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85]

已更新:2022年7月1日




周更中~

最近不知道為何非常容易累(✘﹏✘ა)

不知道是否跟暑修的開始和一堆待辦事項有關,總之努力地推進進度中。

願各位不嫌棄(ㆀ˘・з・˘)


歡迎腦洞、回應、新朋友,也歡迎去論壇逛逛,留下你們的足跡。

對於一個抽空寫文的人有很大的幫助的。


祝福同在(´,,•ω•,,)♡




[185]


Albus Dumbledore現在安靜且舒適的躺在那屬於他的四柱大床上,呼吸開始恢復平緩,治癒池已經做到了所有能做的,接下來還是要交給偉大且無法違抗的時間。


他恍惚間,似乎想到了真正壯年時的事。

那時每到過節,他就常在街道上隔著窗,看著許多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們擁有著他永遠得不到的平凡快樂。

他盡量不讓他們看見自己的身影,讓他們享受那平靜的幸福。


讓他們都留在愛裡吧!每到這時,他就忍不住向所有的魔法之神祈禱道。

讓那些人永遠留在愛裡,不要失去這最偉大的魔法。


他保留那左臂的小小疼痛就夠了。*

至少他曾經擁有過。

“Uhrrr…Hmm…Purr,Grr,Hmmm…Purr…guur…”


某個聲音打斷了那悲傷的回憶,這絕對不是自己發出來的聲音,不過說出去可能也沒人會相信,這可是一個曾經最危險的黑巫師、震撼歐陸的一代Der Erlkönig*…這可是那個Gellert Grindelwald不經意發出的聲音呢。


Gell在與自己一起離開治療池時用很溫柔、很緩慢方式,徒手把自己抱起,用大浴巾擦乾、換上舒適的睡袍,同時整理好自己,這一切沒有魔法,完成這些只有一雙有骨節,還有歲月經過的大手掌。

安頓好後他細細挑選了補充的藥劑,還注意了口味。接著,要自己服藥,當然他也喝了下去。


像是要向自己證明什麼一樣,但事實上,Gell的心跳已經證明了一切,奏著和緩的拍子,就一個那麼喜歡音樂的人,他的心跳從不說謊,一如他那充滿演奏節奏的魔法一樣。


現在他們就在床上,彼此緊緊靠著休息,蓋著同一件被子,看來Gell也是累了,在他身邊很快就睡著了…卻還是很堅持的尋找自己的存在,可能是幾綹紅色長髮、也許是指尖與手掌,甚至是他醒時,那計較的審美特別討厭的紫色星月色睡袍的觸感。


反正只要是有關於自己的存在,就能讓Gell從漸醒的淺眠又回到安心的深眠。


眼皮下那雙不安分滴溜溜轉動的黑藍色雙眼、當預言降臨時就會變色一只的銀灰色眼睛,就會再度乖乖地回到蒼白的眼皮和白金色扇子一般的睫毛下。


繼續發出這般有趣的呼嚕嚕聲。


……不過,說不定他討厭Newt就只是類似,神奇動物一開始都不喜歡神奇動物學家?他想到這就偷笑了。就像一般人說的,動物討厭獸醫那樣?


不知道是否心意相通,Gell突然在睡夢中惡狠狠噴了一口氣並發出威嚇的喉音,像是嫌惡抱怨又像是示威,因為自己想到那個名字嗎?

Al覺得有趣的又安撫的揉揉他那頭散亂的白金色頭髮。

接到安慰信號,Gell其中一隻手就毫不客氣的一把接著捏了自己的一邊胸部不放了,還滿意的哼哼起來。


Al最終只是把Gell對於自己胸部的執念當作是,小時候缺乏愛與安全感,所以下意識地,不斷的想找一個安全港灣的表現。


[Newt. Scamander再次對空氣打了幾個大噴嚏,這年紀了果然還是要注意身體呢,雖然在箱子裡早就已經安全很多。


他揉揉鼻子,打開了一本記事本,開始寫下:並非每種生物天生都有追尋具母性象徵的部位,有時候要考慮其欲表達求偶與認定伴侶的可能性……

這是我的學術領域我要堅持住!


他一面寫一面對自己加油。]



“這個為什麼是分給我做的事!” Sirius.Black不滿的搖動著那張來自Order of the Phoenix”密令”抱怨道。”我也想來個轟轟烈烈的任務啦!”


[與其說是密令,不如說是一張學校便籤,但Black堅持這是一張密令。

因為我又拿不到學校便籤,Black堅持到。

但不知道是否因為這句抱怨,下次Snape送來備用藥品的時候,

”很慷慨”的留下了一大疊空白的教職員便籤。

並表示能為另一個會發”坐牢癲”的病人盡一份心力是應該的。]


“查清楚Black家的金庫?那有啥?我們現在校外支援團體多的是,又不用擔心金費來源!”他一面喃喃自語一面在12 Grimmauld Place的Black祖宅中整理房間,這裡還是可以當作第二個基地的。


Kreacher哼了聲…但還是盡責的把資料都堆在唯一僅存的Black家人面前。

他現在還是珍惜的保存著那個被換掉的假的Salazar Slytherin's Locket,那是Regulus Black,就是Regulus Arcturus Black,小主人拚了命換上的,而且那發動一切問題的傢伙,也不是個厲害的純血、只是個胡言亂語的混血。

但血統好像跟強大不太有關係了,但Kreacher不需要知道太多。

他覺得自己只需要知道這個家還需要他就好。


而且一點也比不上那位試圖糾正一切的Grindelwald先生,而Sirius主人也算是有改變了,算是不辜負Black家母親的期待。

所以Kreacher會幫忙的,即使只是整理一下金庫的資料和聯絡妖精。



不過也不知道誰把消息傳出去的,一時間,Black祖宅多出了各式各樣的”密令”便籤,其中可以看出來有:來自Aber那酒館的點單小便條、來自校長室的上好描金羊皮紙、來自各學院長用各學院樣式與花色的便籤、來自Minerva.McGonagall和Pomona Sprout一起收集的花語便籤組、Hagrid的神奇動物便條、一看就是Grindelwald風格的,印著各式不重樣花邊框的便籤、Order of the Lindwurm使用的,印著他們徽記的可自毀便籤…


而被這些寄宿過來的便籤淹沒的Sirius.Black大聲抱怨著他覺得這一定是惡作劇,而且這嚴重干擾了他的金庫查詢進度!

但送信的貓頭鷹們則只是歪歪頭看了他幾眼,就拍著翅膀飛走了。






*FB2魔鏡時校長捲著左手袖子,年輕時也是,猜那是立誓的手。

*此處用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153 次查看8 則留言

8 Comments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Jun 19, 2022

各式各样的魔法便签我也想要!不需要的便签可以留给有需要的人(你不要我要.jpg) 纽特:我和你们相隔甚远为什么还老是cue我……

Like
Replying to

紐特:(´-ι_-`)

讓我走~勿cue!!


XDDD我也很喜歡便籤呢!

Like

不愧是欧洲醋坛子,连做梦都要吃醋(doge)

便条啥的不是你要的嘛,狗爹?真要了你还嫌便条碍事儿了

话说贝拉出嫁了,按照西方老规矩,贝拉的那一部分财产不是已经归夫家所有了嘛?再查黑家金库应该也查不出来个啥了(吃瓜.jpg)

Like
Replying to

他就是歐陸醋廠!他驕傲!( ~'ω')~

狗爹表示:我只是說說~owo~

[所有人XDD 走起!~]

我們吃瓜

Lik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Jun 18, 2022

日常給大狗狗爹爹添亂的貓頭鷹(爪印) -AD的胸應該和JL的一樣是彈力十足的肉球...

Like
Replying to

只有你發現我啦~貓頭鷹姊妹

哈哈~彈力十足啥的我們知道就好~以避免索命連三問!🤣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