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43]

已更新:2021年9月30日



這次較忙,有點壓力哈哈哈~但是我相信這還算是不讓人失望的描寫?!

會再更新的,不然,這章要太長了可惡!

一樣Lof暫緩,以免被吃了還沒得哭。還得祈求別人保佑。qwq

期待聊天~回應~同在與腦洞![匆忙更文,歡迎抓bug~]


這裡算安好,我也算無恙。但願各位也是,祝福同在!!





[143]


他真的壓力太大了,大概吧。所以才會這樣?又或者是,他清楚對方能承受所有的一切,因為這是對等的。力量、思想與一切。

他不用小心翼翼的去維護什麼、去思考什麼、去成為什麼,他就是自己。只是自己,一個同樣會疲倦、有渴望並有需要的人。


所以他才會這樣做吧?


那雙異色的眼睛剛剛還充滿了憤恨與怨懟,映著銀藍色的火焰,不過現在對於眼前的景色,似乎只剩下驚詫和訝異,漂亮的銀灰色和黑藍色閃爍著,毫不掩飾且直勾勾的盯著。

似乎是被過於超現實的景色震撼,過了一會,被他一隻[穿著吊帶襪的和靴子的]腳踩上膝蓋的前Der Erlkönig*緩緩的回神。


“…為什麼是這個?”Gell最後問了這句話。


“我穿任何我想穿的,你管不著。”Al很簡單明確的回答這個問題。



而Gellert也感覺到了一些事,很難說,他不會用那些Albus會的優雅或華美的詞彙,就是一種感覺,直覺。…那些人讓Al感到壓力、沮喪、疲倦、讓Al不開心。Al需要一些好事。但顯然自己的方法也不能讓Al感覺好一點。


他自然不可能直接放棄理智,如果是這樣,那些絢麗的黑魔法根本不可能練成,因為他能對抗許多誘惑,如果是為了那個他最後想達成的最好目標。

所以他觀察著,也順便享受一下眼前的景色。

[畢竟這種刺激顏色的吊襪帶和這個年紀的Al可是他錯過的。]


他可不想放過那些魔法垃圾部和那個Tom的殘黨,但顯然他也不能越過Al.

威信必須被豎立,不然很快就會被忘記。


還好這問題很快就解決了,他注意到Chupacabra Antonio悄悄地現身在Al身後,具備天生使用強大黑魔法且食血的神級奇獸終究有點好處,除非對於黑魔法有深刻研究者,很難察覺那這類生物的細微的波動。


牠穿過了校長室的結界,當然只有身體的一部分,愉快地用圓滾滾的黑色大眼望著與自己對視的異色眼睛。裂開嘴笑著一般,用那許多,像是小小的手的前肢抱著滿滿的眼珠子,全是乾淨、圓滾滾的,只有左邊的眼珠子,可見Antonio吃夠了點心。也沒忘了正事。


Gellert滿意且高興的對Antonio笑了笑,而Antonio似乎發現這間房間裡的巫師們正在做別的事,牠眨巴兩下眼睛,很快的又再度消失了。

難怪Phoenix Fawkes剛剛不過來,不過自己是為了報告戰果啊!

小龍般的影子遠去,牠要回去莊園等著了。牠需要另一個巫師幫牠把這些裝進漂亮的玻璃瓶子裡。


異色的眼睛一轉,sehr gut[德:非常好],那他可以安心陪Al發洩了。


“就知道你會不滿,所以這可是特別留給你的,為了彌補你不是第一個見到我穿新衣的人,這保證只有你看了,嗯?你這個壞傢伙。”Al繼續說著,一面用靴跟輕踩著他的腿根與鼠蹊。

他真開始懷疑起來他和Al誰才是預示者了,這料事如神…。

那烈焰般的紅色的吊襪帶和襪子,一如Al的長髮一樣赤紅,只是似乎有一行金色的小字?

tgiezeg ehcsnüW netavirp eniem run rid ebah hcI*


他瞇了瞇眼,隨即會意過來,這獨佔的美好燒的他眼眶都紅了起來。

啊,感覺真好。


“不過因為你給我製造了麻煩,所以你可不能用手。”Al滿意地看著會了意的傢伙說道。


“那不妨礙我拿個酒吧?”

畢竟那是魔法,不是手。Gell愉快地說,一瓶Tequila*

出現在旁邊的桌上,那是他去新大陸時發現的好東西。另一種酒!

金黃的液體反射著燭光。


“我猜我們不打算醉倒之類的,但這是個好主意。”Al撇了一眼那個床邊的小桌,

”但你還是不准動手。”他說著,也用魔法弄出了一些鹽巴和切好的檸檬。

他也知道這可以舔一下鹽巴,再吸一口檸檬之後才喝。


正當Gell打算抗議那要怎麼喝的時候,Al很理所當然的仰起頸子,將晶瑩的鹽粒抹在自己頸子上,接著把一片檸檬含在嘴中。

紅色的長髮搖曳著,那雙銳利的藍色的眼睛瞇了起來,盯著自己穿著紅吊襪帶的雙腳,壓制著的猛獸。


“Verdammt, denkst du an alles?”[德:該死的,你都想好了?]Gell低吼著。

Aber ich spiele verdammt gerne mit dir!”[德:但我就該死的喜歡和你玩遊戲!]

他腦子裡簡直有什麼魔咒炸開似的,連耳朵都嗡嗡作響著,本能與魔法嘶吼著暴動。


這下終於能好好來一場暢快的,Al翹起一邊的嘴角,很乾脆俐落的將對方那馬褲給踩了下去,他的小皮靴子有點跟,這倒是挺方便的。另一個是因為對方很配合的提起腰,很聽話的不用手。而他自己則甩掉了褲子,只餘外面的長袍。


中年的身體果然還是有點好處的,這洶湧澎拜的魔法交織著演奏出更加激情的曲調與氛圍。


果然只有實力相當的人才盡興。不用擔心傷到誰,也不用擔心誰受傷。

I'm the only one wizard who is his equal.

Ich bin der einzige Zauberer, der ihm ebenbürtig ist.






*此處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這裡是德語的Ich habe dir nur meine privaten Wünsche gezeigt反寫

英語I only showed you my private desires

=中文/我只向你展現我的私密渴望


*Tequila: 是龍舌蘭酒一族的頂峰,只有在某些特定地區、使用一種稱為藍色龍舌蘭草(Blue Agave)的植物做為原料所製造的此類產品,才有資格冠上Tequila之名。在墨西哥本土,Tequila是所有酒類之中受到法規限制最嚴格的產品,而世界上大部分的市場(例如歐盟)也普遍遵循墨西哥的相關法令規範來制訂這種酒類的界定基準。

根據法規Tequila酒裡面不允許放入蝶類幼蟲這類額外的添加物,其原料也並非是仙人掌的汁液釀製而成。這兩點是一般對Tequila酒最容易產生誤解的地方。

其他也有:

Pulque——是用龍舌蘭草的心為原料,經過發酵而造出的發酵酒類,最早由古代印地安文明發現,在宗教上有不少用途,也是所有龍舌蘭酒的基礎原型。由於沒有經過蒸餾處理,酒精度不高。目前在墨西哥許多地區仍然有釀造。

Mezcal——Mezcal其實可說是所有以龍舌蘭草心為原料,所製造出的蒸餾酒之總稱,簡單說來Tequila可說是Mezcal的一種,但並不是所有的Mezcal都能稱作Tequila。開始時,無論是製造地點、原料或作法上,Mezcal都較Tequila的範圍來得廣泛、規定不嚴謹,但近年來Mezcal也漸漸有了較為確定的產品規範,以便能爭取到較高的認同地位,與Tequila分庭抗禮。


若說統稱,嚴格來說,其實梅思卡爾(Mezcal)才是龍舌蘭酒的真正總稱啊!




182 次查看9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