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96]

已更新:2022年10月8日







非常抱歉~等文的各位久等了!這張稍微長一點~GG可沒忘記他要演講!XD

但願各位平安如意

期待回應、評論、腦洞~我會再去討論區看看的!最近忙起來比較orz

警告:AD惡趣味注意!


祝福同在



[196]


Vinda. Rosier作為一個強大的女巫和這莊園的多年實質管理者,她當然知道上哪去找應該召開大會的那位。

於是她的魔力很習慣地在她用手開門的同時,將一部分喝光了的酒瓶精準地往那個方向擲去。並在Percival Graves驚訝的瞪視下,她很滿意地發現八支酒瓶子全被另一股魔力穩穩接住,剩下的空酒瓶則很溫馴地給她讓開一條路。


“那就好,這次要是還是需要延期,先生你就要親自去說明原因。”她優雅地笑了,就像剛剛那股瞬間發射出的無杖魔法不是她做的一樣。

“剛剛如果接瓶子的是Antonio,我就會考慮一下通知Hogwarts一起想辦法。”


對著鏡子精心整理自己儀表的Gellert Grindelwald聳聳肩,他習慣了,這就只是想知道他是否清醒而已。

接不住就是不夠清醒,而Antonio出現就是幫忙,就是自己陷入完全不知道在做啥的狀態或危急情況。

所以這測試,理所當然。


而且Vinda可能不知道,事實上Chupacabra Antonio也已經抱了一瓶,學著他的樣子喝了起來,現在牠看來暈呼呼的,在自己的影子裡與那隻牠抱住的空玻璃瓶一起滾動著。


“就快好了,”他隨意地回應道,”我會好好整理儀容的,我還想再試試另外幾個顏色搭配的領帶和鞋子,不用擔心。”


暗紅色、湖綠色、灰黑色…那種飾邊和搭配好些呢,他認真思考著。


“當然我不需要你們幫忙,我沒退化到需要一位女士為我做這些。

你好好挑上你新款的唇色、領巾就好,還有,如果誰的衣帽間還需要別的再通知我。”


“沒問題,但下次先生還是別在一早打擾客人會更好的。” Rosier微笑著說。

接著她轉向Percival Graves的方向。

“請你原諒先生的隨興。”她向呆住的Percival Graves微笑點頭致意。

”真是麻煩你一早就要照顧他了。”


“……喔,我就只是寄宿兼一下寄物處也沒關係,不用當我存在。” Percival Graves最後只好這樣半幽默地回應道。


“這是早茶的餐券,記得開場前來補充熱量。”她順手將兩張打印精緻的卡紙放在一旁的角桌上。

然後微笑關上門,一如她只是路過順道看一看。



…Albus,這可都是你的錯呢,因為你給了我那種珍貴的東西。

所以我,開始懷念起人類的感情了。

人與人,還有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親族、男女、友伴……

原來愛比其他還要艱難與痛苦嗎?


瞪著異色的眼睛,他凝望鏡中的自己。

鏡中的自己一如當年,勁瘦而冷峭,沒紮好的領巾和袖口下蒼藍色的靜脈蜿蜒而上,許多人艷羨卻不知道這是一種雙面刃,這帶來的不只是力量,還有瘋狂的毒。

全都潛藏在這血中、這身體裡,對他絮絮低語。

…但他現在卻會想念另一張臉,有著哲學家般高闊的額頭和歪掉的鼻梁,漂亮的紅長髮和…越發豐滿健康的身體。

那自然美的弧度和收緊的腰線,應該值得一首十四行詩!


“勞駕你回你自己那整理好嗎?我也需要用浴室!” Percival Graves在外面喊到。

“我也要整理儀容!我行李箱都沒開!我需要醒酒劑、鏡子和浴室,喔天啊!”


“我們是魔法師!你醉了!很醉!” Gellert Grindelwald喊回去,”自己醒酒啦!不用謝!”

他正在繼續煩惱他的搭配。這很重要,這是一場要發動的演講!第一次公開的、在自己場合的演講……


“你也是魔法師!你也在照鏡子用浴室!” Percival Graves那句抗議終於瞬間移動甩在身後。


…吵死了,我覺得暗紅色搭配應該會比較好,有點暖色調和暗示,對,向那頭漂亮的紅長髮致意,應該?Hum……



“……為什麼。”最後只有這幾個字被Professor Snape用低冷到起冰渣的字丟出來。


“喔,我們是合作社團。不是嗎?” Professor Flitwick笑著問。

“我猜Order of the Phoenix我們也要出席致意,但我猜我只會被前面的人擋住!”他幽默地說。


那張精緻的邀請卡正在社團學校總部的桌上。


“所以我不去,我已經出席夠多公開場合了。”

Professor Snape再次表達出這意思。

”除非你們的意思是讓我臥底去看看他有沒有搞大事。”


但他們並沒注意,吃飽睡好的Albus. Dumbledore悄悄地經過了,並聽到了這場爭議,他翹起嘴角,有了個絕妙的好主意。


那件紫紅色長裙被改了一個色調,更沉穩地接近紫酒紅色,並稍微低肩使肩膀不那麼明顯寬大,而中間白內袍部分改成淺米色,裝飾著銀色的前胸繫帶改用天鵝絨寬緞帶,更寬鬆,使他能現在讓自己舒服一點,而髮冠則改成鑲邊珍珠的小帽,上附上改淺灰色的兩層面紗,第一層是繡花的,內層是半透的。

袖子改成較窄但手腕部分寬鬆的七分袖,可搭配薄手套。當然少不了一件披肩,並將其改成輕盈的羽毛圖樣。*


沒有跟的繫帶平底鞋讓他走的更穩,而綁帶精緻地繞在後腳跟上固定,這也是另一個別讓自己身形太過高大的方法之一。


畢竟以女士而言,算是有點高個子了呢。


Albus. Dumbledore覺得,他準備好以聽眾的身分參加公開演講了。

……要是你敢,Dear,別以為我失去那個把你陰謀濤浪擾亂的能力了。




*手帕式禮服:1880英格蘭流行的女士衣著,巴斯爾的重心往下,變成細長圓筒狀的衣服,並用細小的荷葉邊及蕾絲裝飾。下裙多半是重疊的布料,如手帕四個角的不規則裙襬。

此後,更多衣服開始出現注重身體裝線條和誇張裙撐的主流,此時的細膩就不再常見了。








76 次查看4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