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54]

已更新:2021年12月24日


周更到啦!!請各位自取喔!天冷一定要注意身體,多保重,知道大家大概也都在忙,

所以也就不多打擾了,我這裡還是老樣子,研究之類的東西也都快堆起來了qwq


這裡接上的是GG預言的後半,以及一點可愛三人組對話的作為本章的小小結尾。


期待回應、同在、腦洞、各類想法,提供動力與GGAD領頭的兩團人的任何一位的行程表!

愛心也行,至少讓我知道你們還在,還好。我就安心了。

同樣歡迎給同伴指路:)


匆忙寫文,錯字歡迎指正,也歡迎大家去論壇玩!!!


祝福同在






[154]


預言與其他天賦相比…可以算是一種不算特別穩定的天賦,有所研究的人都知道。特別是自身具有這能力的Gellert Grindelwald,他不需要借助其他的東西就能看或聽見,但時間是一種不穩定的素材,如果可以這樣形容的話。


它們總向他顯示許多東西,可能的未來、未來,或是過去的每某個片段與契機。


它現在向他展示出一個可能的未來,一個……他不想細細思考的未來。那些感覺和畫面就像湧出的密雲,推擠著他的意識不斷向前,再度向前,就像……所有的視野都被遮蔽。

他說那句話只是想即時告訴Al: Es kommt, unaufhaltsam[德:它來了,無可阻擋的。]

他無法再看清楚”現實”。


他降落在一個黑暗、充滿那個他討厭的Tom學生氣息的地方,他猜這是其中一個可能的未來。


那是一個老邁且疲憊的Albus Dumbledore,這個學校的校長室還掛滿畫像,但四周充滿恐懼與晦暗。

他討厭這種感覺,但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因為他不能做任何事。

這只是一個可能,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Nur eine Möglichkeit[德:只是一個可能。]


老邁、疲倦的Al鬍子花白且長得需要繫起來,他的頭髮也是。他步履緩慢,跟他[還有自己]真正的年紀一模一樣,且非常疲倦、狀態糟糕,就是他出來時看到的還要糟一些。

Gellert Grindelwald恍然知道,這是他要是沒衝出高塔的現在時間點,應該要發生的未來。最糟糕的那個……


他的Al拖著步伐,並且學校似乎面臨那個粉紅色噁心癩蛤蟆佔領,外面學生們沒有那樣活躍,反而小心翼翼到近乎神經質。

噢,他挺喜歡那些魔法小崽子的,他不喜歡那樣的他們;也不喜歡看看上去堅強的Al那麼虛弱卻得為其他人堅強。

Al揮揮手,他招來鳳凰Fawkes,借助著神奇生物的力量,似乎要前去一個地方。


火焰過後,他老邁、疲倦過勞且擔憂著學生與同事的Al來到一面牆邊。那是一堵老舊、年代久遠的牆面,上面塗著白石灰、看來試圖掩蓋掉許多戰爭的痕跡。

是的,Rechts![德:是的],Gellert Grindelwald明白戰爭、他知道鬥爭,不論是魔法或是刀劍、抑或是現在沒有魔法的人們所使用的槍砲,都會留下戰爭的痕跡。


這白色的城堡壁上,充滿了各種武器和戰鬥的痕跡。

但是後來又被明顯的抹去,似乎在打造夢境一樣,箭眼被可以移動的小方磚填起,方磚還特意燒出了各式各樣不同的花紋。而較下方的城牆都被重新粉刷過,但是還是隱約可以看見下方的血痕和武器刮痕。

石像鬼獸都被裝飾、甚至多出了描繪植物、花紋的繪畫。 鳳凰領著他[或加上在看的自己]穿越過這要塞的中門和內門。外庭的一部分已經和花草及湖水同化成美麗的遺跡風景。 Albus彎曲的身影在鳳凰的火焰中映出長長的陰影……此時值深夜,近乎看不見的新月無法照亮更多。



“你終究還是到這裡來了嗎?”一個聲音輕輕的問到。

”你想做的事…你也知道,太多人來過這裡,他們祈求過許多東西,但……最後都無法如願,因為他們付不起代價,或不知道有代價。”


“…我的確沒有什麼可以再支撐下去了,但我還能想請你們幫一點忙。”年老的Albus說到。


那個聲音的主人滑行似的來到說話者面前,凝視那雙疲累、屬於一個現代最偉大白巫師,但也同時逐漸黯淡下去的藍色雙眼。

快速的瀏覽過了許多畫面,幾乎可以說是…一生。*


然後說話者似乎同意了什麼,從那人身邊跳下一隻貓一樣的生物,抖抖尾巴,往那牆上一鞭,但那使的牆掉下一些石塊,並裂開了一個口子,甩甩尾巴,再一次,終於通出一條足以讓人通過的通道口。


老邁的一代白巫師沒說話,同時與他交流的人也是,如果那是人的話…Gellert Grindelwald想著。

石牆的另一邊有著漂亮的草地,一株巨大的樹木佇立在淙淙流水中,樹上有許多各種動物或神奇動物,還有其他”人”們。

他們聚集起來,哼唱著。


“好吧,顯然大家都想幫你最後一個忙。”那人說到。”你想…騙那些人什麼呢?”

這句話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苦澀。


“我想讓他們相信,事實上,世界很好,人類其實心都很好。而不要擔心我,可以憎恨我。”

老邁的Albus Dumbledore慢慢的說。他的手甚至微微抽動著,像是還能盡力指揮出絢爛的魔法。


“…謊言難以持久。”最後那個帶他到這裡的人嘆息般地說到。


“我已經不需要長久了,那個人也是。他老了,一個人在高塔上……而那些孩子會長大,他們會明白…更多事。但在這之前,至少讓他們相信…”


像是明白了這意思,歌聲開此起彼落、各種聲音、各種語言與腔調。

有些聽起來甚至還不成曲調,就只像高高低低的聲響。


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幫忙,幫著,對那一個人負擔著這一切的老邁白巫師還擔心著的人們說謊。


騙某個人,他已經可以回到自己每個白天都在尋找、每個好夢都會夢見的家。

他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騙某個人…他的哥哥是個不負責任的高傲自大的混蛋。


騙某些人,他們會與自己一起慶祝最後的勝利。


騙某些孩子去憎恨且質疑他,不是憎恨且質疑世界。讓他們有長大的機會和面對一件的勇氣與時間。


老邁的白巫師終於放鬆了身體,他也提取著魔力給予這些去加強這感覺與幻覺,快闔上的眼,流下了安心的混濁眼淚。

…這樣他就安心了。


知道那些人”上當了”

…他的生命和魔力早就不堪損耗,逐漸凋萎,但,最後他還可以做一點什麼,為這些他愛過、在意過的人們最後他只能留下這個,最廉價也最珍貴的希望與時間。


他手發黑的嚴重。戒指,終究他的時間不多了……

那是鳳凰也治不好的、是Severus.Snape最努力熬出的高階魔藥也無法阻止的。


時光總是易逝,恍如靜止,但這生平也許他人看來苦難,對Albus來說已經是仁慈了,至少他沒有錯過任何一件事。


散發出死氣與絕望的氣息的手指上,有一枚戒指。


那戒指,散發出那個Tom小子和他那過於純血卻越發不安分和暴力,並且變得越來越貧困家族…的氣息與味道。


七個,七個?殺六個不夠要七個嗎?*Grindelwald不知道這句話是誰帶著驚恐說的,但他聽見了。


那該死的戒指!黑色的、菱形的、鑲在一個金色的戒環中,戒身有著紋路。

對他來說那就是醜陋的,跟血統證明毫無關係,那地方看來沒有半本書,

…純血統又怎樣,純血統跟我一樣瘋就好嗎?


不管怎樣,那玩意似乎還有一些細節,但他沒有細看的時間。那似乎跟自己早年想找的甚麼有關係。*


Nein, es ist nicht wichtig![德:不,不重要!]那都不,那冠冕不會害死誰…

Aber das, das wird![德:但這個,這個會!]

Das ist meins, es ist meins, es ist meins![德:那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

誰都不准動!這些是我的!愛、愛人、還有他所愛的學校與孩子們!



畫面就像湧出的密雲出現時一樣,很快的消退過去時,Gellert Grindelwald開始純然的憤怒,魔力與情緒都湧動起來,他討厭這個!


Du solltest mir besser nicht sagen, dass dies das Ergebnis deines Besuchs beim König der Magier und ihrer Gelübde ist……

[德:你最好不要告訴我這是你拜訪法師之王和他們的誓言的結果…]

ALBUS.DUMNBLEDORE!


他並不知道自己在嘶吼,而且是震耳欲聾的那種。


“Schwarzer Ring! Dieser Ring! Ringe dürfen nicht getragen werden! Goldener Ring mit schwarzen Edelsteinen!”

[德: 黑色的戒指!那個戒指!不准戴的戒指! 金色環配黑色寶石!]


他瘋狂地想抓住方向,預言讓他頭暈目眩,他想要馬上!馬上…現在是什麼時候?


有人用力的抱著他,這使他想掙脫…他使勁掙扎低吼著,掃落無數東西卻不自知。

但那個抱著他的人捏了捏他的後頸子,那個地方,很舒服的…接著那手輕輕去抓搔那耳朵後方和後腦底部。書頁、墨水,糖果…還有檸檬、熱茶的氣味,還有…人身上才有的獨特的,皮膚和血液流動時,蒸騰體溫的溫暖氣息。這手指,有筆繭。

而自身併發而出那強大混亂且狂躁異常的魔氛被另一股魔氛包圍,同等強大的。


啊…是Al.活的,好的,沒事的…

他這才放鬆了力道,發出幾聲難過的嗚嗚咕咕聲。

他真討厭自己這樣。

但他還是想要一個擁抱,這才能安慰他。das ist richtig.[德:這是對的]…

他要擁抱,而Al也任由他湊到自己頸子邊,汲取安心的氣息和相對舒服的魔法氛圍,讓兩人被這陣安全包圍住。

Albus也知道,Gellert 並非外面那些恐怖傳言那般,真的無畏無懼、無所在乎。

或也許,只有自己幸運地得到了這個......一個同等強大者的愛與信任。


讓Gellert相信自己,並願意在自己身邊歇息,安分的待著。



“……”對於校長之塔傳來”那位先生”的恐怖聲響,原本打算進去探望的三人組楞神了一下。Harry看向Ron,Ron看向Hermione.

卻發現Hermione完全沒在意,往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我等等要就給Viktor Krum寫信,說他多心了。他擔心的完全不存在。”

最聰明且用功的小女巫說。

”這裡哪有兩個黑魔王,那個Durmstrang Institute肄業的魔王?我可沒見到。

這只有一個黑魔王,就是找Harry麻煩那個,這個?那就是校長壞脾氣的大可愛而已。喔…Professor Hagrid和之前那位Newt. Scamander都懷疑過呢,說不定真的具有神奇動物的血脈……”


Harry和Ron一臉敬畏的看Hermione這樣一邊說著,一邊走了,愣了一會才跟上。


大可愛?那個有好幾座莊園、城堡,在大戰時庇護了許多人,撐起組織,強大到連許多魔法部都讓他好幾分的…歐陸Der Erlkönig?


果然很多事他們不懂,也許他們需要多看點書?像Hermione說的?



*這裡說的是,一種類似神祕學或神智學[Theosophy]中,所謂的巫師之眼。

指一種技能,可以凝視靈魂與交流。

*這裡是說原著HP6,Slughorn教授真正的記憶中,年輕的Tom問過分靈體能不能作成七個,而教授驚恐地回答殺一個人還不夠嗎? 要殺七個?

*因為這是Deathly Hallows之一,早年GG也想找的東西之一的Resurrection Stone

*此處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203 次查看17 則留言

17 Comments


文青和向日葵
文青和向日葵
Feb 04, 2022

啊好棒的一章。。。突然想看GGAD合伙吓唬小孩子三人组哈哈哈

Like
Replying to

GG超適合嚇唬人(ゝ∀・)⌒☆

Like

UCC
UCC
Nov 27, 2021

.看完這次的更新身心都感到暖和起來了!! 太太請注意健康! 愛你!祝福!

.GGAD你們也要好好的!

Like
Replying to

真高興我能做點甚麼,你們也要注意身體健康喔!祝福~GGAD在這裡會很好的😘

Like

等会,我本来以为GG是在确定冠冕位置的,没想到又是预言😂😂

Like
Replying to

他本來要確定位置的~但預言很煩的~預言很任性~比GG自己還任性!

於是他去蹭AD找安慰去了XDDD

Lik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Nov 25, 2021

殺7個即是要劈七個啃大瓜(貓頭鷹筆記)

GG發瘋了,摸摸後頸皮,蹭頭毛,揉揉爪子(喵主子最愛)

喜歡的話再揉搓肚子,便會呼嚕嚕地乖下來

Like
Replying to

我不知道他到底劈了幾個瓜,畢竟Tom那趟好像不只殺一個吧?!

所以~誰知道呢??

GG只有AD能適用該方式,其他人小心"內有神獸"😂

Like

哇这个GG好凶啊(准备逃)邓校一rua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话说老伏应该一直想找狮祖的大宝剑做魂器来着,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大宝剑嫌他蛇味太重(bushi)哪里肯找他?(滑稽)

Like
Replying to

又或者是狮祖觉得他不敢面对死亡,而且欺软怕硬,就是个表面威风的怂货,不配拿大宝剑(doge)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