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58-64]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58] 当然,重心全都放在战斗、愤怒和恐吓的Gellert Grindelwald,也理解凤凰会成员和教授们早就会知道他会在这,所以就直接当他们不存在。 因为他懂得…也许是Al担心所以才让这些人在这里守着。 不过他不懂的是,教授们担心的是Hogwarts的结界还挡不住这两个黑巫师的折腾,特别是那Gellert Grindelwald,他谁啊,Der Erlkönig*…当初一群Auror挡不住,要校长才能扛得住这一个。 要是学校结界直接破裂了就麻烦了,而要庆幸的是,这Hogwarts屹立不摇好几百年,也许还能遮蔽一下这场伟大的战斗。 (或是单方面的拽着打?) 所以就还是分了一些人来看守。因此由Professor Snape和Hagrid在一旁待命。要是场面不妙就去呼唤其他教授来支援。 而凤凰会成员则由没事的人来观战。 当然他们全都从Snape那里各种死皮赖脸的要来了多的纪录影像晶球,期待能记录这场战斗。 当然他们全都没失望。 “哇喔…我突然觉得不要惹这个穿衣品味很高的家伙。”Black只能这样叙述感想, “都这么远了,还可见火光冲天啊!” “你最好安静点。”Lupin说。 “到时候大家都只听见你。”他同时摊开活点地图,确定学生们没有半个跑出来,这被波及可能不就是扣分这样简单的事。 Snape和Hagrid从另一端与他们会合了,战斗应该是要结束了。 在烟雾火光之中,那穿风衣的影子摇曳着、像是不真实般的舞蹈着,像是拥抱着所有黑暗或悲伤般大张双臂。 “喔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为了埋葬空虚(空无.Leere)、燃烧寂寞(孤独.einsam),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Kosten)、犯下什么样的罪孽(Sünde)*啊? 你们这些不知感恩的东西…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流出的血就要流出的血来等价偿还! Lässt mich ungeduldig warten!* 最后,我一定会、让我用老魔杖奏响你们的喜剧落幕! ”* 尽管全部、这些事全都如此不堪… 因为是那么和善的Al,所以他任何事情都会原谅的…连罪孽深重的我都… “Ich werde niemals vergeben.*”他低喃着,因为自己既是断罪者,也是赎罪者啊。 虽然这罪孽之身…实在不敢奢求饶恕…aber*… Obwohl ich in die Hölle gefallen bin, liebe ich dich immer noch.* 远方还传来那恐怖家伙不知道抽啥风的向对手喊话的笑声,这真是很…阴森啊。校长…你为何会吸引这个啦? 校长你不会真的是什么冥府守门人,这个真的是什么恶魔之类的吧? “…你觉得我们现在这里四个人可以让他,乖乖地,回去的机率有多大。” 最后,这是留守兼魔法晶球录制人员的集体感想。 他这Moody说的坐牢癫好像抽得有点大…Nurmengard真的只是监狱吗?有没有还收治不时抽风的? 要难怪整间只关他一个,这要是Azkaban怕是Dementor都得跑给他追… 而且说不定这位还会想用老魔杖去戳看看那些东西有没有眼睛给他玩… 啊,他会无杖魔法…那也许他会直接抠…像刚刚? 正当所有人第一次全部难得达成一致,要四人一起去问问那位…到底要不要…回去了。 (还是把乖乖这个词省掉,谁知道这家伙过瘾着,会不会不小心啊…)的时候,那片被圈起来的场地安静下来了。 四个人立即安静地戒备…谁知道会不会… “唔…?”他们戒备的那位,却只是不知道为何把手放在胸口,在感受什么似的。 要不是他刚刚施放的魔法还残留着强大的氛围、本来整齐的衣服有些微凌乱、身上和手上还沾着的血迹,此刻看来又完全不像上一刻的可怕和嗜血。 要不是他们都知道那里似乎有魔法器物,还会以为他该不会有心脏病…。 感觉到血盟传来的心跳有不同,Grindelwald静下来,连魔法都安静了。 他数着节拍… “这样Al好像会醒来呢…”又开始自言自语。 “啊,这么晚了,那真是,该收拾一下回去了。”于是开始收拾四周,装瓶某些东西。 见他真的开始收拾了,还真的很快就收好往回走了。 Black、Hagrid、Snape和Lupin这时竟然异常同步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不知道他叨念的是谁,总之感谢你把这位Der Erlkönig弄回去了。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德:空虚/孤独/代价/罪 *德:我快不耐烦了! *德:但是我是绝对不会饶恕的。 *这就是上一章没看到的话。 *德:但是… *德:即使已经坠入地狱,我依然爱你。


[59] 把自己弄干净,他倾向传统的方法,有些气味和东西还是不是清理一新可以处理掉的,尤其是战斗后。 所以,Gellert Grindelwald洗了澡,仔仔细细地洗了两次。 (并且对于这里所有清洁用品的气味产生疑问…这都什么梦幻味道?星空花园?算了,他勉强找到个能用的,Seife*! ) 这次…应该可以让那个Tom知道不要乱跑来了,他不信这样揍了还不够。 魔法、徒手,而且自己也收集到了他的血液…相信学黑魔法的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黑魔法、血魔法…这只是后手,要是真的不行他才会用上的。 简单的也可以搞些血脉追踪,不信魂器不算在内…黑魔法一起玩才有趣! 反正这些都采集了,也封装好在瓶子里了,这样的份量够用的。 好吧,那个Tom唯一想的周到一点的是,这样的重生身体确不容易被采集毛发还被运用用来操弄黑魔法,因为自己还真的找不到对方的头发、眉毛或相关的… 所以自己也只能弄血。但揍人也可以说很过瘾… 这时候他倒觉得这个可以直通校长之塔的Portkey挺方便的…即使是月亮状的布制书签。毕竟带着刚刚警告或说打架的样子,半夜晃过校园实在不是好选择。 尤其这里充满了好奇的魔法小崽子们…他不想再来几个小崽子跑来围观了! 然后他小心且安静地踏进已经熄灯的校长寝室里,传来熟悉绵长的呼吸声,这就像是他那一去不返的梦境,曾经最幸福的时光。 只是时间与空间都已经改变而已。 不久之前,即使是夏日最后的最后一抹残阳,也会炫目的刺痛他,当然这刺痛…他现在知道是双向的了,毕竟,同样被那夏日所刺伤的这人,竟然已经将自己耗竭到这种程度…差点验证了不吉的预言。 那么自己曾经的愚行…不值得后人重复… “…我以为要好几天,你回来的真快。不过你又杵在这里做什么?别摸了…”最后被打扰的不行的、本来应该正睡着的Albus的声音惊醒了梦游似的他。 原来自己早就走到床边,很自然的开始抚摸那头红色的长发,并顺带一路摸下去,把对方的头颅、脖颈都扫过了一遍,在下去的话会到肩膀吧… “好了,你手很冰…我当然不担心你,比较担心Tom。你这家伙就算是肄业,你们学校都允许学生决斗,你当然深谙斗殴的艺术。…我说别摸了!” 听到先被担心的还是学生,这对Gellert来说可是打击啊… 所以他决定没摸够之前不停手。 “你自己一个人去过Shqipëria*的黑森林,并在里面待了一个多月,那里除了黑暗生物以外什么都没有,我担心你什么…还摸!” 对于那黑暗里瞪过来的天蓝色眼睛,他做了一个非常委屈的表情,那双眼睛竟然还可以有眨出委屈的泪光。“你心思都在学生身上,总给我一点其他的啊!借我暖一暖嘛!” …没得到回答,但是被子一角掀了起来,这是无声的邀请。真好,他可以好好睡了。

事实上,他知道,Albus打从打响战斗的那刻就开始浅眠,似乎就像可以感觉他生命与魔力的节拍一样…虽然是睡着的,但却还是变得轻浅,像是备战那样紧绷,不知道是彼此手上的监视手环呢?抑或是本能?

他红长发的恋人从不言明…抑或是那个夏天之后,再也没有勇气言明。 但…但Gell很确定,当他从后面环上对方的腰时,Al放松了,很放松…并且有再度熟睡的迹象。而当他将另一只手放在对方的脑后,穿透发丝并缓缓落下,Al半梦半醒的就翻身埋进了自己的颈项之中。 而对于Gell,他很高兴有温暖,而不是冰冷、黑暗的小房间,而那些疯狂的念头和各种景象也无法追着自己不放,那些黑洞也吞咽不了他。胸腔不再疼痛,也不会有浑沌不清的悲鸣…因为触手可及的就是温暖。 非常的平静,是的,平静。 彼此之间没有空隙,皮肤互相传递温度,某种让人心神向往的东西暖和又缓慢的开始在两人间流动着,带来放松与睡意。 所谓的爱… 真正想要彼此相拥的,可不只是肉体(Körper.躯体),还有心灵(Seele.灵魂)。 于是,这成为了彼此的救赎与良药。 *德:肥皂 *此为该国的语言,非德语,其英语为:Albania


[60] 舒适的睡眠带来充分的休息,更让Albus Dumbledore再次见到了妹妹。 Ariana还是那样开心、愉快,这次她换上了他们几乎没有见过的裙子,那是适合夏日和庆典的衣裙,不再是看着正式且同样的蓝色连衣裙,而是偏向浅紫色的裙子滚着淡黄花边的衣裙,还有夏日的草帽,上面缀着满天星和矢车菊编成的花环,还有几枝红白玫瑰。 这里还是交界之处,就像火车站,而他们也一如既往地在花园与座椅边见。 “Al哥哥,安娜这样有没有比较漂亮!”妹妹很愉快的东奔西跑。 ”要是能的话,安娜想当花童呢!” “什么花童?”Albus不太理解,妹妹好好的怎么想的,但他很高兴妹妹看来非常愉快。 “Al哥哥的男朋友,他老了但还是很帅、很凶但很有个性!能保护大家! 而且他真的道歉过了,安娜听了好多好多次了,他一个人在塔上都有说。所以安娜原谅他了啦!安娜说只要他照顾Al哥哥,不打Aber哥哥就可以了! 所以,安娜真希望能当花童! ” Ariana很愉快地在他面前跑来跑去,“我刚刚去问了,哥哥的男朋友说这样好看了!你们要记得Ariana喔!” “你也在?”另一个声音问到,是Aberforth。“我还以为我喝酒喝多了…才会梦什么东西…还是这是啥魔法?” “天啊,我要少喝点…” Aberforth喃喃自语。 “你本来就该少喝!Aber哥哥!但你也不能全怪Al哥哥!你那时候也忙着玩扫把打球,也不理安娜的!不全部都是Al哥哥的错!” Ariana穿着新的洋装,不满的手插腰说道。 “这应该就是该死的魔法,安娜不可能…” Aberforth说着,却被Ariana巴了一下头。 ”我就是Ariana,Aberforth哥哥喝太多了!画像只能画瞬间,都忘记了?那时候安娜不开心!当然! 可是Gell哥哥也道歉了,他不停道歉,每年都是,他很认真道歉,安娜原谅了,所以Aber哥哥怎么不能? ” Ariana那新的浅紫色的裙子滚着淡黄花边的衣裙飘逸着,跟她的头发一起飞扬着,她再次向两个兄长微笑。 “Ariana希望你们都能活着、快乐幸福的!安娜会开心的!”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Aberforth说道,摆摆手表示懂了。 ”就不打那两个就是。” “安娜一定想让你们知道,Al哥哥,Aber哥哥,”女孩笑了,“我在这里很好,而且我不再恐惧、也不仇恨任何人了。”她那双与哥哥们一样的,天蓝色的眼睛中散发出那纯真、柔和且善良的光,大家都忘了,她也是一个Dumbledore啊… “我们总有一天会重逢的,所以…到时候要带来更多好消息给我唷!” 他们的小妹妹给了两个哥哥一个拥抱,银铃般笑着跑远了。 雾气般的车站又再次,缓慢的消退,而后甜美的睡眠与休息轻柔地抚上。 That brightly shining,in which you're smiling, Without hating anyone or regretting death,we'll meet there ,someday for sure. Voldemort虽然走的狼狈,但他思考着那应该早就年老的一代黑巫师所说的话,关于代价、罪孽…这些都是黑魔法会牵涉的仪式。 那么说不定还有合作的可能… 莫不是这老疯子在暗示什么?关于力量?黑魔法…关于血吗?他也许需要去理解一下这个Gellert Grindelwald之前的纪录和报导。 他刚刚说的是埋葬空虚、燃烧寂寞,愿意付出什么代价,犯下什么罪孽,流出的血要流出的血来偿还…而且这跟Dumbledore那个老头有关。 …是献祭吗? 那Gellert Grindelwald献祭了什么…让那股力量涌动在他身上?回复青春、强大魔力、让国际联合魔法部门给了他特赦…难道因为他甘愿做一个守墓人?还是说魔法部他们…让这老疯子抓住什么把柄了? 1945年…Dumbledore击败了Grindelwald…也就是说…关键会在…Dumbledore身上? 那应该还不算是死神圣物,他只有魔杖,而Voldemort确定复活石还在自己这边,只是不知道那斗篷去哪了…现在是谁先找齐3项…谁就是死的主人吗? 那这次他会好好准备,绝对不会输给那个老疯子!反正现在没有最伟大的白巫师了,那么黑巫师们彼此交锋,正常不过,不是吗? 那个奇怪又弱小的魔法部根本不能成什么气候。 血液、牺牲、罪孽…这都得好好查一查…让魔法部的那些尽快找其档案。 老魔杖难道还有其他的功用?抑或是… 可惜,他还不懂,哀伤可无法用憎恨与恐惧来医治的。 这是另一位用了快半个世纪来忏悔所学会的重要讯息。 虽然这另一位的表达能力…真的,实在非常糟糕,没有传达出正确的意义。


[61] 毛茸茸…什么… 一定是毛茸茸的心脏。那个故事*…对,毛茸茸的…心… 那勾起的嘴角是那样的轻蔑…曾经的爱人用仇人的眼神看着自己。 而那种糟糕的笑意…就像那时候魔法部不相信自己的理由一样,那些闪烁的、私下嘲弄的眼神…嗡嗡的议论声…嘲讽、恶意…那时候是不是还有…天啊,真是变态极了、堕落… 失去了家人、被人们所质疑着…逃跑自己的不堪一般,将往世界的大门封死。 破碎的泪珠开始落下,不了…我再也不… “…Welcher Bastard ist das?*他们谁说的,嗯?我保证那些家伙会,后悔…我的心脏在这…你有听到吧,没有…毛…”一个有些低沉且暗哑的声音在自己额头附近响起,而刚刚那毛茸茸的触感是头发…白金色的头发。因为不像是醒时那样嚣张的梳起,所以现在那些头发垂落着,有些搔痒,也是刚刚的“毛茸茸”联想的噩梦来源。 Albus Dumbledore第一次在这么多年来,于醒来时感到不知所措,因为他正靠在一个胸膛上,而自己红色的长发也铺散在对方身上…这是很尴尬的姿势…基于事实上,他们已经快半世纪或以上没有见过面。 但是现在,在阳光照进校长之塔的窗棂,清楚映出他们相拥而眠的样子,Gellert Grindelwald一只手臂还着Albus Dumbledore的腰,另一手环抱着靠在自己身上散乱着红发的颈项;而Albus Dumbledore将头颅靠在对方的臂弯和胸膛中,一手抚摸着那跳动着心脏的后背,另一手也还抱着对方的腰。 他们正用一种非常亲密的姿态相拥…而且都睡得很好。 但显然这对于Gellert没有什么冲击性,而且也不在意,他好像只是对于抱着的人浮动的思考与动作有反应而已,安抚性的拍拍怀里的人,半梦半醒地说着话。 ”…Geh nicht hier weg *…让我再睡一会…舒服…嗯…weine nicht, weine nicht, shush *…” 阳光投射在同样白金色的睫毛上,那睫毛微微的颤动着。 Albus很久没有这么靠近一个人,而被靠近的人也没有一个这么放松。 大部分前来的人,需要的是Dumbledore的建议、判决、提议、保护、交换条件… 但不是需要他。 他们冀望、需要的是一个完人、一个希望灯塔。所以他若只剩下这样的价值,他只能做到最好…还有…最后。 可是他好累…真的好累。他也会想大哭、也会很难过、也会寂寞…他鼓励那些人、帮助他们,是因为他希望这些年轻生命能找到所爱,并为此而活,不要如他… 赞誉满身却孤苦无依。 只有这时他默许自己,把眼泪抹在抱着自己的胸膛和那件纯黑稠镶银边的睡袍上。 …还是蓝色星星睡袍比较可爱。 这纯黑绸镶银边的睡袍让他好像抱着哪个政府高官还是什么黑帮老大陪睡… “…你让我睡意少了不少啊…Du spielst das gerne?*我都不知道你口味变重了…这么多年太寂寞了?…可是之前不都是哭着喊不要吗?不要谷仓里的缰绳…” 那片胸膛开始起伏,不正经的调笑着,用某种怀念的口吻和低沉的嗓音说着非常不应该在大白天说的胡话。 “我那黑色腰封可是纯皮革鞣制的,那上面三条皮带都是可以抽起来的,等你身体好多了,我保证我能让你求我…喊我Herr* 或ihre mächtigkeit.*然后忘了那些Bastard*…或你可以愉快的晕一会,让我去教训那些Bastard*。” 他忘记这家伙…习惯摄神取念!那个夏天…他们彼此都是这样的… “你会喜欢的…sehr geehrter.*”那双眸子渐渐由同一颜色的黑蓝转变成了异色的一银灰一黑蓝,满意的凝视着怀里抱着的人。 “你…不要把预言能力用在这种地方!”…面红耳赤,脸的颜色应该要和头发一样了。火红色…要知道…将近半世纪或以上没有人这样跟他说话了…不管是不敢或是不想或其他。 “Warum nicht?*这次没有更大的利益(For the greater good),但我总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吧(For my own good.)…现在用手就好。等你好多了…再尽兴点… ” 被子下的指节分明的大手滑动着,很快找对地方。 “你…呜…”这是大白天,这里是校长室,下面都要开始上课了…窗帘都没拉… “你明明就很同意,这个热度…Unglaublich.*”被子下面,扣住了婉拒的、带笔茧的手,一起带向彼此的热源。 “这里很高,只有猫头鹰会看吧…没关系的…shush …mein schatz.*看着我,gut gemacht*…” 亲吻着流泪的眼角、绯红的面颊,最后再把呜咽声吞进自己嘴里。 Gellert Grindelwald认为这是个美好的早晨。 *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The Warlock’s Hairy Heart. *德:那是哪个混蛋? *德:别离开这[里] *德:别哭,别哭, *英:嘘… *德:你喜欢玩这个? *德:先生 *德:阁下 *德:混蛋 *德:亲爱的 *德:为何不? *德:极好/不可思议 *德:嘘…我的宝贝 *德:做得非常好


[62] Moody推开校长室的门,他又忘了敲门…算了。这Auror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他和凤凰会的同伴及学校教授都看了对决的纪录晶球,这可是首战告捷! 要好好商讨下一步,以及怎么跟社会大众交代,他已经对于魔法部不抱期待了,特别是他们还登报要找什么跟Dumbledore像的人…真是乱七八糟。 他一进门就看见Gellert Grindelwald穿着华贵的黑丝绸镶银线边的睡袍,腰绑带也没仔细绑好,隐约可以见到一些可能是黑魔法防护或是不知道的咒语秘术的纹饰在一个在胸膛或一个腿上,但他就这样毫不在意的翘着赤脚,靠在四柱床的朝外这边抽着那骷颅烟斗。而那头白金的发丝披散着,还没梳起成平日那样子。 这家伙…平常都没个正形,但不得不说真的善于战斗,真是个好样的。 “Dumbledore呢?”Moody不太想跟这人沟通,虽然这家伙的确是个好斗士。 “…他有点喘不上气,让他躺着休息吧。你有什么事?” Grindelwald用眼神示意床的另一边,那里拉着帘幕,只能隐约可见红色长发和稍大的呼息声。 Grindelwald用鼻子喷出一阵烟雾,同时回答。“放心,这烟只是一些暖身草药,你可以当作我养成的习惯,有些我去的地方非常冷,这不是真的烟草…我刚刚看过他了,他没大碍,不用叫治疗师,就让他休息,说吧,什么事?你也见到了不是吗,我不会不利于你们的。” 但Moody还是会习惯系防备,这家伙也是个一代黑巫师,虽然目前是不会对自己人不利,但很难说…他们这类人常具有善变的性格、不明的情绪和可能不稳的精神…希望他没有挟持校长才好。 现在看来是这个比较危险,当初可真是误判情势呢…不,是太轻敌了,以为这家伙老的跟Dumbledore差不多了,不会有太出格的行为,结果…这根本堪称无敌的范围战力与场面太令人震撼了。 “大部分人想知道怎么处理首战告捷的事。”Moody于是平铺直述的说。 ”或有打算宣告些什么?” “…Erste Schlacht?*首战?哪里有战争?喔…你们是说,教训了那个Tom?”昔日的Der Erlkönig*显然不觉得那叫战斗… “我会跟Al…Albus讨论一下的…我想再歇一会,昨天晚上跑去打架的是我又不是你。下次麻烦敲门,Danke.*谢谢。” 随着Grindelwald的随手一挥,Moody就这样出了校长之塔,那门还自己给关上了,这是无杖魔法,长见识了,这名Auror如此想到,然后慢悠悠地离开了。 “这人是都不会敲门的吗?几乎都是他。” Gellert确定人被自己扔出去了,回头抱怨道。“…这要求不过分吧?敲门。” “…我说早上学校早就开始了。”Albus只能对于自己无杖魔法的未衰退由衷感谢,还好来得及把床帐拉下来…不然… “你来不及拉那该死的床帐我也会拉,Al,我从不是个有度量的人。”Gell直接把这句话说完。 “而我也不需要你在我前面表演那些人…我是说大众,想看的那套,圣人、自我意识里的苦行者,把自己升华成无上真理…” 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揉了揉对方已经很乱的红色长发,“你就只是你,这样就好。” “…你是想说,人通常都是借以认同某件事来理解、或理解无所谓别人的,是吧?但…重要的并不是相同的,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Al把被弄乱的头发拨到一边,继续把话说下去。 “所以你理解你的,别人理解别人的,说到底,你就只是跟我互相理解就好了?”他往后躺的舒服些,再拍开少年时期恋人又往自己睡袍伸过来的手。 “你这样有点太封闭了啊…Gell.” “我又不指望能得到谁…或是所有人的宽恕。”手被拍开,Gell也不大在意,他转而端详着自己的指尖说着。 “…我能。至少我已经。”…宽恕你了。 ”所以你也就是你就好,同样的话,你也不用表演什么暴徒、狂妄自大的理想家、崇尚战争与力量的野心者。”Al亲亲那只刚刚被自己拍开的,Gell的手。 “好了,该起床了,别闹,乖。" “我早就过了需要被一句乖来哄骗的年纪,我可不是你学生,Al.”翻起身,Gell不满地说。 “但这很有效。”他用那天蓝色双眼撇了撇开始换衣服的Gell,于是自己开始准备开始这天早上,他开始梳开那红色的长发。 “Lass es mich versuchen.*”Gell兴味盎然的拿过了那把梳子。 “你的那种发型我可不敢苟同。”Al说,试图拿回梳子。 “放心,我也知道那不适合你。”Gell坚持不让对方拿回梳子。 ”就试试。”他开始愉快地哼起Al没听过的曲子,不用魔法的开始梳理那头红色微卷的长发。 “你似乎开始习惯不用魔法?”见对方很坚持,Al决定不跟一个打架专精的拼力气,反正也不会太糟,对吧…但是这力道真的十分很恰好,很令人放松。 “我关在塔中那自省的时候,也渐渐习惯了动手,这也算是一种好事。”Gell回答得十分轻松。“世界万物…的样子…就让我用双手去临摹。…就像我还看不见预言的时候一样…”他低语着,持续把手里的长发梳顺。 “…尽管那时候我也…对其他魔法部保证,我不会…在与你见面…”Al用有如叹息般的声音细微的说着。 “哼,我毫不意外啊,他们就当你是非常好用的一种道具,而我呢,要是影响你就不妙了,所以他们当然要你保证。但我不在意,我现在只知道,不能放开这双手,这样就好了。”Gell说着。一面顺便按摩手下摸到的坚硬颈项,Al需要休息,他再次确定了。 他即将完成工作,他想给Al梳一个鱼骨辫式的公主头…嗯…决定了。把后头顶的部分编成鱼骨辫,将其余的部分上卷一些,剩下的披散下来。 这样看来成熟,但是也挺可爱的。再加上这个…他找到了身上多的表链,那金色比较衬这头火红长发。 “完成了。”最后Gell笑着说,此刻他无比向那年山谷里的少年,即使眼睛已经变成了异色的,但那眼神又变成了当年的纯真。 “哇,好吧,你做的比我想像中的好太多。”Al看了看镜子,评价到。 “我是有美感的。而且…我…对…你的家人还…”闻名于世的银舌头又再度打结,他想对当年的意外道歉、想对无法承担的自己道歉、还有那当初不稳定预言的力量所看见的可怕幻象让他逃离道歉… “我知道,我都知道。”Al温和而宽恕的笑了。 “我虽然无法预言,但是我还是能见到另一边的亲人,Ariana说你持续道歉着,她早就原谅了,而且她不怪谁。…她还骂了Aberforth只会怪别人呢。 …这可是真话,你知道我不擅长说谎的。 所以,你当初也打算帮她编辫子。对吧,即使她已…还是练习着,这样就够了。 ” 真的,因为…再怎么悔恨,也无法活在过去无法修补的错误中。 “嗯…你这领巾有点歪,这样好多了。”Al转过身,也帮Gell调整了下领巾。 终于打理好彼此,整理好被打乱的早晨,他们迎向新的一天,新的挑战。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德:第一战 *德:谢谢 *德:让我试试


[63] “所以他现在是占头版觉得太多次了,决定去占诗文副刊吗?”Black抓抓自己的头发问到。”这好像有点明显是谁写的啊…作者属名是Gary Gustave…这缩写不就同一个,G.G。 还有这份手绘稿,根本就是凤凰会的都知道,毕竟他预言还会画画的。 这根本就是本人手笔。 ” Black举起诗文的副刊。 聆听着众多的苦难、吊丧哀泣被奏响, 这音色惊起了长久于昏暗冷雨的牢狱中, 被无尽悔意囚禁的我。 不自主的火焰,破出了自己与所爱搭建的牢笼。 在这逐渐朽坏的身体完全崩毁之前… 我想再见到,那我的所爱遗留的光。 他所爱着的一切,竟都从世上消失… 只得到刹那的光辉、唯有季节流逝。 在人们落下的泪水足以化作汪洋之前,让我以最后之吻立誓。 人们都渴望你的一切助力,但你需要他们时,他们却只会将你甩开。 对于这样的时代死心,无能为力而叹息吗? …我也是啊。 让这被封印的罪孽银蓝之火、让我来咏唱没被记录的争战之诗。 即使被全世界所遗弃,在漫长的黑暗中悔恨, 即使许多事物都被遗忘。 但,直到被最后一次呼唤为止… 那加害你的一切,就都用我这双早已染血的手来击退好了! 在牺牲之血足以化为河川、如同预言之前,由我让一切终结… 让你所悲伤的一切,我都将加以销毁… 指挥那消亡的进行曲[March]。 众多的孤独与悲伤自笼中侵蚀… 人们为何无法斩断呢?使斗争不断上演的恶性回旋曲[Rondo]啊! 老迈的我…大概也无法去憎恨谁, 即使我曾疾驰于愤怒与战争的时代。 他哀叹的声息消失,再也无迹可寻。 那是悲叹源于新崛起的黑魔势力吗? 或是牺牲你来献祭的同袍?抑是我本身? 但那都不要紧,因为我懂。 且不需要问,你的回答。 文学版副刊的刊载至此,属名投稿者是:Gary Gustave. 配在文字边的图片是手绘的,但不难认出那是Hogwarts附近的山峦与天空,还有那黑湖畔、白陵墓和四周摇曳的花草,及摆放于上的一枝白玫瑰。 “我相信不只你知道。”Lupin淡定的说。他比较担心的是将近的月圆。虽然说魔药没有问题,但感觉…总是不太好。 “你应该看看外头那些人们拿着副刊的样子。简直像是捡到了什么至宝,甚至有人恐怕连该怕you know who的事都忘了。连孩子们都在看这冷门的版面呢! 虽然魔法部宣告一切照常,不必惊慌you know who等宣传页面放在头版,但今天大家都喜欢拿副刊。 ” Moody对于这倒是没有评价,他只想到要是这个Grindelwald要是很会操控版面也是好事,这之后再宣布事情就不用像之前那样给魔法部打好玩的,他们随便一贴、一宣告、就打算按实罪名、逼大家交出学校的控制权了。 对!我们又没做错什么,跑什么跑!他只有这时候赞同那一代黑巫师。一群孩子成立个社团学防御,也要怪是校长领导问题?谁都知道…这是群孩子,谁会指望他们能打赢一整魔法部的成年人? 大概只有那几个权位熏脑才会这样想,还是他们真的打不过孩子? 反正眼下不用担心Dumbledore需要离开学校、孩子们要自己求生、凤凰会要远端保护,还可能导致辍学… 多一个人竟然解决这么多事。现在更是名正言顺,国际联合魔法部等怕事的家伙连其“将功赎罪”的特赦令都下达了。 而且,之后若要宣布Dumbledore还在的事,也可以交由这手段多样的家伙…不亏是个可以将名字并列于Dumbledore的巫师。 “…我只觉得我们需要一个负责统一信件的人!” Hagrid叹息道,”我这里好多猫头鹰都在盘旋着,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些信都写给了Hogwarts,但事实上都是找那位先生的!那位…Grindelwald先生。” 对于不知道怎么交件的猫头鹰都往他那里飞,Hagrid即使是对于这些信件也没办法处理那么多,除了不知道放哪里以外,还有那些信件到底该怎么给也不知道。因为有些明显跟正事无关…尤其是颜色缤纷的那种或是表示哀悼但实则自我推荐的明信片…还广布于各个性别与年龄层… “他们到底怎么想的,他们有没有想过写信…我们也不一定能转交啊!”半巨人教授很头痛…他都已经收了快两大袋的信了。 这里是学校、不是猫头鹰邮局也不是粉丝或交友俱乐部! 还好,被写上去的那个“你”─Albus Dumbledore还没有注意今天的报纸,他正在思考,魂器、还有那些会死去的生命,甚至还有猫头鹰和小精灵…这也许需要多一点关注好避免任何意外。毕竟现在只有学校四个院长有“紧急装置”。 拿了一杯有蜂蜜的热茶放在桌上,他着手在创造新的魔法用具上。他既然可以创造出一个熄灯器,那么现在,他当然还可以创造出别的,有用的法器。 …而身为被强迫休假的、外界大众认为已经身故的校长大概也只能做做装备了。 另一方面,Grindelwald照往常去了凤凰会的在校内的办公室,坐那张红丝绒扶手椅上。他想着Moody早些时候带来的问题,虽然于他的确算不上什么战斗,但看来对于这时代的人们来说已经很足够了。 那么这会是个好入手点。群众啊,总是需要一点刺激… 至于被刊报的小作品,那只是他等的无聊时的随手一撇,让随便一只猫头鹰往最近的报社罢了。只是没想到呢…魔法部他们买了头版?这倒是个小意外。 对Tom小子低三下四的…只敢往Albus这泼脏水还想拿东西? 我没死透就想都别想! Das sind meine!* 也许他该再来策划一下…来一场演讲? *德:这些是我的!


[64] “这些东西不是学生该拿的!” Professor McGonagall非常头痛。 Fred和George只是耸耸肩。“我们只是关心一下学校环境。”、“真的!没有想到!”、“原来是这么精彩的!”、“单方面暴揍耶!”… 不用想也知道,Weasley家的双胞胎可以说是最麻烦的麻烦精…但这次他们拿走的,是纪录了Grindelwald和Voldemort那天晚上在白色陵墓旁对战的影像晶球。 只能说,至少他们有拿回来还…还好这只是纪录影像,没有声音。 他们只能寄望这双胞胎没有到处去散布。 “我早就说过不要放我这里,你们应该拿去收好。”一旁的Professor Snape早就不在乎了,这群人都现在全都当他这里的储藏室是有求必应室的另一种。 “…Guten tag,*我是说午安,我没想到这里没上课也这么热闹。”一个两个教授和双胞胎没想到的声音传了过来。 阴影里,站出了他们如今熟悉的Gellert Grindelwald,曾经称霸欧陆的那个Der Erlkönig,身上披着他不知道哪里翻出的那种贵族式黑色大斗篷,对,就是会让人想起Dracula那种,还有条坠链将两边的衣领系起来。 里面还是规规矩矩的正经套装与风衣,只是,全都是深色的。 衬衫是深灰色、马甲背心是纯黑色,这次没有配上金色的表链而是在胸口插着银色血盟、正装长裤是暗纹纯黑色,连领巾都是深色的,深红色绣黑边。皮靴也还是黑色的,只是好像擦过了。白金色的头发倒是没有那平常那梳起的根根竖立,只是抹平的非常平整。 “…”没人知道他现在在这里做什么,但是由于他要是发作起来实在有目共睹…所以没人先开口。 “别紧张,我没有要做什么,我相信你们都知道了?”用那双异色眼睛示意那被放在桌上的晶球,他微微笑了一下。 “说实话,Kinder*,你们看了多少,还有多少人看过了。” Grindelwald柔声说到。 由于常常恶作剧,Fred和George很清楚哪时候该懂得识时务。 “全看了,D.A.大部分人也都看了,只是好奇而已,先生。”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也好。你们知道这份是真的,不是假造的对吧?全部人都知道?” Grindelwald问到。 “当然是真的!”、”超威,我还想怎么那里秃了一大块!”、“我们也想要战斗经验!”、”所以你打架哪里学的!”…看对方没有发怒迹象,于是双胞胎又开始了他们的活跃。 “Halt*…停下…好了,我说停,安静点…” Grindelwald抬起手说,“若你们要告诉家人,我不反对,只要不要加油添醋,可以吗?” “没问题!”、“超酷炫!” Fred和George互看了一眼后,马上这样说。 “很好,请你们也顺便请那位Potter先生有空去来凤凰会那里一下。” Grindelwald这样说到,并目送双胞胎很快速的跑过了走廊。 “我不否认您的能力,Grindelwald先生,不过可以告诉我们,您有什么打算吗?” Professor McGonagall确定学生都走远了,于先是这样问道。 “我只是打算确保那位小先生的安全,还有打算…做个宣传。“ Grindelwald整理了一下根本没有脏的袖子说。 ”魔法部和那个Tom小子太嚣张了。” “…这是宣战?” Professor Snape想到的却是很实际的行为。 “啊,不是宣战。只是…彻底打算跟Tom划清界线,当然还有魔法部那些白痴的混蛋,我没兴趣打仗了。跟他们也没啥好打,以我看来,这所学校里的恐怕还比那些白痴能打…而我也继续要求各位对于校长生还的事件严格保密。” Grindelwald说到,他那双异色眼睛冷静而理智。 “我会需要那位Potter小先生和你们两位的参加。 当然,我相信你们还有更多人,而我将使用那辆夜骥[Thestral]的马车,但是我也需要一部分你们的人留在学校,继续保证这里、学生们和Al…Albus Dumbledore的安全。 Potter小先生必须来是因为他是一个目标,我担忧他的安全,所以我会带上他。让Dumbledore即使留守不用多面对一份危险。 刚刚,我只是打算先征求两位的同意,没想到这里有学生。 Professor McGonagall,女士,很高兴终于知道你的姓了,你的能力卓越,且对于守护学校不遗余力,你非常的坚定,也很清楚自己所保护的价值为何,并且现在你是这学校的代理校长,所以我需要你的出席。 Professor Snape,先生,你的勇气与能力也令我敬佩,你绝非懦弱之辈。 而你曾经是Tom那边的人,我相信你也有一定的说服力。再加上你的工作也很成功,我相信有不少大纯血家族已经动摇了吧?我也需要你的出席,也感谢你的魔药,你具有不错的天赋。 其他人,我希望你们转告并商量一下,我预计晚上晚餐后会出发,希望你们能尽快安排好人手与时间,没有排班留守但愿意参加的,我也会非常欢迎,但那辆马车座位有限,如果能自备交通工具会更好,我先去通知报社和告知地点。 以上,感谢你们的辛劳。 Bis später.*” 稍稍施了一礼,黑色斗篷与声音的主人消失了。 “…”两院院长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达成了一种难得的意见一致。这只能说算是很好的下一步,毕竟继续现在互相藏着也没什么用。现在大家全都同一阵线了。 “…我的课表差不多了,我去通知凤凰会其他人。”Snape说到。 “我去确认学生和学校的状况,等会见。” McGonagall点点头,回答道。 …校长你捞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啊!但这是两位教授都没说的心里话。 *德:午安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德:孩子们 *德:停下 *德:回头见

13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aire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