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16-123]

已更新:2021年6月30日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116]

Vinda终于可以去睡一会了,而Queenie发出了愉快的小声尖叫,这真的有用!同样的强大的力量与爱!她马上央着Jacob帮着作一点可口点的可爱点心布置桌子。老好人当然没拒绝,烤了许多拿手点心。 Abernathy和Krall则松了一口气,没有需要疏散人员或是也不会有更大惨烈的事件了,于是他们翻找出酒窖里那瓶以玫瑰酒和苹果酒,加上少许樱桃精心酿制的那瓶Rosé,和冰过的两个杯子一起摆上装饰好的桌子,这些东西就在那被法阵稳定下来的房间隔壁。 被留下来用魔法保温的晚餐中还有新鲜的鱼汤,来自某个热心人士的建议。 然后对于重新安稳的有如无坚不摧的魔法结界、互相抵销的强大能力赞叹一下,Order of the Lindwurm公馆中的人们很快的,全部该做什么都各自散去了。 当然他们也通知还守在Hogwarts的了Order of the Phoenix们,Vinda也通知了Minerva,并表示自己需要去睡一会…对方也回覆了,表示美容觉很重要,Harry等学生都平安,教师们与成员们都好。 Al很清楚这家伙是他的了…但同时自己也是对方的,很早就是。 他很乐意,拍拍正搁在自己身上那颗白金色的脑袋,看着对方餍足的表情,他半是有趣,半是恶作剧似的伸手扯扯那同样有白金胡子的脸,对方也让自己扯着脸皮,对这行为也不拒绝或生气,只是发出回应般的某种低哼声。 那双异色眼睛渐渐清明起来了,那里面不再只有本能及被预言刺激的躁动及欲望、疯狂与嗜血,里面开始填入了倾慕、爱意、理性与现实。现在他们都只是有些疲倦,没事了,现在不用担心要怎么解释可怕的爆炸和意外了… 只有你能完整我,也能击败我,只有我能因你悲痛,也只能因你成就。 “欢迎回到现实,现在感觉怎样。”他撩起些微有汗的红色长发随意的问到,拍拍搁身上的白金色脑袋。“…预言的画面不怎么舒服,对吧?你差点又毁掉了这座公馆,刚刚毁了这个房间的结界… 没事,我已经补上了,没有其他有关单位发现。 ” 对于下一秒又重新凝聚起来往外燃烧的强悍银蓝色魔力,他皱皱眉头,安抚地说道。橘金色的魔法很快的追上那股外放的能量,将其收回安全范围之内。 “Antonio都出来了,他长大不少…你状况很差,上次他们是要拔掉你的银舌头,你才把他放出来的对吧?” 因为…那是以活物血为食、擅长与黑魔法共存,且通常异常凶猛的珍稀神奇生物…甚至可能会造成严重死伤,几乎无人能将其驯服。 “…Du magst es nicht, wenn ich Menschen töte oder verwunde.[德:你不喜欢我杀人或伤人],我发誓我尽力了。”终于那低沉的语调说到。“那些画面很糟…满脑子、满眼望去…都是地狱。”属于预示者的异色双眼再次闭上。 “我也没让其他人的舌头不见…我得说我还他一条更好的舌头了…” 他们躺在壁炉前的柔软厚重的地毯上,四周除了被特别加固过的重要物品外,其余东西都被狂暴的魔力扫落,一片狼藉。 “那时谷仓是唯一不会被你…预言降临时…破坏得太厉害的地方,你的能力又增强了。不然你自己的结界不会不管用的…”Al说着,安抚性的摸着那又绷紧起来的肩背肌肉。 “你的魔法也增强了…不是吗?不然现在我应该是看到漫天的大火和真正的炼狱…而不是躺在你这听你跟我说这些。”Gell回应着。“我想晚餐应该放在隔壁房…你起的来吗?” “这要问你这混蛋…你觉得呢?”Al抱怨道。他平常站的是讲台,不是擂台,这家伙怎么回事,一身精实的像是天天上斗技场一样。 “那就再躺一会吧…”他翻身,侧身抱住唯一能相敌相配之人,喃喃的说到。 “陪我躺一会…我还以为这里还是Nurmengard…之前全部都只是…另一个…” “不是。你真的来了,为了保护更多生命,为了实现你我的承诺,用另一个方式。魂器已经被你毁去了一个,魔法部也…暂时稳定了,而其他你预言的几样魂器,或说分灵体,学校方面已经有线索…” 直白的打断那句还没出口的话,Albus叹息般说道。并舒服的感受那双有力的双臂收紧在身上,还有那熟悉的体温,那是同等强大而且不需要他保护的,另一个存在。 “快拿出你那副不可一世、高傲锐利的样子吧,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代Der Erlkönig*,为了他们口中已经身亡的我而誓言报复的Gellert Grindelwald.” “为了伟大的Albus Dumbledore,一代白魔法大师和最杰出的魔法研究者…乐意效劳…”Gellert在他耳畔呢喃。“我想他们有照我说的弄点Toffee apple*来…” 还有他自己私下准备的,因为他总觉得找不到适合的对象实验而已经放了很久的,不知道是否有用的狼奶配方魔法*,这就当作新的实验吧,反正他就是好奇,相信Al会体谅他的实验的。 Phoenix Fawkes离开那间房间之前,他做了最后一件他认为也很必要的事,他从白巫师脱下的外袍里找到了那个装着两个危险人物*的红色魔法收纳袋,并且用脚爪抓住,同时于离开房间时带走,当然,当他在草药花园中烦恼着这袋子怎么办的时候,长成小龙大的Chupacabra Antonio从阴影里出现,一双眼睛闪出黄色光芒,一口,吞掉了袋子和里面的两人,满足的舔舔嘴,恢复黑色的滚圆大眼眨了眨,又消失在草药花园某处。 问题解决,现在Fawkes开始对于那结满漂亮果子的树起兴趣。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忘记谁哪里的出处,说AD喜欢的甜食里还有这个… *这是在一位奥地利公爵夫人,伊莲诺拉‧艾蜜莉亚[Eleanor Amelia .1681-1741],因为久未生下继承人,而据说求助于黑魔法、狼奶等魔法及魔药配方,并于41岁高龄安全健康的产下一个同样健康的儿子。于18世纪而言这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务,而当时人们迷信的相信狼是恶魔的同伙,因此这被认为是极致的求子黑魔法。 *补述Chupacabra,除了名字来自西班牙语中的吮吸(chupa)与山羊(cabra), 以活物血为主食之外,最近找到的资料及目击显示,很有可能可以长到1-1.5公尺并能以蝙蝠般的皮膜翅膀飞行,外型可能一些近似蜥蜴,另近似一些猿类,由于遗骸未能及时发现[大部分发时是干掉或是已经受损的],故归类于未确认/神秘生物…也有部分人们相信是某些特殊人士或外星人逃脱的的宠物。 →但这里真的只是FB2那被yeeted出马车的那只长大的小可爱! 就是蓝灰色的Antonio! *这两人是1. Fenrir Greyback[被当成合作诚意被送去学校并学校觉得无法处理要送回来的]+Mundungus Fletcher[被GG点名的墙头草]


[117] 同时在守护在Hogwarts的Order of the Phoenix们当然也没有闲着。 “据我所知,最后冠冕最可能的去向可能只有…The Grey Lady知道…”幽灵教授Professor Binns说道。 而Ravenclaw院长Professor Flitwick想了想后,同意的说道,“文献也大概如此,D.A.学生们帮忙搬了不少图书馆。” “The Bloody Baron....也可能有关系。”Slytherin院长Professor Snape说道。“而You Know who毕业前也是这院学生,我们也许可以想个办法。 ” Harry他们暂时给Lupin和Black顾着,应该说,所有被Gellert Grindelwald预言过死亡的学生们,全都由成员们轮流注意。 Fred 和George当然也被注意着…但显然他们还是恶作剧大师… D.A.们也继续练习并教更多同学练习许多防护咒语,而现在校园安全由Gryffindor的院长,同时她也是代理校长的Professor McGonagall维持。 Hufflepuff的院长Sprout则使得这里课堂气氛和情况都还不错,比起一开始的恐慌和可能停课或废校好很多。 Professor Trelawney始终记录水晶球的传讯,是的,因为她认为这项工作无比适合她,而这次她也真的做的非常好…虽然她十分好奇真正强大的预示者。但也知道得之后再提。 而被专业砸学校的Gellert Grindelwald砸了的天文塔…则暂时在这场危机解除前,标示为待修危楼…他们一致认定,不要去触Gellert Grindelwald的霉头或逆鳞,毕竟这家伙是个货真价实的、曾震动欧陆的Der Erlkönig*。 这位先生…他才刚掀翻了被Death Eater偷偷潜入的魔法部,魔法部现在则由Auror Kingsley Shacklebolt和来自Order of the Lindwurm,与Kingsley合作的办事员,Ole Justus[欧雷.忧思图斯]来带领,自组了正常的一个替代执行中、他还重建了Azkaban监狱、无杖手撕了Death Eater放出的天然盟友Dementor、而Snape的手臂上干净的什么记号都没有! 并且对于Death Eater和You know who、尸位素餐的魔法部,不论是Dolores Umbridge和Cornelius Fudge…凡谁计算过,陷害过,污蔑过Albus Dumbledore的,一个都没被放过!具有强烈且自带的仇恨!敌人的敌人当然是盟友!而且是这么有力的! 他还心心念念的Order of the Phoenix的大家,带着自己的Order of the Lindwurm,与许多他的珍稀法器、庄园城堡,给大家带来许多奇特魔法用品、新的衣服品味…当然最眷恋的还是这儿的校长Professor Albus Dumbledore,他同时让校长有机会休养生息,并且慢慢恢复。不用拖着过劳的又不好的身心独自面对一切。 所以别惹他,当他热心过头就成…这是最后Order of the Phoenix的大家的默契,DA学生们则默不作声…爱是最伟大的魔法,这是最后Harry.Ron. Hermione最常给出各院学生的解释。而Fred 和George竟然也收起嘻笑的态度,一致赞同! “我曾以为之后…你除了hallo und tschüss[德: Hello and goodbye]以外,什么都不会再说跟我说了,而且你会这样打招呼是基于你的礼貌。” Albus坐在一张他觉得有些过头,此刻却格外舒适[他的腰啊…]的扶手椅上说道。 他最后终于和Gellert一起把衣服都收拾穿戴好,从壁炉前的地毯爬起来,来到了这间公馆中的、附属于该房间的侧房用了一起用晚餐。 他们享用了丰盛的晚餐和作为点心的Toffee apple,还有冰过的水晶杯,斟上那瓶被冰在冰桶里的,以玫瑰酒和苹果酒,加上少许樱桃精心酿制的那瓶Rosé做饮品。 “你那张椅子是约1750年多,法国路易十五时期的扶手椅,同样的皇室工匠与制品,胡桃实木制,我个人觉得那靠背软垫、与加固的扶手很适合你…这时候休息…布面与填充物我都更换过了。而且它的靠背软垫与扶手软垫都偏向你喜欢的亮色。整体也看来合适多了,这胡桃实木偏亮。 不懂你在纠结什么…那么多年后我只跟你讲那两个字也太无聊些了…” 随意把白金色头发抹上去,Gellert漫不经心地说着,抿着酒。 “晚餐的菜单还好吗?略为简单了一些,下次会准备好六套二十四道菜的正餐的*。这次只有简单的开胃菜,熏鲑鱼冷盘和农家沙拉,第二道汤也只有匈牙利牛肉汤和德式冷汤,外加一位热心人士建议的清鱼汤,第三副菜只是淡菜和面包,主菜,我希望你没失望,菲力牛排配蘑菇牛肝酱,烤鹅,甜品就是你喜欢的Toffee apple*和丝绒巧克力蛋糕… 我有说了吧,反正这里就我们两个,你随意…不用管用个几套刀叉*之类的,之后要是你介意,你的餐巾可以会决定这一切。 *” Gellert Grindelwald张扬不羁地笑着闪过了一只往他黑蓝色眼睛这边飞过来的,吃完的Toffee apple短棍,“不错,你换边打了,很可惜,我闪过了。”他调笑着,“等等讨论一下之后要怎么演戏?…我不想被致哀那么久,你在外头还是个死去的圣人呢…而我,说要复活你。” 也喝了一口酒,Albus宁静的微笑了。“那你的剧本呢?我得先看看剧本吧?你这戏剧化专家,先说,我可不打算陪你把事情搞大。” “让人伤心,mein Liebling,[德:我亲爱的],我可是真心想解决事情,和你安静终老的。”Gellert摆了个表情说到。“今夜留宿吧,我来讲讲剧本?” Albus挑挑眉毛,Gellert才没伤心,反倒是兴起了当初年轻时…,能并肩探险的无畏念头与兴致。他眨眨眼睛,微笑着同意了。 血盟使的血液交织,因此彼此深知,能匹敌交锋的不只是魔力,还有相当的心智与想法。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欧洲中世纪到近代,许多贵族都吃约两餐,三餐是近代兴起的习惯。若把GG当成有老派贵族教养但思考新潮的话…他完全可能知道且会试图准备庆典或是宴会的最高级大餐。 以下是大概会有的菜单: 第一套:牛油、拌了牛骨髓的小牛肉排、鳗鱼肉排、猪血猪油肉肠、云雀塞绞肉、最近港口所捕获的各种鱼肉排。 第二套:兔肉浓汤、鳗鱼浓汤、蚕豆汤、大块的牛羊腌肉。 第三套:阉鸡、兔子、小牛、鹌鹑绞肉、烤鱼、干贝。 第四套:鲤鱼辣酱汤、香菜面包浓汤、阉鸡肉排。 第五套:猪油浓汤、米饭、鳗鱼、烤鱼、肉丸、薄饼、砂糖。 第六套:布丁、梨子苹果沙拉、水煮梨、砂糖点心、肉桂甜葡萄酒。 西餐在菜单的安排上与中餐有很大不同。以举办宴会为例,中餐宴会除近10种冷菜外,还要有热菜6-8种,再加上点心甜食和水果,显得十分丰富。而西餐虽然看着有6、7道,似乎很繁琐,但每道一般只有一种。 *Toffee apple就是一种常见甜食,将挑过的苹果涂上加肉桂煮的糖衣,撒上巧克力糖豆或其他甜食配料,插入木棍好食用。在法语中,苹果糖叫做「Pommes d'amour」[爱之果],德国经常与圣诞节,狂欢节的市场上出现。在英国,他们出现在万圣夜和篝火夜上。 *通常会有三套刀叉。 *餐巾有时是用于暗示宴会开始或结束,通常是女主人把餐巾铺在腿上之后,才是宴会开始的标志。在西餐宴会上,女主人是第一顺序。女主人不坐,别人是不能坐的。女主人把餐巾铺在腿上,则说明大家可以开始用餐。同样的道理,假定女主人把餐巾放在桌子上了,便是宴会结束的标志。 -大家明白GG暗示了什么? AD的餐巾会决定一切…


[118] “所以你打算…就跟演讲一样…吸引一堆人来?”Albus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知道你召集集会的功力,但…” “你知道大众总是能…散布消息,比什么公开媒体都有效,还有信度。”Gellert一面说道,随意地把袖扣放在桌上。 他们现在在Lindwurm公馆中,属于,Gellert Grindelwald的卧室,被砸乱的研究室就被Gellert劝着Albus被暂时放着,Albus都不知道这里…除去交谊厅、餐厅、客厅、会议室、医疗中心与宴会厅等公共空间还有150间,除去正在使用Order of the Lindwurm的成员个人房间也还有空房。 而Gellert Grindelwald早年的书籍、个人用品、衣物等相关都妥善安置了,除去了书房、卧室与研究室,这里公馆几乎是应有尽有。而且…还有自己的衣物、盥洗用品一应具全。连Phoenix Fawkes和 Chupacabra Antonio都有地方去,就在外头美丽又有用的药草花园。 “我打算在Hogwarts的白色陵墓招集人们,他们可以来看,我将取消一部分的银蓝火焰的禁制…当然我还会让你的Order of the Phoenix和我的Order of the Lindwurm都在周围戒备。”Gellert继续说,他闲散的把掉了珍珠扣子的衬衫套在身上,让Albus自便,于是Albus就找到盥洗室开始打理自己,一面继续听外面Gell说话。 “我需要你上次用来假死所调配出的那种魔药,我会再仔细研究…确定没事,我才会再让你使用。或是…我调配出相似的药剂。当然,绝对安全,没有加入奇怪的成分,我会在大众眼前…唤醒你。Ich verspreche es.[德:我保证。],绝对没有…” “停停你的舌头,我现在知道它没事,也挺好用的,毕竟我刚刚也试过了。但愿你还给别人的舌头有够好用,Blood pact让我们不能做出背誓之事,我知道你无意伤害…还是你跟之前一样,一紧张就一直说个不停?”Albus轻松的在浴室里找到了浴巾和沐浴用品,他把身上的外袍脱了同时说到。 ”快过来洗澡。” “…是你要我解释清楚的!”Gellert叨念着说,但还是绕进了浴室。并很随意地把他的大衣脱在门口。 “我要问的只有…你的大约步骤。”Albus说到,“我可不想醒来时在奇奇怪怪的状况下…特别是你真的很有创意。”一面解开袍子的带子和衣领。 “好吧,那你大概听出了大略的场地和计划了,暂时没有别的。”接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从后头抚摸起Abus的脸颊,下巴,然后捧住脖子,亲吻嘴角。 “好了,好了,洗澡。”Albus用耐心十足的语调说着,”我知道那些预言东西让你很不安,我就在这,你也就在这,预言你等等再画下来或写下来吧…” 身后的Gellert发出了类似低沉的喉音。带着亢奋又有点震慑感,他双手从后面往前伸,一把掐住了那在衣袍里若隐若现的那上胸美丽弧线,又凑了过来嗅闻并亲吻颈项。


“你还不够?…”Ablus有点惊愕。


“Mit Blick auf den intelligenten Albus. Ich muss ehrlich sein. [德:面对聪明的Albus,我还是诚实一点。]”那双手的主人在后头吹抚着热气说到。

“Gib mir noch einmal.[德:就再给我一次。]”


“你这…”Al说到一半就没了,因为,那有力的手,一只手一把揪住他的头发使他不得不仰起头,一只手从背后束缚了他的双腕,并用背心的绑扣带扣住,野兽般的热气鼻息喷上脖颈,接着一个半舔半咬了的吻堵在嘴上。


” shush…[嘘…]我不想弄伤你…就再一次就好。”半倚着金边白色大理石洗脸台站着的红发教授瞬间一阵晕眩…他都忘了这家伙也是很具有侵略性的…那有力的苍白双腿已经踢开了他的双脚,挤进他的腿间,把他卡在洗脸台和那具身体之间。他只能尽力抓稳大理石制的洗手台…该死的这自恋狂…洗手台上的镜子这么大要做什么?


那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指隔着轻薄的衬衫衣料,滑过Al的手臂,最后轻轻覆在双腕上,那白得病态的手却十分有力。 Gell的手一直都比Al大上一点,即便现在,那只毫无血色的手依然能轻松地环住他的手腕。


“…刚刚才…这里面还…Nass und heiß[德:又湿又热]”他嗓音沙哑而温润的呢喃着。 “而我们都知道这点程度束缚不了你,不想奉陪你随时都能抽身。”

说完,等了一秒就用力的用跨部撞了上去,一秒,足以让一个无杖无声魔法的高手反应了,而没反应这就当是默许,满意的听见一声忍不住拔高的呻吟。

“Sie,vermissen mich auch. mein Liebling,[德:看,你也想念我。我亲爱的]”他低声说,十分满意的。


“You... satyr bastard... ah ha…Hum![英:你…色狼混帐,哈啊…嗯!]”卡在冰冷镶金白大理石洗脸台和身后炙热的身躯,他只剩下破碎的话语和煮沸般的理智。闭上眼睛,他不想看到镜子。


“Hum,ah, Ausgezeichnet,ha.ah, Gehört mir, meins! [德:哼嗯太好了,阿哈,是属于我的,我的!]”力度在加强,世界摇晃在冰冷与炙热间。


“Oh, Ao!…you FxxKING Monster!”[英:喔,噢,你他x的禽兽。 ]

那双天蓝色的眼中,炸裂了金色的光影和烟火,最终闭上了。



“But you love monster like me…don't you?”

[英:但你就是爱死了我这怪物,不是吗? ]

那双异色的眼睛则享受着似着闭上了,毕竟他刚刚都是睁着眼的。接着狠狠一口咬上了眼前耸动着的炙热肩颈,把最后的爱送入。


接住最后在过度热情下半昏睡过去的所爱,Gellert.Grindelwald满意的舔了舔嘴,不知道狼奶实验如何*?也不知道这体力消耗够不够让他睡一阵子…


把亲爱的Albus. Dumbledore和自己清洗干净,包裹上舒服的白睡袍,放在床上。 Gellert.Grindelwald小声地哼起歌,开始准备起自己”表演”需要的道具和安排需要的人员名单。顺带记录下了预言,再爬进被窝中,与爱相拥而眠。



*见[116]的注解:此配方还在GG调整中…





[119] “…要不是知道这位十分戏剧化、擅长大场面,我都以为我脑子进了什么不该有的,还是哪个学生调错魔药我还全吞下去了…”Professor Snape说道。 “…你不是唯一有这个感想的人…我是不是也吃错了什么…”Black说到。 一旁的Lupin在被前两位点名之前马上表示,他啥都不知道…他只怀疑月亮! “这坐牢癫是不是抽得太大了?”Moody评价到,”但…好吧,详细计划有吗?” “…也许我们需要一个活动策划?”Tonks想了想说到。 Order of the Phoenix们全一脸复杂的看着由Professor Trelawney记录的水晶球传讯,Professor Flitwick、Professor McGonagall和Professor Sprout也一脸我是不是中咒了、变形出错了、被植物尖叫过头了…的精采表情。 Minerva还重复跟Vinda确定过,这讯息没错。 信息上这样说着: 请准备好丧服与丧礼列队,我需要你们四位重要人士来抬棺,我这里也会出四人,我需要八人。没有魔法,是真的手抬,建议男士好些。 另外,你们可准备列队人选,我这里已经安排下去了。 「复活」仪式将择日举行,请挑选出能够参与戒备的人员,预计借用你们Hogwarts的白色陵墓作为场地,招集人们,他们可以来「观礼」,我将取消一部分的地狱厉火的禁制…当然我的Order of the Lindwurm也都在周围戒备。 --Gary Gustave* …所有人开始想现在去找衣服,来的及吗?还有谁对这种场面很熟的… “干嘛?你们都看我是怎样?”突然Black发现什么不对…大部分Order of the Phoenix们目光纷纷转向他。 “…大家族的后人,而且现在你还有帮手,你应该可以胜任的Padfoot.”于是阴自己人不嫌事大的Lupin,也就是Moony替所有人开口了 。“你是 Black家的最后血脉,Harry Potter的教父,洗清名誉的正直无畏者,现在还有家庭小精灵Kreacher…” 被呼唤的家庭小精灵很快地现身了。“夫人的画像说,帮忙高贵的巫师先生和友人…好差事,Kreacher会尽力帮忙!” “…我认了行吧!”最后Black这样说道,”我会尽量弄出场面的,至少每人都要有像Snape被Grindelwald换掉半个衣柜那种的高品味庄重衣服!” “不要每个人都针对我!…或我的品味!“Professor Snape咬牙切齿的插话。他只是方便,方便!谁知道那个一代黑魔法大师会顺道换掉他半柜子的衣服! 没人想过学生的魔药炸锅衣服很难洗吗?而且黑色很符合他一直以来的心情…失去、掠夺别人或是被掠夺… “没针对谁,我只得说Grindelwald他挑的那些真的不错。”Black一副就事论事的样子。 “他送来的物资品质都很不错…只是很不注意私人领域。”他摆摆手,一副他很理解的样子。 “大家族问题,总是很习惯的把自己人直接当熟人,想当年…” “好了停止!现在开始做事好吗?”最后Lupin凭着当初四人组的默契发现…Patfoot已经歪题了。 “喔对喔…”Black甩甩头,一副大狗清醒似的样子。 “我们已经有一个发坐牢癫的Grindelwald,还魔法强到会眼见的都毁灭,给惦记的会被终结,拜托你清醒一点!不要一起发坐牢癫!”Moody说道,“或你给我再吃点巧克力!” “我想,护卫部分Moody你们应该可以?还是谁要一起抬棺的!在场男性扣掉我,还需要三位,DA可以协助吧,他们不用抬…让Harry走前面,Ron和Hermione上次也出席了说明会,他们学生可以领队并拿捧花,后面Neville和Luna,Fred和George, Colin Creevey和Lavender Brown*队尾,一排捧花一排捧白蜡烛。刚好这样全部有被预言的学生也全能在安全确保范围内,还名正言顺。其他学生夹道…” Black说着,一面开始用魔杖指挥着粉笔在凤凰会被改装成高级秘密结社型态的总部,事实上的社团教室中的黑板上,画出大概的示意图。 他甚至开始跟在坐的人们讨论起女士蒙面用、男士绑手臂上的黑纱款式,Kreacher还拿出了各类样本供现场人员参考。 …我们又多发现了新人才,Order of the Phoenix大家默默地想。 “Ach nein,Antonio …was hast du gegessen![德:喔不,Antonio…你刚吃了什么!] Gellert Grindelwald抹了抹自己白金色的头发,压低声音,对从暗影中出现于卧室床底下的,对他来说明显变大了的Chupacabra问道,并用双手卡住了那颗大头。” Was für unreines Essen hast du gegessen?”[德:你吃了哪种不干净的东西?] 虽然他与Albus都睡了一会,但他还不想在凌晨吵醒Al…特别是他昏睡过去与自己有关的时候…他真的没有用力过猛…就算是有也是不小心的! 对于这个询问,Chupacabra Antonio颇有趣的摇头晃脑了一阵[当然,这是如果能忽略这是一种很难驯服的、以活物血为食、惯于强大黑魔法且长有蝙蝠般翅膀,小龙一般外表的…],然后,又在嘴里左右挪了一阵,用舌头递出了一个充满口水湿答答的小甲虫吊坠和一个只剩下两个名字纸条*但空了的红色魔法袋子。 …最后咧开了有好几层尖牙和尖刺与鳞片的嘴,像是在不好意思地笑。 “Scheiße…Oh scheiße. “[德:x的…该死的]Gellert Grindelwald低喃到。 “三个只剩下一个了是吗?好吧…至少没弄死一个了…”他松开那只Chupacabra,他那长大很多的Antonio叹息道。“Und ich habe es wirklich nicht getan.”[德:而且真的不是我。 ] 发誓的是他不是Antonio…好吧…他怎么忘记这件事了呢? 但至少他可以保证,这些人可不是被身上几尺高的魔法火焰灼烧、被无形风刃切割或任何他会的黑魔法或魔法给弄死的。 他们只是意外的、不幸的、被Antonio消化了。而他,Gellert Grindelwald也不可再做些什么了…至于被变形成吊坠的甲虫小姐则免于一灾。 这类似他年轻时跟Al讨论过的一个无聊魔法问题类似。如果诅咒某人的命运会跟蛋糕一样…而那块蛋糕被反覆热过后,又被切着吃掉了,那人会怎样? 那时Al毫不犹豫回答他:很简单啊!不就是变成一坨人形且同样分量的xx吗?Gell你想太多了。 而对Gell来说这比啥不赦咒或黑魔法都还可怕…是谁说学会并使用黑魔法的人比较残酷的啊!他眨眨异色的眼睛,决定不去想这些了。睡个回笼觉好太多啦… Antonio打个了个小声的饱嗝。 *这是[63]时Gellert Grindelwald投稿诗文副刊时的假名,现在也继续用。缩写也是G.G * Colin Creevey第7集战死,未能毕业。死时为6年级。 Lavender Brown第7集遭到杀害,未能毕业。死时为7年级。 -由于这里GG跑出来快,他前面章节制作了预言死亡名单…以避免死亡来做为这次没有牺牲的承诺与保证。 *这两人是Fenrir Greyback[被当成合作诚意被送去学校并学校觉得无法处理要送回来的]+Mundungus Fletcher[被GG点名的墙头草]


[120] 醒来时看到的不是熟悉的Hogwarts的校长室天花板或是四柱大床的熟悉床幔,而是由一些挑高深色拱臂、暗色繁复花纹的布幔与一盏小型chandelier*所组成的天幕,而他的衣着已经不是用不得体可以形容的,这里是…? 这不熟悉的感觉让他一瞬间凝聚起了最大的魔法能量与防护咒语…直到他认出那陌生又熟悉的心跳声。与他不久之前在Blood pact中感觉到的一样,是Gellert Grindelwald,还有那头跟这人同样显眼张扬的白金色头发…而且对于他散发出的强大魔法氛围与防护咒语毫不在意,他只是眨眨眼睛,异色的眼瞳在白金色的睫毛下闪烁,轻轻地发出了询问似的哼声。 而自己就正枕在他的臂弯中。 Oh, it was a crazy night [英:喔,那真是个疯狂的晚上。 ] So he is a tough guy,a really… just can't get enough guy. [英:所以他就是个硬家伙…而且还是那种,非常难满足的家伙。 ] 昨晚的记忆慢慢回来,让Albus Dumbledore瞬间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和他自己,但他枕着的家伙似乎毫不介意且心情与状态都比之前稳定多了。 Gell正小声地,心情很好似的,用早晨才有微微沙哑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哼着。 “Wie Sie wissen, ganz richtig, [德:一如你所知,非常正确的] [英: As you know, quite right,] Ich bin so ein schlechter Typ. [德:我就是那种坏蛋] [英: I'm that bad type.] Machen Sie Ihre Freunde besorgt Typ [德:让你的朋友们担心的那种] [英: Make your friends worried type.] Make your brother mad tight, [英:让你的兄弟气炸的那种,] Might frightened your student type. [英:让你的学生吓坏的那种,] I'm the bad guy, duh,I'm the bad guy, duh~” [英:我就是那个坏蛋,duh,我就是那么坏,duh~]*” …看来恐怖的预言和那些致命的扰动过去了,而这该死家伙现在又是个迷死人的老混蛋。 “…你不知道任何,任何不该有更多活人知道的事,懂吗?” Albus Dumbledore,一代最伟大的白魔法使用者低声说,他的嗓子沙哑得吓人。该死…他希望这里隔音够好。 “…什么都不知道。Nur ein süßer Traum, ja, ein süßer Traum.”[德:只是一个美梦,是的,一个美梦。 ] Gellert Grindelwald很配合地低声说道,但是炫耀似的侧过身,因为在塔上待久了而苍白但还健硕的身上充满了某人徒手留下的鲜明抓痕和咬痕。“Komm zum Frühstück, nur wir zwei, meine Liebe”[德:来吃早餐吧,就我们两个,亲爱的。 ] 说罢就随意披上了一件深湖色居家袍拉上绑带,示意Albus把他床头旁边那件也披上。那里准备的是件珍珠白色的居家袍,在晨光与灯光下闪出光晕。待他整理好,Gell向他绅士的伸出手,当Al伸手握住时,同时属于Gell的魔法绽出了满满的玫瑰花瓣。 Al恍然记起,Gell就是这样喜欢玩点小游戏。多久了,他失去这样的兴致,而Gell失去这份真挚… 他们花了太多时间在成就其他人、成就世界上…而自己最后都被自己忽略。 Gell对于他愣住似乎觉得有趣,发出了低低的笑声,在Al天蓝色的眼中,他不同少年时期的异色眼睛与变成白金色的头发映出不同的光泽。 但不变的是… Those eyes just like a spark, gleaming in that summer night. [英:那双眼睛就像火花,点亮那夏天的夜晚。 ] 他忍不住就交握的手,拉近彼此的距离,将头枕在Gell肩上,这样…他们终于明白了对方。而在黑白魔法上造诣最高的两人,竟然花了快要一个世纪的时间,还差点来不及。他差点到死都认为,那夏天短暂的爱,只是假象的梦幻… “Was ist los?”[德:怎么了?]被Al拉近一个拥抱,Gell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Nothing,my love . just your glow,it warms me so.”Al喃喃说道。 [英:没事,爱人,只是你的光芒,让我感到温暖。 ] 对于这句话,Gell终于没再多说,将另一只手覆上对方的背,何尝不是呢…他们彼此相爱,才能彼此温暖。 然后,他们一起享用了有新鲜水果篮、煎蛋、培根和法式薄煎饼的早餐。 当然,计划也只有他们两人的早餐中,讨论出大概了个七七八八。并且对于必须有Phoenix Fawkes达成了一共识。 “Ich habe keinen anderen Weg.[德:我别无选择],There is a legend in your family that a phoenix will come to any member who is in dire need.”[英:传说凤凰会在你们家族急需救助时出现。 ] 挥挥手,让盘子离开桌面,Gellert Grindelwald说道。 “放心,其余剩下的我这里都有,魔药和药材…我和你一定可以仿制一份。而那副准备好的棺柩,挺好,你在里面也不会晃的…我还能保证没有人会抬着有你的棺材跳舞。” “你想把我放棺材里多久了?还倒是知道我带了不少东西过来?但显然你根本没需要这些。”Albus Dumbledore挑了挑眉毛,慢慢地说,事实上他来的时候都已经做好最坏准备,得面对一个失去理智且魔法强大的seer,结果显然…下次他只要自己人到就好。 他慢慢把从那天书房里收拾出来的东西中,拿出那个满载Order of the Phoenix和Hogwarts的祝福,是大家准备的东西,各类治疗用的魔法、符咒、魔药、食补…看来这是没大事了。 “…嘿,等等,我这原本还有两个要交给你押送的两个人犯…”Albus说着,一面困惑的眨着眼睛,天蓝色的眼睛和漂亮红色眼睫与长发辉映着。 虽然有点不想说,但显然这里时无法说谎了,银舌头总对他在意和信任的人无效。耸耸披着银色排扣大衣的肩,他只能实话实说。 “看来,他们不小心被Antonio吃掉了。Das war wirklich ein Unfall. Als ich herausfand, waren nur noch eine Tasche und ein Käferanhänger übrig.” [德:真的是个意外,等我发现,只剩下袋子和一个甲虫坠子了。 ] Gell正在尽力做出他最能表达出意外和感到不幸的表情好让自己不会再被怀疑。但他意外的发现Al也愣住了。 “…好吧。”最后Al说。“我没想过长大的Chupacabra Antonio会吃掉这种东西。但因为这是你负责的部分,你得向其他人解释。”他说着,皱皱眉头,又疑惑的问道。 ”我得先弄清楚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会有人,抬着里面有我的棺材跳舞?” “呃…那是一些朋友说的,他们在现代看过那种丧礼*…”Gell也一脸不明白的表情。 “但我保证这次没有。” *chandelier/枝形吊灯:是一种吊于天花板的装饰灯具,具有两个或以上支持光源的灯臂。枝形吊灯通常华丽,有几十个灯和复杂的玻璃或水晶阵列,通过折射光来照亮房间。最早的枝型吊灯开始于中世纪的贵族,采用蜡烛照明。它们通常采用一个木制十字架,尖端可以放蜡烛,整个装置可以通过一根绳子或钩子挂到一个合适的高度。 15世纪开始后,更多的设计开始应用,环形或者皇冠形更为流行,在宫殿、贵族、僧侣和商人阶层使用。由于夜间照明费用昂贵,是枝型吊灯成为富裕阶层的象征。 *改自歌曲Billie Eilish ~ Bad Guy *感谢各位旅伴你们的回应…没有人问我八抬大轿去哪了,也没有人问我怎么不是九龙抬棺[八人+GG=九人+Lindwurm?!]一致结果是,我也响起了BGM的黑人抬棺!


[121] 感谢那个满载Order of the Phoenix和Hogwarts的物资与祝福的魔法袋子,两个顶着因为魔法[和其他不便说明的…]无比诚实汹涌交织下,导致恢复热辣中年外表的[并且不知道何时才会恢复原本老头样子的…],两个几百岁伟大巫师很快的调制出了类似当初的魔药与解药。 并将其余的东西…一路分发下去,虽然Albus Dumbledore极度怀疑,Order of the Lindwurm这看起来,光是这座公馆就无比像是Burg Hohenzollern*的地方,会需要物资支援吗?他们还支援了许多大战后的遗孤和物资…但表示善意一项是好的。他乐观地想,而且他发现Order of the Phoenix和Hogwarts也更加团结与强大了,不像之前还需要他各方调和解释。 虽然他不懂里面纸条写着的,各种奇妙建议。但里面大家别出心裁想给新盟友的东西都很棒,各类创意发想,果然他领导的是一个充满学者与研究者的学校。 至少各个干部都喜欢那些小惊喜,各式的符咒、食材、书籍等… Gellert Grindelwald则反覆检查着魔药,顺便拎出了整理好的书房研究室里的一个皮箱。哼着奇怪的小曲,大部分Albus听起来只是关于Harvest,harvest,it yields fruit.La la ~ the latest* harvest、It yields the most sweet…[英:收获、收获、收获的果实,收获,啦啦~最迟但最甜美的…]之类的毫不相关的语句。并不是准备什么强大魔法的咏唱,大概是他深藏的奇妙天赋又在作用,类似音乐、诗人的那少见的部分。 他从箱子里拿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个萦绕着雾气的水晶、一叠衣服、另一个没见过的魔法物品,那东西被抛出箱子还惨叫了一声、一串手链… 期间Chupacabra Antonio闪现在角落的阴影中,歪着头看了一会[八成是那会因为被丢出箱子而惨叫的东西有黑魔法。 ],并引来了Phoenix Fawkes也在火焰中拍着翅膀现身。却因为不知道停在哪儿降落在书架顶端,因为显然Al只穿着简便居家袍并且充满某些痕迹的肩膀不是对的选择。 “…其他你这里的人都上哪去了?没见到他们。”Al最后想起他想问的。 “他们很知道哪时候该出现,这是基本的礼貌,而且这里走道多的是…没必要闯到这来。”Gell一面继续掏东西一面说。“除非他们也很想进到Antonio的肚子里面。” “…我据说是埋在学校,你打算怎么说棺材在你这?”Al想起一个重点。 “你只是棺材停灵在学校,还没埋进去…所以我后来「霸占」了学校,让敢进来找你的都直接被地狱之火火化,而那座白色陵墓完全成了致哀区域罢了…后来我又不小心掀了那魔法垃圾部,他们还打算把你拿来做别的呢!所以他们肯定以我的嚣张来想,我把你包含棺材整组拿走都不意外。 ” Gell说着,一面从那箱子里东挑西拣。 “放心,我有通知你们那学校,你们那个Black家的后裔答应会处理,就是那个Harry Potter的教父,他出面挺具正当性的。他们就差名单过来了,Vinda和Minerva也会帮忙…服装和场地费用,我这里也会出…你的部分我也会一并准备好。让那Tom Kind[德:Tom小子] 知道什么叫做差别!跟我抢什么?Jung und unwissend![德:年轻且无知/英语=: Young and ignorant.大家体会一下。]” Al叹了口气,真是,总是有几个学生会被Gell惦记上。只是这次他觉得也许这会好些,至少不再是其他无辜波及的学生了。 但那口叹气显然被误会了,突然一个无声咒迎面上来。让Albus Dumbledore只能乖乖坐在那张舒适过头的椅子上。 “这次是你那学生自找的,别想帮他说话!” Gellert Grindelwald低声说道。 “Gehorsam auf diesem Stuhl ruhen, nicht einmischen.[德:乖乖地坐在这张椅子上,别干扰。]” 即使身上只有一件深湖色居家袍,身上还有被挠出来的红痕和咬痕,一代Der Erlkönig*还是气势不减。 Fawkes拍拍翅膀,但只是降落在这有巨大舒适靠背的沙发椅上。就像是陪着他好好坐在这张沙发椅里一般。 Antonio则是窜到了这沙发下,并向Gellert的方向发出某种奇怪,咯吧、嗝唧咯嗝咯之类的一串声音。 “Nein, ich habe ihn nicht gemobbt, du dummer Antonio." [德:不,我不是欺负他,你个蠢Antonio.] 显然Gellert知道他的Chupacabra在跟他抱怨什么。那双属于小龙一般的Chupacabra眼睛与那双异色的眼睛互望着。 “Er braucht eine gute Pause.[德:他需要好好休息。] Nein, ich habe nicht versucht, ihn lebendig zu begraben, ich habe es nicht getan!” [德:不,我才没有要试着活埋他,才没有! ] 好吧,看着那不知何时被送到书房研究室的,打造的异常美轮美奂的棺木,Albus只能苦笑。现在连善于黑魔法的、以活物血为食的稀有神奇生物都试图帮他「说话」? 那是具欧式兼具美式的棺木,黑色且具有钻石的外型却是箱型的、有着装饰手,抽和实际用的银制把手,还贴着金箔雕饰,里面铺好了上好白色与深紫色的丝绸床褥并安置了枕头,且盖子是可以完全打开的。 “别担心,这玩意底下还有六支金属支架,不会让他们抬全程。我到定点就会把支架撑牢了,然后再说些让他们感同身受的话,接着我会使用一些幻术,还有血盟、并趁隙把解药让你喝下去。这玩意箱子形状,就是里面有留缝,我可没打算把你闷死或热死。”Gellert继续说道。 “我呢,等等差不多就会把他们确认过的名单跟你确认,等你准备好,就喝下魔药就行。” “我不打算穿这样入棺。”Albus好笑的回答道,“这有点…太过不得体。” “呃…你得让我培养一下情绪吧?我会帮你清洁好穿戴好*,然后,由我亲自把你放进棺木,并放入物品*。当然包含我要用的道具…然后我也换上丧服。全手动,没魔法的。” Gellert说着。转过身,眨眨异色的眼睛。 “Komm, meine Liebe, wir werden uns vom Tod trennen lassen.” [德:来吧,吾爱,我们将让死亡将我们分开。 ] 因为真话永远大部分都太尖锐,很难被接受,甚至被否定。 所以何尝有人会想永远只说出谎言?只是因为…只有那包含了谎言的词语,才能成为是被接受的真相。 *霍亨索伦城堡(Burg Hohenzollern)是德国南部最著名的两大城堡之一,与巴伐利亚的新天鹅堡齐名于世。 *这里的the latest同时具有最新/最迟的意思。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一般来说,这似乎称之为小殓。 [清洁身体,穿上寿衣、戴上首饰等。 ] *一般来说,这似乎称为大殓。 [放入棺木、放入特定物品、依风俗地区各有不同]


[122] 同时,在Hogwarts的Order of the Phoenix几乎是全体动员中。 “就那里!再挂过去一点!窗户有点风吹过来才有感觉!”Black喊着,手上还拿着自己的清单与羽毛笔,魔法使羽毛笔自动书写着,他一手拿着魔杖,一手拿着清单喊着。 而正用魔杖指挥着白布与黑绸的Ravenclaw院长Professor Flitwick会意,调整了布幕,并让大堂都换上了一层黑灰色,并熄灭一些飘空蜡烛试试看效果。 “那边!麻烦一下,清理窗户!挂上装饰!”Fred 和George则在Professor Hooch的指挥下[她也有Black的策划图],骑着飞天扫帚帮忙挂上那些里面放着掩饰魔法的装饰品用具。毕竟不是真的毁了大堂,但又要做出Albus Dumbledore真的已经逝去的假象,所有人一致达成了…这样是最好掩护魔咒的方法。把咒语装在那些花圈与黑纱里。 “黑纱!你配错边了,快调整!哪有人放那里的!” Slytherin院长Professor Snape瞬间变成了专业指导员,对DA学生们进行指导,因为他是第一个被那位,曾经称霸欧陆Der Erlkönig*[德:魔王]Gellert Grindelwald密切关心的…并且被「不幸的」换掉了半柜子衣服,他现在非常理解对这方面的要求,毕竟他现在是唯一[或说除了Black以外…唯二? ]搞清楚那些东西该放哪,仪式时谁该向前走、谁该向后退的那位。 “你,走这里。讲几次了!还有你,慢半拍!”他说着,一面拍手。“重新,来一次!”他说。自己已经调整好衣饰,和那些复杂的东西。 现在他除了黑色的大长袍没变以外,他穿着合身的深灰褐色收口束袖衬衫,暗绿色修身长背心,很低调的皮制腰带和正装黑色西裤与黑色短靴,领带是系着半温莎结。致哀的黑纱系在左臂上,标准且明显。 Black家的小精灵Kreacher为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最后定案是一种白色钩蕾丝镶边,内里纯细黑网格,并织出代表孤独的欧石楠花纹与哀伤的柳叶纹饰。 而且现在这个学院也因为第一场演讲有他的出席,以及现在是代理副校长而被排除嫌疑,他手上的标记被消除了[这就是场在他身上展开的黑魔法的比拼,而显然Grindelwald的黑魔法非常强大到…可以一碰就消除掉那个Dark Mark…] Harry.Ron. Hermione带领着学生们,全数配合,没有任何一个学院的学生不愿意。相反的,关于那伟大之爱的魔法、关于爱的力量…那些故事一直在悄悄流传… “是说,我们也许可以写个信,请那位先生帮忙。”Harry在休息时突然蹦出一句话来。当然,他们说的是Grindelwald. “有啥会劳动那位先生的。”Ron不解的问。 “啊…你是想问…他能不能顺带,把 Malfoy家的庄园「抢回来」?”Hermione抓到了重点。 Harry笑了笑,”嗯…毕竟,现在看来,爱的魔法,使人强大。” “喔!巫师棋!占地盘!”Ron笑了起来,“我喜欢!” …毕竟,这三人组从来不嫌事大。 “这里注意!小心别踩到!” Hufflepuff的院长Professor Sprout说,她带着一些植物和好奇的盆栽与同学院的学生们布置着外面的场地。 “这些不只是装饰,也是防御。”她说,让那些魔法植物轻柔的覆盖着即将成为场地区域的草地。白色陵墓附近,被许许多多魔法植物与生物所眷顾着。 Gryffindor的院长,同时也是代理校长的Professor McGonagall详细的检视一切,安全、民众能够参加的路线、哪里需要加派守卫与安插眼线,并与Vinda保持联系。一切需要两个组织的配合! “Black,Snape, Aberforth,…我们还缺一个护柩队的人!”她说到,”对方已经确定四人了!Order of the Lindwurm的名单是:Abernathy、Krall、Jacob、Lobo von Hessen-Kassel [劳勃冯黑森卡赛尔]*!Hagrid,你可以帮忙吗?要很稳!不要跳舞也不要漏馅!” “我可以!”Hagrid喊着回话道,同时也正试图弄好自己身上的服装。 Lupin、Moody、Tonks则四处看检查着、施展自己的魔法。来检视那些保护、掩护咒语,也顺便布置椅子等等… “我这里会派的人有,Abernathy、Krall、Jacob、Lobo von Hessen-Kassel [劳勃冯黑森卡赛尔]。都是自己人,你们那回来的名单是,Black,Snape, Aberforth,Hagrid…不错,这些安排都够稳,名正言顺。”Gellert说着,把那张飞舞过来的便签在随手挥往Albus的方向,让他也看看。 “呃…有我弟弟吗…”Albus想了想。”你有没有跟他说过…我们…呃…嗯。” “我们谈好了,versöhnt![德:合好了!],就这样,还有我会解决你这个Tom学生搞出的混帐事。…然后我不小心解决了魔法垃圾部,我想他不介意。” Gellert说着,毫不在意似的弹着手指。但那层有如他第二层肌肤的高雅和力量感却没因此消减,一如Albus不会因为身处不同场合而消失掉那温和强大的氛围一般。 “而且我有传话下去了,除非对方使用不该有的手段,不然这次我不希望见到任何部位的断骨、各种颜色和状态的人血、沸腾的器官、被反覆压扁的某人、扭来扭去的双手、不礼貌的吐口水、有谁在大喊跪下来、或摸着谁碎掉的下巴…等等之类的。我想你也不喜欢醒来见到这个… 放心,我不会给孩子们看见这些,你那是个学校。 …然后,要是谁敢说一句恶心、变态之类的…” Gell皱了皱眉头,然后笑了笑,那双异色的眼瞳…银灰的映出一丝剃刀般锐利光芒,蓝黑的则闪过一份温柔阴翳。“Al你不会知道的。” “…我又没真怎么了,这只是一次大家都知道、安排好的表演。Gell你别想了,你答应过的。”Al皱了皱眉头。还好自己总有办法把这家伙安抚好。 “别让我一醒来,就看到什么你别出心裁的「礼物」。 ” “呦,我怎么能不想。”Gell噘起嘴来,置气般的回答,“连Antonio都觉得我居心不良,我得先证明一下那些真正居心不良的人…会有的下场。” Al挣脱了那让他坐在舒适沙发椅上,属于Gell要他休息的无声咒。 他再次给了对方一个拥抱,他知道Gell非常喜欢拥抱。 这个有效,似乎打算用各种没人想知道的黑魔法方式,把想像中的敌人反覆凌虐的一代Der Erlkönig安静了下来,让自己享受这个拥抱。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这里采用Washington Irving[1783年4月3日-1859年11月28日]的 The Sketch Book of Geoffrey Crayon, Gent - 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中那位The Headless Horseman的名字,就是断头谷的无头骑士,那个黑森佣兵[Hessian soldiers/德: Soldatenhandel unter Landgraf Friedrich II. von Hessen -Kassel]的名字。 默认为Order of the Lindwurm的一员。


如果不知道Snape被整成啥样了↓图片由Opalchalic 所有

這是參考↓






[123] “你要用上的有什么?”见对方因为自己的拥抱,回归了平静,Albus Dumbledore问到。 “血盟、你跟我年轻时玩过的几个幻术,都已经封装并测试过了。还有你原本的银底黑把的魔杖、我原本的那根荆棘般的魔杖、我会使用老魔杖好让人们…对仪式的某些部分加深信任。 你们那的符咒学教授的卷轴也可以用,以及你们学校回传讯息的场地机制,Vinda已经和你那的副校长Minerva确认过了。我不会耗掉太多能量,更何况现在我们血盟,魔法力量还是共享的…等于是两人之力。 而你们Hogwarts那重点保护的孩子们也都知道事情,那个之前的卧底教授会看着他们。 Black据说操办的不错,这次的策画我觉得可以了。 我已经让Queenie跟慌乱的、被选为护柩队员的她丈夫Jacob解释过了,一切会没事!天啊我差点又被人致哀了一次,这多愁善感的一对儿!喔,我都忘了这惊喜会吓到人…而且他是个好面包师!不能这样吓人。 我也交代了Lobo von Hessen-Kassel [劳勃冯黑森卡赛尔]*不要再拿自己很特别的外观开玩笑,就在这时候,别。美国Sleepy Hollow的人被他吓得不够吗?那种黑色幽默他自己留着。那只有他自己觉得好笑! …好吧,还有我觉得好笑,这是真正的提头来见! 然后,你们那一学校的魔法小崽子,从来不嫌事大,或是被你宠坏了。他们让老师们带信,问我,能不能看在「最伟大的魔法」,就是,爱的份上,帮忙他们果冻占地盘似的,「抢」回Malfoy家的庄园,这我有空再办。 我还会培养一下情绪来做表演及演说,当然,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真的会把你打理体面。 …然后我会换上丧服。 当然,我也会跟大众解释Fenrir Greyback和Mundungus Fletcher的下场,你说的,我负责我解释。” Gellert Grindelwald开始滔滔不绝地把大致说了一下,然后研究起Albus Dumbledore的表情。 “你都没意见?真的?Sie haben wirklich keine Meinung?[德:你真的没有意见?]” “我都听说,这样,你就是安排好了,看来我那学校也不是什么你说的菜鸟窝…我决定…相信你。因为你…说还爱着我。” Albus缓缓地说,此刻他不是像外表因为魔力交织那样的盛年样貌,而是那内心中,那几百岁的老者、为那得来不易的…小小真相有点欣喜、有点期待与不安。 “是一直,Immer, immer liebe dich[德:永远、永远爱你。]”Gellert说。此刻他也不是外头那令人畏惧的一代黑魔法大师,也是个正向爱人确认着、期待与不安的灵魂。 “所以我不会害你,而我们也都想透了…不是吗?没必要为一些小小问题闹得全魔法界,一片风声鹤唳…” Gell伸出手,他又摸了摸Al的颈项,深深吸一口气。就像是这安慰自己一般, “只是个表演、幻术、演说。你我都会安全…没有预言。” “没有预言。你所看见的都不会发生。”Al赞同的说,他感觉那双苍白有力的手,滑过自己的颈项。“那就交给你了。” “Keine Sorge, überlass es mir.”[德:别担心,交给我。 ]Gell低声说到。 他将那个熬好了魔药倒进了水晶杯中,接着,把解药倒进了自己随身的扁酒壶里。银色的随身扁酒壶很薄但很有容量,一下子就在魔法的指挥中把解药全都装的一点都不剩。银色的酒壶上,漂亮的细纹印着精工雕制、栩栩如生的图纹。 蜿蜒着的咒语细细凑成了火焰与龙的形状。 “这我会随身携带,由我来保管。”Gellert说道。“谁都别想从我身上拿走或施展任何咒语。你可以放心的再睡一觉,Ich verspreche[德:我保证]…你醒来的时候,还是那个最好的夏季。” 接过水晶杯和里面的将会沉睡,Albus笑了。 “是吗?let me Cheers, for love, the greatest magic.” [英:那让我为爱,最伟大的魔法,干杯。 ] 他喝下那杯魔药,这次,他倒下时很安心、很安心。比起第一次,那种未知、那种期待、那种悬而未决…他这次感觉到了,那双接住自己的有力的双臂。 Gellert接住了慢慢倒下来的Albus,看着他慢慢阖上的天蓝色的眼睛,里面还含着笑。 Gellert他忍住自己当初用Athame*一刀刀,刺青般刻在自己右大腿上的密术符纹传来的刺痛感,保持安静,那与右胸同时刻上的掏心替死的黑魔法秘术,是同时沾着特制的墨水刻在自己身上的,本来打算为所爱复仇、并且为那之前绝不死亡,也不伤害所爱一丝一毫。因此,即使调用一部分魔力来调制…那濒临死亡般沉睡的魔药和解药,也算是违反小小一部分…因此那部位传来了阵阵刺痛。 但这反而让Gellert Grindelwald更坚定了心智,他小心地托着Albus Dumbledore沉睡过去的的身体。 “好了,Antonio你看!他并没有死,我也不打算拿他怎样,Nein![德:不],不要试着舔他!…Fawkes,接下来请配合演出。”他喃喃说着,看Chupacabra一面发出咯吧嗝唧、咯嗝咯唧吧的声音一面查看着,直至满意才又拍着翅膀,爬回他身上的某阴暗角落隐身起来。 Phoenix Fawkes则歪歪头确定了一下,又点点头表示赞同,随即振翅消失在火焰中。 “Scheiße[德:X的],痛死老子了…挺好,这样连假装都不用,眼泪一下就有了。”Gellert喃喃自语道,然后他亲亲怀里陷入死亡般沉眠的所爱。 “来吧,让我们迈向舞台…这次你不会孤单。” *这里采用Washington Irving[1783年4月3日-1859年11月28日]的 The Sketch Book of Geoffrey Crayon, Gent - 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中那位The Headless Horseman的名字,就是断头谷的无头骑士,那个黑森佣兵[Hessian soldiers/德: Soldatenhandel unter Landgraf Friedrich II. von Hessen -Kassel]的名字。 默认为Order of the Lindwurm的一员。 *指魔法仪式用的仪式刀,大部分是一只黑柄匕首,大部分用来切开魔法圆或是驱逐,它被看成是使用者自我的延伸,这包含了意志、态度、想法、情感等等。若是说白魔法,仪式刀是不能用以砍杀或是切割东西的。但若是黑魔法等就可能比较没有这限制。而GG是个黑魔法与血魔法的使用者,他还是高阶使用者。 仪式刀当做魔法工具的信史,最早记载于1202年的Lansdowne抄本,以及1307年的Sloane抄本。

177 次查看0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