grindelwald!"老校长只来得及打断这句话。


以免这位老笔友又做出什么脑抽的举动。


[很远的某个地方,寻找动物的Newt Scamander打了一个冷颤,一定又有人被醋酸溅射伤害了!


这条保命规则一定得传下去才行!不然低情商和运气差的学生可能熬不过这一关!


为了学弟妹!他决定给相关人员写信。 ]



Newt Scamander是个好孩子,怎么他就是不懂,就是好学生!需要保护的学生!



[远方的被点名者一边写信一边打喷嚏。今天遭难者一定特别多! ]



*


"那还真的可以解释。"现在只剩下那个金发少年气定神闲了。


"你就是我,现在,我和Al得回去。他们只是好心来帮忙带路。"


"你是!?"这下换Hermione抓到重点。她一种无人想像的敏捷拖着Harry.Ron.还有正在发呆的红发少年


全都躲到了老校长银灰色底的金色月亮花纹睡袍后面,虽然颤抖却还举起了魔杖。



*


"Albus,我有些事..."于是McGonagall很遗憾的又跨入了刚刚才稍停的战场。


她直面的是:1.晚上了校长室怎么这么热闹 2.现在怎么站成两边了 3.那个阴影的男人又是谁?不是教职员


当然她是直面另一种...



"那是Grindelwald!"Hermione再次喊了Harry和Ron没抓到重点的名字。


但是那似乎是种密语还是咒语,因为他们发现Professor McGonagall也不淡定了,她同时举起魔杖。


"孩子们,在我掩护下去门口。"她说。 "那位小先生,不要逞英雄,过来!

我们有义务保护任何现在在校的任何学生。 "她指的是挡在前面的金发少年。


但显然,那名金发少年也没抓到重点。


"一个女人,Al.这可是超出我的预料啊!"他撇向一脸震惊的,在Gryffindor三人组后面的红发少年。


"很遗憾,小姐,我不是在校生。"他同时向Professor McGonagall冷淡的点头。


"而且我是,不可能被「我」杀掉的,不是吗? "他看向阴影里的男人。


"唉,来吃醋可以穿好一点吗?未来的我。"金发少年皱起眉头,优雅地说。


"这样难怪会不讨喜,是做了什么才让Al跑来学校躲你的呢?建议给我一点参考好避免?"



"...."现场所有人只剩下"?"



"那应该只是我未来的同事,未来的Gell..."


最后一直在后面Gryffindor三人组后面的红发少年似乎意识到自己也先需要平定这场风波才是重点。


他站了出来,走向自己年轻的恋人。



"等等...所以,刚刚出现在我们交谊厅的是以前的、年轻的Dumbledore校长和这位...?"Ron说出了现场三人组的惊讶。



"喔天啊。我当然只是他同事!我有男朋友好吗!"Professor McGonagall只想到这个。



"看,就说了是同事。"Al,年轻的Dumbledore说。


"现在我们现在需要回去真正的时间上,不然麻烦就大了!Gell和未来的你,拜托你们别再捣蛋了!"


...Harry终于知道为何有熟悉感了!眨眼睛和恶作剧,Professor Dumbledore也常会这样做!



阴影里的人哼了一声,但是好像消停了一会。


见状应该是没有危险了,Professor McGonagall放松一些。但又想此这里有真的学生。


"你们三个,Harry、Ron、Hermione,谢谢你们把危害降低了。但我们现在还是得出去。"


恢复了的院长相信反正里面全都是高手,那么他们自己处理就行,让孩子去回去倒是真的。


"三巫斗法大赛的文件我留在桌上,我带学生回去了,晚安。"


非常识时务的Professor McGonagall关上校长室大门。她似乎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算了。


那不是重点。


*


校长室沉寂了2天,期间所有Professor都很识时务的全部没去敲门。


直到他们累了但看来也好多了的校长自己开门走出来为止。


Hogwarts则多了一则校园传说,内容又和详细方法又会是另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德语:怎么回事?


*这是拉丁文,字义同翻译-大家都可以认同很多西方魔法研究是从拉丁语开始的吧?!


*柳枝:大部分于神秘学中制造占卜杖(Divining Rod)会使用的,因此也被认为是放射感知(Radisl Perception)的一种媒介/榛树、七度灶、岑木也可以。



[短文END]

4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