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雙聖王/誓约双神起源短篇集

1.打賭

「我还是不明白你们这么做是为什么。」马萨兹玩着自己暗红色的袍子边说。 「你确定你们不是真的喝太多了吗?」法师也有喝一些,但是他没有严重的面部潮红或者走路不稳及说话大声的地步。法师最需要就是保持清醒,对,还有基础的判断力。尤其是这里的战斗法师数量远不及一般的士兵,就算是人数较少的菁英骑士和菁英战士都比他们多一倍。


「就只是打一个赌嘛。」战士加斯有些大声的说,一面扶着他的战斧试图站起来。 「好啦,法师头子,就这次嘛!让兄弟们看看到底真的还假的!」他嘟囔着。


其他的菁英们都同声拜托着,请求或者大声喧哗。


法师皱了皱眉头,看看地上的空罐子。有天使之物、火龙之奶*和一些他叫不出名字的各类葡萄酒和啤酒。他真的觉得因该是胜利的兴奋让他们都掉了脑袋,呃,算了,他应该更正成没有脑袋。根据榭雷骑士的说法,他们的主帅修塔的脑子是在马萨兹这里的。也许是他红袍里的那颗核桃?


「马萨兹,你就当作是实验好了。看敌人是否真的切断这些联系。」榭雷说着,他也拿着一个酒杯,向他致意并傻呼呼地笑着。


「看来你得试试看了。」其他为数不多的法师同伴们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我赌你说的没错。」毕卡加注道,他是一个还没有骑士的法师,现在是法师团的副手。


「好啦。马萨兹,就当是为了我。我已经答应他们了。」修塔坐在营火边,深蓝黑色的眼睛和小麦金色的短发被营火照的有些红金色。他当然也不免俗的喝了酒,但是那不是马萨兹会用一点来形容的。


马萨兹没有移动位置,只是叹口气然后将他的法杖伸出去,敲敲修塔的脑袋。

「你确定你的脑浆还在,没有在上一场被萨尔兹堡*的大公拿去用盐一起搓*?」


「你说那个…喜欢用莫名其妙巫师罪把人烧死的?他连我的脚都碰不到怎么有我的脑浆?而且我的脑袋不是在你那里吗?」修塔笑着说。 「你一定有收好,才不会让那种人捡到。」


「你还真相信他们说的咧。我才不要你的脑子呢!我发誓我没拿,你喝醉啦!修塔。」马萨兹把杖子收回来。恩,敲起来是实心的,还在。虽然份量不多。


「那既然我喝醉了,你还跟我理论什么啊?好啦我都打赌了。」修塔不一不饶的说。


「拿你没咋。好吧,你们要怎么赌来玩?」马萨兹说着,给自己再到半杯酒,听着一群人的欢呼和下注声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啥开酒馆的。


「很…很简单。」加斯战士有些口齿不清的说。 「你,不要告诉修塔你去那里去多远,然后让修塔去找你。」

「然后你们就由找的到和找不到来打赌?」马萨兹笑了出来「我没想过这么没事找事做的事。」


「就是想知道,会不会有距离和方向的问题啊!」谢雷加入对话。 「每次只要说,”谁知道马萨兹在哪? ”修塔就说那是他心之所在的方向。太抽象了!原谅我们这些好奇群众欸。」


修塔在一边喝酒,同时举杯向马萨兹致意。


「好吧!就当是满足你们好奇心,那时间限制?」马萨兹揉揉眉头问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啊!呃…最晚到明天晚上好了。找不到马萨兹你就自己回来。」

加斯显然已经预谋很久,连规则都想好了。


「那下好离手啦!」马萨兹举起法杖,让所有人都看到他,并且让大家都知道他没靠近修塔也没向他说话。

话音刚落,法师马萨兹就连同他那件暗红色的袍子,消失的一根头发都没有。


群众鼓噪起来,甚至连一般的士兵们都来凑热闹。


「去吧,头子。」加斯拍拍还在喝酒的修塔。修塔没动静。


「你叫猎犬喔!而且你没说到关键字啦!」谢雷说着,同为骑士似乎很了解的说。 「我上次找不到人来批公文的时候发现了关键句呢!」


「你知道你就快说阿。」加斯不耐烦的说。


「喔,我说了喔。」谢雷清清嗓门说到。 「修塔,马萨兹在哪里啊?」


刚刚还毫无反应的骑士放下酒杯站了起来。然后以一种在空气中寻找什么的姿态开始转圈。


就某方面而言真的像是猎食动物在追踪什么似的。然后选定了一个方向之后,修塔毫不犹豫地飞奔而去。好像十分熟练似的。


将近凌晨的时刻,这盘赌局开出了结果。

「马萨兹在这里呢。」修塔喃喃说着。怀里捧着睡着的法师,他用自己的披风给他当被子盖着。 「是东方、在距离营地约几里路的图林根森林*里。」


「法师就这样跑了这么远,然后躲进森林里睡觉?」加斯表示不可思议的危险,毕竟马萨兹是他们里面最注重安全的一个,可能跟法师的体质有关。

「因为他知道我会找到他的,而森林里几乎没东西会伤害他。」修塔说着,小心翼翼的把法师放进了帐篷。

「好啦,那结算赌资啦!」不知道谁说着,这场胜利的狂欢庆典会持续七天,这才是第一天开始。



*天使之物、火龙之奶:中世纪的一些流行酒名,类似现在的调酒或混和酒精饮料。

*图林根森林:现为图林根自由邦(德语:Freistaat Thüringen)是德国十六邦之一,面积16,200平方公里,在联邦中列第十一位;人口245万,列第十二位。首府为埃尔福特。图林根绿色植被覆盖良好,加之位于德国中部,被称作「德国的绿色心脏」。


*萨尔兹堡:(德语:Salzburg),现为奥地利共和国萨尔斯堡邦的首府,人口约15万(2007年),是继维也纳、格拉兹和林兹之后的奥地利第四大城市。萨尔斯堡位于奥地利的西部,是阿尔卑斯山脉的门庭,城市的建筑风格以巴洛克为主,城市的历史相当悠久,据史料记载,萨尔斯堡是现今奥地利管辖地域内历史最悠久的城市。


*用盐一起搓:中世纪医生治疗严重头痛及疯癫的方法,死亡率百分之百。现在已经不在使用,没有根据并且一点效果也没有。




2.生活片段


"修塔!修塔呢?这里有新的战情的传报!"加斯大嗓门的吼道。


营地的大家都以"我没看到。"、"不知道。"、"啥?"、"这里没有!"之类的回应他。


谢雷四处张望了一下,以他弓箭手的好眼力去寻找,但是也是一无所获。


但是谢雷突然灵光一闪,于是,他改口喊:"马萨兹!马萨兹在哪?有事找!"


下一秒,红袍的法师闪现在大家的眼前,手里还拿着茶壶。


"我在煮水泡茶,什么事?"马萨兹好整以暇的回答道。


后面传来悉悉嗖搜的移动声。


"喔,没事。"谢雷[Sirius]回答。 "要找的是在你后面的那个主将先生。有新的战情传报。"


"......."包含马萨兹在内的所有人不知道该称赞谢雷的机智还是怎样。

1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双圣王之颂

[类似于吟游诗人的传唱体] 故事要从千年前开场,那时的世界呢战争哀伤。 而有个人发誓要改变它,让世界变更安详。 骑士的好友齐聚一堂,分别提供了祝福和帮忙。 而这里有个人显眼异常,法师红长袍长发,他二鬓洁白如霜。 法师缓缓的开口吟唱,他歌中叙述了未来过往, 他说呢骑士会如愿以偿,但世上会剩他哀伤。 骑士听了后笑而作答,他说若能够让世上平安, 他可以忍受独自哀伤,只要世界能安详。 法师听了后笑而不答,

コメント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