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0-15]

已更新:2021年7月14日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10] Al你会高兴一点的,对吧?对吧? 那我一定会完成我说的…所以…好好休息,mein Liebhaber*.虽然我可能到不了你那里。 因为我不是圣人。 也因为我不是圣人,所以…我才能这样做。 那个魔法垃圾部,连你安寝的学校也要骚扰,那我也...。 Thestral所拉着的车在麻瓜眼中隐形,直到他们硬是穿越了不可能被穿过的壁炉,在魔法部职员的惊叫声中现形。 “啊哈哈哈哈!” “Alte Freunde!*怎么样?没有了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白巫师保佑你们啦!” 马车和他在惊叫的人群和Auror们的飞舞的魔法光芒中穿行,保护。他仅是保护自己和这些动物和马车,没有回击。 “你们让他死了,那我就不用遵守约定在塔里待着了!* 你们可以等着,而那个Tom,我会把他活生生带去葬礼的! ” 但即使没有回击,也让所有人手忙脚乱。 Dolores Umbridge那明亮的颜色让他实在很难忽略,亮粉色,她逃得真快?醒来就回这里抱怨?想得美! 他毫不意外看着那女人再次无咒自晕。 可是他真的只靠物理伤害呢。马车轮带铁的边缘压碎光亮的大理石板、冲击与风浪吹飞许多纸张。 没多的人死,Al,这样总可以吧! 他大步下了马车,四周的玻璃碎裂一地,他只是将那些攻击反弹,自然不能闪的玻璃窗不在他的考量范围内。那又不算死人! Corrnelius Fudge连魔杖都拿不稳,只能看他这样走来,皮靴敲地,风衣张扬。 隔间?这些年轻的Auror真可怜,当然没半道魔法碰到他,但墙壁就不保证了。 “你说他是骗子,对吧?”他说。银灰色与暗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他将那些预言家日报全拍上眼前的桌子。 Grindelwald此时甚至没拿魔杖,他只是用手把他能拿到的东西都丢出去、扫掉桌上所有的物品、文件、踢翻椅子、弄坏墙饰…并且任由人群由他身边逃窜而去。 其他飞射过来的咒语都被他无声的咒语反弹。 但他没有停止前进到Corrnelius Fudge的方向,直到优雅地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他深深的、忧郁的叹气。 而对方没有反应,似乎吓傻。 “你们才是骗子!”他又突然对没有作为的人大喊。 ”骗子!骗子!现在还跑到他学校里想做什么?嗯?你们还打算利用他什么?我一个囚者过的都比他好,你们还希望利用他的遗体和死亡吗?啊?” [Lupin绝对不是故意让这个一代黑巫师知道那些事的,真的、没有…吧… 因为,没防一个当代最伟大的黑巫师的读心也不是他的错啊! ] 他拿了一只羽毛笔,想写些东西来解释,但是却发现自己写不出东西,于是发狠乱刮了一阵羊皮纸。 预言全错了!全错,他要写什么?画什么? * 他把那堆画花的羊皮纸丢在那傻掉的官员脸上。 “文件、文件!好多文件!这样够了吗?够了吗啊!”他突然又大笑大喊。 丝毫不管是否对方要哭出来。 他才想哭好吗! “下次让我知道你们又在那里面安插什么不要命的脏手!休怪我不留手! 我说过了,警告了!我不介意再多几条人命! 那个没鼻子的小怪物,我会去找他,你们不要碍手碍脚,挡我猎物! ” “…你…你要什么?”最后,Corrnelius Fudge颤抖地问。 “我是答应他又不是答应你们这群我管你们是谁?现在他不在了,我呆那做啥?” 他深深为刚刚自己的麻瓜物理性行为,停下来喘了几口气。 然后又忧郁沮丧起来。 沉默了一会。 这其间没有任何声音,似乎整个魔法部全都一起沉寂了。 也没有任何咒语飞舞。 “不要挡我的路!我要亲自把那个Tom Marvolo Riddle活抓到他葬礼上!” 他郑重、严肃地皱起眉头说,异色的双眼闪出正经的光辉。 “告诉所有你们知道的各国什么魔法部吧!我这趟只是要抓这个抢我对手的小混蛋!你们不挡路,就没有牺牲,懂吗?” 他回身,手里的魔杖出现,四周抽气与抽泣声响起。 “不挡路,就没事,除非你们也是那个Tom小子的同伙!”他再次清晰而严肃地说。 只是用魔杖招来了马车。 “不挡路,就没事,我答应过…答应…了…”他喃喃自语,所有人非常讶异地看他竟然留下二行清泪。那双向来只让人恐惧的异色眼瞳竟然充满了…无限寂寥与悲伤。 ” Zu dieser Zeit war er der einzige, der sagte, dass er mich liebte..*…所以…这是保证…” 最后,一代黑巫师头也不回地,与马车消失在蓝色的火焰中。 留下一地的狼藉,就像他也理不清的心绪。 [当然,至于留下的、更多八卦,那就是后话了…] *德:我的爱人 *德:老朋友们! *忘记哪里看到的,说GG会在塔里只是因为答应过了,所以等于是愿赌服输? *没错啦,你只是被诓了… *德语:那时,他是唯一一个说过他爱我的人。


[11] Snape最后脱力地,靠墙滑落般地无力坐下了。 他清醒着,只是…只是… 那张扬着、刺痛手臂的、表示You know who招集人手的…

不可能消失的The DarkMark…消失了… 残留的只是类似老校长的魔力…那样的余温罢了… 至于you know who的魔力波动,刚刚就这样摧枯拉朽地被属于Grindelwald的魔力给烧灼而吞噬殆尽。 这样的招呼黑魔法被毁…势必You know who也会遭到一部份反噬吧? 也就是他可以被归类于…比报纸头条那些断肢残臂更惨了? ! …到底…校长…年轻时,是…怎么跟这… …爱…的力量? ! …1945是怎样一场决斗啊! … 在场凤凰会成员也不会有谁怪他失态,这真的太惊讶、太刺激、太多变! McGonagall深深喘了一口气,她需要扶着墙站立。 Black已经不再纠结什么地窖怎么跳着窗,那大概是他紧张表现的一种,跳题。 “Dolores Umbridge…我刚刚直接用她自己的Portkey把她送回魔法部了,不然我们很难解释…让她以为自己缺空气幻觉好了。”他有些干巴巴的说。 Lupin松开抓紧孩子们的手,”去别的地方整理一下自己好吗?”他柔声地对Gryffindor三人组说。 ”我们处理一下这里,别说出去,知道吗?” “可是…”孩子们惊魂未定地看向可能有危险的… “没事的,他们都还活着,不是吗?让我们处理,你们就帮忙别让其他学生恐慌好吗?”

于是,Harry、Ron、Hermione只能点点头,的确,刚刚…那样的汹涌魔力,的确不是他们全体可以对抗的,也许他们只能做他们能做的事。 去安抚其余的Dumbledore军[大部分也是学生],对今天的事先保守秘密。 关于那白金色头发的…脾气怪异的…似乎对这里有特殊感情的…一代黑巫师曾经到访的事。 梅林在上。这太夸张了! - (“我看过更夸张的,但这不是重点…我又不是投诉站!”一个法师裹着一件骑士的红色披风喃喃自语道。 “你好好休息,别管。你就不能取消那个唤名的…魔法还是什么东西吗?”回话的骑士在升起火堆。 “这还不是希望…你会呼唤我吗?”法师说。 “我已经喊你了,所以别让他们喊了如何?”骑士弄好火堆,有些不耐烦又无奈地说。 ”…是我的错,我知道。” “你只是需要管理一个国家,这不是错。”法师最终说。 ”…不过这也没关系了。”) X Voldemort对于折损的人手十分气愤,其余Death Eater不敢有任何动作或声音以免吸引自己领头的怒气,而此时,一种可怕的灼热突然爬上Voldemort的手臂。 不可能,因为通常只有Death Eater被召唤才会疼痛,但不是他。 因为他将注定永生而伟大。 但那是什么…那…那是另一股…黑魔法!而且似乎带着一股强大的怨念。 “如果那个老头子连见我一眼都会不妙。”他不屑的说。

”我到看看是谁。除了Potter boy,还有兴趣送死,该不会又要提什么爱的力量…那种玩意…。等时机到了,就让Severus来报告,让我去拿接骨木魔杖。” 当然,他肯定不会知道…还真是爱的力量…给他定下了注定失败的命运。 以及…Severus是不会来了,从此以后。 恐怖统治,消息是不会太灵通的,而需要休养的,这造得很差的身体,也不会知道,接骨木魔杖已经在别人手上了。 对,还跟他最不屑的那个字有关的人…因为那是…爱人。 X 做完宣告,Grindelwald坐回车上,然后让Thestral把自己弄回Nurmengard一带。并且让它们去休息一下。 也一如他所料,这附近没人,而且已经扩大成附近都没人了。 恐惧是会扩散的…没有国家会想浪费Auror在他的身上,送死。 他在车里翻找了一会,果然找到了那个骷颅和烟管,嗯,果然都在,他拿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就跟Al喜欢吃糖一样,只是他喜欢这样思考,不用羊皮纸,但现在也不打算去看到什么预言。 他只是想…休息一下。 血盟…他摩挲着和信件一起藏在Nurmengard石壁中的东西。 吐出一口烟雾,烟雾总是混合着一些明明亮亮的东西。 他不在意,他不缺这些魔力,反正这玩意总是有时候散佚出来。 Grindelwald把玩着血盟,把信件放进皮箱,再吸一口烟,慢慢吐出来。 那双异色的眼睛还带着泪,脸上的泪也没干。 他不想擦,这是证明。 证明他有心,会爱,会痛。 …也还会想Al的屁股。那真是个完美的弧度。 他也承认这个。嗯。 再吸一口,平缓心绪。 Entspannen Sie sich und überlegen Sie sichdennächsten Schritt.* [德:放松,并考虑下一步。]

那些烟雾幻化着,他不经意撇了一眼。 …等等,这是…心脏,跳动缓慢、微弱的…心脏…谁… …生命,是生命。生命的希望… 皱起眉头,也许,只是也许…休息够了再去一趟Hogwarts。 x

[12] “刚刚这里是发生啥了?” Moody敏锐的Auror习惯使他还是进了地窖。 然后看着这有点过于太神奇的画面。 这些人一脸都刚刚经历过死斗一样。各种凌乱,但除了一扇开着的窗,没有看到其他战损迹象。 他在确定McGonagall无恙后,还特别蹲下来看看魔药学大师是否受伤。 要知道Death Eater对谁都不留情,要是被发现就不妙了。 但看来应该不严重,因为Snape把他的手挥开了,只是挪动了一下,后退…把自己藏进黑色罩袍里。 但是Moody注意到那些几乎不可能松开的扣子竟然是松散的。 旁边有一些明显被扯掉的扣子。 “不要告诉我刚刚谁扯了还是扒了这小子的衣服吧?”Moody最后只能半开玩笑的问。

“这倒是一部分的事实。” Lupin缓缓的说。重点不对,但他事实上也需要时间整理一下情绪。

“啥?” 现在Moody怀疑自己不只是眼睛有点怪,可能耳朵也是了。 “是Grindelwald,他刚刚又跑来了,现在又跑不见了。”Black补上一句没什么用处的说明。 ”从地窖窗户,不要问我怎么做的,不知道。” “到底啥?现在这是…”Moody把下半句咽下去。 他差点有同业的职业习惯问出的是:所以是凶杀、情杀?还是妨碍风化?妨碍自主?做笔录吗? 现在他也感觉自己需要平复一下情绪,但他还是得担起可能唯一在场还能指挥的作用。 “McGonagall,希望你还好,如果真的喘不上气去医疗翼那里,学校安全需要你帮忙再讨论;Black你等等详细说明一下情况经过给我,整理情报,尽量详细;Lupin,你…你帮忙看着地窖不要让学生进来了,呃…呃…就…他…嗯…你注意一下,有需要就…还是医疗翼可以吗?等会…有课的话就说暂时停课!” 瞄一眼地上的魔药学大师,Moody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这样说。 这是计划外的事,他倒不知道…嗯…毕竟Grindelwald的罪行里面没有… “今天,学校已经没课了,所以不用暂时停课。以及不是你想的。Moody,但谢谢。”McGonagall最后终于以院长身分成功组织出较有意义的语言。 “没事。都出去。全部。” Snape稍微回神,他没起身,毕竟刚刚两道黑魔法在他身上交战,一条还吞了另一条,他需要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于是他抬手着地窖门。

很不巧,他抬的是左手。 Moody只是对于第一次、完整的、见到魔药大师的一条苍白手臂感到惊讶,惊讶到那只疯眼都没转了… 这…真的是没事?

…下一秒,Auror理解了什么不对劲,Death Eater干部们拥有的那个”The Dark Mark”不见了。 “那个不是应该不能被消除?”Moody问到。而且会在被召唤时感到灼烧。 “是Grindelwald…”Black终于迸出一句对的。 ”他刚刚很高兴的说着什么不用间谍,不用死人,Al会高兴之类的奇怪话语,就又不见了。” “…Lupin,你还是帮忙看着门吧。Snape会需要休息,这恐怕等于二个黑魔法在他身上作用。”Moody说道。 ”以免有其他作用或引来不知死活的Death Eater,Grindelwald的力量不容忽视。” Lupin点头表示理解,毕竟他理解那些…大概就跟变身的痛苦相差无几吧… 其余人就照刚刚吩咐的全部开始行动。 “还有我们!”打断凤凰会成年成员对话的又是Gryffindor三人组。 ”反正我们刚刚也都在场,我们可以帮忙!” “这太危险了!”Moody马上道。

…也拜托你们不要再来表演Newt Scamander说的那种,因此被某人惦记上,这后果真的很麻烦的! “放心吧!”Professor! ” Hermione接上话,”我们这些学生绝对只会做一件事,麻瓜叫童军*的那种事。就是:求生、巡逻、侦查。有异状马上通知,绝对不涉险! ” “…好吧, Granger小姐。你们有一个魔王已经够了,不要插手太多,明白吗?”Moody也只能相信这个了。因为的确…现在还有太多不确定。 因此人手也不能确定。 “放心,DA军够轮班的!”Ron愉快地补上。 …这倒很是挺不错的,真正的…稀释了Newt Scamander说的那种,因此被某人惦记上的机率。 老天…要处理的事实在…太多了。 *童军: 这里说的是罗伯特·贝登堡,因在他小时候,就钟情于森林生活知识和斥候训练,并之后也将这些技能在军事训练中教导给他的军士和士兵,因此他的属下可以在荒郊野外中求生。


x

[13] “…我以为你会让我好好休息…Lupin,现在你带着大难不死的男孩来做什么。”Snape用那种特殊咬字清晰的说话声音让他们知道他在。 即使这里几乎没有烛光,他们只能隐约看见拉上帐幕的床。 Lupin推了推Harry,鼓励他勇敢点。 “…Professor,*只是,这是今天餐厅的晚餐。我放在这里,就…我知道魔药很厉害,但还请您好好休息。二道黑魔法…很辛苦,DA军大家都会定期帮忙巡守的…就…我…很…” Harry试图表达的关心有点不熟练,毕竟,真相…太过让人难以… “…知道了。那就让我休息。”Snape最后打断男孩的犹豫,只是这样说。 Lupin给Harry一个微笑,表示赞扬。Harry很快的点点头,就悄声出去了。 “好好休息,也谢谢你每个月的Wolfsbane Potion.” Lupin说,”你得让孩子表达一下他的想法,不是吗?一如我想表达感谢。” “…啧,Gryffindor们。” Snape最后只是这样回答。 Lupin不再多说闲话。 (这点他可比Black成熟多了。这是凤凰会成人成员的共同认定。) 只是轻轻的把门关上。好让魔药学大师自己安静一下。 虽然身体耗损之类的可以让魔药修复,但精神上…大家都需要时间。 X “不是吧!晚报头条!”Black说着,他举起报纸。 ”看看晚报啊!” “看了,这…超出预期!” Hagrid说,他是不用多担心那些Thestral了对吧。 “不得不说…这真的很节省人力和解释时间。”Moody咬了一口面包说。 凤凰会的临时办公室目前只有几位,DA军的投入只能说很有效,巡逻成员多起来,就不用让仅有的人手分散了。 而Hermione、Ron、Harry更是确定DA军所有人都能施放Patronus Charm,还不能施放者必须与会施放者同行巡逻,并且不限制各成员能使用的其余脱身方法,不论是药草学、恶作剧炸药、任何咒语,只要不造成大型损害,能脱身即可。 当然也有了基本的纪律与传讯。最重要的一条为: 如果见到一个白金发色、异色瞳孔的巫师,不要试图抗衡,立即通报位置!传讯! 而人手一份的报纸上,写着他们都没料到的行为。 报纸头条:Grindelwald于魔法部宣言!目前无人死伤,只有建物损毁! 副头条:1945决斗真相为何?为何追猎you knowwho?只为保卫Hogwarts! 当然,后面完全刊登了这位曾称霸欧陆的一代黑巫师的大部分言行。 1. 不挡路,就没事,除非你们也是那个Tom小子的同伙! 2. 我要亲自把那个Tom活抓到Albus Dumbledore葬礼上! 3. 还希望利用Albus Dumbledore的遗体和死亡或因此进入Hogwarts者同罪。 4. Zu dieser Zeit war er der einzige, der sagte, dass er mich liebte* …所有人只能用,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来面对这些报导。 “这就让我理解为何Umbridge会写信辞职了,现在我需要代课人!”McGonagall安顿完学校后进来说到。

“哇喔,那真是意外,我没想到我把她送回去魔法部,Grindelwald后脚又到。”Black看来挺愉快。 ”我发誓我不知道会这样!真的!” “这次,做的好!”在场所有人都同时这样想。 “那我代课。”Moody最后对McGonagall说。 ”Black,请保持你这天赋优异的神奇突袭行动!” (他指的当然是让那个麻烦的Umbridge二次都见到曾霸欧陆的黑巫师,并且晕死。这回事,Black超了解!) 还有,所有人都突然为Newt Scamander默哀一秒,这是怎样伟大的体悟,在凤凰会里流传,能让后面所有相关人士免于被酸液波及,喔,不,是醋意。 这好大一波!一定跟Grindelwald本身的魔力有成正比! *罗琳在结局补述提及:Harry不仅向公众告知真相澄清其名誉,同时他还向校方申请将画像排进校长室与历代校长陈列。 话虽如此她也极力说明在其观念中Snape并不能直接判定是单纯好人或坏人,而是「灰色地带」。 不过在Alan Sidney Patrick Rickman演绎之下,成为最成功的脚色之一。 尔后哈利藉由储思盆看见Snape的真心与忠诚,也明白他对自己既痛恨又保护的矛盾心态是来自于对父亲的恨与对母亲的爱。在知晓一切后,哈利便无法痛恨或厌恶这位教授,最后甚至将自己的幺子取中间名,并向他说道Snape是自己一生遇过最勇敢的人,以纪念及表扬这个最终战死的「恩师」。 所以当他称Snape- Professor的时候,就是表示他已经理解了一切。 [作者私心,想让和解早,不要等死亡…] *德语:那时,他是唯一 一个说过他爱我的人。


x

[14] “速报!DA!这里是Fred和George, Quidditch球场瞭望塔!有一辆疑似校车!” “速报!DA!这里是Neville和Luna,Greenhouse!目标人物接近!” “速报!DA!这里是Cho和Colin,一楼门厅!目标人物!” Hermione拿着那貌似台旧收音机的发报器,向Black示意。 鉴于她是唯一一个上课时被容许暂时去”上厕所”的学生,因为不用担心补课。 “做的好。我会通知其他人!”Black立即表示。 ”Moody会为你们骄傲的!然后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知道吗!”这次是他轮班守在Dumbledore的“遗体”旁。“回教室,我会处理。”

Hermione点点头,马上回教室,讯息成功传递了。目前无人损伤,这算是好消息吧… 当然由于,昨天的报纸,所以McGonagall只能召开教师会,收获了更多凤凰会成员,基本上要保护学校的教授全都加入了,FiliusFlitwick、Pomona Sprout、Cuthbert Binns、 Aurora Sinistra 、Sybill Trelawney、人马Firenze、Rolanda Hooch、Bathsheda Babbling、Charity Burbage、Poppy Pomfrey、 Argus Filch,只是现在还不到…嗯,让他们知道引来Grindelwald的事件真相。 Black马上招集了其他能到场的凤凰会成人成员,目前到场的有Lupin, Tonks,叫学生自习的Moody,其他收到通知的上课中人员都密切注意状况,并且要注意低年级生的疏散与安全。 几分钟后,他们预料不到的是,Grindelwald是老实的爬楼梯上校长之塔的,没有用任何魔法或Portkey,他老实的驾着有没给麻瓜看见的Thestral拉的校车、老实地从门口走、老实的没给任何学生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老实的没打扰上课… “啊,今天弔念的人比较多?”对于在场的四名凤凰会成员,Grindelwald只像打招呼似的说了这句话。 “呃…没有,只是…” 只是担心你纯手动、没用魔法的、物理性的砸完魔法部又不太过瘾…Black倒是这次有看场面说话,把后面的全吞掉了。 “说真的,那个Tom可以再没格调一点吗?他成年了还挑一个在校生做对手?现在打算挑学校?魔法垃圾部倒是各处都一样,充满笨瓜,这样冒犯的言论我都没宰了他们。” Grindelwald像是在闲话家常似的叨念。 “…”现场人员不知道要不要回话,但还是呈现戒备状态。这一代黑巫师根据上次到访的行为来看,虽然不是嗜杀残暴,但是脾气难以捉摸。 某方面也可以说是脾气古怪。 不过校长也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所以好像也没啥好说别人。 “喂,你们,Albus的学生,放轻松…我可不会做啥不好的事。”他似乎是终于想到了现场这被布置成停灵室的开放校长室还有人,回头,用一只银灰、一只黑蓝的眼睛带着真诚望向他们。 …你做过不好的事恐怕多着,至少以前是。 有读过近代报导的所有人都这样想。 “可以给我一点个人时间吗?我只是想跟他说说话。” Grindelwald继续很真诚地说,眨眨那双异色的眼睛。 “…我们就在门外。”Moody只能这样回答。 [全体撤到门外守候。他向在场人员示意。不要做任何使他激动的行为。 ] 就率先领头走出去。 他们大概没料到,也好在没看到。 当确定所有人都出去了。 Grindelwald笑了笑,那种狡诈的笑容,就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 那双异色的眼睛充满了另一种光芒。 “Al, Mein Schatz,Mein Gegner.[德:我的甜心,我的对手。]

就让我检查一下好了,看看你是不是,玩了什么小花招。上次是真的我太激动,呵呵。” 他气定神闲地走近棺木,用魔杖移开若干蜡烛和吊念品,给自己清出一条路。 皮靴绕过那些东西,走上放灵柩的台阶。 里面,一代白巫师,他的Al正安详的躺着,穿着白色绣边的袍子,双手交握于胸前,手里放着属于自己的魔杖。 (因为接骨木魔杖在自己手上,当然。) Grindelwald端详了一下,叹口气。 然后,他把手伸进棺木里去。 在里面一点,他的手触碰到对方的胸口;在里面一点,他轻车熟路的解开钮扣。 将手掌完整的平放在重要之人的胸膛上。 深深吸一口气,那双翼色眼瞳闭上,他开始试图感受魔法或是任何踪迹的源头。 …去验证他在烟雾中看见的东西,那不经意的预言。 胸前那应该是不起眼袖扣的东西快速变化,菱形、立体的、一根银杖穿越其中的─血盟。 他所寻找的,

不过是那被后人冠名为故事(Geschicht,无人所知之历史)的、

那个夏天就诞生的诗歌(Liebe,爱)、

最终变为赤金火焰(Duell,决斗)

和 照亮现在悔恨的光(Hoffnung,希望)。

在闭上双眼的黑暗中,是否还有呼吸交错? 在轻触间消失的温暖,是否还有微弱律动? * …Kanst du mir eine Chance geben?Al.[*德:你能给我机会吗?Al.] 年少那时双手交握,如此灼热的光芒,

又怎可能只是其中一方的火焰(Hoffnung,希望)? …他真的感觉到了,微弱的…律动,说不清是魔力或是心脏的。 sehr gut[德:很好],非常好。 Grindelwald非常高兴,非常,但他并不生气。 不过计划可以更动了!一切还有挽回机会! 他绝对不会轻忽任何一个…可能。 “都进来。” Grindelwald扬声说,严肃的。 *既然设定里说,是反社会份子、诗人及摇滚巨星,我就试试这种手法。


x

[15] 当所有人听见这种语调与声音的时候,Moody就示意在场所有人准备保护自己。 虽然不知道什么东西可能刺激到Grindelwald,但这口吻绝对是预兆了一些事。这是一个常在前线Auror战斗的预感。 当他们进去,就发现称霸欧陆的一代黑巫师正坐在棺木边上。 他移开了一部分蜡烛和摆设。 Gellert.Grindelwald用一种非常…非常不同寻常的眼神盯着所有人,那双异色的眼睛异常的闪亮。 那银灰简直到了一种跟他的火焰同样辉映的程度; 而那黑蓝简直没有那么像蓝色而不像黑色过。 似乎心情异常亢奋…拿着那只危险的接骨木魔杖不知为何在他手上挥来又飘去,因为沒有任何一点魔力波动。 由于他非常靠近“棺木”所以…在场所有人都有了…可能会被这…一代黑巫师不因为“真相”而小心灭掉的觉悟。 他之前撕裂了学校结界也说,情绪和魔力波动息息相关啊! 一干人小心翼翼地靠近时,竟然发现Grindelwald在哼歌…所以是把魔杖当指挥杖了? “是历史创造了书页(Seite)呢?还是书写(schreiben)创造了历史呢? 既然无法到达永恒(ewig),自然也没人知道真相(die Wahrheit)。 在塔里你我循环的日夜(Tag-und Nacht),

这样的行为是否足以赎罪(Sühne)了? 与离散之人重逢的日子(Dieser Tag),也终将到来吗? …”* …他不会是精神/心智[冲击过大/关太久/本来就]不正常了吧…每个人心里想的差不多,只是理由和成因有点差别而已。 “好啦,sehr gut,非常好,你们别紧张。不会发生什么坏事的。” Grindelwald望着四个还是紧张异常的凤凰社成员,柔声说到。 “现在你们早上还上课我知道,我可以在这里等。” Grindelwald说的异常轻柔。 “等你们有空,请带我去你们的办公室,尽量凑齐人,好吗?” 这样轻柔的语气…让Moody心里开始拉警报。毕竟很多…发疯起来的很多都异常冷静。 很遗憾,这位一定是…太清楚一个Auror了。 “不要紧张,不用紧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Grindelwald继续柔声说着,然后拿出那个─血盟。 这个,基本上跟Newt Scamander说的那种,被某人惦记上会有严重后果。另一个就是这玩意,这是血盟-blood pact,千万别碰、别拿、也别让任何动物拿! 凤凰会人人都知道的重点! “血盟…”Moody只能这样回答。 “我用这个的珍贵度跟你们发誓,不会有伤亡,不会有可怕的事,所有人的安全都得到保证,可以吗?” Grindelwald让血盟在手心上空旋转着,一面说。 “好。”Lupin只能说是因为跟狼人等黑暗生物接触多了,所以反而能判定黑魔法使用者的真诚度。

”所以,是上课结束后,请所有人到场,然后您会在这等,对吗?”

“Ja,对的。我会在这里等。Kinder[德:孩子们].” Grindelwald温柔的笑了。 Black和Tonks在Moody和Lupin的示意下,缓缓后退,退出校长室,并关上门。

好吧,个人时间,他们也需要时间! 下课钟响,所有教授和凤凰会成员收到了一条堪称比吼叫信更可怕的信息。 “Grindelwald知道了什么!他希望在上完课后所有人到凤凰会聚会室集合。DA军请协助注意未成年学生及继续学校安全,不要参与,不要让其他学生恐慌。所有凤凰会及教授请于午休集合! 他以血盟的珍贵性发誓无人会死伤,但还请各位做足准备! ” 于是就在这个下课,很多学生还是发现了什么不对,比方说: 向来面无表情的Professor Snape表情变得…更加僵硬,并且在准备室里收齐了各种不寻常的治疗、回复体力和他们都说不出的高难度与强度…的魔药。 Professor Sprout收集了很多草药、或是具有攻击性与防御性的各类植物。 Professor Flitwick难得没在上课时跟大家闹着玩,而是要大家多练习Patronus Charm,他本人则是在自己的笔记上涂涂画画,复习高难度的各类符咒。 Professor Hooch 第一次告诉他们,紧急而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飞天扫帚。 Professor McGonagall展现了非常少见的,慈祥、随和的一面,她希望大家好好遵守校规,保护自己。学校不是让学生牺牲的地方。 Professor Hagrid要他们如果发现奇兽饲育学中的任何一种生物开始警戒,就要注意安全。要是真的需要协助,就去禁忌森林找人马 Professor Firenze。 Professor Trelawney说她在水晶球里”看见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 “会有一场战争吗?Sirius.”Harry很严肃地看着自己的教父问到。 “我希望不会。但我们要准备好,不是吗?”Black只能这样说。 ”你可以帮忙不要让DA核心以外的成员知道太多,好吗?” Harry只能点点头,和Ron, Hermione坚定地离开凤凰会的集会教室。 没人注意到关上门的校长室,还是持续传来歌声。 “我真是笨蛋啊……在塔里这么多年之后才明白……我 只是…想让你我自由而已、只是…想有人听我说话而已、 只是……只是这样而已……” *既然设定里说,是反社会份子、诗人及摇滚巨星,我就继续试试这种手法。[我知道我没啥压到韵,我尽力了~]请忽略这个~


79 次查看0 則留言

Σχόλια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