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77]

已更新:2022年4月25日











忙中更文,但願沒走了奇怪的路線,如果有也請告訴我。

我以FB1.2及HP系列為主,還沒空看新電影。[對論文orz]

總之好像又篇章不夠了,請各位期待周更吧!XD

同樣歡迎留言、同在、腦洞、論壇,各類玩耍。我才不會有完蛋的錯覺~


不論如何,願各位安康平安。我相信Blood pact會帶領他們相會的!

p.s 如果你發現圖很鳥,是的,我盡力了,我試圖鏡像,但我顯然不是繪圖專業~orz

放棄並向原圖者道歉[毀了]

感謝包容

祝福同在!






[177]


“……Was macht ihr Studenten hier? Woher kam dieses Schwert? zu gefährlich!

[德:你們一群學生在這做什麼?哪來那把劍的?太危險了!]

我是說,你們學生,一群魔法崽子沒寫作業,還拿一把劍在這裡做什麼!”


對於從天而降,還是坐著一隻魔龍大小的Chupacabra Antonio來的Gellert Grindelwald.還有他那身超完美衣著,是,誰都看得出來,那春季最新款大衣和配色,還有那條校長親手織的圍巾,多顯眼的一件事!


D.A學生們顯然,完全不把這位前Der Erlkönig[德:魔王]當一回事,他們繼續在黑湖畔聚集,舉著魔杖祈禱的繼續,每個人的杖間發出點點亮光,有大有小,而那把劍,當然是Neville在喊出決定要保護所能保護的,就跟他勇敢的Auror父母一樣時,Weasley雙胞胎Fred和George不知道從哪找到的Sorting Hat中抽出來的。


“天啊,Oh Mann!!*[德:噢不!],你們一群學生就已經會了進行集體的危險秘術活動,還做這麼危險的事,不是說不能學習成為遠古時期的戰鬥法師,但是你們顯然年紀不符合!”


Gellert Grindelwald馬上發表出完全不符合一個前歐陸前Der Erlkönig[德:魔王]的感嘆。…也許自己把Vater[德:父親],或說Familienoberhaupt[德:家族長]的責任不小心一肩扛起了。還入戲太深…

不過這應該沒有不對,因為Albus不適,替他管管這些小傢伙也沒錯!

他坐牢久了沒錯,但可不是一個沒用的老傢伙。


“這是我們找到了另一個有力的武器,先生應該不知道,這是創校四始祖的其中一位的遺物,The Sword of Gryffindor,就像魔杖一樣,寶劍可以選擇只幫助被選中的人,而寶劍另一個和魔杖相似之處,一部分在於它可以魔法般地吸收能使它強化的物質,進而用來對抗敵人。”Hermione率先說到。

她顯然早就找好了邊站,她也要與學校、同學、教授和校長站在同一邊。


“而我們沒有離開學校、沒有參與戰鬥或做任何讓同伴陷入危險的舉動。”、”我們只是聚集在學校,練習魔法並祈福。” Harry和Ron互相看了一眼,決定再加把勁,一人一句的說到。


“而且顯然Neville手上的The Sword of Gryffindor對你毫無影響。它不認為你是學校和學生們的威脅或一個嗜殺純血統主義者。而且你自己也用著刀不是嗎?”

Professor Hooch不知何時騎著掃帚出現了。

她俐落的下了掃帚,繼續說道。

“請你現在跟我來,我們更需要你現在跟我們去見Professor Albus Dumbledore。”

她金色的眼睛掃過D.A的聚集區,看來毫不擔心學生們自行舉辦的祈福儀式。


他異色的眼睛四處橫掃了一會,短暫的思考著決策,Chupacabra Antonio早就自顧自地溜進陰影裡去了,顯然不想跟他爭論。

…既然這裡的教授都不認為這是危險…也許Hogwarts與Order of the Phoenix比他想像中的,比魔法垃圾部還好上一些。


那些人手早就被他的人開始汰換,只可惜太多問題與空缺,一時竟然還補不上。

真不知道這些混飯吃的是怎麼從他進大牢到他出來還在混的?


剩下再想…他將春裝風衣一甩,馬上跟上Professor Hooch,他知道那不是玩笑話,屬於他的那份Blood Pact正在狂跳,就像另一伴遇上了危險的事。


他們很快的到了校長塔。


一群人圍繞著Albus Dumbledore的床邊,

Madam Pomfrey、Professor Snape、Professor McGonagall、Vinda. Rosier和 Queenie,當然還有Phoenix Fawkes,牠不斷落下豆大的淚珠。


若沒有需要醫治傷口,牠也會把頭往另一邊偏去,落在一個銀製高腳杯中,那將成為珍貴的魔藥原料。


“說明狀況。” Gellert Grindelwald撇了一眼不斷冒汗、臉色蒼白、緊閉的眼睛卻還是轉動著,這襯的紅色睫毛和髮絲更加顯眼的Albus Dumbledore問到。


他怕自己再多看幾眼,就會理智崩潰,無法處理任何問題。所以就看一眼,一眼。

他需要將經歷放在最重要、需要處理的事件上。


“他,噢,他本來若是孤身一人,應該可以很快的從那個黑魔法的幻境出來,但他不是一個人……” Madam Pomfrey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接續下去,這太過於奇蹟了…而且這到底是。


“他還有兩個孩子,我猜我們不用多說明這個意思。” Professor Snape低聲說道。

“你很清楚,那是某種稀有魔藥,對嗎?我剛剛只能讓他服用一些安定與舒緩的藥物,加上這裡的基礎治療。但是,你也知道…”


他抬起那雙黑色的眼睛,絲毫不畏懼的注視那雙異色的眼睛。對於必須堅守的事物,他總是如此,他從來不懦弱。


“必須要有人去破解法術。破解這黑魔法,或是讓魔藥失效。”


“他正在保護這兩個孩子,我能聽見。” Queenie說。她擔心的站了起來,一面說到。”但他會持續損耗太多體力,這不是辦法。”


“先生,這是你可能需要的東西。” Vinda. Rosier將一個公事包拿出來,裡面還有上次被當作聖誕禮物的魔法獵槍。


“…你最好保證他會沒事。” Professor McGonagall最後只說了這句話。


“我就是來保證這件事的。” Gellert Grindelwald說道。

他淡定的打開了那個公事包。

很順利的將那柄被魔法改造過的James Purdey&Sons手工獵槍,打開拆裝在組合,抽出身上那根Chupacabra Antonio最長、最尖且最堅硬毒刺,然後反手,插在了自己那把Athame*柄上。


“Follow me,~then you see,but the truth is always hard to swallow.

Follow~ then you see ,see a nightmare in action.~ follow me ,

~all the horrors have been sealed boarded up they were concealed but it's time for the real monster's face to finally be revealed~”

[英: 跟我來,~然後你就能看見了,那真相總是難以下嚥。

跟著我~然後你就能看見,看到一場噩夢在行動。~跟著來,

~所有的恐怖都被封印起來了,它們只是被隱藏了,但真正的怪物終於要露臉來了~]


他甚至哼起了奇怪的小歌。那張臉蒼白,煥發著一種他們都不知道的活力,那雙眼睛閃耀著玻璃般的光彩,異色的眼睛似乎掃視著他所要準備的。


“啊,我都忘了我的能力增長,但顯然我們還是必須做些協力。” Queenie說道。

“請各位同伴幫個忙,我需要法陣,讓Grindelwald先生前往那個領域,在Dumbledore校長意識中發生的戰鬥。”


她舉起自己帶來的畫紙,高高用魔法舉起,於是附近人員很快找齊了白堊,劃出了圖案。


Grindelwald等待著Queenie。

終於,她說,”可以了先生,記住,你能前往是因為有一個Blood pact被捏碎了

而我只是讓你能較為順利地馬上由物質轉向意識。”



“而且我還有指路的東西呢。”他歪起一邊的嘴角笑了,Blood pact在他手上緊緊地纏住他的手腕,那立誓時割傷的手被勒的緊緊的。

於是她後退了一步,示意Grindelwald往這個地方站。

他往那一站,在一陣光芒後,就消失了身影。





* Oh Mann!不會吧! 歐不!:

這是發生了讓人覺得很挫敗或者喪志的事情的時候,德語者也常會說這句。

*此處用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附魔註釋詳見[162]

*詳見[89]




97 次查看9 則留言

9 Comments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Apr 23, 2022

霍校的魔法小崽子们和他们的黑魔王老父亲XD 好耶,老魔王很快就要爆锤没鼻子拯救他的伴侣和后代(王子救公主?),想想还有点小激动(搓搓手

Like
Replying to

於是我們又展開了史詩般[不,是我話癆]的旅程XDD

感謝同在!😍

Lik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Apr 23, 2022

GG很帥////// (帶著抗魔裝備準備打蛇囉!) 安東尼奧完成任務後回到巢中 大吃大喝 我們貓頭鷹準備的鮮紅色果汁 😆

Like
Replying to

哈哈 ~我發現我不小心可能會發生超出篇幅orz

說不定會多更qwq

但在路上總比沒上路好~感謝!

Like

GG老父亲,为整个霍校的学生操碎了心。

还真就是用枪把毒刺打出去吗😂😂该叠的buff应该都叠了吧?比如保护它免受粉碎之类的(这段请大家忽略,我蠢了)

Like
Replying to

我真的某方面而言算是研究這個的~所以我的世界將會充滿魔法~XD

感謝喜歡[以及還好沒崩XDD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