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論怎麼不小心成為一個真正的混血王子On how to accidentally become a true half-blood prince

已更新:2021年10月27日


Severus Snape 個人向/歡樂原著腦洞向[番外]

時間線:GGAD我假設 本篇穿插


好啦我覺得他太慘~

只是腦洞,關於GGAD的愛心過剩和聽完老鄧說的事,GG的突發奇想qwq


大綱:被人討厭的一生?!顯然,很多事還可以繼續發生!


歡迎補充~留言建議等~XDD祝福同在!







Severus Snape,

是Eileen Princec和Tobias Snape的兒子,住在Spinner's End。

那是一個被Bellatrix Lestrange稱為:麻瓜垃圾堆的地方。



沒什麼好談的生平與出生,只有一個自己曾經年輕時取過的綽號。

還有被稱呼過Snivelly,倒不是他不愛乾淨,是因為他沒有換洗的衣物和地方。


根據校長Albus Dumbledore所言且屬實的話,他是因為缺乏關照而造成了他日後那刻薄好嘲諷的性格和較殘忍的舉止。


畢竟還是一個孩子時,他很顯然被經常吵架和互相家暴的父母忽視了。*

那時他也只是一個笨笨的孩子,沒有什麼交際能力。

儘管他很想給別人留下個好印象,但是他並不知該怎麼做。


於是每年夏天結束的時候,他都熱切地盼望著回到霍格華茲。

至少那裏可以吃飽、少挨揍,並至少可以換洗衣物,可以在課本上塗鴉寫字,發明各種咒語。


雖然一開始,只是Lily一個人對他友善,但至少巫術學校的其他人不刻意因為他特殊天賦而暴怒。

除了某些人還是欺負他以外,但他很快的習慣了。

繼續找一個地方安靜的研究魔藥也讓他不這樣感覺孤單。



接著,他唯一的朋友跟他絕交。

他的人生變得跟他曾經不想要的一樣黯淡起來,就像那間所有的門都被隱藏起來,

在剛進入房間的時候,會給人一種走進軟壁牢房的感覺的屋子。



於是他的專業陪伴他,魔藥配製的精密科學和嚴格工藝成了專長,

他甚至可以提高聲望,釀造榮耀,或阻止傷亡。


接著成了Slytherin最年輕的院長,並從21歲起就在教授魔藥學。

同時也是為了約束著某些人。

[他並不知道Armando Dippet可是回絕了Tom Riddle的申請]


而作為一名教師,他是個嚴格紀律奉行者

因著這樣,對於本職工作極為認真負責,受到了其他教授的尊重。

他漸漸地,將魔藥製作上升到了藝術的高度。


但,接著更糟的事發生了,他只能對著唯一朋友的屍體痛哭,旁邊是她唯一的,還在襁褓中幼子。他只能試圖保護她的孩子,並與校長Albus Dumbledore約定好,必要時殺掉他,誤導敵人取錯魔杖,

接著,保護學校不受傷害並對一切極度敏感,並不斷加強自己作為間諜所需的種種能力。



他間接的,救過好幾次學校。

並在Gilderoy Lockhart成立決鬥社時,教會這群孩子Disarming Charm及Polyjuice Potion。

這很有效。

畢竟Disarming Charm事實上簡直與Avada Kedavra可以說是同等威力的,這是看使用者,

殺戮咒語除了愛,沒有辦法生還;而繳械咒,是短時間內把對方的能力給解除。


因為其他咒語,別人可能中咒還能反抗。

但,這繳械同時也是將最古老又實用的心意與其連結在一起的,

希望再見到所親所愛之人,又不希望對方也失去這樣的機會所用出的咒語。


他曾經想當一位DADA老師,那這就是他唯一能教會孩子們的,

一個保護一生的承諾,自然是要一出手就能存活。


.....

雖然他還是為這群孩子到處闖進他的藥材室感到憤怒。

那麼,是的,這一天遲早會來,

當然,他已經準備好最後的犧牲了........




但這計畫,卻和校長Albus Dumbledore的計畫一樣,莫名其妙的,

栽在一個也不按牌理出牌的Gellert Grindelwald這裡。


天知道,他真的會跑出那座塔!真的!


而自己只是還原了那些傳奇中的魔藥而已!

他第一次知道,有些巫師還真的會靠肉搏!這位就是!


天,當那晚,他看著跟校長同年紀的Gellert Grindelwald,

竟然最後是以徒手毆打那個Lord Voldemort作為示威的結尾!

他明明可以用魔咒,或任何方法,但這前一代黑魔王就是,一定要把對手用自己的手,揍出血!才滿意的回去了。


Severus Snape突然意識到自己見識到的少了一些。


然後,索命咒根本就不是最可怕的咒語,最可怕的是,明明魔力還充沛、魔杖在手

卻還把對方徒手揍出血,還可以優雅的整理衣衫、維持禮儀,不破壞學校秩序與引來孩子,

安安靜靜的回去,洗澡、睡覺!


索命咒需要足夠的恨意與殺意才能施放,但,這位即使累積到了也不打算放啊!

他根本是把恨意累積到極致,開始施放大範圍了吧!


畢竟,Lord Voldemort曾經可以從德國跨海Apparition到英國,

直線算起來是320km,用掉五分鐘到達,也就是說,一個小時飛越3800km.*

他曾以為這已經是魔法的極限!

但很遺憾,還是被這位Gellert Grindelwald圈在範圍內壓著打。


也許這是更大的勁敵。




然後他又錯了。這Gellert Grindelwald ......愛著Albus Dumbledore!

是真的愛著!他放出了Patronus,那就是一隻鳳凰!跟校長一模一樣!

只是性情和本人頗像,異常兇悍。

嘴尖爪利,羽翼切風,對那些Dementor毫不留情,不是把它們趕開,而是,把它們撕碎!


他以為關了這麼久,這前代黑魔王早成了幾乎成了廢人的狀態,結果沒多久就魔力彭派,

還回春成盛年時期,[這也同樣作用於校長身上,他只能說,愛,真的偉大!]


這樣一看,他只能承認,絕頂,大概就是校長和這位先生,Voldemort?那大概就是,准絕頂而已,自己則和其他老師們一起放在高級一流。


現在想想,名單應該還是自己校長掛在最前面,因為Voldemort唯一怕的是他,

而看看哼著歌卻腫了一隻異色眼睛,毫不在意的用著自己的魔藥包的Gellert Grindelwald

唯一能被校長揍還開心且好好的,是這位,所以,名次無誤。



而出場氣勢,好吧,差的又多更多了!

Voldemort每每提起名字就能嚇到無數巫師,但這位,他根本是走國際會議場!

嘴力,他只能承認,Voldemort只能恐嚇人,但Gellert Grindelwald?他是完全忽悠人!還說的半真半假,又真又假,讓人根本不知道哪部分是真是假!



好了,他的生活和計畫全部被打亂了,應該想一下新的,現在還有了協作組織,


呃...最近怎麼各位教師與學生都用一種特別的眼神看我?

Minerva McGonagall還不由分說地給了他一個擁抱[害他全身僵硬。]並保證會好好教育這些Gryffindor,當初發生的事情太過不應該了。不管什麼原因,霸凌就是不對!

Harry現在說話都會結巴,還充滿敬意喊自己教授。

學生們課堂上更安靜,更嚴肅,更認真。

但他們似乎也知道如何讓他好好上課了?!




還有,為什麼!他的衣櫃!會被換了一整套!

衣物,魔法用品他理解,但是,這些是什麼?零嘴?

還給他寫了紙條,留下了許多優質的魔法用品,Gellert Grindelwald到底在想甚麼!

校長的確是希望這個學校成為一個大家庭,所以他就自動找了位置?



他給大家送點心、給大家換衣服,但,特別喜歡先關照自己

就像他是第一個被消除了The Dark Mark的人,之後據說是看這位心情決定。

或是,某方面這才是他所熟知的黑魔法使用者,有同等之物交換的人也得看他心情。


為什麼?因為自己個好手下嗎?因為他保護了學生?因為他做得很好?

.......


但他討厭被別人可憐!這總使他失控憤怒!


對於這樣的舉動,他只能私下找Gellert Grindelwald表示自己的不滿。



這位先生只是眨眨眼睛,非常無辜的說


"我哪裡是可憐你?我是欣賞你的能力。

小發明,很有創意的咒語。以及我才不會把任何巫師當成僕人,跟你說的那個小子差多了!

而好的能力就該配上好的裝備,我不認為你不適合。

你挺有趣的?我也喜歡黑魔法,並知道怎麼好好的使用,

你呢,看來會是挺有希望學會的。外加上你的愛,喔,那真的動人,

Beeindruckende Liebe, zumindest war ich erstaunt von dir.

[德:令人讚嘆的愛,至少我被你驚艷了。]

你只需要一點小技巧,就能再次贏得愛了。"




接著,他發現這位先生非常會拉近距離,那馬靴突然一個大跨步,竟湊到他面前

然後有點不禮貌的[自己則是因為震驚而無法移動半步]用手把他的下巴給抬起來,

捏一捏,順帶察看牙齒並像是查看什麼似的把自己的臉左右轉了轉,

最後笑了笑,又溫和的拍了拍他的頭,最後塞給他一包剛烤好的蝴蝶椒鹽餅乾。




這讓他想到一個很遙遠的詞:父親?



"Ah, gut, ziemlich gut[德:啊,不錯,挺不錯的]"那雙異色的眼睛端詳著,並這樣說,

"雖然瘦了些但身體夠結實,牙齒可以稍微整理一下就整齊了,

然後只是有點蒼白,但這不礙事,肩膀和背部也沒問題,只是你偶爾走路時

都拱背曲肩的,步伐有點像抽筋了,我還以為你有什麼不適,看來沒有。

頭髮足夠,及肩沒什麼問題,看來不用擔心過早的掉髮,髮質事實上也很好,

鼻子有個性,這可是一種優點,嘴唇只是有點上翹,眼睛夠深邃,

平常說話的聲音算是柔和含蓄,但發脾氣時又氣勢足夠。

報復心雖然強,但夠有勇氣,且學習力夠好。"



Severus楞楞著拿著一包剛烤好的蝴蝶椒鹽餅乾,

聽Gellert Grindelwald檢查身體似的說,

他突然覺得自己又像孩子了,還是跟以前一樣笨拙的那種。



下一句讓他更傻了,因為這位顯然是"高級純血"的一代黑魔王愉快地說

"你會是真正的混血王子的,我挺喜歡這稱號的,只需要幾封信就會搞定這些了。"



不,他現在只想穿越回去讓自己別寫下這名字。



"你父親的確不稱職,而我不會要求他能為你做什麼,也不要求Albus多做什麼,

他可是很努力了,只是他不懂我們這類人,他的方法太自由太隱晦了。"

Gellert Grindelwald滔滔不絕。



.......我們哪一類?黑魔法?什麼?



"你並非我的父親。"最後他開始恨自己很糟的社交能力,因為他只說出這句話。



"喔,當然,當然,不過這不妨礙我這樣做不是嗎?我可以教你很多,包含你那不稱職的父親本該教你的事,而Albus?他顯然做了不少了。" Grindelwald繼續說道。



"沒有空空的、像是牢房的廢棄屋子、沒有人嘲笑你的魔法和外表,

童年的事我無法改也不會去改儘管這使你變得極端、痛苦與易怒,但這可以修正。

而會冒犯人的理念都可以修正,我都能修了。

至於安全感,喔,我絕對可以提供,das verspreche ich[德:我保證],沒人可以羞辱你,傷害你或你所愛的。"


顯然他在自說自話........魔藥學大師想到。

以及接替魔藥學的Horace Slughorn或Potter是否動了自己的教師儲藏櫃,

因為他把那本舊課本丟在那。

他希望有惡魔之火馬上燒了這本舊課本。


就當他低頭想著這些,而非是說出來的時候,Grindelwald還是維持很近的距離,

並用雙手扶住他的肩膀讓他不得不看著他。


"喔,你就說嘛!說出來又不會怎樣,看著我說都行。

我承受得起正常的批評,哪需要別人不看我的!那Tom真是真不懂禮儀!

我都不需要有人給我跪或不看我的,他以為他是誰?給人基本的尊重好嗎?

以及,那可是你母親留給你的學習用品,別燒掉比較好。

那書都有快要有半世紀的歷史了。Das ist aber schade![德:太可惜了!]

而且我們可完美閃避Slughorn和他的俱樂部,喔,真擾人不是?

喜歡結識名人或是享受結識名人與成功人士的特權,我可不認為魔法垃圾部長很成功

還要跟他表示友好?才不,我都覺得煩。

好啦,就這樣決定。你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而你那屋子我也會好好整頓一番。

沒事啦,我那Order of the Lindwurm也有許多出色的後輩,

他們跟你都差不多,也歡迎你來拜訪!"


Gellert Grindelwald開心的說。



Severus Snape第一次對自己不擅社交感到煩躁,這根本比Voldemort還要難應付。

低頭鞠躬下跪,對他來說,那會簡單的很多.........




"Gellert,你不要再找我學生的麻煩,還是成年多年的學生,是教師了。"

此時,校長Albus Dumbledore再次成為他唯一能"求助"的對象了。


他似乎發現了什麼來到這間辦公室,望向他們。


"Severus,你還好嗎?不要理他,他以前就是這樣,不要管他說了什麼,他就是到找人..."



"嘿!我可沒要找他麻煩!"Grindelwald顯然極力開始辯白,"我只是想幫忙!"


"但是你比較常幫倒忙。,"Dumbledore說道,並且自動自發地走到他們中間,把他們隔開。


對此,Snape只能說鬆了一大口氣。

他用非常快的速度離開了這地方。



"好了,拜託你別問為何他深得我信賴之類的話。"見Severus順利的遠離這裡,Albus說道


"我不是要說這個,我只是單純的對他示好。"Gellert說道,他搖搖頭。

"他的家庭和經歷實在讓我也感到悲傷,還有,

愛,他的身上也還保有那亮光,我不希望那熄滅。

我單純的只想說混血王子的概念很棒,我打算實現它。"


"我就說,你的試圖幫忙比較常成為把事情搞大。"搖著頭,Albus說道。

"你是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承認他的正統,如果他願意,我也可以讓他認我這的血統。"

Gellert單純地說道。

"以前這種事也常有,像是認了家族裡的份罷了,而一個大家族中,有能力的養子女多也是正常不過的事。這樣順位排下來,他也的確可以自稱是個prince."



"你不要告訴我你只是突發奇想,還是...等等,你不要告訴我你還在記恨Tom沒有封地,卻自稱是Lord的事。"Albus說道。


"喔,你這是提醒了我,也許我可以也給他其中一座莊園,他會是個好管理者的!"

Gellert說道。"還有關於魔藥的素材採集...."


"你要是是粉橘、粉紅或是酸橙綠或亮黃色,我就確定你事實上還有Fwooper的血統了。

就是發出聲音都能讓人發瘋。"Albus好笑地說到。

"而且你是我知道最~會吃醋的男人了。"


"什麼?你還知道哪一些男人?"Gellert顯然重點已經不對。



而行色匆匆的Snape在轉角差點撞上了一個學生。

仔細一看,又是Harry Potter。


"喔,Professor Snape.你也遇上Grindelwald先生了嗎?"他有些緊張地笑了笑。

"他只是想幫忙,呃,只是方式很奇怪,對,我也被關照過了。而Black說,應該是那位先生坐牢太久了所以表達不怎麼好。"

Harry笑著搔搔頭,繼續說


"呃,我後來回去問了Black和Lupin了,他們也說那真是他們不對,就是

為了好玩欺侮他人這件事,覺得一切沒問題的...."


"...的我們的腦和這個世界之間肯定有一樣東西壞掉了!"不知何時冒出來的Black接話到。


"我也待過那鬼地方啦!作為一隻黑狗時我可是反省過了!"


"我也一直希望有勇氣對另外幾個說「這太過分了」,之類的,結果猶豫著,青春也就這樣過了..."接著出現的Lupin接話到。"我真的很抱歉,月圓那件事...."



天啊,今天,一定,是不是有誰對學校的飯菜動了手腳?或是自己不經意間喝錯魔藥了?

Severus Snape一個魔藥大師,一個雙面間諜想到,這要麼是幻象,要麼是出了什麼問題。


"呃,因為那位先生也是能讀取思想的人,所以,他請我的教父們來幫忙。"Harry解釋般地說道,他說"他想知道~到~底年輕人的愚蠢都做了些什麼。"Harry活靈活現地模仿那個語調地說道。



"對!我很抱歉我活成那種只剩下帥的大人!"Black愉快地說。"但至少帥。"

"雖然我化身是隻黑狗,但我至少還沒帶過Harry一起去翻垃圾桶!"


"什麼!你真的打算這樣做嗎?如果要逃亡,我本來想說你比較安全的!"Lupin說道。


看來又到了各種獅子們大聲喧嘩的時間,Snape不動聲色地想。


"但我,超贊同他的建議,這才是O.G版本的高級血統大家族嘛!"Black說道

"而且真的,比起那什麼食死好聽太多了!"


............不,他們腦子都壞了,Severus 想著,

或是,一個Der Erlkönig*的Legilimency會造成什麼影響嗎?

會植入想法嗎?這是黑魔法?


..............總之先離開這紛亂之地好了!他消失在走廊深處。


然後,這名號不脛而走,近乎等於人人承認且稱羨不已,導致連Slytherin學院的人們,都對他另眼相看,那又是更後面的事了。



也許他的一生還很長,Severus想,並對於在桌子上由四隻大型貓頭鷹投遞過來的包裹

有些無奈,裡面是某人給他的,長達三頁的信和一堆補給品。

叨叨絮絮地說著不著調的話,還有古代魔藥等研究的書籍、配方、穿著打扮和說話的建議

及各式純天然草藥的沐浴乳及洗髮精。

包在油紙中的零食及烤餅,渡鴉狀的招喚吊墜........

他是,很容易招來黑魔王和他們原本的對頭嗎?Severus懷疑了一下。

但他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來,開始讀信。





*Pensieve的記憶里有這樣的一幕:

James欺負Severus,把他倒掛起來並在許多學生的面前脫下了他的內褲。

這些人之中也包含Lily。Lily趕來為Severus辯護,但是這只讓事情變得更糟:Severus 為了試圖挽回一些顏面,在不經意間叫了Lily:Mudblood。

Lily從此拒絕原諒他,即便是他反覆道歉也是徒勞。

這成為了他一生中最痛苦的記憶。


*很難想像的話,北極到南極是2萬公里,也就是換算一下,

LV只要七到八小時就完成了。這速度,要拿槍打都困難!

除非真的能,呃,瞄準這種速度的東西?!


*此處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p.s10/26補記給所有同伴:

哈哈哈 基本上斯教這樣算不算社死我還不知道 ;D

基本上就是HP發現了《混血王子》的課本

=AD知道AD知道GG就會知道~然後GG又調取了另外兩個當事人的記憶~~這樣


67 次查看2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