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40]

已更新:2021年9月20日


腦洞來了擋不住,讓我們快進一下劇情,不然都談不了戀愛了。[也不能服裝秀了]

GG那邊啊~是這樣的....

Lof就暫緩吧~

歡迎聊天+腦洞+留言同在~各種來亂~

祝福同在!






[140]


“warum!”[德:為什麼!]與此同時,遠在Malfoy莊園指揮的Gellert Grindelwald突然爆出一聲怒吼。一身戎裝,拿著魔杖且突然盛怒而爆吼的前代Der Erlkönig*使的現場一片靜默,畢竟沒人能與其匹敵,雖然他們在”收繳”莊園時遇到了一些象徵性的抵抗,但終歸沒有多大損傷。


而其中來自Order of the Phoenix的同時是Hogwarts教師的Professor Hooch也有巨大貢獻,因為她一身俐落騎馬裝束,對著門口就只是用比賽時裁判的音量大喊了一聲,”教師家訪!開門!”這很快讓Malfoy家的許多中立者安靜下來。


接下來Order of the Lindwurm有條不紊的開始行動,偵查、先鋒、前鋒依次前進,很快的將還躲藏在此的Death Eater盡數逮捕。

甚至只用上了一點不用魔法的繳械技巧,就只是扭手腕、踢腳踝之類的。

而就當人盡數被束縛好,推跪到Gellert Grindelwald面前時,這位前代黑魔王突然暴怒,也不知道是否是對手太弱或是裝扮太奇特導致傷害了他的審美觀。


這讓在一旁打算解釋和交上些珍貴物品給”新領主”的Lucius Malfoy不動聲色地被驚嚇到了,他只是握緊手杖,希望這位能放過他的家人與妻子,不是說他放過了學校嗎…那…他應該不會趕盡殺絕。



“Warum sollte ihm jeder die Schuld geben, warum sollte man sie zuerst die neuen Kleider sehen lassen?”

[德: 為什麼大家要怪他,為什麼要先給他們看新衣服?]


Gellert Grindelwald接著低下聲音,背過身叨唸似的說到。


Aber搖搖頭,八成這傢伙又抽什麼坐牢癲之類的,誰知道他為何這麼容易抽,因為他真的具有預言能力嗎?這是看到什麼鬼東西了?


所有人期望的看向Professor Hooch,希望她能說出來這位一代黑魔王再說什麼。

但她搖搖頭,”抱歉,我只會一些常用的口語。”她說。

況且她就算聽得懂也不知道那位先生在說什麼。怪誰?什麼衣服?這裡打架呢?


大概只有校長理解這個人,大家息事寧人的想。


他瞇起異色的眼睛,似乎在估量著什麼。

在他檢閱隊伍似的晃悠時,Chupacabra Antonio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出現了,而Order of the Lindwurm的人們知道,這跟他開始用手指打節拍一樣,表示他可能真的極度不高興。於是,由Abernathy用魔法移過了一張扶手椅,而Grindelwald也看也不看的坐了下去。


“Willst du Augäpfel essen?”[德:你想吃眼球嗎?]他坐著,翹起那雙戰鬥馬靴,逗著那隻吞食活物血液的黑魔法生物下巴輕柔地問道。

即使聽不懂,但卻理解某種危險開始靠近,許多人打了不只一個冷顫。

“I want those eyeballs, really do.”[英:我想要那些眼珠了,真的想。]他突然又喃喃自語道。”但是我們得給別人一點體面…”


……這位,整個比另一個恐怖不止一百倍吧!那些銀藍火焰為何又燃起來了?為何像是討論下午茶似的,突然在完成佔領時說這些啊…


“我們打仗是有夠菜,但又不是整個都菜到可以掉菜蟲,你可不可以直接說點人話!”最後還是Aber開口打破這了陣沉默。


“我想要那些現在正找你哥麻煩的傢伙們的眼珠!”嘟著嘴,一副委屈似的Grindelwald回答了一句雲淡風輕。”但你哥一定不肯!”


“這裡這些不夠你用嗎?要眼珠做啥!”Aber突然體會了自家老哥的偉大,這什麼東西天外一筆的血腥想法!


抓緊這時間,Lucius Malfoy被他妻子Narcissa推了推,示意他把東西送上。

於是他頓了頓那杖子,接著,許多人捧著盒子出現了,幾乎可以說排成了列隊。


“這些是我們的…誠意。” Lucius Malfoy馬上接口到。對這個魔力與實力幾乎要掀翻這莊園的先生表示友好,就向當初他透過捐錢給魔法部及慈善機構來維護自己的良好聲譽一樣。


“我不缺錢,更不缺你這些東西。” Grindelwald似乎覺得無聊似的擺擺手回答道。他會無杖咒語,所以即使沒有魔杖在手也危險的很。


”我也知道你是「被脅迫」的,Ist es nicht?[德:不是嗎?]”他突然揚起一個微笑,

接著突然站起來,瞬間移動到非常接近Lucius Malfoy的距離,靠著他的肩膀說到。“別客套了,我知道,你知道…不是嗎?”

接著他愉快地看著這位位高權重的”前Death Eater”又被他嚇了一跳。

當然是”前”,一但收到風聲,這種人轉向比誰都快,手段還好。他想著。


“別怕嘛!你只要回答我幾個問題就沒事囉!我是個有原則的人!你的回答會使我好好考慮你的誠意的。”

Grindelwald翹起嘴角,勾出一個愉快的笑容。那同樣白金色的頭髮在這黑暗中閃閃發光,異色的眼睛閃耀著奇異的光芒。


“第一個,你找過Albus Dumbledore麻煩嗎?具體是那些事?”他低語到。”請誠實。”


“…就是拿了一本舊日記,因為我是學校理事會,是You know who 拜託我的…因為…” Lucius Malfoy有些聲線不穩地說道。


“因為那是一個黑魔法物品,而且是Tom的對吧,而你很適合這工作?如果我不在這,你是不是準備去跟著去魔法部,拿預言球?嗯?” Grindelwald柔聲問到。


……這個計畫本來只是內部草案的,怎麼?…他是…怎麼知道的?


“我又不是小孩玩過家家,這點事我還想的到,而且我還能預言,我的天賦還是個你們最不屑的Seer,順帶一提。” Grindelwald輕哂。“好了,下一題。”



“我們是純血者!” Lucius Malfoy突然說道。


“喔,這我知道,但我沒問你這個。”Grindelwald有禮而疏離的說。”第二個問題,你愛妻子嗎?還有你的孩子?”


“他愛我,他當然愛孩子!” Narcissa搶白到,接著她就衝到了最危險的一代黑巫師面前。”如果你們需要人質…我,我可以去!就只是,我的孩子…拜託。”她舉著手,放棄身分的請求著。


“Narcissa!”他失去了有禮的矜持,他衝到她面前,不能讓她面對一個比You Know who還危險的巫師前面!


“sehr gut”[德:非常好。] Grindelwald這次說道,他有禮的彎腰,接過Narcissa的向他懇求而伸過來的手並紳士的親吻指尖。

“Verzeihen Sie diese unvernünftige Frage, Ma'am[德:原諒這個無理的問題,夫人。]

我只是想知道,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那麼我想你們是知道的。”他頓了頓,向一臉茫然的這家人笑了。


“那你們就知道,我也想保護我愛的人,那請不要探刺我的底線。你們的誠意我收下了。”

他說道,而Order of the Lindwurm的其他人接下了那些箱子。


“那麼這是我的誠意,還請笑納。”

接著,他伸出手,往那位丈夫的前臂一按,一陣魔力竄流而過。那魔力甚至點亮了那雙一黑藍一銀灰的眼睛。

“你那醜得夠力的紋身我就清除掉了,若是又發生這種要找我的急事,我可不希望有什麼奇怪的人跑去佔領了學生的家。就用這個吧,我的團隊會與你們聯繫。”他說,從口袋裡抽出了一條繡著Lindwurm的方巾,遞給他們。


“好了,準備回去了!” Grindelwald朗聲說道。安靜的,所有他帶領的人們都整齊的回身。



“說到底,你還沒說你到底要那些眼珠幹嘛!”Aber在收拾當準備回去時順道問了問。


“他們比我先看到Al穿那樣!” Grindelwald不滿的回答。”我要挖了他們全部人的眼!還有眼無珠不識好歹!


“……那你要挖的可多了。”Aber就事論事的說道。


“所以我才問Antonio吃不吃,吃掉我也接受!”Grindelwald說著,還氣哼哼的。


現在Aber只想翻白眼。

以前他還笑過別人腦子給X堵了,沒想到有天可以遇到一個腦子被醋和自家老哥給堵了的。



*此處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141 次查看7 則留言

7 Kommentar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18. Sept. 2021

作者, 有一小BUG, 馬爾福夫婦應該只有盧修斯有黑魔印記. 水仙經JKL認證, 她本人是沒有的.

Gefällt mir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20. Sept. 2021
Antwort an

感謝~~

Gefällt mir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17. Sept. 2021

安東尼奧:魯魯魯魯~恩~恩~[[真的可以吃嗎?]]] (興致很高)

人家夫婦生活是 柴米油鹽醬醋茶 我們的GG生活是醋醋醋醋醋醋醋

Gefällt mir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17. Sept. 2021
Antwort an

GG一定會放他吃的!吃到飽!

歐洲一代黑魔王吃了醋也是醋的有排場!

Gefällt mir

此时的GG就跟个高龄熊孩子一样,还是坏得纯粹,破坏力极大的那种

Gefällt mir

草,这也能醋就离谱😂😂

Gefällt mir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17. Sept. 2021
Antwort an

歐洲醋廠王!而且他還想幫忙搭配,他討厭錯過第一手!GG生氣!

Gefällt mir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