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49]

已更新:2021年12月24日




開始行動的GGAD日常,並且寫了一些我個人對The Bloody Baron和The Grey Lady的看法

[當然全是猜測而已],事實上準備找冠冕的兩人XD

謝謝各位願意陪伴與支持,也歡迎留言或去討論區玩,


很多梗都來自那。也歡迎放置自己的梗和腦洞。

[写简体也可~我能读!只是我打字的键盘语言列满了qwq請看關於我]


只剩下失血和一些血淤,我算還好多了。很多事也順利完成。

希望你們都健康、平安、快樂,

歡迎腦洞、留言、呼朋引伴!!!


祝福同在

[圖是The Bloody Baron的視角 :)]






[149]


Gellert Grindelwald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大事不妙的感覺,他這半世紀以來睡不好的夢魘都在Albus Dumbledore身邊得到最好的休息了。


可是,睡太沉了,失去了警覺性,他感覺到Al在那該死天殺的天文塔附近!

天文塔!

Er hasst es, dass Prophezeiungen wahr werden!

[德:他最恨預言成真!]


Seien Sie lieber der Jäger als die Beute.

[英: Rather be the hunter than the prey. ]

[德:別再像獵物而像個獵人]


Und ich stehe immer am Rand, steh ihm ins Auge, denn ich bin in der Natur geboren.

[英: and I always stand on the edge,face it cause I'm born in natural.]

[德:所以我總站在邊緣去面對,因為我生來如此]


eine schlagende Magie der Seele, ein halsabschneiderisches Leben führen

[英: a beating magic of soul ,living a life cutthroat]

[德:靈魂跳動著魔法,在殘酷的競爭中生活]


das ist nur ein weiteres produkt von damals

[英: this just another product of those day]

[德: 這不過就是時代的副產品罷了。]


他氣呼呼的抓了一些東西塞進嘴裡,那大概是連Chupacabra Antonio都不會說是只有”一點”的食物,那是很多,他基本上是大口快速地吃著。

大概需要多保存體力,睡飽了,那就吃夠,他要去找Al,不管多難,多危險!

他都要找回來!


That kind of act,love,leaves a mark.

[英:這種影響,愛,它留下印記]

this kind of mark cannot be seen.

[英:這印記不是那種可以看見的]

It lives in your very skin.

[英:它存在於身體深處。]


那個夏天,他年輕紅髮的愛人曾這樣說道,現在,這是他也相信的事。


經過校長室附近的學生聽見裡面有種,奇怪且氣憤的哼哼與咀嚼撕咬的聲音,他們相信一定是校長和校長的血盟誓約者,所攜帶的某種少見神奇的動物。

但不知道那就是,前一代的Der Erlkönig*,Gellert Grindelwald

正在氣呼呼地凝聚魔力且大口咬嚼食物的聲音。



“……一個學生待在這做什麼。”最後,再沉默良久後,The Bloody Baron最終發問。”晚上了,去學習或找你的朋友。”他有些暴躁的說。


“…可是我的朋友大概不會見我了。”那學生緩緩地說道。”我很喜歡他,但顯然他不喜歡我,大部分都拒絕我。*現在,我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待著。這裡沒有其他人。”


對於這相似到幾乎只有對象不同的遭遇,The Bloody Baron只好哼了一聲,默許這倒楣學生繼續在這裡,他的爆脾氣可是很難這樣做到的。


他打量著這學生,這學生似乎是真的很難過。

那雙眼睛讓他想起了,直到現在也不願意見他的Helena Ravenclaw,The Grey Lady,那女孩有著同齡孩童沒有的優雅和脫俗的氣質。

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與自己對上時,眼底帶有淺淺的笑意。

很像這個學生。


他和她很快成為了朋友。

兩人時常一塊討論功課、在黑湖畔散步,或是去Hogsmeade Village吃女孩最愛的甜點。他欣賞女孩的聰明有想法,但兩人在價值觀上卻不時爆發衝突。


即使偶爾會吵架,他總是知道怎麼讓她氣消。他會去買她喜歡的點心,他會為她表演自己發明的花俏魔法,每一次都能成功讓她轉怒為喜…

直到最後一次,失去理智的自己才…


…但顯然這些方法可能幫不了這學生,他也許也有自己難解的謎題…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待著的學院的學生吵架了呢?

是嗎?也許吧,這也算是同病相憐了吧?

這學生看來不是自己這學院的啊,大概真的很難過吧。



但某種破空而來的氣息接近。而The Bloody Baron察覺到了!


“學生,往這裡來的傢伙不太好惹,你避一避。”難得暴躁焦慮的他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是因為相同的遭遇嗎?還是那相似的脫俗氣質和漂亮眼睛。


“可是…”偽裝成學生的一代白巫師,Albus Dumbledore就這樣敗給了幽靈,是的,對方不由分說地把他給藏進附近的轉角,擋死了縫隙並開始等待。


果然,同樣也對自己施展了學生外貌變形術和混淆咒,但還是威脅性十足的Gellert Grindelwald衝進了這裡,強大且躁動的魔法氛圍似乎讓一切震動,他盯著幽靈且絲毫不畏懼。

”他在哪裡?在哪裡!wo ist er![德:在哪裡?]”他焦躁地問。


“無可奉告,年輕人,在我看來,你要先管好自己的脾性。” The Bloody Baron說到,”在你釀造出不可挽回的悲劇前。”


“關你什麼事!”Gellert咆嘯。

” Wo ist er, glaube nicht, dass ich derselbe bin, der nicht gut im Lernen ist, selbst wenn du stirbst, werde ich eine Möglichkeit haben, mit dir umzugehen!”

[德: 他在哪,别以為我和不善學習的家伙同樣,就算你死了,我也有辦法對付你!]


“……年輕人,我想我當初跟你一樣。” The Bloody Baron搖搖頭。

“在森林裡,我找到她,只是希望她跟我回去而已,但最後…

所以,你走吧,我猜你不適合當一個朋友。你只會跟我一樣,傷害到另一個人。”



“…他,安全嗎?”壓下焦躁感,Gellert試圖冷淡以對。


“比你在這裡安全。” ” The Bloody Baron這樣回答。


眼前這學生大概就是自己學院的,這高傲的姿態、耀眼的髮色與膚色、身上的即使是制服,也處處細節都透著派頭。而剛剛說的想必就是You know who和黑魔法,多像當初的自己!

相信自己有強大的能力與權利,以為這樣就能讓喜歡的人,過上舒服和想要的生活。

但當鮮血從手上和匕首上滴落時,長久以來支持他的一切信念,在此刻全數崩塌。 “對不起……”自己只能喃喃這樣說,反手將匕首刺入自己的胸膛。




*此處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這裡是AD,而他試圖以類似的片面真實[年輕時他和GG的確也是很?!]來引起

→”Baron遇到了Helena Ravenclaw,並深深地愛上了他。儘管Helena總是拒絕他的追求”的感覺




179 次查看8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8 Comments


文青和向日葵
文青和向日葵
Feb 04, 2022

哦巴罗,我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他的出场。

Like

UCC
UCC
Nov 02, 2021

.我感覺血腥男爵的性格超級不好相處的!

要是我在霍格華茲念書看到他大概會怕怕的趕緊走遠

Like
Replying to

還好你不會遇到真的學校幽靈[拍拍]

也許就是因為她的境遇和表達導致他不好相處和可怕吧~

我想他也許有溫柔的一面,只是方法不對

Lik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Nov 01, 2021

事與願違呢, 巴羅男爵還是很有詩情的人物 (和海倫娜都是可憐人) GGAD比他們幸運的是, 在生時已經互表心意, 心中有彼此

Like
Replying to

是啊,我希望他們之後都能得到冥福。

GGAD現在就鬧一下[裝的]

Like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Nov 01, 2021

巴罗:活久见(死久见?),居然还有和我俩当初那么像的两个学生在霍格沃茨……不行一定要赶在他们出现问题之前解决问题

GGAD:真不错,告诉我们冠冕在哪里我们就完全和好相亲相爱(?

Like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Nov 04, 2021
Replying to

活久见大概意思就是活得久了啥都能见识到(?)感觉巴罗虽然游荡霍格沃茨这么多年但是遇到和他经历相似的学生也很难得ww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