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27]

已更新:1月22日

2021/06/21更

有点忙~有点累~但还是写了~

暴冲的GG可不是我的错~他的诗人面大爆发啦~

期待留言与聊天~这几天好忙orz

期待同在!欢迎来找被lof ben的我!


特别感谢LOFTER 协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祝福





[127]


台下除了知情者都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气。台上站着的,和架起的棺椁中沉睡的……这两位最少加起来都几百岁,但现在看到的却是两个外貌恢复盛年且魔力汹涌的……

真的有魔法的奇迹吗?因为爱……是最大的魔法吗?还是…这是古老魔法诸神与其誓约者的…祝福吗?秘术?黑魔法还是…血盟?


那漂浮于空中的漂亮银饰中,属于两个强大魔法师的血液转动着,在将夜的暮色中投射出不逊色于周围火焰的漂亮光芒。


银蓝色的火焰成圈,当中夹杂着温暖的橘金色火苗,照亮着台上穿着全黑丧服的Gellert.Grindelwald苍白的脸色与发色;同时也照亮了穿着纯白入殓衣的Albus Dumbledore那安静的脸庞。


所有人都被这场面与开场演说震惊到忘记坐下。直到Gellert.Grindelwald高抬双手示意所有人可以坐下,众人才恍惚有如被催眠般地坐了下来。


“……我知道大家的震惊,是的,Ich verstehe dieses Gefühl sehr gut[德:我非常明了这种感觉],请各位稍安勿躁,另外,各位女士先生,请小心脚下,并注意安全,不要跌倒。”


说罢Grindelwald放下双手,再次站稳脚步。同时,绕步优雅地、小心地靠近刚刚魔法立好的棺椁……纯黑的德式皮靴敲出一串节奏般的脚步声。


Grindelwald他惋惜又珍惜地摸摸躺着的那位Dumbledore的手,异色的双眼露出了明显的爱意与遗憾。接着像是忍受什么一般,收回了手。


他站到了棺木前方,一银灰一深蓝的眼睛露出了严肃,银色的闪出剃刀般的光、深蓝的流露出深重的气息。


“我先再说一次,我这次也不允许,Absolut nicht erlaubt[德: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干扰、伤害、杀戮在场的人们。我将会迎击并回击所有攻击与类似的行为……而我的魔力因为长年在塔楼囚禁而常常失控,这就不是我能……完全保证会有什么下场的……当初啊……我……”


Grindelwald他说着,突然伸手粗暴地拉开自己的衣襟,让大家看见那苍白但还是壮实的胸口,那心口,右胸上,有明显徒手用刀刻纹出一个黑魔法密咒的图样。他扯出一个充满牙齿和青筋的凶狠笑容。


“我当初出来,一气之下,还……亲手用自己的Athame*,一刀刀,亲手在这右胸刺青一样,用刀刻,用咒墨纹染上这掏心替死的黑魔法秘术……我与我的魔法狂暴起来……会有什么结果……我自己都不知道,请大家把这些听进去。不要在仪式中妨碍我!”


Grindelwald同时恢复有礼貌的样子,将衣襟和衬衫整齐扣回去拉整齐。

“好,sehr gut[德:非常好],不愉快的事,现在说完了。”


他向大众欠身,再次抬头时又恢复了平静又哀伤的表情。

他举起一只手,在入夜的夜幕中,挥洒出一串星子和一个塔楼的剪影,画面就像是投影一般。


“当初我只能说,那真是少年时的意气用气啊。

竟然没有察觉到这点,这是我在塔楼的监狱里多年后才体会到的……

Mein einziger Wunsch war es, einen „Freund“ bei mir zu haben

Aber ich war kindisch und naiv, um überhaupt zu wissen, wie es sein sollte…

[德:我唯一的愿望,是希望有个友伴一起,但我幼稚又天真,不知道这该怎么进行……

英:My one and only wish, was to have a 'friend' with me.But I was childish and naive, to even know how it should be…]


Bis er eines Tages landete, direkt an meiner Seite.

Wie das silberne Mondlicht*

er lächelte und erhellte die Nacht…….

[德:直到那天,他降落在我身边,就像银色的月光,那微笑点亮了夜色。

英: Till one day he landed, right by my side.

Like the silver moonlight

he smiled and lit up the night…….]”


他漫步着,银色的血盟开始闪出更加明显的光芒,那似乎不知因为什么魔法的原因,放大了,且鼓动着,就像心跳。


Grindelwald叹气。


“Oh…, die Zeit fliegt wie der Wind, wie ein Sturm, zerquetscht alles, was sie sieht.

[德:喔,时间如风般飞翔,如暴风过境,粉碎一切它所见所经。

英: O…, doth time fly like the wind, like a storm, crushing everything that it’s seen]


Ah, lässt mich verkümmern, während die Jahreszeiten kommen und gehen, und ein Sieg, auf den niemand gewartet hat…Jetzt konvergieren die Wellen und meine Erinnerungen steigen… Und ich sehe ein Licht aus der Vergangenheit auftauchen…


[德:啊,只让我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枯萎,仅留给我的是一场无人等待的胜利……

英: Ah, leaving me withering as seasons come and go, and a victory that nobody has been waiting for…]


Jetzt konvergieren die Wellen und meine Erinnerungen steigen… Und ich sehe ein Licht aus der Vergangenheit auftauchen…

[德: 现在涟漪汇聚,我的记忆涌动……我看到了来自过去的光芒……

英: Now the ripples converge and my memories surge… And I see a light from the past emerge…]


Bis mein Impuls verblasst, reizt die Lust mein Herz jeden Tag

Mein Grund sagt mir, dass ich nicht schwanken soll, denn "Ich kann niemanden so lieben"

[德:直到冲动消逝、思念的欲望震动我的心,每一天,直到我的理智最后给我的答案是,我无法爱任何人如他。

英: Till my impulse fades away, lust tempts my heart each day

My reason tells me not to sway, for “I can never love anyone else this way]


他微微地笑了,转瞬即逝,那双白金色的睫毛扑闪。绕着那棺木走了几圈。

纯黑色的丧服昭展如死亡与忏悔的羽翼。


“这就是我突破那高塔的理由、这是我站出来的理由、这是……我把他还给你们的理由。”背对着大众,Grindelwald伸手,轻轻触碰了那苍白的脸颊。


“Ich bleibe in diesem Käfig, ein Vogel ohne Flügel, geboren ohne Magie

[德:我就这样待在牢笼中,像没翅膀的鸟儿,像天生没有魔法的人。

英:I stay in this cage, a bird without wings, born without magic]


Lieblos und hoffnungslos, eine Welt ohne Farbton…

[德:无爱无望,世界毫无色彩……

英: Loveless and hopeless, a world without hue…]


因为我违背了最爱的人、自己了灵魂与约定。 ”他着说,再次回过身。众人发现他手中多了那支接骨木老魔杖,那只据说是至尊的魔杖。应该是他从袖筒中抽出来了的。


“我本来以为就这样了,就这样……


Bis ich erschöpft bin und zu Boden falle.

Wie das silberne Mondlicht.

Ich werde fliegen und in die Nacht eintauchen.”

[德:直到我因为精疲力竭的坠落于地、

就像那道银色的月光。

我该振翅至最深的黑夜中。

英:Until I exhaust and fall to the ground.

Like the silver moonlight.

I shall fly and dive into the night].


Zwei elende Leben, von der Welt zurückgewiesen, vom Schicksal gequält…

[德:两个凄惨的人生、被世人唾弃,被运命折磨……

英: Two wretched lives, rejected by the world, tortured by fate…]


Leckten wir uns nur gegenseitig die Wunden, geblendet von der Naivität, die Sie „Liebe“ nannten?

[德: 我们只是互舔对方的伤口,被称为“爱”的天真蒙蔽了双眼吗?

英: Were our merely licking each other’s wounds, blinded by the naiveté you called 'love’?]


So sollte es beginnen, lass mich diesen Satz spielen, die Rachemusik der Nacht ...

[德:那让它开始吧,让我奏响这幕,夜晚的复仇剧……

英: This is how it should begin, let me play this movement, the music of revenge for the night ...]


他优雅地一如当年,挥动着那只至尊魔杖犹如指挥杖,四周的银蓝色火焰开始高高跃起,夹杂其中的橘金色火焰更加明显高涨……

同时,他在众目睽睽下,卷起那左边的黑色丧服袖子,让苍白的左手臂出现在所有人眼前,并且用Athame*[仪式刀]豪不犹豫的割开了自己的手臂,鲜血在众人惊呼中洒落一地,他右手继续持着至尊魔杖,毫不在意似的绕着棺木走,就像在下结界一般,就像那大量流淌而出的,不是他的鲜血一般。


至尊的血魔法、黑魔法和白魔法的结合!所有人惊讶地想着。他要施术,是真的要这样做!





*指魔法仪式用的仪式刀,大部分是一只黑柄匕首,大部分用来切开魔法圆或是驱逐,它被看成是使用者自我的延伸,这包含了意志、态度、想法、情感等等。若是说白魔法,仪式刀是不能用以砍杀或是切割东西的。但若是黑魔法等就可能比较没有这限制。而GG是个黑魔法与血魔法的使用者,他还是高阶使用者。

仪式刀当做魔法工具的信史,最早记载于1202年的Lansdowne抄本,以及1307年的Sloane抄本。


*日耳曼的月之神是男性。在北欧神话中,太阳神苏尔(Sól,高地德语作Sonna)是一位女性,月神玛尼(Mani)则是一位男性(他是哈蒂的兄长)。

德语中的太阳(die Sonne)和月亮(der Mond)都来源于此。所以这里GG没有用错喔!




137 次查看6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