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31]

已更新:2021年8月14日


07/13/2021

趁有灵感时更新一张,存稿耗尽...

欢迎留言,聊天,脑洞,图片也可!

祝福同在


[↑我只能找最像的更動一些,畢竟我非畫手~見諒啦~]


[131]


那双隐藏在红色睫毛后,漂亮而通透的天蓝色眼睛睁开的同时,一股强大的魔法氛围苏醒一般吹起一阵风,这吹灭了凶猛燃烧着的火焰。

是真的,同样强大的能力,这不是别人,是Albus 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回来了。而Phoenix Fawkes也飞舞了过来,清鸣了一声停在他的肩膀上。

Gellert.Grindelwald标准的绅士弯腰,稍微鞠躬,将手递上,协助Albus能步出棺木。 Hogwarts四周的魔法似乎因为另一个强大的存在而欢兴鼓舞。


在Dumbledore接过Grindelwald那递出的手,并步出棺木的那刻,从他们双手交握处,一股魔力已几乎肉眼可以见的光与风之速度往Grindelwald身上去,而他手上的那道超过7吋[18cm]的伤口开始以可见的速度愈合,似乎另一股魔法在他身上运作,原来看似悲伤、失望、精疲力竭、失血颇多且双眼红肿且黑眼圈的Der Erlkönig*似乎被一股温暖的风与光包围,这修复了他。

白金色的睫毛眨了眨,又闭上了一会,似乎是感受的著所爱与所爱的力量与自己共鸣的感觉。


血盟缓缓下降,回到了Grindelwald的胸口上。

同时,两人高涨的魔力摆荡波动,很快的影响起他,破碎的黑衣丧服,被理平、修复针脚与破裂。

这让他恢复成那样高大英俊,看来有一点年纪,发色白金,举止威严,神情兼富贵族的优雅和危险的兽性。


“这可真有你的风格,Choose me or your pyre,be mine or you will burn.”

[英:选择我的怀抱或你的火葬堆,成为我的,或成为火的。 ]

Al的意识和魔法一同传递了过来。


“Oh, keine Sorge, ich werde dich finden, auch wenn ich alle Städte verbrenne, das Feuer der Hölle verbrennt mich, aber das ist überhaupt nichts”

[德:喔,别介意,我将愿意为了找你而焚毁所有城市…地狱厉火焚身也不算什么…]

Gell倒不介意的把意识也递了回去,他挺高兴的,现在他感觉好很多,而且这也很好的让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看看那些穿戏服的崽子,都傻了。他们不懂,所以自己才要先出来。

Gellert.Grindelwald很满意。


他将脸转向那位据说是Lord Voldemort的方向,但不太面对这些扮装小鬼的脸,那个粉红色大青蛙让他吐过一次了,他不想再吐。

终于,他能心满意足地说出那句他想说的,

” That wand will never be yours, because 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you can’t understand.”[就是那句台词:那魔杖永远不会是你的,因为有太多事情,你不懂。 ]

那本来在他预知中…只能追随所爱的话。

现在…终于可以说了。


对于Gellert那副破落样子,由于Albus很清楚对方于这件事多在意…毕竟他是那种骄傲于打理外表的人。


那股不同于地狱冷焰的强大魔法再度轻抚而过,给Gellert破败的黑色套装修补整齐,这让银灰色和黑蓝色的眼睛闪过了纯粹的快乐,就像那年的十六岁的少年,如此恣意妄为是因为知道,爱人会在自己身边。


“现在,先让我知道。” Albus Dumbledore.清了清喉咙,声音不大却威严十足的说道。 ”是谁在这个学校里捣蛋的?”


红色的长头发像是力量的温暖火焰,围绕他的周身,那双透蓝的眸子像是另一种安静的力量,让现场的骚乱都静了下来,那身白色的入殓袍子和未取下的面纱,反而衬出他坚强的温柔力量。

他一只手还扶在一身黑衣的Gellert.Grindelwald,一个称霸欧陆的前任Der Erlkönig[德:魔王]的手上。这位一身黑衣反而显得庄重,白金色的头发,有礼谦和却又具有慑人的狂放。


但这都没有让他们之中谁的力量感觉被低估、也没让哪一方弱小,反而映衬出了有光有影、有明有暗的对比,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匹配感。

就像他们本就该站在一起一般。


“jetzt[德:现在],趁他还没真正生气之前,我得说。” Grindelwald慢悠悠地开口道。

”我警告过你们了。而我真的说到做到,我带回了他。”

并且志得意满的拍拍自己被修补好的黑色礼服,感觉开心,第一次是Al的魔法帮他修补的呢。

啊…他都可以感觉到那最喜欢的熟悉气息与魔法了…


Albus Dumbledore则没多说话,他只是手一抬,显然发动了一个简单的无声咒语,一个简单的招来咒,至尊魔杖就这样回到了他的手上。


“孩子们,没有赢得决斗,是不可能控制住这魔杖的。”他慢慢地说道。那双透亮蓝色的眼睛不怒自威。


…现场呈现一种诡异的静止状,简直像是谁不小心施放了个大魔法,所有人维持一种诡异的混乱。连打到一半的都停了。

[虽然会跌倒的还是跌了,那位Robo von Hessen-Kassel [劳勃冯黑森卡赛尔]的头头在飞的还是掉回脖子上了。 ]


直到Aberforth又勇敢的代替Hogwarts、不论是学生们和D.A、Order of the Phoenix和现在Order of the Lindwurm的人们发出了一句感叹打破僵局。


“我x,原来那天你这小子对我哥说的还是说真的!

毕竟那天晚上我听到的是:

Please bring this for me,

Always put it by your side, because your heart will be with me.

Please, come find me when it comes.…

[英:请把这个为我戴上,且永远把它放在你身边,因为如此你的心将会和我在一起。当那时候来临之时,请为我而来吧 ...]

I will. I promise.[英:我会的,我保证。]这句应该就是你这异色眼说的,搞啥啊,你还真的…会说真话啊?

以后别说你当时一无所有,只有我家老哥了,你这不是还有病吗! ”


所有人不禁为这位酒吧老板的发言勇气和不合时宜在心里喝采。

你完美拯救了所有僵住的人!


谁知道这Aberforth又一个回头,冷不防给了闹场人士们一个回马枪,


“我**,你们怎么还在?没看到那两个的都站起来了,这还不滚?

到时候你们就算魔法变畜生再厉害,也没下水道钻了懂吗!你们这智商恐怕连山羊都忍不了啊!简直比我那旧酒馆地下室的温度还低! ”


…原来Aberforth Dumbledore你的天赋是另一种吗?不是咒语,是…

所有现场人员陷入另一种静默中。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10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