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设…[175]

已更新:2022年4月16日





繼續以FB2和前文寫下去(*´з`*)

歡迎抓蟲,總之我可能有些不足,因為匆忙更文,但我想把故事好好說完。

如果能自行推論出一些沒有被官方解答的問題就好了... ...[這是奢望_(┐「ε:)_]

我只是想把這樣對筆寫出來看看,但不一定會成功... ...

大概最近忙,(´_ゝ`)腦汁用完了吧?!


但還是期待回應、同在、討論區遊玩、指路,各類互動。

感覺自己涼了,但是只要還有人的話,我會繼續。

祝福同在。(*´д`)~♥




[175]


Madam Pomfrey最終還是過來了一趟。

但她很快的也察覺到不對。


“這並非是一般的情況,雖然這情況的確很特殊。”她斟酌語句的說。

“但是…這似乎與被一種黑魔法干擾有關係,他現在已經懷抱著生命…所以,這情況有點像是…”


“像是如果預言沒有出現,他戴上那戒指的詛咒一樣。” Professor Snape低聲接話到。”我剛剛調配的藥劑是類似的…所以這是我得出的結論。”


“…我從來沒發現那個Tom Riddle是這麼麻煩的學生。現在我知道了。”Professor McGonagall抱怨到。


[Order of the Lindwurm的Vinda. Rosier和 Queenie小姐正在收拾東西趕來的路上,她們得先安排好相關事項。]


"我們幫忙能做甚麼嗎?”悄悄站在門口的,代表D.A的Hermione問到。

她是個能學習的學生,至少,雖然,不是被選中的,但她相信有些是能夠靠努力辦到。


“…不知道,我們同樣毫無頭緒。如果你們覺得有用,Granger小姐,你們不妨全部去外面舉起魔杖為我們祈禱和護法吧。” Professor Snape稍微不耐地回應道。


他並不知道,那些學生是認真的。


“D.A,傳訊,上次Potter說過you know who來騷擾校長後,顯然他挑戰了我們學校的尊嚴,因此攻擊了校長!我們唯一能做的是舉起一起我們的魔杖,為他們祈禱和保護他們施法!”

Hermione認真的按開那校長為大家做的,保護學生用的校徽徽章,對所有D.A說道。

“我們就在夜幕降臨時,去湖邊集合,一起祈禱吧!保護師長和大人們施展法術,別讓他們分心或被打斷!我們可以的!”


當然,很快的,收到訊息的Weasley雙胞胎Fred和George,也同時使用各種創意方法傳送了訊息,當然包含Potterwatch.



Albus Dumbledore似乎又再度昏睡了過去,他只是……迷茫的想起那些問題…


The strength of being envied, the experience of being praised

[英: 被人羨慕的實力,被人誇讚的經歷]


All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me, no intention to keep, including my own life.

Neither know how to bear, nor how to escape.

[英: 全都與我無關,根本無意保留,包含自己的生命。

既不懂如何背負,也不懂如何逃避。]


The heavier power I have been gevin, the more cruel repression I did to myself

until that most darkness falls.

[英: 給予我愈發沉重的權力,我只能愈發殘忍的自我壓抑

直到那黑暗降臨。]


The so-called winner, the vested

should be at the center of the story.

[英: 所謂勝利者,既得利者…

應該處在敘述中心。]


But I only can peep at myself in the mirror, the split and twisted shadow.

[英:但我只能偷偷窺探鏡中我,那分裂扭曲的背影。]


If I keep going down old way,

Will the pride and perseverance I once had vanish?

[英: 如果順著這條路, 一直走下去的話,

曾經擁有的,驕傲與堅持全會消失吧?]


If I stand in the morning glow and pray to magic.

Give up all dignity, just to protect that...answer for me…

[英: 如果站在晨曦中,向魔法祈禱的話。

捨棄所有尊嚴,只為保護那個…給我的回答]


他只想保護所有人,只是…那是生命啊…汗濕了床單。唯一他能感知到的是,他並不孤單。其他的同事,似乎都圍繞在身畔。

Phoenix Fawkes也在,鳳凰眨著眼,為他落下一顆治療的淚珠。





雷鳴四起,火光沖天。Gellert Grindelwald抽出自己的Athame,稍微割破自己的手,用血去加強這魔法,同時,他想給Al感覺到自己。

是,他在,就在這,很快,就會回去了。


他繼續浮在半空中,無趣的盯著那些來不及逃跑的Death Eater消失在這狂怒的魔法中。決定不用跟無法溝通的Bellatrix Lestrange再說任何話,因為說不通。


他只是隨手丟了一個跟蹤的咒語在她身上,賭定她會回到那傢伙身邊,他會需要這些的,為了更好的找到真正的決鬥對手。


"It's time, my friend, who rise again!

because once you're on my list, you know I'm up to something.

Almost 50 years have passed,

Is it a little amazing that I still continue to function?

My magic power is activated,

It's potent malicious that you're awakened."

[英:是時候了,我的朋友,再次崛起吧!

因為一旦你在我的名單上,你就知道我是會做事的。

將近50年過去了,我還能繼續發揮作用是不是有點不可思議?

我的魔力醒了,

你吵醒的是一種強烈的惡意。]


他像自言自語又像是喊話般地說。


至於沒出口的思緒,他留給自己。


Die fragmentierte Erinnerung,

Gedanken, die durch Prophezeiungen gestört werden

[德: 那被片段了的記憶,被預言干擾了的思緒]


Ich habe überhaupt nicht die Absicht, es zu erforschen, es hat nichts mit mir zu tun, einschließlich meiner eigenen prophetischen Worte

Weder wissen, wie man entkommt, noch wie man sich schützt

Tag für Tag wiederholt, die Entscheidung in der Prophezeiung treffend

Bis das Licht siegt...

[德: 根本無意探究,全都與我無干,包括自己的預言之語

既不懂如何逃避,也不懂如何保護

日復一日重複 做著預言中的決定

直到光明勝利...]


der sogenannte Sieger

sollte im Mittelpunkt der Geschichte stehen

Warum kann ich dann nur den Schatten ausspionieren, die Rückseite meiner multiplen Abteilungen?

[德: 所謂勝利者,既得利者

應處在故事中心

那為何我只能窺探影子中,自己多重分裂的背影?]


Wenn ich dieser alten Straße folge und weitergehe

Niemand kann vorhersagen, dass das geschriebene Drehbuch schief gehen wird.

[德: 如果我順著這條老路,一直走下去的話

誰都預言不到,那以為寫好的劇本會直接出岔]


Wenn ich in der Dämmerung stehe und zu den Helden der Vergangenheit bete

Gib die Leere des Sieges auf, nur um diese Liebe für mich zu berühren ...

Dies ist meine letzte Antwort.

[德: 如果站在暮色中,向過去的英雄們祈禱的話

捨棄所有空虛的勝利,只為觸碰那份給我的愛啊...

這是我最終的回答。]


在回去之前,他必須確定這裡的據點被毀滅的乾乾淨淨。

這是必須的,Tom Riddle認真起來也滿難纏的,他可不想留下任何問題。


當然,他沒漏看Chupacabra Antonio,看來這還是有用,聞到自己的血味,Antonio知道可以過來飽餐一頓了。也好,他到時候吃剩的也可以供給採樣。



If I stand in this despair, regrettably to make a tiny prayer ...


Wenn ich in dieser Verzweiflung stehe, bedauere ich, ein winziges Gebet zu sprechen ...


[英/德:如果我站在這絕望中,用悔恨小小的祈禱著的話…]






148 次查看13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