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87]

已更新:2022年7月16日




這次的圖是我的手殘加工~願不嫌棄。↑


我來努力的更新了!雖然遲到了一些些~[讓我吃口飯]qwq再開始。

現在一口氣發生了好多事,我只但願不論你們在哪,我的同伴們,請健康平安!♥(´∀` )人


這張好像出現了甚麼奇怪的東西呢?嗯!不知道呢!


同樣期待回應、逛逛、聊天、腦洞,回應或愛心

讓我知道你們還在。d(d'∀')

跨越國界與換日線,我們總在這裡重逢。


最近好多新人的樣子!歡迎戳戳看我~或到處看看喔!放心我不咬人的!


祝福同在



[187]


Gellert Grindelwald一定是某種神奇動物!不然就是祖上也有類似的血脈!


Albus Dumbledore不滿地盯著剛起床的正整理自己的傢伙瞧。

被觀察者絲毫不在意地赤裸著上身打理著自己,哼著歌。

那傢伙就是這樣,不知道是在表達信任,還是單純的很放鬆。


那些秋冬季裡,吃特別多的能量全都不知道消耗到哪裡去了,只餘下了精實但蒼白的肌理,平整的小腹和結實的四肢。


反觀自己,Albus就覺得有點委屈…

為什麼我這麼腫啊……又容易累。

算了,再躺一會吧…


“Al,das Schätzchen[德:甜心],別介意那小事了,我剛放好水,你需要多泡點澡,這對你會很有幫助的。”


那雙剛洗浴結束的大手散發著一種他從沒想過的溫熱,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腹部,又吻了一下他的額頭。


那是他從沒想過的溫柔…或是說,他以為那溫柔已經消逝在那兩個月的夏天裡。


可能是因為那惡意的、Tom的黑魔法影響,他現在還是會時時做惡夢,夢見決戰、夢見血、夢見人們搶奪魔杖、夢見學校殘破不堪、擔心孩子們的安危。


被驚醒時他總會渾身冷汗,但Gell的手則會環在他的肚腹,那胸膛就靠在他的背上,從肌膚相貼的身體傳遞溫暖給他。


這才是現實。他總會闔緊眼簾,側身蜷縮在Gell規律起伏的胸懷,一遍遍催眠自己這才是現實,那只是夢。


而且這有點不習慣,不是對於有孩子這件事,而是因為他有著一對雙胞胎。


根據後來他強烈要求Gell交出來的古籍配方所寫,

他的胸部應該會在數個月內豐挺起來,尺寸不大不小,但身為男性還是不免害臊。

再過幾個月,那對乳房應該就便會泌出奶水,好來餵養他和愛人的兩個孩子,而根據藥物與複雜實驗結果,巫師的奶量應當也不會太多,至少是不夠給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吃。


也許他可以之後問問Aber有沒有山羊奶?


“我一直想問你,那個你天天抽的頭骨到底是誰的?”他又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如果之前那個被打的碎掉了,那這個又是誰的骨頭啊?”

Al在解睡袍的時候問到。



“呃,放心吧,我可都取得同意才拿的。”Gell說的非常簡單。好像能呼喚出已逝之人並詢問意願不是什麼高深且成功率不高的魔法似的。


“絕對不會有不良影響,你就別擔心這個了,你真的要知道,那就是我家族裡的同樣具有天賦的先輩。別擔心,除非我也死前許下這個願或死後同意,沒人會用我的頭骨。

……當然如果你擔心我可以拿遠一點,但我保證這對孩子們,不論學校的或是現在在這的,都非常無害!也不會有任何不良示範,讓他們都想抽頭骨…”


哇,他不用換氣就可以說一整段耶!Al有點迷茫的想。


然後,就有些迷迷糊糊地被扶進了準備妥當的浴室裡。他需要反覆的治療和協助,顯然對於所有人,不論是Hogwarts全學校、Order of the Lindwurm、 Order of the Phoenix都公認的事情,各類最好的材料、各種能想到的珍貴補品、熬製出來的用品飲品食品都不斷傳遞著……


然後再由Gellert Grindelwald,一個同樣強大的巫師,親自檢查測試後,才會被挑選於對的時間投入使用。


所有人,我們所有人,都會在你這邊的。

You are not alone.


這次,讓我們一起向你說這句話吧!學生們當然也參與這些活動,即使只是培育藥草、在學校裡多走幾次巡邏、多寫幾分校刊或是幫忙看著熬製的大釜。




收到了那張密令,Order of the Lindwurm中的某個人愉快地笑了,啊,我們就是喜歡一些聰明的”惡作劇”,不是嗎?


那是一支像蒲公英金色的小別針,碎水晶妝點著那花冠,金色構成葉子,也收再密令之中。

密令被讀過之後就自動焚毀了,餘下那隻漂亮又不起眼的金別針。

從先生隨身的mieder*上取下的,總是有一些充滿創意的魔法小用品。

而最近,同時也有另一位強大的巫師在附近的話,那些東西就像是隨時在強大的魔力氛圍中不斷補充能量。

不只是Gellert Grindelwald,還有Albus Dumbledore的,比起鬥爭,合作更能讓所有人都得到最大的利益呢。


而這也,的確不算為傷人或為惡,並不違背誓言啊。



Bellatrix Lestrange毫不在意任何她應該在意的事情,反正,Rodolphus Lestrange

是個純血種,那是她唯一在乎的事,而他在或不在,她並不在意。


她始終相信那位大人[Tom Marvolo Riddle,a.k.a: Lord Voldemort]是不一樣的,只可惜,這似乎是個女兒。

她想要一個能為那位大人戰死的兒子。


至於那個就算是純血卻是瘋子的Grindelwald說的任何事,她都不相信。


他會預言那又怎樣?他是純血,但愛上了一個混血的Albus Dumbledore,還是個男人!真是浪費那身好血,要是家裡有誰這樣,她一定就決不跟那人講半句話了。*



某個戴著面具的Death Eater 接近她。


她不耐煩的看對方送上的餐食。”多管閒事。”她說到。


“吃點東西,畢竟對你也好一點。”那人說著。

”還是在為您不知下落的丈夫憂心?他應該早點回來效忠的。”


她懶得解釋就隨意點頭。


“那這個也許能幫上忙。”

那人拿出一個精細的,繡著銀線的綠色絨布袋子。

並從裡面拿出了一隻活生生的歐洲深山鍬形蟲*[它還在活動著它那巨大的顎,都快4公分長了]、一綑細線、那支有著水晶組成花並由金色組成葉的蒲公英別針。


“這是一個簡單的小魔法,這小針有招喚人的魔力,在這裡系上線,然後把另一端系在這隻歐洲深山鍬形蟲上。”

那人一邊說,一面這樣做。


“然後呢?”Bellatrix突然覺得很有意思,她問到。


“妳把針插在地上,在心中默念妳要見到的人,這裡說的是妳沒回來效忠的丈夫。”


那人說到,同時一起坐在小凳子上,看著她把針插在地上。


“等著那歐洲深山鍬形蟲繞這針轉,直到線全部都纏完時,那人不論是生是死都會出現。”


又不是強大的黑魔法,Bellatrix嗤笑著,但卻覺得這樣做也無妨。


她好玩似的隨意念起合法丈夫的名字,卻看到那隻蟲子竟真的繞著針轉了起來。


門外有腳步聲,是個男性的腳步聲,她看過去,赫然見到一個…熟悉又十分陌生的人影。






*mieder:這裡說的是那條decorative chain,Often pieces of someone’s chain are handed down through generations as family heirlooms.


*這裡說的是Andromeda Tonks的事,雖然與她、Narcissa Malfoy是親姊妹,只是因為嫁給真愛的麻瓜出身巫師而被Black家族除名。

但在釐清這件事後筆者認為諷刺,如果這樣的話,她應該也被家族除名了。

因為Tom Marvolo Riddle,a.k.a: Lord Voldemort就是一個混血,而且這還是屬於,用上一個世紀來說:私生子,無法獲得合法領取證件與繼承之類…的範疇了。算了不管這個修法與繼承問題。


*就是Lucanus cervus,我不知道我說對了嗎?

*蒲公英有:等你歸來 的意思


*這方法參考自1591年的一部書,書名我暫時無法翻譯成功@#@




163 次查看14 則留言

14 Comments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Jul 10, 2022

深山鍬形蟲! 哎哎哎貝拉大姐知道懷的是女孩還不開喔...性別刻版的存在果然在哪國界都存在的 -GG的頭骨應該沒人敢拿來使用, 會被詛咒的! (貓頭鷹群在外面偷看校長的日常, 來回奔走為了取得一流的食材 布料 資源, 多麼珍貴的機會見識魔法孕育的嬰兒) AD應該不需要胸衣吧(巫師可以把衣物變形成合用款式)

Like
Replying to

想想德语用怒音讲出来的那种跟吃了钢筋一样的感觉……突然觉得骷髅吵吵人的画面可能会又凶又喜感😂😂

Like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Jul 09, 2022

我看着龙组织拿着蒲公英别针又看看贝拉使用蒲公英别针差点以为她其实是把老盖招到他们大本营去了(… 一群纯血围绕在一个混血身边宣扬纯血至上,混血一不开心就要对他们进行一些体罚(甚至击杀)但他们还是那么狂热,真的很怪又很疯…

Like
Replying to

哈哈~我們沒有一鍵招喚功能!因為只有某校長有這特別的功能喔!

呼喚神獸GG馬上到的功能!


這我只能說,血太純也許不大好,GG看透了這點啊!(◔౪◔)

Like

有件事儿我觉得挺荒诞的,老伏都那么轻贱贝拉和她三妹一家了,贝拉还是一副舔狗模样,真不愧是极端饭圈脑啊(吃瓜.jpg)

Like
Replying to

(゚д⊙)

Like

来的人是谁?真是罗道夫斯本尊嘛?还是别的什么人?

在此捉个虫,安多米达她对象是麻瓜出身。

贝拉在原著第7部第一章连同马家成员被老伏和其他食死徒一起羞辱后对老伏的真情流露:“自从我们的姐妹嫁给那个泥巴种之后,我们——纳西莎和我——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她。那个孩子,还有她嫁的那个畜生,都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由此可知泰德唐克斯是麻瓜出身者。

Lik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Jul 10, 2022
Replying to

我選擇第2個 (搞事不嫌事大MODE)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