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5-9]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5] Grindelwald事实上不太喜欢作梦。特别是能预知的梦。 高塔、跌落、焦黑的手臂、崩坏的学校、无数死去的....... 没想到这么快,比他所以为的快...快很多。 早知道就写信提醒这个天真的家伙,总比把信烧光好。 几岁都一样天真。 不只Al、会有更多他在意的学生死去,包含他刚刚在校长室看过的那些。 他们很多都会死去。 那很好,看在Al的份上、看在这些成年了的学生...他们都没有辜负Al的份上。 "Niemand wird sterben."*他喃喃自语道。 那时Al也是这样希望的,不是吗?年轻的时候、战争的时候、决斗的时候...... 那么回赠给遗赠的礼物,也是。 那也是Al曾经的学生,对吧。 "而且,有时候活着,比死去更需要勇气。"Grindelwald继续喃喃自语。 "我还是喜欢把愿望握在自己手里...那你的希望...我帮你带上。" "活的回礼...Al,我会把你那个自称黑魔王的学生,在大家都安全的状态下,活着带去你的葬礼的。" "唷,我简直能听见...你的抱怨..Al." "Ja. ja, schatz schatz.*我们对世界都是勇者,对自己却都是懦夫。" "对彼此也是。" 他只是想赎回他的爱,在那年夏天几乎死去的爱。 但不知何时变成了,更远大的利益。 Al大概只是想避免这些悲剧,所以成为了非常照顾孩子的教授、校长。 但他们又再度失败了。 都失败了。 只是被关的久了,不代表他失去他的天赋、思考、能力和魔力。 也还是知道怎样适应、怎样找出自己存款、融入环境、记得当时在场者面容之类的基本小技巧的。 当然,没有人会注意在高级餐厅里,一个着装得宜,在玻璃窗边独自用餐时自语的人,对吧? 侍者在餐后为这位看似悲伤的先生上了餐后茶。 是Earl Grey Classic Tea*和一小杯用来加茶的蜂蜜。 "我把这个当你不甘愿的同意。"Gellert Grindelwald,魔法界都惧怕的一代黑巫师,露出了从那监禁着他的塔中出来后,第一个悲伤的微笑。 慢慢的,把那杯只有那个重要之人才会喜欢的,茶加蜂蜜喝完。 唯一破坏这丝怀念甜味的,是他自己面颊上的新泪痕。 茶杯空了,被放回茶盏,这也是唯一他容许自己能有的时间。 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去做。 即使血盟形式上的样子被破坏掉一个,也无动于其魔法效力,只是纪念品没了而已。 什么是仇恨?这些肤浅的黑魔王和他的食死徒大概全都不懂。 那叫.......痛苦与爱而不得。 现在预言被改变了*,那么要准备的只会更多。 除了与这个黑魔王学生来个决斗、生擒,还要找一个骨董样貌的戒指,烤焦的手,还有... 当然,当然,无杖无声咒语他还是有一定的水准的,那个...最靠近Al的黑袍男子,他身上有黑魔法的气息。 所以,只是确定,确定。那人没问题,到时候再来帮他消个左臂的刺青好了,看你同样栽在一个红发美人*身上的份。 记号真的有够丑,这倒是让自己有要面对的家伙有多不成熟和审美已经死。 以后学黑魔法的是不是都要小心一下红褐色头发的大美人,这该列入研究。 这次我们站同一阵线了,你高兴了吗? Al?要不是不能,我可真想要向你讨.代.价.! x 远方的Snape打了个冷颤,不,一定是错觉,一定不是Newt Scamander说的那种,被某人惦记上了! 虽然说他现在还得帮忙注意一个哭鼻子的孩子,Harry被托付给他注意人身安全。 但结果,这小子变成了不是溜来拜托他教黑魔法防御,就是来地窖哭鼻子。 [担心被同学知道是吧?那就别哭!变强一些,活下去。 他是个Slytherin,别指望他说什么好听话。 ] 要是,真的很强,不是那样徒有勇气或是徒有能力,是不是,也能挽回什么? 这Snape也不知道了。 大概,现在能安心躺在大家的怀念、鲜花和眼泪里的校长才知道吧。 做个好梦。校长。 .... 不过,等您醒来时,希望您能从这位手上保大家一命就是,代价请他跟您算吧........ 身为万年工具人[也许已经是工具箱了...]的Slytherin院长、魔药学大师默默地想到。 [待续] *德语:没有人会死 *德语:是的。是的,亲爱的。 *Earl Grey Classic Tea-这里想的是创立于1707年的「Fortnum & Mason」中的茶款,基本上是英国人最爱的英国茶之一。 *不,预言没变,你只是被诓了...没想到吧~ *他说的是Lily,也因为Dumbledore年轻时也是红褐色头发的啊~


[6] Albus.Dumbledore很久没有这样好好睡过一觉了。 Severus除了魔药厉害,看来改善味道也很厉害的啊! 至少这药的味道,是滋滋蜜蜂糖和柠檬雪宝。 这让他即使知道要睡很长一觉,或是可能不会醒,也都没关系了。 大家都是好孩子、好同事,不需要有人牺牲。 要的话,也是没注意到大家痛苦、而且还活了很久很久的我...。 要是注意一点,也许妹妹就不会被欺负; 要是注意一点,也许Gell就不会偏激至此; 要是注意一点,也许Tom就不会是坏孩子; 要是注意一点,就不会有这么多人都死去*; 要是注意一点,也许Longbottom家也不会受这么大伤害; 要是注意一点,也不会让Severus这么难过; 要是注意一点,学校就不会受到威胁.... 我可怜的妹妹Anna,请你原谅哥哥,原谅...哥哥、爸爸、妈妈. ..也请你原谅哥哥的朋友... .... "早就原谅你了,只是画画像那天心情不大好呢?"Ariana的声音响起。 这大概是梦,Albus.Dumbledore想。 "不能原谅的大概就只有...哥哥的男朋友竟然这么帅吧?" 咦? ! "而且Aber哥哥也有错,不能全部怪Al哥哥啦!" "要是魔法能带来这么帅的男朋友,Anna说不定也会试试看的唷,也许就不会怕了呢!" 对于Albus的震惊,维持少女样貌的妹妹再次笑了起来。 "Anna已经14岁了,又不是真正的小朋友,早就知道了啦!讨厌!所以才不希望你们吵架啊!" 站在一片白雾般的、像是一个车站的花圃旁,向他展开双手,给他一个拥抱。 "呐,Al哥哥,"原本只能在画像上看到的少女向他微笑着,"不是全都是你的错。" 耳边响起的,是少女的声音,感受到的是她曾经的温暖。 "哥哥还不要过来,哥哥要好好的,再去见其他人,好吗?" "然后帮我看看,那么帅的男朋友要是老了,会不会变成坏脾气丑八怪喔!知道了之后再来告诉我!" 少女结束了拥抱,对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是吗?谢谢你...Ariana."Albus最后只能这样说。 少女笑了,"要不是Aber哥哥常常喝醉,我真想也去说说他。" "Al不用哥哥去,我总有一天能在他喝醉也能吵醒他的!" 少女向他挥挥手,示意再见,之后就愉快的远去了。 x "咦?怎么有水啊?!"轮班负责看守的Lupin仔细的用绒布擦了擦老校长的脸颊和附近。 "这是泪水吗?也罢..." 现在Dumbledore被放在校长室的灵柩中,当然,这玩意基本就只是床的一种改良,鉴于大家都心照不宣。 但是还是得做足样子,该摆的,该有的样子都有。 花朵、更多花朵、许多吊祭的蜡烛、许多纪念品... 当然也有凤凰社员们自备的轮班用的椅子和签到表。 不过鉴于McGonagall的建议,也为了避免学校结界又被某人的情绪+魔力波动给硬扯出一个洞了。 大家只能给他猫头鹰一个通往校长室的、未经授权制作的Portkey...至少大家会知道他来了。 ["这是表示大家会被他查勤吗?那他要是跑来说情话怎么办?"Black显然问了一个没人想回答的问题。 ] 而且反正这玩意也是Dumbledore自己制作的,通往Hogwarts用的。 至于审美会不会让Grindelwald很不喜欢,那不是他们能控制或保证的。 [那是个...恩,印满银色星星月亮的薰衣草色布制月亮状书签。 ] 还好Moody还能让魔法部把其他Auror支开远一点, 当然,他本人也再次接受了凤凰会所有人的检查。 [以免又混进一个假扮他的] 梅林在上。 ["啊啊啊!我这里没有魔法的源头,只有拿剑的菜头! 祷告还可以找Ogmios*,Manann'an mac Lir*,Manawydan*,不要一直喊我! " 某个与骑士一同露营的法师喊到。 "啊?一千多年...对你的脑子还好吗?还是你给他们印象太好?"一起露营的骑士颇为不解。 "不,我只是终于理解很多法师不留名的原因了。"喊完之后,恢复冷静的法师说。 ] 魔法部与许多巫师、女巫纷纷心慌,如今当代最伟大的白巫师去世。 You know who又崛起的消息各处流通,而更惨的是,Nurmengard据信已经被不明的魔法火焰所烧毁,里面的囚徒不知去向,至少没有任何尸体。 许多流言开始流窜,关于二个黑魔王是否有关连、是否联手, 以及是否真的该把全部的期待都放在一个在学男孩身上。 现在不只是一个黑魔王和食死徒的问题,是简直是灭世等级的灾难。 是否.....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魔法部现在全盘否认也没用了,Dumbledore逝去的消息使得许多人哀吊外,也让另一群人蠢蠢欲动。 [待续] *这里说的是第一次战斗逝世者,Edgar.Bones全家、Caradoc.Dearborn、Benjy.Fenwick、Marlene.McKinnon全家、Dorcas.Meadowes、James.Potter、Lily.Evans、Gideon.Prewett、Fabian.Prewett以上这些人。 *Ogmios-欧格米欧斯/高卢智慧/雄辩之神 *Manann'an mac Lir-马南南麦克里尔-爱尔兰/曼岛/凯尔特诸岛:魔法师之神/坐镇魔法岛的法师王 *Manawydan-马那温登-威尔士/凯尔特英雄魔法师 -以上出典自:14世纪前半的Llyfr Gwyn Rhydderch[莱德西白书]及14-15世纪间的Llyfr Coch Hergest[赫格斯特红书] 可见于高卢、不列颠传说、达奴神话[Tutha de Danaan]及8世纪成书之The Cattle Raid of Cooley.和凯尔特神话


[7] "哎呀,哎呀现在人真是没耐心。"Grindelwald叨念似的说,他晃了晃报纸,顺便看看这仓皇奔走的人群。 "这些八卦垃圾只会让人分心和烦躁,对吧,Al?"他继续自语道,随手扬了扬那些写满惊悚标题的报纸。 让它们随魔力刮起的风飘向垃圾桶。 心情差。几乎每个人都当他跟那个低级品味的一伙! 他可没这么没品味、还自称什么一大堆名号,做事就做事,还废话。 Verdammt! hasserfüllt!* 只好想想,要是能在见到好好的Al的话,就算是幽冥的交界…… 也一定一见面就要把他扒光,弄得乱七八糟,以解这将近百年来的苦楚。 …Warte einfach,warte einfach*,他安慰自己 要达到目的。 至于包围自己周身的、蓝银色的憎恨与欲望之火… 那就是灼伤所有人的憎恨、也将Al推开的力量[黑魔法]之火的幻影罢了。 不需要…太在意。 反正他现在唯一能伤害的是自己了… 喔不,当然还有那些“小问题”。 呵呵。 你们让多少人惶惶不可终日?那现在我就是你们的报应! 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他无声无息地解决了几个跟着他、散发出那个没鼻子怪物臭味的家伙。 下一个转角,他又解决了跟上来的几个。 魔法部也无法可管不是吗?甚至不敢管不是吗? 那我就来教训你们这些Schlechter Schüler*. 顺便来做个宣传吧,这是魔法部Auror绝对不会做的事,这也能让他们抢不到功劳的。 尤其是那个懦弱、只在意地位的部长,竟让他唯一的牵挂独自赴死。 他挥挥魔杖,这是他唯一分得的遗赠,他会好好发挥这个。 将这些尸体的左臂上具有那丑死人的” The Dark Mark”统一完整的切下,并且让它们维持浮现的样貌。 没有记号的人*,就用别的、足以证明的部位。 满意的看看可以堆成三叠的、切割整齐的各种部位,他愉悦地笑了。 他向来高效、简洁,是这些人先动的手,向人发起攻击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那么…接下来, “Ruhm se name*.”他说,伸出魔杖指向天际,由杖尖迸发的银蓝火焰,在天空上标示出由银蓝色火焰组成的展翅凤凰。 这直到魔法部那些没用的混蛋到达以前,是不会散去的。 也当然只有巫师们才看得见。 他不傻。 这当然也是宣示与下马威,他挑明了他是谁,除非那没鼻子家伙和他的人连之前的报导都没读过。 在巫师们惊呼四起声中,他笑着离开现场,高级毛料的风衣在身后猖狂的飞扬。 “Schau dir das genau an!*这就是至今都焚烧着我的火焰!”他自语道。 炙热的、伤痛的、强大的、悲哀的、愤怒的、怀念的、不断的…火焰。 当年纪有了,有些体悟也将永恒烙印,但那就是已经来不及…来不及。 “Ja, ich bin schuldig, ich bin schuldig. *“ “Aber ich bereue es nicht!”.* 如果上次犯下的是为了更大的利益与私欲之罪, 那这次,是为了曾经的爱。 摩挲着接骨木魔杖,他只能继续的自言自语。 犹如摩挲的,是曾经的恋人,也同样如此老去的指尖。 *德语:该死的!可恶! *德语:等一下、等一下。 *德语:坏学生 *The Dark Mark,只有干部级有能力者才得到赋予纹身,一般喽啰就没有资格。 *德语:荣耀你的名。 *德语:好好地看! *德语:是的,我有罪,而且内疚。 *德语:但是我不后悔!


[8] “这还真是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耶!” Black摊开报纸,对着头条充满敬意的说道。 “我要把这贴在所有的公布栏!” 头条上写着:惊见Death Eater横死街头尸体不全!窝里反还是下马威? 副标题写着:欧陆前黑魔王来袭?谁能一敌? Nurmengard大火为谁起? “你就别在这节骨眼上添乱了行吗?” Lupin只能这样说。 ”这是学校,孩子多着!” 但不得不说这真还是战功彪炳,上回看了一下,现在就多了一街罪有应得的陪葬? …希望到时候双方反应都不要太大耶?现在要是校长哪怕少一根胡子说不定大家就真的一秒变火柴。 可能就也会被那阵火给烧个精光,免费火葬,只留下有用部位。 …或渣都不剩。 “好吧,那我贴在集会场所和临时基地的布告栏好了。” Black拿着准备好的报纸堆有点惋惜。 为了守卫Dumbledore的”遗体”,凤凰会成员在学校找了一间空教室临时用着。 所有人除了为维护学校的安全以外,大部分成员也在这里和附近工作。 可以说是方便许多,也避免被追踪,毕竟现在乱的可以。到时候被发现同一堆人要怎么解释频繁出入在一个场所?校区员工聚会吗?还是教职员会议? Hogwarts成了现在看似唯一安全的所在,这让McGonagall忙得不行,许多次得面对试图早入学、先避难的民众,还得回答一些毫不相干学校事务的问题。 这些问题里包含了…Dumbledore的”遗体”是否能用来抵御另一个黑魔王之类的…各种只能更怪的假设问句。 下次你们干脆问说能不能做魔杖芯算了…Lupin只能在心里翻个白眼这样想着。 好在最后是愤怒悲伤的Aberforth把一干魔法部的各类怕死高层给请出去。 “你们什么忙都没帮上!现在不要打扰我的家人!”酒吧老板的嗓门就是厉害,不用咒语也响彻云霄。 然后大手一推,碰!门一关,谢绝拜访!送客! X “不!他不是!真的不是!Sirius!Remus!”突然的喊声吸引了Lupin的注意,Black也丢下那堆头条。那是Harry的声音! 他们对视一眼,魔杖一拿,马上往声音方位移动。 现场可谓是…精采绝伦? Lupin对这状况只能说好像有点眼熟… Snape正试图把这三人组往身后塞。差别于是这里是地窖,不是Shrieking Shack. 但是Harry、Ron、Hermione他们又挣扎着要伸出魔杖正大喊大叫着。 对面,理所当然地站着那个…现在还在头版上的Gellert Grindelwald. 气定神闲,只是似乎对于这里的孩子们不大耐烦。 那根非常危险的魔杖在他手里,但似乎只是翻转着好玩一般。 而显然在场所有人当然都看过今天的头条,不然不会是这种状况。 “停下!Harry你们全都不要动!”Black只能向自己的教子和他的朋友大喊。 他现在可没空管这场面是怎么回事,以及Grindelwald怎么摸进来的。 虽然他也无法理解Snape是哪来的习惯去保护Gryffindor学生的。教职天分? 或是他现在看来非常像一只顾鸡仔的…黑色…母鸡? 错觉!一定是! “喔!你们这群吵吵闹闹的…” Dolores Umbridge不知道何时用力打开了地窖的门,气冲冲的粉红色往这里一望。 下一瞬间,毫无预警,砰的一声,晕倒了。 “首先声明,我没有,不是我。” Gellert Grindelwald不知为何先说了这句话。 “她是自己晕的。”他严肃的点点头。 对于接下来闪现过来的McGonagall,他想起什么似的。 ”喔,女士,我真的没有再次撕裂结界,我搭你们校车过来的!就是那些Thestral拉的马车,真的!那本来就有一辆是我的。” …是啊,我还真不怀疑。 McGonagall心里想,难怪刚刚Hagrid说它们数量不对,但是数量对了以后,又出现了一辆特别豪华的马车。但经检查后,那辆马车是本来就这样,只是校长用高超的变形术将其弄得跟其他校车一样罢了。 “…那可以解释一下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 Lupin于是决定好好向这位应该可以讲理的一代黑巫师沟通。 ”另外,我们有轮班,现在是Tonks守在校长那里,可以放心。”一定是狼人的关系,他觉得自己脾气真的挺好的。 “我只是…” Gellert Grindelwald刚开口,马上被他最不会处理的小孩们打断。 “但是他今天上了头条!他切割了那些…”Ron插嘴说,”我们只是来…” “找Professor Snape看一下Harry的状况,就是…”Hermione接上,神色复杂,”我们不是有意偷看但是…” “但是…Professor Snape是我们这边的人…”Harry神色更复杂的接上话语,他得知了一些事,因为他们正在练习的正是Legilimency,而他刚刚不小心成功了。 “打断别人说话不礼貌,Kleine Kinder*。我…” Grindelwald终于找的空档重新插话。 “我们才不可能等你切了…”Harry又再度抢话。 “我们其中一位Professor的…” Hermione也抢着说。 “闭嘴,Potter.留着你的小命。Granger小姐也是。” Snape终于也抢上一句。 他还处于一种莫名出自一种守护的本能的,挡在这堆不要命的小狮子群前面,要知道,如果you know who的脾气不怎么好,连对手下动不动都是不赦咒惩处,谁知道这位的? “Das ist ein Missverständnis!*我是说,这是误会!”Grindelwald又终于抢回话语权。 Al到底是怎么受的了这些小鬼的! “如果我只是拿着魔杖会让你们紧张,我收起来就是。”他叹口气,魔杖消失于手中。 ”让我们好好沟通一下可以吗? 谁帮我把那个粉红色弄走,挡住门了,除非你们打算让更多一群人过来。 ” 看来这样是…不会怎样…Black想,于是… ”嘿,帮个忙,Moony你头我脚,收工关门!” Lupin于是和他把自动晕倒的Dolores Umbridge搬进地窖里,然后顺利关上门,内部上锁。 这个经典,他们以及Harry他爸都很熟练的作业程序,尤其是恶作剧后。 “这位是…?” Grindelwald抽抽嘴角,对于这位女巫装扮很不以为然。 “魔法部派来的麻烦。” McGonagall简洁的说,反正晕了。 Grindelwald听到后,就更加不在意了,耸了耸肩。 ”那个垃圾部也来了?学校利益又没他们的份,麻烦你们谁帮我把她捆好,以及别让她尖叫。” 看来Grindelwald对学校外的人毫不在意,并且对魔法部有特殊厌恶。 McGonagall下了结论。 *德语:小小孩们。 *德语:这是一个误会。


[9] “首先,我没那么不讲理。” Grindelwald弹弹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说。地窖外头的斜阳不知怎地把他的睫毛硬是映出一圈白金色的光芒。 “除非对方先跟我不讲理或碍了路,我才会把他们了结掉,发动了攻击还技不如人,那就莫怪他人。 那些切割是顺便,这样他们知道是谁做的,自然会来找,也不会让魔法垃圾部占这个便宜,就方便多了。 ” 他张开双手,展示惊喜一般的表示。 ”所以,这样一来,我们就不需要一个间谍了。” 等等喔,这…是不是就是Newt Scamander说的那种,被某人惦记上了的后果! Gryffindor三人组只是傻了,他们还没体悟到其他凤凰会大人们体悟的复杂之事,只是还想据理力争,但是被其他大人给拦住了。 毕竟…现场没人拼得过这位,要送死…要送死也不用送掉那么多人… Snape倒是没什么感觉,也好…这样…也好…毕竟支持他到现在的,也不过是要完成那个任务,所以…没关系,他累了。 “你只要跟我保证,会把you know who处理掉,那我的命现在给你也没关系。”他只是这样低声说,还是面无表情的,用眼神示意其他人把孩子带走。 最后,只是再次看了一下那双像Lily的绿眼睛。 挣扎太难看了,他知道实力差距,也知道后果和代价。 黑魔法的使用者,他太熟悉了。 他准备好了。 付出代价。 “这件事还可以…” McGonagall想试图再说些什么,连Black都有点焦躁,是合不来,但没必要眼睁睁看对方被杀吧? Lupin正在用全力拉住孩子们不要让他们冲出去。 见现场气氛…不大对,Grindelwald好像才恍然大悟。 “你们…好吧,我承认,我不是大度的人,但是还没到这个份上!” 他非常焦躁地说。 “要是Al知道,我会比你们全部都还惨!是死了还都被嫌弃到再死一次那种! Das ist genug!*全部给我收起那个送葬的表情! 我没有要杀了谁还是要切了谁!我只是说不用间谍了! ” 他火大似的,扯过Snape有标记的手,理所当然的Snape任由他。 “嘿!等…”这次没人的话快过那只不知何时出现Grindelwald手上的魔杖。 Lupin甚至来不及挡住孩子们的视线。 但那只魔杖没造成什么类似大家心里所想的那道死亡,反而只是点了一下。 而那里晕起一阵光晕,就这样结束。 “好了。”他眨眨那左边浅银灰,右边暗黑蓝的眼睛说。一脸无辜。“这样就没了,先生,你可以把袖子拉起来看看。” Snape维持面无表情,事实上…还处在震惊状态中,只是依言将那只手的袖子扣子一个个解开。 在黑色的布料下,原本有的The Dark Mark完全不见,据说不可能消除的记号就这样消失。什么都不剩,只剩Snape原本就很苍白的手臂。 “我好歹是个一代黑巫师,这就表示我也很了解这些,自然我也有一定程度的解决方法,绝对比Al会。自然更不用说那个没鼻子的小白痴。” Grindelwald耸耸肩。望着满地窖里一脸震惊[还有一个面无表情]的所有人。 他顺带一个回身,风衣带起一阵气流。 ”啊,对了,这位先生,要是你被问起,就报出我的名字然后维持这个表情。 很好,就是这样。 ”他对还没从震惊中恢复的Snape这样说。 然后又一个滑步,“所以不用一个间谍了,少一个人涉险,Al会高兴的,一定会。” Grindelwald莫名其妙的笑起来,非常开心的那种。 …看来这位是脾气难以捉摸,所有人想。 [还有一个袖子没扣在恍神。 ] “überlasse meinen Feind mir*,喔,我是说,仇人留给我。” Grindelwald想了想又补上这句。 ”另外这个…你们处理一下好了。”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粉红色。 ”还是我处理?” “这里是学校!” McGonagall回神一样的说了一句。 “我当然知道!” Grindelwald也回了一句,一脸莫名其妙,然后突然恍然大悟。 ”喔,所以Al这里不死人,好吧,那你们处理。” “啊,对了,那辆车和Thestral继续借我一下。我会维持低调的!没人会注意到我。那先这样,就祝各位安好。” 接着他愉快的跳出了地窖的窗,没错…跳。 “这里是地下,他是跳去哪了?”Black最先想到是…这个远大的问题。 …现在所有人各自在各自的震惊中,所以还是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德语:真是够了! *德语:仇人留给我。

126 次查看0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