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51-57]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51] 现在Hogwarts还有个地方常常被惦记,那就是学校最高的占星塔,但自从有了个预言准度超过九十的Grindelwald后,大家也只能说那东西可能占了这位先生很大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过由于他之前预言的东西有点远,所以有些教授对此提出了质疑,后果就是 Grindelwald表示他也可以证实些较近较简单的,于是他连续四个几星期,都能在三天前就把三天后的气象报的明明白白,连哪时候晴时、哪种多云,哪个偶阵雨是下午几点、哪个学院的谁会在哪堂课的练习炸掉坩埚、方式及波及范围等… 全都巨细靡遗的三天前写完,封缄上蜡印,加上魔咒,再交给教授们再次魔咒封好,并好好保管,直到日期那天大家一起打开。 他的预言还真的是准度超过九十…这让很多教授只能说前所未见,或是占卜与预言真的是很复杂的学科及天赋。因为连气象这种多变的东西都比当天观测的准。 有些则是一些小误差,如:大约30mm的距离差、5分钟内的变化、或是坩埚爆炸的方式… 于是凤凰会与教授们的o.s又多了一条:你当初怎么不去给人算命啊…把自己搞进监狱做啥… 所以,好吧…若那预言梦让他见了那一切死亡和悲痛,他预言的准度又非常高,还给所有人看了他画出来的东西和烟雾影像,所以若Grindelwald时不时总是想把那塔给弄矮一点、炸了,或是移动、处理掉…总之,他没动手应该是安分于,校长Dumbledore说的,因为现在防范够好,应该可以闪过,不要先损害建物之类的理由吧… 现在Grindelwald对于自己的打包非常满意,毕竟他要去露营。 是的,他要去黑湖畔住一会,就在那个给Dumbledore建造的白色陵墓附近。 墓主人当然没在那,虽然外界都是这样相信的。 在Grindelwald出现在报纸上与学生们的信件之后,很多悼念者为了确保学生学校的安全,已经自发性的不再造访附近来做悼念。 而Professor McGonagall则公开表示,学校会感谢大家的关心与心意,但相信伟大的一代白巫师会希望大家注意自己的安全,请保护自己。 更是透过Weasley家等个人管道,呼吁大众注意安全,不要前往吊念,连Aberforth都在酒馆说了,不要去骚扰他那怪哥哥,他是个人,不是什么圣人,不要烦! 因为真正的墓主人Albus Dumbledore正在校长之塔中,而且被强迫休假,也许是力量能互相匹敌的关系,Gellert Grindelwald,这曾称霸欧陆的一代Der Erlkönig*让他的伪装尽数失效后,直接叫来了校护和教授们。 而即使恢复年轻,但这身体状况真的是连校护Pomfrey都表示差极了,其余教授们则是委婉地对这位校长表示他真的需要休养。 并表示现在即使情况紧张,他们也不能让校长一人一肩扛起。 而且现在学校内部防御和组织简直堪称比魔法部还严谨,还活生生就是一个要塞。毕竟这是当初四位创始者的初衷之一,要知道,中世纪那些傻人放的是一把火,他们跑的是一条命。 于是凤凰会、教授们,D.A.核心成员大众一致同意,校长需要静养。于是他只能在里头读读闲书、编织些图案、好好吃饭睡觉、教授们和D.A.的核心成员则会时不时来看看,以免校长无聊。 他的魔杖则被Grindelwald不知道藏哪去了,反正还有Phoenix Fawkes在,大部分无杖魔法和移动也是不成问题的。 而且他们都还带着手环和信物,都能彼此感知。 全体人员也希望这个秘密继续保持,毕竟长年过劳的校长实在不适合迎战或曝光,而如果要保持秘密…校长本人当然需要低调! 而把穿长靴的脚,翘在凤凰会临时总部的Grindelwald在这之一切都办妥后,宣布了他要去陵墓边露营。他此时还悠闲的喝着不知道哪弄出来的红酒,摇曳着玻璃杯抿了几口。 …这被改装的社团教室越来越有翻天覆地的秘密结社的架式啦啊喂! “要知道,我可是让Tom小子清楚了老魔杖在我手上,你们学校我还不想再砸或烧个第二次,所以我来引他。”今天一样也打扮得十分得体的、坐过牢的、曾称霸欧陆的一代Der Erlkönig这样说。 “放心吧,你们校长Dumbledore是身体不好,我挺好的,只是有点…” 他再度露出那个笑容,那双异色眼睛再度于眼睫下闪出诡谲的光芒、勾起的嘴角充满嘲讽和凶暴、苍白而有力的指节轻轻的、有如打节拍般的敲击着桌面,这使他即使衣着高贵但还是看来充满癫狂、冷冽且危险。 ”…有点精神状况不稳定,如你们亲爱的校长所说。但我倒是没有身体虚弱哪…毕竟这几十年来我都早睡早起,饮食清淡,无俗务俗人烦心,还锻炼身体的。” “X的,又抽坐牢癫了是吧?”这是Moody脱口而出的一句话。 “没理由只有你们玩,我也想过过瘾啊…”对于这句话,Grindelwald没反对也没赞同,他只是平铺直叙的这样说到,维持那笑容又抿了些红酒。 这使的在白金色头发衬托下看来本就较苍白的容貌沾染上了血色。要不是他是真的在大家面前开酒瓶、倒酒入杯,酒杯里还飘出一阵红葡萄酒特有的果香气和微酸,要说这老魔王喝的是鲜血大家都会信啊! …那你快去过瘾吧,你是不是要忍不住了! ?现场凤凰会成员开始感觉压力山大。以及还好学生都在上课,没见识到这个。 校长当初是怎么做到的,让这家伙…安分啊!真伟人! 当然,梅林在上,他们会感谢他们不知道答案的。 因为这事情,着实也被这两位讨论过。 而Grindelwald最后对此的答案是:作战跟做爱,总让我选一个做吧? Sehr geehrter?* 然后这次是巴掌,嗯,不是拳头的话,表示有一定的机率成功。而且,说不准这么多年了…嗯…之后来玩点激烈的好了。这是Grindelwald心里的小小结论。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德:亲爱的


[52] “我要去你们那黑湖边露营,所以这几天晚上不会回来睡觉。” Gellert这样说。 ”你跟我的手环都在手上,我们的血盟和项链都在。有问题就连络,然后,你最好安分一点,不要去揽不是你的事,好好休养。” “…你不要过头。”最后Albus只能这样说。 ”Tom也是个可怜孩子,你知道,就是…” “我知道,我就吓唬他一下而已,好吧?”叹气,Gell只能这样说。 然后他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语气怨毒起来。 “怎么,你以为我会,让你为这个Tom哀悼是不是?想都别想!” 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一股奇怪酸味,但鉴于这学校里大家都有洗澡,莫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Al只能停下这个话题。以及,真的,如果要健康检查,他应该也让Gell去检查一下的,他一定是一个人呆着太久了导致了一些…问题? 虽然他和自己年轻时也有时候疯疯癫癫的,但这个…好像不太像以前那种。 这是吃到不对的东西了吗?魔药?炼金术?还是…黑魔法的意外? 不过这些得花时间去解除…另外倒是有其他的事。 “说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何这信是寄到学校来的,今天早上Professor McGonagall要我转交的,毕竟现在她是代理校长。虽然报纸上应该都有刊载,不过这份应该是给你的。”说着,Albus递出了一封很明显就是公文的信封。 这种鬼东西Gellert实在是看多了,但想必信被递到这,也就是他面前还是得拆。 而且是Albus递的。 那玩意就一个意思,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无聊。瞥了几眼他就把这玩意丢回校长办公桌上。 “就一张国际魔法当局的特赦令,还有所有国家的魔法部,哈。弄得好像我挺在意的这事一样。说到底他们就是人手不足,所以干脆点说特赦了我,这样才有人手来办现在的事吧!” “这是表示善意,即使这玩意的确就是张纸,但至少他们认为你不会在造成无谓的伤亡。”Albus对此眨眨眼睛道。 “至少,现在他们认为你只是个过于狂放的家伙了。这点我倒是赞同,你大概就是个疯癫狂放的家伙。” “你又没好到哪去,你也就是个疯癫家伙,不要以为我没读那些报导。”对此Gellert只是这样回应。“而且你说的开学欢迎语根本让那些小崽子听不懂!就那句:笨蛋!哭鼻子!残渣!拧!*” “所以就是火跟锅?”Albus笑起来了。这让他的面容生动起来,而不像是那些画面或书籍上,人人希望他成为的圣人或伟人。而Grindelwald很喜欢这点。 “你怎么就是记得我姑婆*?”他只是调笑着。 ”之后再说吧,ich muss gehen.*” 最后他弯身,向此生的重要之人行了个吻手礼。这次他终于不是亲吻到冰冷的指尖抑或是分得的遗物。 “…”在要放开手之际,他被拉了一把,抬眼就望见那双红色睫毛下,那双要说话般的天蓝色眼睛。那双眼睛里有太多的不可言说,太多的自责、太多的希望和太多的寄望。但那些都被深埋在心底,很少被言说。 因为Albus Dumbledore向来是被寄望的、需要背负责任的、去保护别人的那个;而不是能寄望他人、能好好休养、等待着的、被保护着的那个。 “我会回来的,Ich verspreche es.*”最后,Gellert Grindelwald这么低声说道。“而且我可没在战斗时输过谁,只有输过你一个。” 还有你的保护,你曾经向那群学生们说过的,最古老又最强大的保护,爱。 这句话同样没有被说出来,但他们彼此明了。 两双手这才放开了彼此。 *当然就是Bathilda Bagshot,魔法史的作者。其晚年也和Potter家不错,跟Harry母亲聊过天,也参加过Harry一岁的茶会。原著中后来被凤凰会等人发现被人杀死并由LV留下的取代。也喝到过Rita Skeeter下的吐真剂,导致了那本生平与谎言的书有采访过程。不过,这就是各位能理解为何Grindelwald在这文中[47]时会有挣扎的小甲虫坠子装饰在表链上了?由于采访时间不明,但应该早有计画,那么我由衷希望她刚好碰上回去看姑婆的Grindelwald. *笨蛋!哭鼻子!残渣!拧! :这除了是表达各院对其他院学生的看法外,另外也是希望大家抛开这些偏见,一起愉快的用餐就好了!顺便消除他们第一次离家来到这里的恐惧,你也可以解释为教学前准备?!(请允许我把教育心理学这本先从我脑子里拿走)其原文是Nitwit! Blubber! Oddment ! Tweak!然后字谜游戏我们有空在玩,因为至少我这只用4种语言就可以排出36种组合啊喂! 但我想Grindelwald懂吧~ *德:我得走了。 *德:我保证。 P.P.S 2021/02/24 有小伙伴回应说这是罗琳的转码彩蛋:意思是-愿梅林祝福你们- 但我只会这个Merlinus benedicat tibi Dominus→梅林保佑-的拉丁文 我只会这种序列的所以真.顺序是怎么排列的呢? 所以顺带挂上~求转码顺与语列语言!!


[53] 不得不说这地点选得真好,Grindelwald想着,他随意地在白色陵墓附近撑起一个普通的帐篷,不是魔法的,就是两根杆子和一片较为防水的厚布。 因为他真的只打算在这里遮风挡雨,偶尔歇息罢了,而且要准备随时戒备,轻敌可不是好事。那个Tom一定会等不了,作为曾经这样的人,他很明白的。他不需要等很久。 如果Tom真的意外把Harry制成了魂器,那他想必知道了自己就持有着这接骨木老魔杖。而且,自己就在学校附近。 不要去找Albus,来找我,就像预言幻境中一样,但我不要真的只能保护一个墓,关在那高塔中,做着噩梦终其一生。 所以他拼尽自己情绪涌动时的魔力,在自己还算可以的时候突破监狱。但不是为了逃避自己的过错,是为了另一个拯救与赎罪。 毕竟那些报纸传的沸沸扬扬,说他给Dumbledore守坟呢…Ist nicht*不,他对这个秘密愉悦着…他是守着人,捏着那根本不可能被破坏掉的血盟…他感受着那在不远处的…那人的心跳。这是分给他的心跳,留给他的念想,也是他的那份疯狂的唯一缰绳。 Das ist meine Frömmigkeit…Meine einzige Liebe.* Tom不懂的,老魔杖的加成,只能算是微乎其微…让魔力汹涌、让身体年轻的…那是因为他当时真的以为,那个亲手锁起他的人死去了,比预言的还早、还惨烈。 Tom他是不会懂自己为何在高塔里等着的,他等着是Dumbledore终于鼓起勇气,亲手给他一个死咒。 索命咒是利用邪恶魔法来违背受害者的意愿,夺取对方生命的咒语。 这诅咒同样作用于施咒者灵魂,将那灵魂污染甚至撕裂,那咒语会将一个完整的灵魂变得破碎,能让一个完整的人陷入疯狂。 除非,那个咒语从来没有违背受害者本人的意愿,那么释放咒语的人的灵魂则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他是真的…忏悔了,所以他等着最终的宣判。 但,得知那惨烈死讯的…那瞬间、他的心用一种无比华丽的方式死去了;但残留下了亡骸之下重生的爱。 …抑或是承认了,比起恨,他还爱着。 因此,那股以为不会回复的魔力开始汹涌、情绪剧烈起伏、而身体竟也再度产生了能量…这是他第一次意会到他失去了什么,且试图挽回,不是像年轻时那样傲慢自负,所以他才会如此急切而强大的…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当Albus真的醒来、真的再次出现,他们彼此的魔力比他们诚实许多,那不平的起伏交织起来,密密麻麻的交缠出盛大的波澜壮阔。 而这两股强大魔力的后果是修复…自然这后果也是双方面的。 那么,这个年轻人,Tom要花多久才能明白…死亡不会给予他,任何他所寻找的东西呢? 把血盟收了回去。 Gellert Grindelwald开始等待。 x Hermione小心翼翼地轻声把拿来的东西搁在校长桌子旁边,她不确定是否校长睡着了。因为校长之塔里很安静,而她还没到寝室那看看,这里只剩下火炉焚烧的劈啪声…如果有严重问题,也许她应该请Professor McGonagall来看看的。而她在这,是因为DA核心成员里,她最受到所有教授们的信赖,所以忙不开时,也会让她帮忙送点东西,看看状况,像是这次的治疗剂、魔药和一些点心。 而她这天第一次发现原来大家冀望着的、期待能解决一切的、依靠着的,也始终保护着他们所有人的校长原来是这样的…憔悴而孤单。 即使那头长发不再花白,而是红褐色,恢复了中年的相较年轻姿态,但这不能掩饰掉那丝毫的疲惫感。 很深的黑眼圈、稍微凹陷的眼眶、看来就是失去血色和暖意的指尖与指甲、总是被好几层长袍很好掩盖住的,因为持久同一姿势而产生的蜘蛛网似的血管* 、很多的疲倦、这样看来还有些灰败的脸色… 还有许多被掩饰或是被忽视的细节现在全呈现了。因为那位Grindelwald先生让这一切被摊开,也许只有魔力相当的人可以破解这层伪装、抑或是让Professor放下重担? …Hermione又再度想起那个她很好奇的命题,自从那片烤奶油吐司后就好奇的事件,这只是最大的敌人和对可敬的对手?这真是让人质疑。 Professor Dumbledore只是睡着在靠窗户边的椅子上了,没事…好险,不是晕倒了或是什么其他的。只需要一床毯子就好,Hermione用魔杖轻手轻脚的指挥一床毯子到Professor Dumbledore身上,然后确定一切安稳,她再度小心翼翼地离开。还是请教授们过来看看好了,要是常常睡在椅子上不太好的,请教授或是凤凰会的成员们待Professor Dumbledore小睡过后,再请他们帮忙移动位置吧! Professor Dumbledore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睡的熟、这么安稳过呢。 她并不知道那让Professor Dumbledore睡得很熟又安稳的,是透过一条项链里传递过来的心跳声。那是横跨了多年、横跨了许多障碍与不见待所得到的…一点点温度、安心和心跳声。 爱的魔法,也是双向的作用…给予保护、给予安慰、给予真切与治愈。但是这也是相互的让步与努力吧。 *德:不是 *德:这是我唯一的虔诚,我唯一的爱 *这是所谓的Varicose veins-静脉曲张,它的英文是源自拉丁文varix。静脉周围皮肤呈红肿微热,行走时亦会有痛楚和易累。而此处是描写(Spider Veins)又名蜘蛛网状静脉曲张,年纪增长、久站久坐的中老年都有好发之可能。 当然,这只是作者想法,当这么多年老师/校长[又过劳和心情郁闷]的邓…应该会有吧? 当然这些都会好的!这可是HE文!


[54]—又名为写文的理由,神串戏及过度章。 在这样不期而遇的夏季相遇的两个少年,他们中一个人压抑了自己的渴望,另一个欺骗了自己的季节(爱与真心)…然后就是这样长久的别离。 那个夜里来到窗边的你,像是反射出唯一的月光般,朝我微笑了; 那个守着家庭与责任的你,像是唯一理解我孤独的魔法般,也朝我笑了。 于是时局残酷的将他们的手牵起,而这本应被掩埋在历史阴影里的真相也逐渐浮现… 那是许多人都不愿意承认的,一代白巫师有他自己的欲望,而一代黑巫师有自己的真爱。 * 但尽管彼此渴望,但对于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都无从知晓的少年们…逐渐成长。 而在迷茫的荣光时刻尽头,暴露出巨大的空洞; 在随波逐流的声望中,成为所有人寄望的存在。 终究成为了如此结果… 一个被锁进了众人唾弃的牢笼之中; 一位则将自己亲手锁进了宛如精致学院的鸟笼之中。 明明相遇之前,不论是寂寞或是爱都无法知晓其颜色与声调的意义。 那个夏日…郁郁葱葱的森林中欢笑着的两人,无论怎样相属也终将迎来别离,许下的誓约…却从未被更改。 背负这个罪过并迎向黑暗的,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Meine Liebe und Komplize sind…Albus Dumbledore.* 把这个…拿回去吧…当作是…代替我…。 It's our blood pact.* 于是无情流逝的季节带给他们的是… 无尽孤独与赎罪的日子;毫不期望的名声赞誉。 即使年轻不再、即使情欲满溢…理智不断制止,却还是明白… Ich liebe niemanden außer ihm.* I don't love anyone but him. 在各自的牢笼中,失去重要之心的两个人只能继续活在世界上,直到…那个可怕的坠落之魇为止。 由于经常被呼唤和祈祷,某个名字有M字开头又有名的法师终于不行了,他决定把这一切跟另外一些没被记到名字的法师王分享,并直接表示要换班度蜜月。 于是另一对誓约者答应了这个要求,并接着观望。反正我的名字也有M字,答应换班的法师王说。 * “…既然我都见到了,我也不能这样无情不是吗?”换班的法王思考后这样说。 “我不喜欢悲剧,而英雄总是会在悲剧与混乱中诞生,所以…我才希望世界不要有更多英雄诞生了啊!” “那你打算做什么?”某个与这法师立下誓约的骑士王问。他不安地想起了那些酷刑、火刑架和愚民的误解。只是治愈疾病、只是给予协助…却… “我只是给予变数而已。”那个法师这样温和的说。“你也会来帮忙我,不是吗?” “也是,至少我们不能就这样空等悲叹。”这骑士站了起来,他安心了。就像久远前那个无月的黑暗之夜,他始终相信微弱的希望之灯一样。 “我正在改变啊!”法师愉快地扬起笑容。 ”来吧!不要让人呼唤着我们的名字却坠入深渊啊!” “那我给予勇气的祝福。”那骑士愉快的说,他非常喜欢自己那法师的笑容,千年不改。 “即使不能留下什么,总比残酷的袖手旁观来的好啊!” 那样连夜奔驰、悔恨、连仪容与发丝都散乱的…多强大的人都会哭倒在地的… 因为那已经毫无呼吸的…誓约之人。为了… 这是多像当初的…我们呢?那么为了不要重蹈覆辙… 让一场不可思议的奇迹发生吧!在所能的范围内。 愿你们能活在春暖花开的阳光下,尽情相伴欢笑。 不要连这点光芒与希望都夺取嘲笑啊。 梦并不清楚,Albus Dumbledore醒来了,他只依稀记得好像有两个装扮很中古的人在对话,关于什么却想不起来了。却记得那种愉快的笑容,这就像是青年们在恶作剧一般、就像少年的他和Gellert做了什么新实验却展现了奇迹一般。 一定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又是坐在椅子上睡着,或是因为他面对的是窗户? …才会有奇怪的梦境吧,自己不具备预言的能力的。 他能感觉某些奇妙的魔力涌动,也许只是错觉? 毕竟年纪是有了,不是真的年轻。他看看了桌上的纸条,那是同事和凤凰会们留下来的,告知他一切安好,照常,并希望他按时吃饭,喝点治愈魔药喊去床上休息。 想了想,也许他现在唯一能帮忙的就是平安的存在着,给予这一些人希望,于是他完成这些,去床上躺下了。 那熟悉的心跳声存在他耳畔,他难得的好好入眠了。 *19世纪末20世纪初,同性恋等性少数平权理论才取得重大进展。 Magnus. Hirschfeld于1899年出版了相关书籍,他认为同性恋是第三性,即介于男性于女性之间的中性,而不是一种疾病,后人称其为「性爱恩斯坦」。在这之前都有一定的风险或被认定为犯罪,且即使不被认定为犯罪也会构成一定的风险、迫害及不良的评价,毕竟社会大众还无法接受。 *德:我的爱侣与同谋者是Albus Dumbledore. *英:我们的血盟。 *德/英:除了他我谁也不爱。 *看过自创档的人明白,毕竟法师之神不只一位,最常被喊的是那位梅林没错,但人家也要换班度蜜月。XDD 没说他不能让其他组合代班啦XD不过不强迫去读啦~只是…透过他们来叙述。


[55] 这样的平稳心跳,很好,Al应该是睡着了,睡吧,meine Geliebte.* 你守护了这么久,那么我将为此战斗。 “Kommen…ja wirklich in der nacht. *” Gellert Grindelwald喃喃自语道。 他优雅地起身,他知道刺激对方这招一定奏效,经验啊,erfahrung, Tom kind.*接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这是礼仪,即使战斗也不能抛下的。 只是穿着是便于行动的黑色无装饰马裤,上身只是简单的暗灰红色衬衫及黑马甲和灰色的麻质领巾,外加上那纯的黑色大衣和长皮靴。 他挑过的,这套衣服即使在夜色中也不会反光,他想着,应该喜欢被称呼黑魔王的都不会挑白天攻击,除非有遮云蔽日的实力。 Fünf,vier, drei, zwei, eins*! 他回身,优雅的像是指挥家,抬手挥掉迎面而来的恶咒,并同时鞠躬闪过另一道咒语,两道都是绿光。 “…真性急,决斗礼仪呢?”他声音不大,却是足够穿透对方。 ” Voldemort…或者我该说…Albus Dumbledore的学生Tom Marvolo Riddle?” “Gellert Grindelwald你这个疯老头!你抢了老魔杖!那不是给输家的!”对方果然对于被直呼名字非常愤怒的嘶吼道。 “那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要挑战另一个赢家前,要先赢的了上一个输家?你怎么还没向我鞠躬啊?我可是鞠躬了!” 被这样怒喊名字,对于曾称霸欧陆的Der Erlkönig*可谓是习以为常,他可不会因此动摇,但对方越动摇,对他越有利。 Gellert Grindelwald用一只银灰色、一只黑蓝的眼睛直盯着对方,同时很悠闲的绕着对方绕圈走步。 就像他不是拿着一只老魔杖与现在人们最害怕的黑巫师战斗一样。 “Tom kind*?不过我得赞赏你的勇气,你这次可是单独前来呢?我还以为你会带一大堆人来包围我这疯老头?” Grindelwald没有进攻,他只是继续说话,又像是指挥音乐般,随意抬手般挡掉另一个恶咒,那阵绿光很快消失了。 “三次都是同一个咒语,Sollte ich Ihre Freundlichkeit schätzen?*我该说你对我一个老头真好呢!不过我不喜欢被让招的。Danke vielmals.*非常感谢。” “把老魔杖给我,我可以让你重新拥有一切!” Voldemort只是这样说。“不过你也是这样才会输对吧?话很多!你可是输给你口中我的老师了!” “我得提醒你一下,我可只输过他一个。他是当代最伟大的白巫师,而且我输得心服口服,你呢?你输给另一个比你小的孩子,而且…” 似乎端详着对方的长相,Grindelwald貌似不忍的摇摇头,”你还练这黑魔法练到有点…毁容啊?du tust mir leid.*真遗憾。” “在意外貌的肤浅老变态!你还坐过牢,我可没被抓到过!”对方嘶声说。 “你现在在这里是跟报纸说的一样?你喜欢他?真是个大笑话!可见这里躺着的老家伙也没那么道貌岸然嘛!不过是个喜欢男人的 表 子!” Voldemort前面的话并没有打击到Grindelwald,毕竟那叫做事实,但是后面的话…不小心触及了某个底线。 “Herzliche Glückwünsche*,恭喜,你说我怎样我不在意,但你牵扯到别人了。你让我真的想动手了…这是我们的决斗,而且你不该这样说你的老师。” 那双异色的眼睛变的阴翳凌厉,修长且指节分明的手抬起,但那只是一道隔空的凌厉巴掌,把对方扇过脸。 吐掉嘴里的血,Voldemort笑了,”果然是真的吗?那你更应该给我那支魔杖,你老了,Grindelwald,你在这种战斗里只会说话和这样?像麻瓜攻击?那支魔杖会烂在你手里的!给我!我就让你不死!” 他蓝杂血红色的眼睛并没有捕抓到对方的眼神,他对手那双异色眼睛里,很温柔的浮现出了属于恶魔的阴影。 本来隐藏着的暴戾之气和曾踏着百万人的干涸血迹的气势展现了,狂暴的魔力氛围开始充斥四周,Grindelwald直直地望着对手,突然莫名勾起了那噬血的笑容。 “Albus,你可不能怪我,我只是教训你这个学生。”他低声自语道。 “哈哈!这才对,这才对!你该摆出那该有的样子!就像这样!你跟我是一样的,别装傻了,爱上了老圣人不过就是一个哄骗魔法部的笑话对吧!”Voldemort开始大笑,同时他绕起咒语,“你真狡诈,他们还真的特赦了你啊!” “你知道为何你嘲笑爱吗?” Grindelwald阴鸷的笑了,他摆出优雅而残酷的姿态,但是像是指挥一般敲击的指节暗示着这Der Erlkönig*愤怒的前奏。 “那是因为你的纯血母亲,Merope Gaunt也无法得到的东西,她魔力浅薄还被家族嘲弄,家人不爱她,所以她只能药倒你父亲,一个你讨厌的麻瓜,结果一结束用药就被抛弃!而你,崇尚纯血,却是混血啊?更何况,你也不是Lord*,也还同样得不到爱!Wirklich lächerlich!*真是可笑啊!啊哈哈哈哈!” Grindelwald毫不意外的看着Voldemort愤怒的,像是喷吐般,用魔杖和吹息终于编织出了那巨大的火之蛇盘绕着出击。 “放火?你早的很啊!哈哈哈哈!” Grindelwald像是想到某种笑话一样,疯狂般笑起来,“你知道上一个招惹我的Hogwarts学生发生什么了吗?”* *德:我的爱 *德:来了,还真的是在晚上呢。 *德:经验啊,Tom孩子。 *德:5.4.3.2.1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德:Tom孩子 *德:我该说你真亲切/我该说你是个好人吗? *德:非常感谢 *德:我真为你感到遗憾。 *德:恭喜你 *Lord: 直译为勋爵,不过简单而言,这是一种敬称,主要用于翻译英语中对有爵位的贵族的泛称,也是对此类男性贵族的称呼,和对某些封爵的儿子。 此外也可用来翻译其他语言中的相应称呼。涵义类似中文的「爵爷」。除了公爵,所有拥有爵位的男性贵族在普通场合可称为「○勋爵」(以英文则是「Lord X」)。 以GG的出身地区、行为模式和用钱方式,我极度怀疑他可能真的有爵位之类的。 *德:真是可笑! *让我们再次为Newt Scamander学长致敬啊…


[56] Grindelwald举起手,优雅的原地转了一个圈,让那黑色风衣随他飞扬,竟像是展开的恶魔翅膀或是夜骥[Thestral]羽翼。 就像他所在的地方不是黑湖畔的白色陵墓;不是面对一个这代人最害怕的Voldemort,而是在指挥一曲歌剧,抑或是引领一支舞蹈。 只是从他的魔杖尖端所燃起的,是那已经出名的银蓝色火焰,随着他的旋转,火焰将他和他的对手围绕在中间,同时,那只由Voldemort放出的巨大的火之蛇也被圈在里面。即使这只红色的巨大火蛇不断的试图冲撞出去也一样,自然,也打乱不了Grindelwald的节奏。 “好啦,sehr gut,*非常好,这样就不会到处砸和烧东西了,而且说实在的,魔法绽放的血脉可珍贵了,我没打算在学校把孩子们怎么了。我也不打算杀你,反正你现在也杀不掉不是?你跟我都是学黑魔法的,这只是小把戏不是?” Grindelwald异常愉快地说。本来就因长久在塔中苍白的脸搭上那头白金色的头发,让他在交错的火光中看来异常恐怖。 银灰色的眼底的狠戾和黑蓝色眼中的暴虐毫无收敛。 “但这不代表你不会痛,denkst du so?*对吧?我们都同意这点吧?” 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堪称温柔,但无法掩饰掉那份如这些魔法火焰所诞生的疯狂。 那将我心烧尽的是,歌唱着要为所爱复仇(报复.Rache)的憎恨之焰(火.Flamme); 将我善意烧尽的是,歌颂虚伪(谎言.Lüge)的愚人(愚蠢.blöd)毁谤所爱之怒。 * 由他指挥般的手凭空而出的,是一只巨大的银蓝色火龙。那东西嘶吼着,很快就将那条相较之下略小的橘色火蛇吞吃殆尽。但这火龙没有消失,而是扑腾着上窜。慢慢绕圈化,与为四周的银蓝色火焰融为一体。 “你连真正的不灭厉火都还使不出来呢,Kind*。你不屑的老师可用这玩意烧过我啊!”昔日称霸欧陆的Der Erlkönig*用一种奇异怀念的口吻说道。 “他是不是对你们太好了?还是你需要我教你几课?”没有魔杖的另一手抬起,他用无声咒语再次,单纯的…抽对手一巴掌。 “Schlechter Schüler*,坏学生,你懂…你懂吗?有些错误是不管怎样虔诚的祈祷或悔恨,也不能得到救赎的。Das ist Arroganz und Einbildung.*傲慢和自负只会带来灾难,只会像我这样! ” 前面的话语只是带些语音起伏,但Grindelwald最后一句是用吼的,他焦躁的绕着火圈走着,黑色皮靴不耐的踢踏着,就像被困住的是自己,不是对手。 “老疯子,看来我轻忽你了。” Voldemort,只是吐掉另一口血,他真不明白这家伙,本来以为只是个坐牢到衰老的失败者,但看上去…这家伙应该也用了什么东西…恢复了年轻或重生。黑魔法?跟Dumbledore那胡子花白的老头模样可不太一样,这个看上去大约是中年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在叨叨念念什么疯话。 像他这样有啥不好的?老成这样还凶悍的很,还让人畏惧!连国际联合魔法部门都让步了!永生…不就该像这样? 而这个Grindelwald心心念念的…是关于Dumbledore的事,魔法部里的内应也说,Corrnelius Fudge本来要取走Dumbledore的遗体或遗物之类的,却被阻挠了,而后,他们又说要找个跟Dumbledore像的人…* “你真狡猾,你先下手了?是吧?老家伙…你利用了Dumbledore?” 一定是利用了Dumbledore留下的某种强大的、宝物或是需要本人才能开启的什么遗物! 觉得自己抓到新重点的Voldemort很愉快。即使是暂时的失败也没关系,至少他得到一个重要情报。这个Grindelwald能再次崛起、魔法部的一群官员试图抢夺的… “Was hast du gesagt!*你说什么!你怎么敢这样说!” Grindelwald对此拔高了嗓音怒吼到。 利用! Mach mich traurig! *我才没利用他感情!我认真的!怎么这家伙也这样说我!他什么资格! 下一刻,失去自制的Der Erlkönig*狠狠招来几道雷电抽了对方。一抽、二抽、三…再来几缕暴风、再来一股酸雾、再… Voldemort也不可能就待着挨打,他也回击或防御。让你发癫!不就是说破了吗? 一时之间这场地里充满了各类横飞的咒语,有些是真正的黑魔法,有些是莫名其妙的迁怒与恶作剧用咒语。 …不过显然他们两个没有注意到他们说的事情完全不是同一件,虽然议论的是同一位。 要不是被议论的那位现在不在场…应该会当场不用魔法,或只是用魔法盔甲护身,最后很麻瓜式的给他们一人一拳在头上。 好吧…但我们显然不能对一个刚刚用黑魔法复生身体有点虚,一个坐牢后还有年纪了的黑魔法使用者说什么对吧? 战斗还在持续。 *德:非常好 *我终于压到韵了!XD *德:你觉得呢? *德:小子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德:真伤人!/令我伤心! *德:坏学生 *德:那是傲慢和自负。 *那是被惦记上而报复诅咒了…见[44] *德:你说什么!


[57] 在好几道咒语综走横飞之后,Grindelwald终于抓回自己的节奏,他刚刚被这小子气得不行,才会随手乱放各种他想的到的咒语的。 结果就是自己的节奏被打乱了,并且让自己看起来非常狼狈可笑。 这小子有什么资格议论别人的爱情! rücksichtslos handeln! * 这是我跟Al的是,干你有什么事! 这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可以,他真的想把这家伙的心肝给活掏了,可是不可以…因为他答应过了,要遵守承诺。 对,Al还在等他。只能教训一下,让这小子不可以骚扰学校,也不可以打老魔杖和Al的主意! Das sind meine!* 下定决心,那么就只是教训和警告。这是我的地盘! Gellert Grindelwald,这曾称霸欧陆的一代Der Erlkönig、因为这年纪还被嘲笑感情问题的而刚刚失控的黑巫师,决定为了不失手,他重新想好了战略。 “老魔杖不会是你的,绝对不!”他喊到,同时他施放火焰与闪电,并且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的对手。 erfahrung, Tom kind.*他不意外这些攻击被打偏或是弹开,因为这些本来就是烟雾弹,是虚假的攻击,随手挥出的绚烂效果。 他要的是距离。 Gut, nah genug.*他要的就是这瞬间。 但这下子可以说超出Voldemort的预期,因为他以为不会这样的。 他挥掉或弹开那些咒语、火焰、暴风、闪电、剧毒烟雾…但下一个瞬间迎面而来的是…黑色的皮靴!疯老头!他竟然跟麻瓜一样!用踹的。 黑色风衣在银蓝烈焰中,飞扬着就像最真正的黑暗降临,张开罪恶的翅膀。 那是跨越了那混乱时代的饥饿与疾病、怀疑与杀戮所生成的黑暗。 Hier kommt ,die Nacht kommt.*就像那时候许多人在这人背后所小声议论、抑或崇拜的低语。 但这却是很有用的,毕竟距离这么近,后果就是Voldemort没有防备这样单纯的物理麻瓜式攻击。 因此被那只黑皮靴一脚非常用力的踹在手腕上,魔杖落地。 但当然Grindelwald没就这样算了,他继续一靴子把那只魔杖手给踩在地上。 没踩碎你腕骨我可很保留了,我只是踩断。 那是属于一个不知道曾编织出多少死亡与历史的,双手与眼神; 那是刮起一个时代风暴的、被所爱与世界遗弃的嘲弄与纯粹恶意。 现在他可以很近的用那一银灰色、一黑蓝色的眼睛凝视这个对手了。 “Sieht wirklich verlegen aus.*看来真是狼狈呢…不过算是还可以了。” 对于对方试图扭动挣扎去够魔杖的行为,他只是用另一只皮靴再补踹了一脚。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耐烦。 接着,Grindelwald用老魔杖抵住这个Voldemort的下巴。 “你杀不死我的。” Voldemort嘶声说道。 “我当然知道,黑魔法嘛!我也说了,你有痛觉就好,而且我也没打算杀你。” Grindelwald只是用老魔杖戳用力的了一下对手的下巴,拉近距离。 “黑魔法的愤怒,就让黑魔法的疯狂来回击,如何?” “但是我要说的话,你最好给我听清楚,Verstehen?*懂吗?”对方只是用蓝夹腥红的眼睛狠狠瞪着他,Grindelwald就当作这就是在听。 “首先,我没有抢老魔杖,那是Al…Albus Dumbledore说要给我的,他都告诉所有人了。所以这是我的,meine!*,那既然是我的,那我就不能让你拿去。 第二,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又跑来学校,找你学弟妹的麻烦。 魔法的血脉珍贵的很,不要净欺负孩子,也别专挑老人,都是些无法还手的,拜托你找点像样的对手,否则我可不会像这次就算了。 第三,看在你没浪费我很多时间的份上,告诉你一个无聊的事情,你就算真的对我下了索命咒,也杀不死我,你该记得你失败在Potter boy的事情吧? 就算你真的对我下这咒语,你就会发生同样的事。 你最不屑的爱之防护,我身上也有呢…。不过,我可不需要靠别人重建肉体。 所以这份爱是我的,我的!不像你要跟别人妈妈借。 * 除非你打算再散掉第二次,别试着这个。 第四…” 再讲下去前,Grindelwald迅速收好了魔杖,把对方踩稳,然后握起那指节分明的手,成拳,然后狠狠的,往对方脸上招呼过去。 “第四,不要乱议论别人的感情,那是我的事,没有你的事。” 再次拳头招呼过去。 “还有,Al…Albus. Dumbledore的事也是,他还是你老师,放尊重点!不准再提起Albus. Dumbledore的任何事!不准!Nicht erlaubt!*” 接下来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就是很野蛮的…打架,还是徒手,没魔杖那种。 好吧,但是因为Grindelwald会无杖魔法,反正这里不需已经不要精准了。 所以还是一阵的飞沙走石,拳脚相向。 压制着对方,Gellert Grindelwald满足于长久没有尝到的血腥气和战斗的刺激快感…虽然这打起来一点也不过瘾,但聊胜于无。 这压下了一些他躁动着、狂啸着的要求…要求着斗争、情绪反覆的魔力… 当然也满意于自己的皮靴和双手上都残留下了,足够之后用来施放黑魔法和血魔法的,对方的血迹。 “好,你收到我的警告了,也被教训了。现在给我离开!Verlasse jetzt!*滚!” Grindelwald放开了Voldemort,还很不礼貌的往衣服上擦手,简直像是碰到脏东西一般。而那银蓝色圈围场地的火焰慢慢熄灭了。 Voldemort即使心有不甘,也得暂时撤退,他没料到这老疯子就算疯了,也这样狠戾…而对方既然要放他,那他也不会死要面子。同样使用黑魔法,也许这家伙知道得更多…关于那些秘术… Voldemort在对手的默许下,化成一阵黑雾,消失在黑湖畔的白色陵墓边。 * 当然他没有漏听那Grindelwald大笑着说的那些话。 * *德:不知死活! *德:这些是我的!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德:经验啊,Tom孩子。 *德:好,足够近了。 *德:来了,那是真正的暗[夜]到来。 *德:看来真是狼狈/真是尴尬 *德:懂吗? *德:我的 *他只是在炫耀,他有的是爱人的爱,不用因为黑魔法重生所以要仇人血共用。 *德:不允许 *德:现在离开。 *大家别忘了6+1魂器问题,现在就让GG圈一下势力范围,他想要一个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城堡/做窝(?) *在下一章

10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