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30-36]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30] “well,现在你们愿意相信我了吗?妖怪就交给恶魔审判,如何?” 大步步入被他改装的犹如高级秘密结社的,原社团教室,现在凤凰会临时办公室,Grindelwald他异常愉快地对里面的轮班者们说。 不过看来他把自己比做恶魔,把you know who 当成了妖怪。 “你们不会想要你们校长生气的,对吧?他疯起来,连我都揍。如果你们揍得过我,再提异议。Tom,就是You know who也真是,没讲究先来后到,我先来的。他要先斗得过我,才有资格去找Al…Albus.” 然后又找到他弄来的那张红丝绒的单人扶手椅,这次横着半坐半躺的“坐”了下来。举着摊开的一张不知道哪里的地图盯着瞧。 Moody肃然起敬,还真的斗法结束,肉搏。 (…某方面而言也是没错啦…?!) Tonks唯一想到的是,这位先生到底是哪里这么多衣服和家具的? Snape好奇的是,Black和Lupin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人呢? 但他们都忘记了这里有一群大无畏(或是说不知死活的)学生们。下一秒,凤凰会临时的办公室被一群DA军推开。 Harry,Ron, Hermione, Neville、Luna、Fred、George 都走了进来,虽然显然Weasley双子一开始对于这里的布置很感兴趣,但很快被他们的弟弟拉回正题。 “我们…只是想知道…Professor Dumbledore还好吗?以及…为何Grindelwald先生会在这里。” Hermione推开Harry问到,他已经有一个黑魔王,不需要再吸引过来。 而且不知道是哪来的直觉,Hermione觉得这位先生没有那么有伤害性。 “Er?sich ausruhen*。喔,我是说,他在休息,睡觉。” Grindelwald继续维持那种不适合在学校看到的坐姿,一个人横在一张单人沙发椅上,自然也是看也没看这群学生一眼。只能说,好在他没有在抽烟。 但得到这个答案,Hermione却脸色变得悲伤。 Professor Dumbledore是去世了,可是这位…巧克力蛙上记录的最大对手却相信,他只是睡着了。所以他们真的是…死敌吗? 这位先生之前…还能放出自己的Patronus,那是一只凤凰。他对Harry说过,只要有心和爱的巫师和女巫都做得到。 而且这如果是第一代强大的黑巫师,他大可放手不管,甚至跟You know who连手都可以,为何回到这里?还在学校外布置了绝对不是一般的闪焰,将Death Eater都烧得灰都不剩、帮Professor Snape消除了标记… 历史…一定遗漏了什么。 还是这只是女性的直觉吧… 虽然Professor McGonagall要DA军他们全都稍安勿躁,但他们想要知道。 “Grindelwald先生…我们,可以去看他吗?”Harry只能这样问。 凤凰会的保密太好,学生们不知道真正的情况。 “…会没事的。” 坐在桌子另一边的Professor Snape最后只能这样回答这群学生。天知道他多不会安慰学生,毕竟也没人安慰过他。 “你们都不去好好念书,在这做什么?要写作业要上课的都快去!” Grindelwald对小孩可没啥办法,他唯一想到的是,这里不是学校吗?怎么一群学生找妈一样 的在找校长?满世界找Albus Dumbledore的还不嫌多吗? “这世界都要天翻地覆了,每天都有人在死去!我们除了练习,一定还有什么可以做!” Neville再次鼓起勇气这样说。 Moody还在考量是否要让学生知道…毕竟,谁知道孩子们能保密多久? “那你们就多做到一项,别送死。” Grindelwald有点不耐烦。 ”你们学校既没多教决斗也没学战争魔法,别捣乱。Kinder*. “那您可以教我们吗?” Luna维持着梦幻般的笑容,”纪录上说您的学校*专业就是决斗和战争魔法。” “Nein, denk nicht mal darüber nach.*我是说,不,想都别想。我不想Al…Albus还找我算这笔帐。” Grindelwald回答的干脆俐落。那双一银灰一黑蓝的眼睛甚至连转向他们都没有。 “原来您可以跟死者沟通吗?这是黑魔法吗?”Luna开心的说。 最后,DA军的代表成员看到这一代盛名的黑巫师,穿着黑色束袖衬衫,雪白色领巾,深褐色马裤。把那件黑色镶金边大衣披在身上的Gellert Grindelwald终于坐了起来。 “Albus到底是怎么受得了你们这群小鬼的?”一代黑巫师那双异色眼瞳终于对准了进来的学生们,”Sehr nervig*!真烦人!我带你们去可以吧?但是不可以吵!知道吗?” 他注意到附近的成人凤凰会成员都起立了。 “放心,我没不济到像Tom那种货色,对这群根本是学生的家伙下狠手*。输的真是够难看,还有我知道里面有一个被那个Tom标记为对手的,放心。我的承诺可是很算数的!” “…不,是现在只有你知道校长室的密语。” Professor Snape就事论事地说。 Moody和Tonks点点头。 ”而且我们绝对很安静。” 第一次,他们发现Gellert Grindelwald还是有表情的,还表情丰富。 *德语:他?在休息。 *德语:孩子们 *Durmstrang Institute:该校以决斗、战争魔法为主,当然不排斥黑魔法,另外也有招收女性,创校者是女性,Nerida Vulchanova *德语:不,甚至不用考虑/想都别想。 *德语:真烦人。 *Voldemort在最后终年71岁,也就是说他69岁跑去打18岁的还打输…


[31] “…” Gellert Grindelwald,世人眼中那样,冷酷、严肃、尖锐、不可一世。当年随手留一个咒语,就几乎没任何人可以匹敌;只消一场演说,就一呼百应;聚集目光、聚集财力、聚积一切可以获得胜利的筹码,并且把没有价值的东西马上抛弃,毫不留情;一扬手就能让一个城市蒙上一层黑纱的,一代黑巫师。 现在觉得自己变成了Hogwarts某种导游。 因为…他后面跟着一群在学的小巫师和小女巫不说(他们自称DA军),还跟了一些凤凰会成员和一些教职员。 (排班巡守校园的除外。) 而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快爆发的脾性。 忍住,Gell,你可以的…这群全都是Al的同事、成年学生和未成年学生…不能给他们任何一下三大不可饶恕咒… 虽然只有自己知道校长室密语这件事让他稍微有感到被安抚。 “Kinder,*孩子们,等等的事情全部必须保密,知道吗?而我知道要你们这群学生维持安静非常之难,我会先下个无声咒,反正我自己施咒不用声音。” 他只能让自己模仿Al的思维开始叨叨絮絮… “其余的,你们都是成年人,不用我说吧?啊?Sei stiller ,er ruht sich aus*.保持安静,他在休息。”他得到一群教授们和凤凰会成员的点头。 虽然Grindelwald并不知道那两个早上,好像是叫Black和Lupin的是跑去哪了。 (毕竟他早上看他们拿东西进来后,就又看他们用喷的方式跑出校长室,而且还一路越来越远越快,仿佛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奇怪的家伙们。 当然,他不会知道那是大家都在试图避免达成Newt Scamander学长说的惨烈成就。 ) 在他黑色的镶金边风衣后面,DA军学生们自发的排成一列,两两一排,后面是Moody和Tonks,Snape押队尾。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三楼走廊的校长办公室入口。 结果,他们就这样看着石雕旋开,Grindelwald没出半点声音。 “Grindelwald先生…你说密语了?” Tonks不禁想问一下。 “这家伙最可怕和最厉害的就在这,他擅长无声魔法与无杖咒语!可以仅用手势使用魔法,还有强大的现影、应变、黑魔法、先知与治愈能力。”Moody低声说。 “我们得庆幸现在他在我们这边。” DA军们完全安静,对,保持安静…这个Grindelwald听起来…很恐怖啊… 而且上次Ron说看见他正在抽一个…由真正骷颅制成的烟。 “保持安静。我停下脚步,就停,我移动,就走,Verstehen?*理解?” Grindelwald再次复述了他的要求。黑色的镶金风衣让他的身影高大,不知何时,他的皮靴没有再出现脚步声。 他异色的眼瞳扫视过每个跟在他后面的人,银灰色和黑蓝色里面…是严肃。 …verdammt,*该死的,他们知不知道Al起床气比他现在还有气场? 当然,现在没人能读到他的想法。 两两纵队在他身后,只剩下呼吸声。 他迈步走向校长室的寝室,…拜托,别吵醒Al。倒楣的是我又不是你们… 接着,他在进入寝室范围的时候停住脚步,后头也很安静地停下,没有发生学生追撞和叫骂声。不错,Gut gemacht.(做的好)*,现在还没有意外。 他施展了无声结界,就围绕在床帐旁边。 然后再次迈步走向前,他站到四柱大床边,点头示意学生和凤凰会成员可以靠近了。 床上的人,是个有红色长发、闭上的眼睛睫毛随着呼吸正慢慢上下起伏的… …呼吸?等等,呼吸? Fred和George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就彼此捂住对方的嘴。 Ron瞪大眼睛,扶住差点昏倒的Neville,而Harry和Hermione交换一下视线。大家的视线里面都充满不可思议和震惊。 Luna还是一脸恍神的样子,但是夹杂着兴奋。 而且…校长不只没死,还变年轻了? ! 印象中他们看到的校长是个银白色长发、长胡子的老人。 床上躺着的…是同样长发,但那是漂亮的红,还有些微波浪,且没看到太多胡子。 半月形的金边眼镜被置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Moody的魔眼转动,没发现黑魔法?真奇怪了,Grindelwald会的真不少!好吧,他懂了,难怪,这真是旗鼓相当的老对手,所以相知相惜是吧! Tonks很有训练的压下自己的震惊,而Snape维持着面无表情,他知道Grindelwald的能耐,不然The Dark Mark不可能就被轻易消除…他手上至今维持空白,没有副作用,不会再因为you know who的招唤而红肿热痛。 但大家的注视下,冷不防…他们的Dumbledore教授…突然翻了个身。变成背对这边,只余下散落的红色长发。 是真的活的!没死,不是幻觉,没有黑魔法!在睡觉…所有人突然对于空降至此的,曾称霸欧陆的一代黑巫师刮目相看。 难怪说要保守秘密! …翻身了,该不会要醒了吧? !没人注意到他们钦佩对象的异色瞳孔里的惊悚。 他只是转身,示意该走了。 这次,队形快速恢复。两两一排,后面是Moody和Tonks,Snape押队尾。 安静无声的…离开了校长室。 直到校长室的雕像回归位置。 所有人才开始大声呼吸和不掩饰惊讶。 “我们会保密的。”最后,Harry这样说。他示意DA军都如此表示。 ”只有现在在场的人会知道!” Grindelwald点点头,黑色镶金的风衣一个回旋,皮靴的脚步声清脆的响起,他离开了。 …当然他们没发现这人也松了一口气。 *德语:孩子们 *德语:保持安静,他在休息。 *德语:理解? *德语:该死的。 *德语:做的好。


[32] 于是情况就这样了。 现在只能说感谢Grindelwald的名声狼藉,或是大家都认为没有比学校更像监狱的地方,又或者只能说他们可能还在忙着修补门窗、破玻璃。 被物理性砸坏的魔法部没有任何消息,其他国家的魔法部简直像是怕死了,活像是他们要是敢出声就被这个昔日一代黑巫师给惦记上,进而直接消失。 特别是Nurmengard的损坏程度据回报,说是惨不忍睹的时候。那银蓝色的大火把不该融掉的全都溶解了,而附近的生物据说都不见踪影。 自从Grindelwald放话说谁进Hogwarts谁就会先死。目前没有任何人,除了Death Eater这类的激进份子外,没其他地方的人敢铤而走险的跑到这附近。 而一时之间,他们希望丢出来吸引两个黑魔头又担心会坐上自己位置的Albus Dumbledore也没了。 而试图把孩子接出去的家长发现校内竟比外面的环境还安全,气氛还祥和,也就放下了一颗心,反正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吗?指不定老校长还留下了什么手段去制止至少一个黑魔头。 但至少他们确定了魔法部的家伙真的是比懦夫还懦夫,毕竟当初据说要整治校园并维护校园安全的Dolores Umbridge现在一问三不知,只是不断的重复她相信Hogwarts早就有埋伏,有卧底,好好一个校园不干不净,牵扯多重黑魔法犯罪事件,却怎么也不愿意进去。 Professor McGonagall表示自己不是很记仇,但是如果一个预言者,也就是Grindelwald本人想跑去可以让外面看的最高最清楚的天文塔,她也没办法。 事实上Grindelwald只是好奇一下,那个叫Black和Lupin的是跑去哪了。 他还没看过这种用喷的方式跑出校长室,而且还一路越来越远越快,这到底是要去哪。 不过这样一看,应该就在禁忌森林附近的那株打人柳的附近,不知为何抱在一起的瑟瑟发抖而已。 (事实上,只是因为他们还以为自己要达成Newt Scamander学长说的惨烈成就。而且可能都看不到Harry长大了。) 直到非常好奇的Grindelwald本人…也跑到那去问了他们到底在这做什么,跟狼人的习性有关吗?才确定自己没被惦记上,这才敢回来。 而Professor Flitwick回报,认为预言烟雾中的东西有一个应该就是Ravenclaw的冠冕,只是不确定这跟you know who的关系为何。 现在除了有求必应室是DA军的聚集地,那间被改装了的社团教室就是凤凰会的聚会地点。而大名鼎鼎的Gellert Grindelwald就在这里随意用建筑咒语和多余的石头之类的东西,多隔了一间住下来,好处是教授们不用担心教师宿舍不够又不能把他请到哪个地方了。 但是在石制高塔里关了很多年禁闭的Grindelwald事实上并不介意,他大部分会在校长办公室,但现在他只是不想吵醒…据外界说已经死亡的一代白巫师。尤其是这家伙起床气一等一的差。 红褐色头发的美人脾气都…嗯…有点暴躁。 不过刻意散布消息和被人当阵亡不知道哪个感觉比较差,因为Severus Snape已经不想解释他没被大卸八块或之类的了,这得感谢Lucius Malfoy的无敌误解。虽然他有收到儿子的信,说魔药学大师至今好好的,但他显然觉得可能是Snape已经被变成了一种非常高阶的Inferius(行尸)*。 *Inferius,复数是Inferi,是一个被黑巫师的诅咒复活的尸体。它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傀儡,可能被黑巫师用作一个消耗性的仆人。用于复活人体的法术比那些使用的法术复杂得多,例如,远比要让无生命的物体飞起来还要难懂。如果受到干扰,行尸可能会被诅咒去作出致命地反应——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死,并为其主人承担危险的工作。


[33] Grindelwald也不是说就闲着不动,他需要看看预言。 既然说了要挽救这次的牺牲,那他务必得知道谁会有危险。 而他要Albus休息,是认真的。 他对于血盟里黯淡下去的、不属于自己的颜色感到异常烦躁…那表征着生命力与魔力都衰弱至此还强迫自己劳动,而且还是为了魔法垃圾部那群蠢蛋。 他会一开始被骗到也是因为他无法感受到微弱的波动了。那与其在哪里等着老死或是等那个Tom找上塔门来问接骨木老魔杖去哪了,那还不如…自己出来拿着这魔杖给这小妖怪教训。 毕竟他太清楚这家伙了,Albus Dumbledore,人人口中力量强大稳重的一代白巫师,甚至连自己都快要不行了,还想着要保护其他人。又或是,他太清楚那家伙是个连自己都可以牺牲掉的…Großer Salbei*. 呵,笑话,想得美,Ich habe keine Gewohnheit zu teilen.* 而他们以为的伟大圣人,也不过就是个被他们逼着上去的凡人罢了。 而Gellert Grindelwald则是那个懒得管魔法界会不会炸掉的家伙。而凡是敢过来干扰的,就让他们有去无回,他的脾气没有Al好,这是实话。 拜托,晚节不保的人还不嫌多吗?要不是他还有顾虑,他早就让更多东西灰飞烟灭去了。 现在他们可开心了?魔法垃圾部和那些只知道找挡箭牌和渴望权利的蠢蛋们? 没有挡箭牌,只剩下两个黑魔王可以选的话,他倒不意外,比起Tom的滥杀,他很明显的更受欢迎些,特别是还对他有印象的人们。 报纸上都出现了很多刊登着试图给他的投书呢… 可惜现在他没这个心思。他的心思都在…嗯,再想下去就歪了。 他换了个姿势,半躺坐在隔间里舒适的扶手椅上,再次于半梦半醒间,寻找飘渺的暗示。 啊…有了…字句…和画面。 都是预言球的地方…有一个…乱发的女巫,她会带走…Sirius Black。那个和另一个家伙躲在打人柳下面的人…他应该是这个名字。 还有…不知道,这个应该是保镖,她会死于战斗。 …不! Albus.Dumbledore,高塔!狼人、Death Eater们*,还有…该死! verdammt! *该死! Scheiße! * 强烈的情绪迫使他清醒了。无法维持在半梦半醒间。 Grindelwald无法冷静,他的手在颤抖、这使他发泄似的将矮几上的东西全砸在地上。愤怒、不安、狂躁…至今都焚烧着的火焰开始窜动,炙热的、伤痛的、强大的、悲哀的、愤怒的、怀念的、不断的…火焰。 他没有发现那些银蓝色的大火已经在他周身焚起,而他发出的是悲痛欲绝的可怕声音。 当门被人撞开,他也恍然未觉。 持魔杖的Professor McGonagall和Professor Snape冲进来,以为有什么严重的事件发生,却发现这间小隔间里只有那个黑巫师。被扫乱一地的物品和被抓出棉絮的扶手椅。 而Grindelwald周身银蓝色烈火四起,灼烧掉一切可以焚化之物。 而在火焰中,异色瞳孔的Grindelwald抱着头,缩成一团的发出可怕的哭嚎声,双眼犹如泣血般流着不知名的液体。 但他还是维持约是中年的模样,没有老化或是身形不稳定。 汹涌的魔力迸发,有如火焰和岩浆。 “他…黑魔法会有任何失控的情形吗?”看到这情况,McGonagall只能问Snape,毕竟对黑魔法有研究的只剩下他。 ”一般来说,他应该早过了会魔力暴动的年纪。” “黑魔法变数太大了,也可能是…情绪或是其他的情况。”Snape只能这样叙述,他知道这人也能放出Patronus,对其戒心也少了些。 ”我们不要贸然靠近。可能会刺激到…他的魔力和情绪…” Moody也挤了上来,他听见声响。 ”搞什么!喔天啊?不要说谁给他下套了?” 似乎没有注意到其他人,他继续嘶吼着。 “Jeder wird sterben, sie werden sterben! Vergeblich!*” 他嘶吼着、哭叫着。 “Vergeblich! Ich bin zu naiv!” “糟糕,你们谁知道他说什么?”Moody问到,”也许他在求助?” “他的魔力太大了,还好这里是Hogwarts可以控制范围。”冷静下来,McGonagall说道,她抽出魔杖指画着。”我已经用学校管理的身分启动了,应该可以控制在这里。” “我这里有些魔药可以用。”Snape从身上拿下一些玻璃试管。 ”但可能不确定。” “抱歉,让一下。”后面有个声音说道。 “不要过来,危险!”Moody和另外两个教授没有回头,他们只是专注眼前的情况。 “冷静,是我,Albus Dumbledore.”那个声音说。三人猛然回身,看见年轻的校长站在门口 “我可以处理的,谢谢你们,Minerva、Severus和Alastor.” *德语:伟大圣人。 *德语:我没有分享的习惯。 *这里是照HP原著: Sirius Black-1996年6月,魔法部大战被贝拉•雷斯壮(搬运者注:陆译“莱斯特兰奇”)杀死 Emmeline Vance-1996年7月-第五集哈利的保镖,殉职。 Albus Dumbledore-1997年6月,要求Snape杀死他。 *德语:该死的! *德语:这是骂人/脏话…狗屎/他X的之意思 *德语:每个人都会死,他们会死,徒劳无功! *德语:徒劳!我太天真了!


[34] 他在哭。或是这只是高塔的风声? …这是他在哭,在哭。 Nurmengard的风声没有这样凄厉,还夹杂着忏悔与悲痛的信息。 Albus,不要骗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他是个无情的人、是溅血也面不改色的人、是个当利用价值已尽就随手抛弃的人… 但那是他在哭…那是Gell在哭。 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黑巫师、不是那个蛊惑人的诡辩者。 Albus Dumbledore睁开那双长年被眼镜挡住的、天蓝色的眼睛。 一眼望见的是校长寝室的天花板,记忆开始恢复,开始回忆那段话语、记起出现在这里的他。 远方的哭嚎声…糟糕!是真的! 他掀起被子,以多年来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套上一件外罩袍。往那个方向跑去,好吧,维持这年纪的外观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他不需要担心自己年老体弱之类的。他赤足起跑,飞快的跑过走廊,简直像是感觉的到那股痛苦的大火也在灼烧自己的心与灵魂。 于是,他就看到了,三个凤凰会成员不知所措的围着那间小小的隔间,只能运用Hogwarts的古老法阵控制范围、只能准备手中的药剂、只能试图保护其他人。 喷溅着的汹涌魔力不断浮动、随着那恐怖的哭号声起伏,在银蓝色的火焰包围着中间抱紧自己的是那个别人眼中的盖世魔王、黑魔法使用者。 那人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跪坐在被矮几上扫落一地的碎片与物品中,半抬着头望向虚空中,异色瞳孔大睁着,睁大到睫毛都根根分明,睁大到两行混合眼泪与血的液体滑落脸颊,在火海中嘶吼着自己的天真与悔恨。 “Das ist Vergeltung! Meine Vergeltung!”* 他拒绝一切靠近与帮助,而他的魔力也无人能抗衡。一如当初的大火,多少Finite和多少Auror都只能勉强挡住,还需要惊动Nicolas Flamel才停止。 一如现在,四周不断有东西融化或是被吞噬。 是啊,无人能抗衡…因为他们都不是Albus Dumbledore. 于是他出声了,请自己的同事和昔日学生让开一条路。 他们也的确相信他,直接离开并开始处理其他事务。 好的,你已经踏出你的那步,一如你所做所言,那我也试着,踏出我那步…试图修复我们自己、试图在岁数将尽前实现那仅剩的冲动与期待。 对世界都很勇敢的我们,对自己都成了懦夫…你真是太对了。 他慢慢靠近燃起银蓝色大火的那人,同时看向同事,确定了Minerva和Severus已经强化了学校的结界和完成对学生的疏散与解释。 Alastor则退至安全范围。 一切就绪。 “Gell…GELL!”他放声高喊,同时他走向银蓝色的大火,即使没有魔杖、即使强大魔法的所产生的大风,正撕扯他红色的长发也不丝毫不畏惧。 Albus甚至没有穿鞋,但没关系,他不畏惧。 “Gellert Grindelwald!”他大喊,同时,从他站的地方燃起另一阵橘金色的火焰,一股往那即将烧出范围的银蓝色火焰而去,另一股则在他前方开路。 于是他可以一步一步的,走到那人面前。 那人已经抓破自己的手臂,力道大到把黑色的衬衫袖子和衣襟都撕扯破裂,鲜血淋漓,而脸上是混合着他银灰色和黑蓝色眼睛流出的泪与血,白金色的头发凌乱不堪。他没有看向走过来的Albus,而是继续凝视着虚空,大声自语着、嘶吼着。 “Ich habe mich geirrt, lass mich meine Sünden mit dem Tod bezahlen, keine anderen Leute.”* 银蓝色的火焰突然冲天而起,跃动着往中心冲来,但很快被橘金色的火焰挡住。 “嘿,嘿,Gell…” 于是终于,Albus Dumbledore站到了Gellert Grindelwald面前。 长红发的巫师蹲了下来,与把自己扯的鲜血淋漓的,另一个同样强大的巫师面对面,额抵额。 “Gell,我是Al啊…没有人死去,现在还没有,你只是…做了梦。” “Al?…aber du bist tot*但是你死了,你死了…塔,Death Eater们…” 抬起脸的Grindelwald一脸茫然,一点也不像别人所畏惧的一代黑巫师。 ”所以我要…我要…” “没有,那还没有。” Dumbledore语调轻柔的有如哄学生一般。他握住那双骨节分明,但却用力撕扯自己的手,并与其交握。 ”你忘了吗?你就是为了这个…不惜从Nurmengard出来,那都还没有发生。你做的是预言梦。只是个梦Nur ein Traum*,Gell.” 橘金色的火焰包围住银蓝色的火焰,两道火焰共舞着,慢慢的、慢慢的熄灭。 “只是梦…”银灰色与黑蓝色的眼睛终于对焦,对焦在那双天蓝色的眼睛里。“还不是真的。” “对,是梦,但你继续下去,就可能要把学校烧了,还有吓死我的同事和学生啰。”对于终于回神的重要之人,天蓝色的眼睛露出笑意。 ”我们…都还有机会。” 见Grindelwald慢慢的点头,Dumbledore松了一口气。狂暴的火焰、涌动的魔法气势和汹涌的魔力,终于全部散去。 “Gell,来校长室休息一下吧。” Albus这样说。 *德语:这是报应,我的报应! *德语:我错了,让我用死偿还我的罪过,不要其他人。 *德语:但是你死了。 *德语:只是个梦


[35] “确定稳定了,没事。Alastor,我等会在解释,现在你们都可以放松戒备了。”Dumbledore开始向凤凰会的其他人说话。 “Minerva辛苦你了,Hogwarts的结界可以放松了,Severus麻烦你给我一些能恢复的魔药。” 即使外表改变,看来变得年轻,他也还是他们的校长和领导者,这点从刚刚相撞而抵销的魔力和面不改色的镇定就可以看的出来。 “知道了。” Severus转身先去取出可能需要的分量和物品。 “我只是维护结界,不得不说他们都长大了。” Minerva这样回答。 ”大部分学生的安抚和疏散都是DA军们第一时间做到的。而且…” 她还没说完,就看见许多银闪闪的Patronus动物就窜了过来,围在Dumbledore和Grindelwald附近打转。 他们都全是学生们的,他们环绕着他们打圈,观察着、担心着他们敬爱的校长和新接纳的同伴(是前黑魔王,还超强,整个酷毙了!刚刚是谁惹他?火超大!-这显然是Fred和George的想法。) “都没事,都没事了。” Dumbledore显然习惯了这群活蹦乱跳的学生们,只是这样回答着。 ”你们也去休息吧,我会带这位先生也去休息的。” 他们甚至还能在安静的校园里听见,DA们的发报在每个还在附近的学生身上的收音机里来回着: “紧急!貌似攻击!貌似攻击!”、“传讯,这里是Cho Chang, Ravenclaw学院学员完成低年级疏散。”、 “这里是值班,传讯,请回覆是否攻击!”、“传讯,确保!确保目标和校…无大损害!”、 “传讯,这里是Hannah Abbott,Hufflepuff学院低年级学员安全确保!”、“传讯,一切安稳!”、 “传讯,我的Patronus已经到达现场,确定无大碍。”、“确定吗?”、“确保!我的也到了!”、 “欸,要确定,不能让刚来的帮我们学校扛大的吧!”… “…你有一群不怕死的学生。”最后,Grindelwald只是这样低声说。他没抬头,只是用散乱了的白金色的头发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孔。 “我们回去吧。” Dumbledore对此,只是微微一笑,这样说道。他的红色长发刚好也垂了下来,轻柔地扫过略显狼狈的白金发梢。 接着他慢慢使力,小心地避开还在的伤口,将还在地上的Grindelwald拉起来。 “我会确定凤凰会和其他安全的,你们都好好休养,研究一下重点,不要告诉我这位也和Potter一样可以去感应啥捞子的鬼东西…,只是Potter小子是头上疤痛,这位是会莫名其妙着火。” Alastor Moody这样说着,一面慢慢走远。 于是,两个外表年轻内心沧桑的人也就这样,慢慢地走回校长室。 等石像回归位置,校长室里只剩下两人。 (画像们早就,嗯,去借住没回来。) “…我很抱歉,Es tut mir leid*,吵醒你了,Weckte dich auf*,而且是很糟糕的方式。”最先开口的是Grindelwald,他止步在校长室的石制回廊,并没有进去。只是在那里缓缓坐下。 “Gell,你做预言梦总是这样,你还好意思一开始就说我多梦夜惊呢。” Dumbledore倒是挺自然的。他鼓捣着桌子上的物品,这才回头。发现没难到人影。 “什么时候这么绅士了?直接进来吧。你需要好好整理一下。” “…”阴影里的人没有回答。 “得了,Gell,我承认啦。你说的没错,我们对世界都是勇敢的,对彼此和自己都是懦夫,我也要踏出我那一步,过来吧,Komm her, meine alte Liebe.* 你说我的身体已经日渐衰微,你的精神大概也差不多,魔力强大而丰沛,我不怀疑,但是其他的…你在这方面而言,跟我相差无几。 ” 维持着昔年的容貌,但是他们都有着苍老的眼神。 而那眼神也代表了许多经历、许多悲剧;有些是自己造成的,有些则是被他人加诸于上的。 “狼狈没啥可耻的,反正我们差不多了。”见对方没有动静,于是他回身,走向在阴影里的Grindelwald,幽黑的阴影里只能见到异瞳在闪烁着。 简直还像是个孩子,Dumbledore忍不住这样想。不过,还好他对于孩子很有办法。 (不,我们没见过哪个孩子这么大,还这么具有威胁性的。逃亡中的画像们一致同意。) 他也不强迫对方站出来,他只是很单纯地用自己的手去寻找对方的脸颊,给予一个很浅很浅的吻。而在闪烁的烛光映照下,他天蓝色的眼睛在睫毛下眨动,恍似当年。在对方楞神的时候,他轻轻一推,就让躲藏在阴影中的人站在烛光下了。 凌乱而狼狈的样子,不像是人人畏惧的黑魔法使用者,强大的一代黑巫师;一如他自己也不是人人所希望的伟大无私、无情无欲的一代白巫师一样。 他们也都是人类,有爱有恨、有喜有悲、有得不到和放不下。 Dumbledore没有多说什么,他用魔法治愈了损伤,并心里感谢Severus放在门廊就离开的魔药瓶子,这让许多治疗容易多了。 “好啦,现在该回去睡觉了。”他这样说,并无视对方的抗议给他换上了一身睡袍。浅蓝色有星星的,他认为最朴素的了。 “我会做梦。而且很吵。”最后,Grindelwald只是这样说。 ”你该休息,他们寄望你。” “你的精神空洞与我的躯体过劳度有得一比。” Dumbledore掀开被子,示意他过来。 ”所以别争了,你跟我睡吧,我不相信这样还能让你对这里放火。你顶多像当年一样叫醒我就好,顶多再告诉我你梦到了什么预言。”他那头红色的长发铺盖过枕头,天蓝色的眼睛眨动着,示意着。 于是Grindelwald爬上床,抱住很久不见的恋人。对方轻抚着他白金色的头发,示意他闭上眼睛。 终于,他没有再看见可怕的场景、姓名,也不用像这样多年一样,听着Nurmengard的风声一夜无眠。 *德语:对不起 *德语:叫醒你了 *德语:到这来,挚爱


[36] 天刚亮,Grindelwald睁开异色的,一银灰、一黑蓝色的眼睛。他在Hogwarts的校长寝室的四柱大床上,旁边睡着另一个人,呼吸平稳,红色长发微微搔痒他的脸颊。他伸手,一手摸到的是紧窄的腰和饱满的臀,另一手可以触碰到熟悉的胸膛,里面的心脏还在搏动。 所以这不是梦中之梦…天知道他在Nurmengard多年长夜不寐就是因为梦中梦太过…Grausam und real.* 还没有人死去,还有机会。 他翻身下床,小心翼翼地没有多发出噪音,披上那件镶金黑大衣,拿出羽毛笔和羊皮纸,开始涂涂画画。 预言…预言之梦,要确保没有牺牲,他要知道谁可能会牺牲。接着他开始动笔,沙沙的纸笔声响与炉火的劈啪声映着一室安宁。 他不知道他的手离开时,背对他躺着的Dumbledore已经睁开了眼睛,要知道,要去忽略一双炙热而骨节分明的手在身上是很难的。 但听见他只是披上了他镶金黑色的大衣开始写写画画,便安心的再次闭上眼睛,继续休息。 他们强大且涌动的魔法气势和汹涌的魔力安静地彼此交织,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和谐和排斥。修复彼此,不论是Dumbledore多年来为大众而过劳衰弱的身躯,抑或是Grindelwald因过错和多年失去而空洞荒芜的精神…此刻无处不在的、正交织着的魔力氛围犹如乐章般和谐安定。 Grindelwald的羽毛笔不断的沾着墨水,流畅的线条勾勒出许多画面: 一张是充满预言球的地方,一个乱发的女巫是Death Eater,他见过的Sirius Black倒下、一张是一个女巫为了职务死去、 一张是充满了最重的笔触,狼人、高塔、Death Eater和坠下高塔的Albus Dumbledore、 一张是他见过的那个,一只魔眼乱转的Alastor Moody被没鼻子的小妖怪的魔咒射中、 一大张是Fred Weasley、Remus Lupin、Nymphadora Tonks在杂乱的且受损严重的Hogwarts中…失去呼吸、 一张是Severus Snape和一条大蛇,因为那没鼻子的就在一边看着,要他死。 * 他甚至看见了如果,他没有因为过于激动而从Nurmengard冲出来,魔法垃圾部会如何对待现在这群接纳他的人们和Albus Dumbledore,会让他们成为说谎者、违法者、甚至要在魔法垃圾部里面跟那没鼻子打上一场,砸坏很多东西。 他也用激烈的笔顺将其描绘出来。 这时他突然觉得他去恐吓这些无用的白痴是对的,而砸东西,他也砸了,犯不着再让其他人再去一次。 ...这所学校将会遭受巨大的损伤、无数的死伤、无数的悲剧、无数的学生和魔法的血液因此干涸。不该出现在校园的Dementor和各种东西在本该安全的校园中穿行…他继续描绘那些画面…破碎的灵魂、被要求的牺牲… 还有很多,很多的图画与文字,有些杂乱、有些有序,有些则是混乱一片。因此,他对于背后的脚步声他浑然未觉。 “所以这就是你昨晚失控的原因?”他回头,发现Albus已经整理好了外衣,挽好那头红长发,靠在他坐着的椅背上看着这些图画与文字。 有着笔茧的手轻柔的按压他的因此僵硬的肩膀。 “这倒是很有用的情报,我也方便向凤凰会以及知情者解释你昨晚的失控,我未死的秘密自然会保持着,所以我会好好待着,在这里。而你呢…最好也好好的、每天回到这里,如何?” Albus靠着他,毫无防备与也无惊惧愤怒,就像年轻的那个夏天时他们互相倚靠的他们。 “我会的。Ich verspreche es dir.*”Gellert只是这样简单的回答,并稍微歪头,让自己的脸颊和白金色的头发能触及那些指尖。 很多年了,很多年,Albus没办法感到安心,因为无人能与其比肩,分担责任与忧愁;很多年了,很多年,Gellert没办法感到安心,因为终于他明白了他的过错与错失的。 对于真正的岁数将尽,真正的内心最后一点冲动与期待…他们终究是都踏出了和解的一步,也同时在过于理想的思考前都退让一步。 “来点茶和点心吧。”Albus熟练地走过去,用手而不是魔法泡了一壶茶,是Earl Grey Classic Tea*,并一如既往地加上蜂蜜,和一些饼干,这样自然的递到了Gellert手边。 这次,喝茶的时候,Gellert Grindelwald不会再因为自己的眼泪而破坏这杯茶的味道了。 *相反的,为了让这茶更加好喝,他去寻找了那双唇。 当然,这次他闪过了Albus往他银灰色眼睛这边挥过来的拳头,成功的分享了这口茶。 对于对方这样的行径,正经且脸皮薄的校长只能想着,好吧,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出去还是那个迷死人的混蛋。 *德语:残酷而真实。 *这里照原著以下: Sirius Black-1996年6月,魔法部大战被杀死。 Emmeline Vance-1996年7月,Harry的保镖,殉职。 Albus Dumbledore-1997年6月,要求Snape杀死他。 Alastor Moody(Mad- Eye-Moody)-1997年暑假,七个Potter行动时被LV杀死。 Fred Weasley、Remus Lupin、 Nymphadora Tonks-1998年,Hogwarts大战中英勇战死。 Severus Snape-1998年6月,LV为成为接骨魔杖的主人而被杀死。 *德语:我答应你。 *Earl Grey Classic Tea-这里想的是创立于1707年的「Fortnum & Mason」中的茶款,基本上是英国人最爱的英国茶之一。 *是指第[5]的时候,因为一杯茶落泪的Grindelwald.

11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