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92]

已更新:2022年8月27日







抱歉讓大家久等,我實在有點累和忙不過來orz

(☍﹏⁰)處理太多事了,今天特意早起來回應和寫文章,但願不嫌棄。

現在大家都面臨挑戰,一定要加油!

我決定這張歡樂一點點XD

願不棄,

同樣希望,同在、陪伴、回應和各類參加~我正在慢慢看著並回應

也歡迎給論壇籌措下年的經費

[如果有意願和能力再說,不強迫,]

好多新朋友,但沒有人出現有點慌張(´・Å・`)


[這裡的時間是:八月的星期六早上06:55]聰明的各位知道我真的時區了owo


此文內含生氣的AD一枚(●´ω`●)ゞ


(´,,•ω•,,)♡祝福同在ヾ(◎´・ω・`)ノ



[192]


“好了,今天的實驗時間到此為止,若有人受傷麻煩旁邊的人幫忙扶去醫護區,沒事的同伴,請休息整理一下,補充水分!觀察對照組記得統一交自己的報告!”


Gellert Grindelwald停下那些炫麗的魔法,他的透明的汗水從額頭滑過有力的脖頸,落至雪原般的胸前消失,給他自己渡上一層寒光凜然。

那能恣意轉化那宏大燎原的魔法,蒼白靄靄冰原般的指節輕鬆一彈就能消滅這一切,現在卻很生活化的指指畫畫,他現在不像一個Der Erlkönig*,比較像是某個歌劇導演或是大品牌的服裝總監。


所有其他人也都各自休息、喝水和討論計畫。


他滿意的點點頭,腦子裡又轉起各種想法……

一個紙摺的紫色愛心飄飄忽忽的飛進他的視線。嗯,這可以等等,畢竟偉大的計畫…


下一秒,那紫色紙摺的愛心在魔法下放大,兩辦心型大到把他的頭給罩的嚴嚴實實,裡面開始迴盪放大的聲音。


Gellert Grindelwald,Grindel-wald*!我要我特製的Lemon Pudding Cake!

Scotland Smoked Salmon和scone*!

你去順便帶幾項東西怎麼這麼久!你是去公館後還順便往歐陸各國繞一圈了嗎?我只叫你帶 幾 項東西!GYAAAAA!

你是順路到哪了?我肚子餓了,這一切都是你害的!Stop being a knobhead*!

你還記得拿配方*的圖紙嗎?我叫你記得你記得了嗎?you will be kick arse if you don't tidy up! *GYAAAAAAAAAA!



所有其他成員對於這種奇異的摺紙突然放大並罩住他們領頭者的腦袋,貌似對他尖聲大叫的東西毫無反應,不危險嘛!頂多就是來自Albus Dumbledore的尖叫信。


對,他們同樣強大的另一位合作團體首領,一位有著紅褐色長髮,明亮海藍色眼睛,瘦高身材,學識廣博,思維敏捷,魔法強大,愛好甜食,時尚感奇葩,幽默感詭異。

[好吧,但自己的老大也不能說是不詭異就是了?]


但,那是先生 他自己搞大[動詞] 的,當然是他自己想辦法。

大家都是做大事的,但不是這種的大事,所以他要自己想辦法。

至於內容?

Order of the Lindwurm他們也完全不想知道呢,還好另一位很貼心。

這只會讓先生他一個人聽見。他們只聽見一些模模糊糊的喊聲。


Vinda. Rosier很淡定的用魔法羽毛筆,在主要的行事曆上直接備註了:

大會延期,安排相關人員食宿。


畢竟大家都有點個人生活要過不是嗎?

雖然即使是這樣神奇、狂氣又有些神經質的先生也是呢。


Queenie則呈現一種貌似要努力忍住笑,又不知道自己是否過於表情扭曲的狀態。

沒辦法,這是孕育生命時都會有的一點小脾氣,她偷偷的想。

有點不講理、有點不消停,而且容易不適。所以,大家一定要幫忙注意才行呢。

不只是物資的問題,也有感情與陪伴的需求,但願先生知道這點,畢竟她的Jacob可懂了,應該給點小提示。

嗯……她也做起筆記來。


紫色的愛心紙條變回了原狀,毫不客氣地塞進了Gellert Grindelwald的背心上口袋裡,不容置疑的那種。

Gellert Grindelwald則少見的呈現一種暈頭轉向的樣子,不過他只花了幾秒恢復。


“我要去我的研究室一趟,各位自便。”他留下這句話,風一般地消失在演練區。



Percival Graves抵達了Order of the Lindwurm的接待室,他深深吸一口氣,這裡很安全,是,他還帶了所有能用上的東西,這裡建造的簡直是第二個Burg Hohenzollern,四周還都用Celeste裝飾著。


看來品味和經營程度依舊很好,他想著。而且也從Theseus Scamander、Newt. Scamander手上拿到了屬於Hogwarts及Order of the Phoenix的成員徽章,還有緊急通知功能的![另外,原來他們早就弄到那份規則了,只要兩個Silver-Sickle就能有分“安靜小規則”,真是非常有幫助[只是塗鴉就是?!了]


同時他也和Jacob Kowalski與Queenie也聯絡過了,他們保證他們至少掌管房間與廚房重地,他真的需要可以來這裡避一陣。



當櫃台幫他安排會議住房的時候,他就這樣遇上了看來行色匆匆的Gellert Grindelwald,他看來似乎很趕時間,急著給誰拿甚麼重要東西一般的路過了,完全沒注意到他,或是他攜帶的那麼多的東西。



果然,他交代給後面接管者的,至少還有兩句話還是有用的:

Albus、愛是偉大的魔法。


Percival Graves雖然因為住在大城市中,基本上從未見過星光,也因為性格與職業,他從不考慮過於遙遠的”希望之光”,被告知過世界可能將陷落於黑暗。

他從不相信那些,因為將會陷入黑暗的世界,是連一點高低差錯誤都不容許的。他就是要盡職讓這不發生。


但現在,他似乎能相信,比起監牢的層層鎖頭與鐵鍊,那條見不到的愛、魔法、細微希望星光所匯集而成的羈絆,將牽引一切往更好的方向前行。


讓曾經失去勇氣的人前行、讓失去一切的人重新擁抱世界,這的確是偉大的魔法啊,可以引領人們走向任何地方。


他似乎可以慢慢地去理解,這些學生們、教授們、同伴們在就能夠一起便的堅強的原因了![同時稀釋被醋意飛濺的恐怖機率。]


就算在黑暗與痛苦搖曳的世界中,無論何時,只要有愛的話…人就能生活在耀眼的光輝中了啊![也能避免其他人的災禍了。]


也許是個不用那麼警戒了。特別是給每位與會人士的房間都乾淨、整潔、沒有任何窺探的咒語,還隨時供應新鮮水果、點心和上好水酒。


他整理好房間,剛一開門又撞見了那個Gellert Grindelwald,但對方似乎比他還緊張些。


“呃,好久不見,Graves,就只是來向你打個招呼,順便一提,我們那幾個月就只是合作,我相信你也同意的,希望到時候Albus Dumbledore要是問起,也希望你能這樣照實說。”

他嚴肅地說。


“喔,那當然,我們什麼都沒發生!我會實話實說。”

Graves馬上理解了這緊張中的一代Der Erlkönig,原來是怕又誤會啦,那倒是沒問題呢,我會幫你說實話的。


於是Gellert Grindelwald有禮的向他打了個招呼,示意他自便自在,這裡一切由他當東道主買單之後,就又飛快的不見了影子。







*此處用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這是演員的小小幕後,他說他發現自己念錯了→

《Appearing on The Late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時,被主持人Stephen Colbert問到為何Grindelwald的讀音與眾不同,Jude Law當時解釋指:「因為我的角色與他有著非一般的友好的關係,所以我可以直接稱他為Grindle-vald。」可是其實在電影拍攝中途,Edward John David "Eddie" Redmayne曾指出這問題。

「我不是讀Grindel-vald,而是讀Grindel-wald,但已經太遲了。」

→所以我就當作是愛稱[或是憤怒的稱呼]了


*牛津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指出『司康』一詞在1513被首次提出。這個詞的起源模糊,事實上可能有不同的來源。詳細而言,經典的蘇格蘭司康餅,荷蘭的 'schoonbrood' 或 'spoonbread'(非常類似於drop scone),以及可能存在的其他類似名字的快速麵包,它們在英國的茶桌上一同出現,名字合而爲一。

因此scone可能來源於中古荷蘭語中的 schoonbrood(細白麵包),其由 schoon(純淨的,乾淨的)和 brood(麵包)組成。

或它可能來源於蘇格蘭蓋爾語(Gaelic)中的 sgonn,意思是不成形的一團或者滿嘴的。

中古低地德語詞彙 schöne 意為「精製麵包」,可能也是這個詞的起源之一。若Sheila MacNiven Cameron提出的解釋正確,這個詞也可能是基於位於蘇格蘭的Scone(/skuːn/)鎮(蘇格蘭語: Scuin、蘇格蘭蓋爾語: Sgàin)。


*這是指:”別再當個蠢蛋”的意思。

*這是指:” 如果你沒收拾乾淨,就會被我修理。”的意思。

[p.s 這是英式說法,並無錯字。J]

請當這是AD開始生活化的表現[真實情感~外加與Aber真的有血緣XDD]


*是指116.183說的狼奶魔藥,考據配方及歷史上的使用者,相關註釋請往該章節查看。


*Celeste:是偏天空藍的綠松色。

*霍亨索倫城堡(Burg Hohenzollern)是德國南部最著名的兩大城堡之一,與巴伐利亞州新天鵝堡齊名於世。




94 次查看9 則留言

9 Comments


校长这脾气,跟孕前简直判若两人【不过这样也好,让GG早年乱撩,现在来感受一下邓校的怒火(doge)】


雅各布(内心):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才两块钱啊,那我也要一份(bushi

Like
Replying to

这个我知道是那篇番外,我也就随口扯扯😂😂

Like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Aug 21, 2022

孕怒(?)的校长好可爱wwww这么情绪外露的校长不多见了即使被吼也好好珍惜吧(不是)不过校长就算是情绪不稳也有照顾到其他人的感受精准对老盖吼叫,真好啊校长——

Like
Replying to

是的~這就是一個"孕怒"的外露情緒校長~Aber真的不是隔壁鄰居XDDD

(◉3◉)作為一個校長多年,他之道如何精準的對準~該被懟的那位owo

(*°ω°*ฅ)*

Lik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Aug 20, 2022

來補充實際 Celeste 的顏色模樣

|綠松色 出自綠松石礦物 (正品的顏色傾向偏綠)


Like
Replying to

店铺装潢。因为我看一些装修复古的店铺真的好喜欢用绿松石系和孔雀蓝这类颜色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