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设…[165]






我的廢話實在太多了qwq

太抱歉,所以這裡會兩張一起發,才不會食言。

總之因為他是個場面人,所以描寫場面好花篇章_(┐「﹃゚。)_

發現有新朋友!開心!

同樣歡迎參與所有討論、留言、腦洞、各類想法與參加。在論壇上發言也可以喔!

下面留言蓋樓同樣歡迎!

快要春節了對吧?祝福各位春節能快樂!

一切安好,平安健康!

容易寂寞和需要腦洞討論的我很喜歡大家的參加,一起讓這趟旅程更有趣!


祝福同在(*‘ v`*)




[165]


終於安撫了這簡直是不講理的大型危險神奇猛獸,aka: 第一代Der Erlkönig[魔王],Gellert Grindelwald。

還做了一天的魔法道具、擬好教案,Professor Albus Dumbledore可累了。

而且他剛剛還在跟這傢伙搶奪呼吸空氣的權利…他真的好累啊…

他無比需要一張柔軟的好床和完美的睡眠。

反正明天就去找在Hogwarts的冠冕,這一切都還算是安全、在計畫範圍內。

他枕著那特別高體溫的、溫熱的愛人身軀,慢慢地進入安穩的睡眠中。


沒注意到,Gell在他睡熟後,又睜開了非常清醒的異色雙眼,輕柔的撫過他的紅長髮,撒上一把魔法的助眠細沙*,它們輕柔的蔓延在Al周身並消失。

接著,Gell對一個長型抱枕施加小小的自身deflection*,給Al抱著繼續睡。


沒法子,自己是自由業者,但枕邊人是中規中矩的教授啊。所以原諒他出差一下吧。


Gellert Grindelwald悄悄的爬了起來。

他整理好衣衫,給自己換上一套俐落的暗色行動騎裝。

深灰黑色的合身大外衣和啞金色扣子,深藍黑色的襯衫,黑褐色的背心和Al織給他的領巾,但褲子並非傳統上的全白色。*他挑了一件適合夜色行動的,海軍藍色馬褲。

並還在他的靴子上又另外套上了一般騎馬時才用的的皮製馬術護腿,他並非去騎行,而是去戰鬥,但這是最安全也最方便行動的。

靴子當然還有銀製的鞋底和包在皮革中的鋼製鞋頭,方便面對任何情況。

當然,他沒忘記往裡面塞些方便順手的傢伙,武器與魔法都有。


前往Order of the Phoenix的校園總部,他見到一個有些緊張的年輕人,捏著一張介紹信,上面有所有Order of the Phoenix成員與Hogwarts的簽名。表示由他代表。


“我是Percy Weasley,先生,我也是純血者,還請放心…”他有些緊張地說道。


“啊,那個我不在意,純不純血我真的沒你們想的在乎,好了,至少你成年了,魔法哪種用的最好?” Gellert Grindelwald答道


“Charms,先生。”他答,有些緊張的看著那雙異色的眼睛。”很抱歉我只有這個,我是說,這身細條紋的深色西服套裝…”


“別怕,我們是同伴,也不用擔心衣著,我們沒有要去宴會。我穿這樣是我習慣…就是給對手一點尊重,我對別人是沒服裝要求的。

我不會做什麼的,好嗎?bleib ruhig, Junge[德:放輕鬆,孩子。]

喔,我是說放輕鬆,孩子。我們走到校門口,我的Order of the Lindwurm成員已經帶上地圖等著了。那等等你用Charms幫我掩護就行。我不要你冒險,可以嗎?”


他伸手拍拍這緊張年輕人的肩膀,示意他跟著走就行。

一隻渡鴉從他手臂上騰起,他發送了信號。

Order of the Lindwurm,就位。


於是當他們抵達校門口,Abernathy已經穿戴整齊,手握圖紙等候著了。


“介紹一下,他是Abernathy,我Order of the Lindwurm團隊裡的老資格成員,這位是Percy Weasley,Order of the Phoenix成員,擅長Charms.

我是誰你們都清楚了,好,那麼我們這行去哪,請Abernathy報告一下吧。”


“我們這次行程,主要是消滅Tom Marvolo Riddle其中一項Horcrux,它非常有可能也是The Resurrection Stone,本來持有者是Marvolo Gaunt,唯一紀錄他有的特長是 Parselmouth和部分的戰爭魔法,但以他被捕的速度,面對只有約10人的Auror只抵抗了15分鐘,及之後無法逃獄的情況,此戰爭魔法我們評估為等級只有D-到E+的程度,…”


他們一面往學校更外面行走,方便等等用魔法移動,而Abernathy一面講解著,不時由手中的一個裝置放置出影像供另外兩位觀看。

畫面投影出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略矮,身材怪模怪樣的,長得不成比例:肩膀太寬,手臂過長,再加上一雙亮晶晶的褐色眼睛、一頭又短又硬的頭髮和一張皺巴巴的面孔。還有,那枚鑲著黑色石頭的金環戒指。


“喔,真慘,才10個Auror,跟他兒子一起,這兩個人號稱純血卻只能抵抗15分鐘?那我們當初一個人要分別兩百個各國菁英Auror怎麼說?” Grindelwald惋惜似的嘲諷到。”還有,這血統真的…太純,有點返祖現象,我不是故意的,但真的像一隻很兇猛的老猴子耶!”


“Magick Moste Evile和Secrets of the Darkest Art這兩本書都有提到關於Horcrux的製造,所有已知摧毀分靈體的方法都要求載體再也不能修復,若對於活物作為分靈體的情況,則必須將其殺死。” Abernathy繼續講下去,彷彿他習慣了那位Grindelwald會發表一些無關緊要的意見。投影上出現了書頁與書的封面及相關內容,


這真是一個非常專業的行政人員!Percy Weasley想到。得體、資料收集完全,而且絲毫沒有後知後覺,完全掌握了許多連魔法部應該知道卻毫無頭緒的細節與重點。


“好,但我相信我總有些小辦法,畢竟有些應該是學校物品,歷史遺物總有些價值,而方法總是人想的,而我相信那Tom小子應該會放些詛咒或防止魔咒來保護那玩意的。你們兩個小心一點…而我,我很喜歡這種解謎遊戲的郊遊啊!而且我猜,一個靈魂受損的黑巫師也不是我的對手。”

Grindelwald說道,接著他向Abernathy伸出手。


Abernathy笑了笑,”如您所料,先生,為了在保密的情況下傳送人員,一次性的改良版Portkey已經製作好,申請與相關程序都就緒了,我們也不希望您浪費魔力。”


“手給我,Weasley家的小子,我們要出發了。” Grindelwald笑了笑,向另一人伸出手。


在Abernathy用拿出那像只是一張特別專車票的東西,上面有著非常像一般車票的摺痕、對齊的撕票口,編號,車號甚至是目的地,還是由打字機打字列印的。


只有目的地讓人認出這不是一般的車票,是魔法人士用的道具。

30U 697166

trolleybus

TICKET FOR TRAVEL

Ein Zwischenstopp für Liebe und Freiheit*

MT8 s. 01273

563 823 -0


Percy Weasley有點不解,為何要製作這些,就,拿麻瓜的轉換就可以了。


“這是先生特有的浪漫情懷…” Abernathy像是習慣了一般的解釋到。”他堅持不管用不用魔法,偷就是偷、搶就是搶,而撿垃圾也是撿垃圾。所以,我們務必自己做。”


他們議論的合作夥伴正哼著他的小曲子,一首歌詞中有著:In 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You and I were resting close in peace…

[英: 在我那被遺忘且漫長的沉眠之中,你與我曾靜靜地共處…]

的歌謠,並等著他們把手牽起好一起前往目的地。


下一秒,沒有任何不適或是肚臍被勾住的感覺,而是像一股平靜的風吹過耳際。

他們出現在一個冬夜的圓丘旁邊。


這是改良版的…Portkey!Percy驚訝的想到。

Order of the Lindwurm他們做出了新發明,而且還是已經批准使用的!報過局!這效率!


他用一種全新的眼光看向Gellert Grindelwald


但後者還是沒事一般的繼續哼著歌,拍拍毫不凌亂的袖子。

他唱到了Sing with me a tiny exotic song,Weep me melodies of the days gone by…

[英: 請為我唱一首屬於異國的小曲,好以掉念我那逝去的旋律…]


Abernathy也像是這就是某個常見的一天的夜晚,只是小公差,毫不見去摧毀另一個黑巫師Horcrux的緊張或面對嚴重挑戰。

這跟他相處過的許多秘書、隨扈、或是魔法部那些最後連聽見某人名字都會發抖且高聲否認的高官們大相逕庭。畢竟,他們甚至拿不穩魔杖…


他們跟著Grindelwald向山丘的陰影處走去,

那裡有個早就等著的人,竟然是現在應該在魔法部的Shacklebolt,他手上有另一張被製作好的“車票”。


“我就只是來看看,確定這一切都沒問題。” 菁英Auror這樣說到。

”畢竟,那是與我合作的同事說一切安好,只需要注意,即將被毀掉的Horcrux。

我必須對我批示准許的東西負責任。”


“沒問題,我向你鄭重保證。” Gellert Grindelwald非常鄭重地說到。

“你知道,我跟You Know who不一樣。在那時,什麼國家都任我闖;

自然,什麼都買不走我的誠意、時間也不會帶走我的成員。

而對負責的管理者,我自然有我的尊重。”


此刻他笑了,像是黑夜中的一叢白金色的火焰。


“我保證隨我而來的人,生命安全、我保證被毀滅的除了Horcrux,沒有其他;

我保證不會濫用魔法與許可,誠信可貴。”


他頷首,Shacklebolt明顯的發出一聲嘖聲。這才讓開了路,在他們視線中出現了一棟在泥土路途盡頭的,木製破舊小屋。

四周顯然已經有魔法部留下的保護力量不外洩的結界。


Gellert Grindelwald滿足的嘆口氣,像終於來到了遠足的目的地。


此刻的夜空中,沒有月亮,厄夜無星。







*據丹麥等地的民間故事,Ole Lukøje會在夜晚來到,類似一種睡眠仙[?→誰救救我的中文翻譯orz],他會帶孩子及成人入睡,並依照他們的好壞[?]來決定給予的夢境。他會帶著一些包含各種夢境畫面的雨傘與讓人入眠的細沙,因故,許多與睡眠相關的魔法及民俗都與沙有關,可以想像成是類似仙子亮粉那樣的成分。


Ole Lukøje 的名字實際上由兩部分組成:Ole是丹麥常見的男性名字,Lukøje是丹麥語中“近距離”和“眼睛”的複合詞。

在這個故事中,他整整一周每天晚上都會拜訪一個名叫 Hjalmar 的男孩並給他講故事。Ole Lukøje 後來被發現是一位夢之神,在周日的最後一個故事中,他講述了他的兄弟,同樣被稱為 Ole Lukøje,但也被稱為死神,他閉上了他拜訪的人的眼睛並將他們帶走。


*這裡想說的是折射術,但我找不到適合的翻譯[orz]


*傳統上西方馬術裝,男性必須是白馬褲,而女性是白或淺黃褐色的馬褲,同時著黑靴子。


*德:愛與自由的中轉站p.s有人發現車票的彩蛋嗎?!XD





119 次查看8 則留言

8 Comments


文青和向日葵
文青和向日葵
Feb 05, 2022

牌面!什么叫牌面啊老伏,你看你的对手有沐浴焚香还要前往“爱与自由的中转站”,你确定你就穿个吊袜带就完成了全部置装礼仪吗?

Like
Replying to

這這就是排場~GG表明了一切!老伏似乎覺得有一條布和一支魔杖就可以了~好吧~極簡主義到一種我以為是破產的方法我也沒辦法(。A。)

Lik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Jan 21, 2022

Ole Lukøje有點像日本文學中的食夢饃,會追蹤找尋人類的夢境吃掉(而夢境喜好不同,有些會吞吃惡夢的饃很受歡迎) 鏡像術? 愛與自由的中轉站, 我想到的是GG要是商人,便是靠著愛與夢想做生意W

Like
Replying to

不過吃噩夢的應該一直都很受歡迎吧~我是說貘。

只是不知道惡夢的定義於這隻神奇生物為何就是了?!

ξ( ✿>◡❛)

鏡像術就只是為了不要被AD發現他偷偷溜走了XD

嗯~也許GG也適合經商呢?!只是他那種脾氣可能只能做一些人的生意吧?!

Like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Jan 21, 2022

用“爱与自由的中转站”当目的地好浪漫哦…或许影射打败老伏是让巫师界众人重获自由与爱的跳板吗(什么) Percy: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我以前都追随的是些什么东西!

Like
Replying to

我也希望~有點擔心~會不會是寫得變差之類的qwq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