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87-93]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87] Gellert Grindelwald他还没回来,但夜晚已经降临,甚至已经过了晚餐时间。但是应该不是有生命危险的事件…他身上的血誓没有强烈的反应。 而对这样的自己,Albus感觉非常陌生。 担心夜归的学生,常有的事、担心外出的同事,常有的事、担心Aber然后被嫌弃,也是常有的事…但现在这… 当他在凤凰会的总部宣布完事项后,让孩子们和同事讨论。但他就是无法专心,他匆匆地吃了晚饭,然后,他呆呆地在凤凰总部坐着。 就是坐着。 直到Professor McGonagall拍拍他的肩膀,并且告诉他。 “Albus,你该回校长之塔休息了吧。”她说着,带着一种他不曾察觉过的温柔。 “你再待下去就太晚了,不要担心,今天是我值夜,我会注意不把Grindelwald先生关在学校外面的。你的状况真的不太好,我们这些同事都知道的,快去休息吧! Snape已经去协助Hagrid整理那些信件了,Snape他也回信给了魔法部。他现在对外是代理副校长了,毕竟我成了代理校长。 然后不要担心Potter先生他们三位,他们正跟着Hagrid整理猫头鹰送来的信件,也没像之前那样跟Snape吵起来呢。 Lupin他也说想先休息一会,暂时对于那位被送来的没有什么想法。 ” 她说着,帮他开了门,并拿出了学院长不容质疑的态度。 “你已经照顾我们很多了,我们行的,我相信所有Hogwarts的人都会赞同,凤凰会也是,你该去好好休息了,Albus.而且你得放心,我们现在也不会像之前那样随便让魔法部的人来侵门踏户了! 如果Dolores Umbridge或Death Eater之类的还敢回来…” 她眯了眯眼睛,停顿了一下。 “好了,Albus,不提奇怪的事了,要是Grindelwald先生回来发现你这样是不行的,回去休息一会吧!” 于是他慢慢地回到了校长之塔,开了一扇窗之后,坐回椅子上,继续对已经升好火的暖炉发呆。 …他真的会回来吗?还是就跟之前一样…只是停留一会,消遣一下? 自己值得吗?值得被爱…想感觉爱。 虽然他很希望是…但…但他很难在自己身上找出能让人爱上的优点。 自己年纪一大把[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像,但这只是魔力关系]、没有特别好看[天啊,他得说这是真的…说不定随便来个Grindelwald团队里的年轻人就比他好看]、只擅长教书[真没情趣]、从事研究[只有这个很会]… 人生不能要求事事顺心、尽善尽美…不应该期望太多…能知道至少没有被恨着、没有追问早年的那些做法就该感谢了… 岁月不只带来经历与智慧,也带走Albus Dumbledore的容貌和他曾经有的勇气。 他对自己勾起了嘴角,却不如同往常对同事与孩子们那般那样温暖和蔼,而是弯成了一个苦闷而悲伤的弧度。 这校长之塔中的炉火炽烈、地毯在阴影中看来破旧、没有人的座椅看来有点窄。 我不值得…但我明白很少有人能最终得到他们应得的。 Albus想到,他接着让小精灵准备了一些宵夜放着,然后洗了澡,继续坐着发呆。 …这大概是我的错觉,一个太过真实的幻觉…抑或是…只是…我是个自私的人…是的…这说不定只是欲望… Gellert Grindelwald发现自己还是耽搁了不少时间,希望这没让学校陷入危险才好。望了望已经高升的月亮,他这样想到,还好,Queenie帮他装了一篮子的面包和糕点,而且全都是Jacob的得意作品,是她让Vinda递给他的。 除了让他如果路上还有事要办可以吃以外,也有要给Dumbledore先生的。 “Grindelwald先生,这边。”Professor McGonagall摇晃手中的提灯,示意着。 “Vielen Dank, Frau.*[德:非常感谢,女士]。”他说,“但我相信已经过了门禁时间,我不能让你们布下的结界、门锁和防御被破坏,我会找到那个留给我的通道的。” 他说,有礼地欠身。”但多谢你照亮了往学校的路途。” 接着他不知道往夜里的哪个方向去了,风衣的衣摆扬起,很快地融入夜色。 “真是个骄傲的男人。”Professor McGonagall轻轻笑了一声,慢慢地把大门边的侧门关上,魔法使学校启动了夜间防御。 ... “好吧…是时候来帮点忙了。”某个代班的法师神王说。 “那个高塔的问题不大。”他誓约的骑士神王说,从他们所在的小丘望了一下。 “在那,我看看,比Corner towers*高些,不成问题,校长之塔以现在位置大约东北方,总共是8扇窗户,环状,现在可以看见,开的是西北向,大约是马车道与黑湖方位的那扇窗。” “…你还真的很会。”法师神王只能这样说。“亚瑟他们也都是这么会的?找对森林、爬对塔,上对墙跳对窗?在夜里?还不用点灯的。” “我们不打算朝你们点火并且不能让笨蛋村民对你们点火的话,就得这样会,因为你们躲的非常好,用法术不见也是非常快的,好法师。” 誓约的骑士一面说一面揉了一下旁边法师的头发。 “是说这个他也是法师吧?巫师?会飞的那种?”誓约的骑士一面回答一面继续观望着。“那他不需要其他的,工具…我猜?” “…你们根本是擅长夜袭。”整理头发的法师神王嘀咕着。“我会告诉梅林小心点的,会跟我们下誓约的骑士就算成了神都还会怪怪的…” 接着他望了望现况,动用自然与魔力。他的暗红长袍无风而起,他伸出一只手拉住自己的誓约骑士,开始飞行,鸦羽色唯两鬓如霜的长发飞扬起来。 “这个誓约者…他是可以飞的,我们指引方向就行。保护能量的法术线的确在那里有个小小的接口。我会让那个接口维持稍微大一些,不触动其他的能量,你帮忙指引方向,里面的那个誓约者在自我嫌弃呢…动作快。” “知道了。”同样半空中的骑士神王并不慌张,他亚麻金色的头发也在飞舞。他抽出自己原本镶嵌在骑士双手剑护手上的宝石,那很大,需要他整个手掌握住那宝石,他高举那在夜空中因为誓约法师神而发出漂亮光芒的宝石。那就像一颗闪烁的星辰,呼吸一般慢慢地一明一灭。 “To guide future generations, lean against this immortal light,for the inherit hope. Vows by words, oaths by blood.[引导后世,不灭之光,传承希望。言词为凭,以血起誓。]”他低喃着。 ”My oaths,My Mage.Malthus,this is Siutha*,your Knight,your oath. 以此剑起,咏我誓言: 强敌当前,无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誓约!耿正直言,宁死不诳! 护佑弱势,无怪天理!战地生死,无怨无尤!生死由命,永不背誓! 若生必归,若死魂归!生若背誓,血液逆流;死若背誓,魂名不存! 予此誓词,永志不忘! ”* “你现在也是别人的祈祷并发誓对象!你向我祈祷并再次发誓个啥?我就在这,你直接跟我说不行吗?你也不用给我再次发誓了,几千年了我现在都还跟你在这!也就是你当初发的誓还有效且没背誓!”誓约的法师神翻了翻眼睛。“害我差点回你誓言词…” “喔,对喔,太习惯了。我要出战都会跟你说…”誓约的骑士神王挺无辜的。“你知道,我不负责智慧、文字、知识、自然之力、预知、诗歌与记忆,我负责勇气、忠诚、胜利、引导、战斗、守护与无畏之类的。” “闭嘴然后拿稳点。不要让这两个现世的誓约迷失!我们现在一起负责的是灵魂与誓约!”誓约的法师神王只能这样说。 “不要现在详述类似业务范围之类的,拜托。” 骑士神王会意,闭嘴,高举那发出亮光的宝石。 亚瑟你跟梅林度蜜月要多久?我感觉有我有点急…但法师好像很认真,好吧…毕竟真的会下血誓的人,还真的非常少了。 梅林保佑,众法师神王在上,给个提示,哪个窗户…Gellert Grindelwald一面祈祷一面找寻着可能的窗户,啊…那里有光芒在闪烁,宛若星辰。 就像星辰,那就像是他能力还不够强大时,他必须仰望的事物,获取少量的希望与稳定。由衷的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被人期待的人。 不同的性格、各种思考与澎湃的情绪拉扯着,他实在很难决定什么。甚至有时预见不能控制,他就恍恍惚惚的离开或移动。 所以年轻时他不惜一切代价追随力量,直至被退学;壮年时不计一切方法去谋得权力与追随,即使那时好像有什么不对,所以他安置了那些追随者,愿他们能得到自己的幸福与追寻。 …直到在那座高塔中的反覆思索,他渐渐明白…他所追寻的不过,就是成为一个被期待着的人。 他找到了那扇窗户,小小的开口、小小的期待,里面还有炉火的影子。虚掩着的结界轻轻的传递着魔力的颤动。 他做了最擅长的事,他用咒语直接飞到那里,翻进那个为他留着的窗户。 *角台(Corner towers):建在城堡、要塞、城池角边的敌台(防御台)。 角台在中世纪要塞的用途与价值有两点: 1.对于守城方来说,中世纪要塞的拐角处比起城墙的其他部分更易被攻击而难以防守,若敌军占领城墙拐角则难以击退。因此需要在城墙拐角处筑起防御台来弥补此弱点。 2.角台可以输出纵向火力来抵御相邻城墙旁的敌军,这将迫使敌军将军力集中在对付角台上。 出典: Thompson, A. Hamilton. The English Castle: An Account of Its Development as a Military Structure. 2013-04-10. ISBN 0486164349. *这里只是他继续祈祷并说明自己的名字和他誓约法师神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原来有些语音输入系统不支援这骑士神苏格兰盖尔文的名字。就英文拼吧。 好吧…他和誓约的法师成功避免了万古垂青,被叫到要疯掉的概念? 把他们当作就类似,远古英灵…只是没有梅林那样广为人知,所以前面才说梅林是不小心留了称呼,事实上梅林也只是代称,古代法师或相关神祇并不会留下真名的。当然他们誓约的对象也是,这里事实上也只是他们的代称,所以念了也没关系。 *我就不附原本的古语用语了,那个叫:没人看得懂,只会变成一堆读音。然后也可以避免各位试着念时了还真的起誓。就算只是节选,谁知道呢,但小心总没坏处。不是吗?


[88] 校长之塔安静的只能听见炉火的劈啪声。 Gellert Grindelwald小心的确定自己翻进窗户时没有发出很大的噪音,并确定自己关上窗户就能促使学校的结界机制完美的像个魔法圆一样闭合。 Albus似乎是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但是Gellert不喜欢他脸上是眼泪的东西。天啊,他就不能放过自己吗?以前是为了妹妹和家里怪罪自己,现在他又找到了什么新东西来怪罪自己了? Albus Dumbledore应该要自豪,他不需要别人保护、他不需要躲藏、他很强大且有智慧、坚定又不容易被说服。 …那他为什么总要掉眼泪? Töten…Töte sie alle…*[德:杀…杀光他们…]…von ungeduld erfüllt.*[德:不耐烦了]Ich hasse so etwas.*[德:我讨厌这个]… Gellert Grindelwald用力闭上异色的眼睛。不是现在,不是现在,就是别… 喔,我还有一篮安安静静的面包和甜点,还有一个小惊喜。 也许这会让他好一些? Nur vielleicht.[德:只是也许] 于是他放下那篮面包和那个东西,去洗澡。 Gellert Grindelwald会很多东西,但就是不会安慰人。反正他去了一趟Lindwurm公馆后,确定一切都没有问题,他们现在与其说是久远年代的各国公敌,不如说早成了一个慈善机构。 他一面泡澡一面想着,这次他终于能找到一点像样的沐浴用品了。他一点也不想知道Albus的梦幻星空沐浴剂是什么味道,但Juniper*[杜松?/欧刺柏?]可以。 战争时期躲好并安静的自给自足,战争后…安静的收养一些魔法血脉所遗下的孤儿、必要时提供那些不安的各国魔法部物资,庄园总能产出一些面包和麦子、织品、相较珍稀的奶酪品、酒和肉类,提供药草和配方给治疗师,不对不会魔法的人做任何事,连那个污辱任何巫师与女巫血统的字都不提。 而且他也吩咐过这些Lindwurm公馆的忠诚者,不要公开的留下关于他的画像或照片,一幅都不。一开始,他只是不打算留恋,没想到…竟成了这个局面。让各个那些魔法部以为他早就不构成威胁、也毫无号召力…就算出来了也顶多就是一个可怜的老东西。 所以当他还能跑进这所防备严谨的学校且取得了老魔杖时,已经没有圣人Albus Dumbledore当底牌的各国魔法部还有畏惧着、对Tom防不胜防的英国魔法部才会下达那张特赦令。 当Nurmengard焚毁时,他的确过于情绪化和狂躁,并对于预知感到愤恨。而不知道谁帮Dumbledore一把,让他的假死躲过这一次,且这假死真的够透彻,连他都被骗过,更别说Nurmengard那堆不知道遗留多久的魔法…那些魔法就在那个霎那全部死去了,就如他的心…所以他自然出的来。 一面想着,他擦干身体,套上睡袍走出来。 “…Fawkes?…别闹了。” Phoenix的习性应该不是这样的…Dumbledore睡得有些迷糊的说,但那痒痒的感觉继续。有东西温暖的蹭着自己的脸,蹭着自己的嘴,接着嘴里传来巧克力和覆盆莓果酱的味道… …? Dumbledore醒来,对着一双打量着自己的异色眼眸,白金色的头发正是被他以为是Fawkes的原因,而真正的Phoenix Fawkes正停在这人肩膀上,嘴里叼着一个藤编提篮,似乎对于有人挤进自己坐着睡着的主人腿间还吻他毫无介意。反而有趣觉得有趣似的歪头注视着。 “…喔,抱歉,我睡着了,你回来了,Grindelwald.”他有些疲惫地说到。希望他可以从这张只容纳一个人的扶手椅中让他起身,但显然对方不打算。 “Du musst dich nie bei mir entschuldigen. *[德:你永远不用向我道歉]。我看见了美丽的光芒在这黑暗世界中绽放,原来那只是你。在这憎恨的世界中,Zünde ein paar Liebesgedichte an.*[德:点亮一些爱之诗]。再次声明一下,是Gellert或Gell。 真抱歉我晚了,但我听说巧克力会让人感觉好些。” “…所以你就在我坐着睡着的时候来吻我?”Albus有些迷茫的问。那双天蓝色的眼睛还是微微起着氤氲,看来有些迷糊又有些可爱,Gellert想着,而这是只属于他的。 “因为你哭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我想你大概又怪自己什么了,不能这样子。尤其是你真的不太好,你在我离开时已经有些虚弱了,我怀疑你发低烧,但你表现得像是不让学校的人知道…” Gellert一面说着,一面用眼神示意肩膀上Fawkes叼着着篮子。 “这些面包是那位Queenie女士要装给你的,全部都是她那不会魔法的面包师丈夫Jacob的得意之作呢!全是安静的,没魔法的可爱糕点。 我说过了,我真的不是恨那些不会魔法的人…只恨那些不会魔法又不理解世界却造成大灾难的人。 ” Gell又给了Al一个吻。这才甘愿地退开一些,让Al起身,并用稳健温热的大手扶着他慢慢前进到床上半躺卧好,顺带给他稍微按摩僵硬的肩颈。 Phoenix Fawkes拍着翅膀,带着面包篮子来到床头柜。 “我迟到是有原因的,而且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些…Ich habe eine überraschung vorbereitet.*[德:我准备了一个惊喜。]” Gell说着,他掏出一个小东西,“这个Goldene Schatulle mit Schlangenmuster*[德:蛇纹的金色小匣],看,反正我讨厌做噩梦,我也不喜欢你不舒服,但你真的不舒服…所以我把这个解决了,虽然这是有字条的,但我知道真的在哪。”Gell说着,“这个可以留着看要怎么做。我真毫不意外你那个Tom学生!” 对于突然清醒起来并试图起身的Al,Gell安抚的拍拍他的手,换了姿势坐在床边。 “我会讲给你听的,或是你可以读。”他做了一个手势,用指节分明的手指画过自己的太阳穴和脸颊,那是那夏天他们所指示对方“摄神取念我”的意思。 “用说的话,你可以当作很不怎样的床边故事,但是你等等需要真正的休息。” Gellert念了个咒,给Albus瞬间刷好了牙。他皱皱白金色的眉头,“下不为例啊,但你是真的太虚弱,好像有点低烧,我出去时就有了。所以不要在移动了,而且是我给你甜食吃的,所以我负责。”他叨念着。 “如果你能把这咒语抄下来就更好了。”Albus说到,眼睛恢复了一些清明。“我真的好好奇啊。” “你从来都好奇,Al.”Gellert笑着说。“你读吗?还是我们睡觉?” “我想看。”Albus说到,他伸出手指,常执书笔的手指轻柔地划过对方的白金色头发下的太阳穴和脸颊,而安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感觉到对方的手指,Gellert闭上眼睛。 *Juniper:[杜松/欧刺柏?]:自古以来被认为具有净化之能力,从以前就相信杜松及其果实可以排除不好的、多余的物质,不管是有形还是无形的,有洁净身体、心灵、空间的能量 ,也作为药物和调味料。由于欧刺柏的荷语名称为「Genever」,所以杜松子酒于英语常被简称为「Gin」,引进中国后被翻译成琴酒,所以目前出现两种名称:在文学作品和词典中经常称为「杜松子酒」;而在酒吧和调酒著作中则被称为「金酒」或「琴酒」。


[89] 海浪拍打,拍打着…迎面的风刮得面颊生疼。自己手上拿着一个小瓶子,里面是血?喔…这是Grindelwald的记忆,他在读…对…于是Dumbledore换了一个视角。他是个同样强大的巫师,这不妨碍他,他可以从一边看着。 这是一片黑色的大湖岸边,湖面无比宽阔,一望无际,看不见远处的对岸。倒映在下面都是死寂,四下里完全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这里的黑暗似乎比普通的更稠密,更厚重。 Gellert Grindelwald站在一块海边的岩石上,黑色镶金边的风衣在海风中飞舞,他深蓝色的领巾则被妥善地塞在深褐色的马甲背心中,黑色的衬衫在风中拉出立领,同样黑蓝色的马裤裤脚则塞在那同样繁复的黑色长筒皮靴里。 白金色的头发和那些飞舞嘶鸣的海鸥几乎同色,在这昏暗的将夜之中。 “Albtraum, Tom junge,Ich hasse albträume am meisten.*[德:噩梦啊,Tom小子,我最讨厌做噩梦了。]”他喃喃自语道。“…所以我要解决噩梦。 *海及湖、洞穴、金色蛇纹的小匣,这些梦的提示够我猜的了。“一代黑巫师,一昔日的Der Erlkönig低沉的自语着。 “而且我拿到了你的血液,你的血液啊,Tom Marvolo Riddle、…黑魔法对黑魔法,血魔法对血魔法…这才叫公平竞争…这怎么说,喔,Tag,you'er it.Tag,Tag,you'er it*…”那双异色的眼睛摇晃着奇怪冰冷的笑意。他甚至和海浪一起轻轻地打着节拍似的,点着自己的皮靴敲响岩石。 但Dumbledore可以感觉…Grindelwald绝对不是这样轻松自在的样子,强大而蛮横的魔力氛围在海边纠缠,在那双一银灰一黑蓝的眼睛里酝酿。 而Dumbledore终于明白为何那天晚上的打架*Grindelwald会用没有魔法的方式接近Tom…Grindelwald他要血液施术。因为远古纪录,的确,法师的血液、头发、指甲等的确可以施展一些咒语。 同时,他打开那小小罐的血液,那小罐子上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符纹,且不知道是用了什么Albus Dumbledore绝对不会的血魔法。那些血液很快地悬浮起来,指向海边的某个岩洞之中,清楚的简直像是暗红色的指标。 “啊哈!放在这里吗?果然这个还是有用的…魂器也好,分灵也好,曾经经过也好,反正也都是你或你经过的地方。”Grindelwald收起那个瓶子,让那血液继续悬浮在空中做为他的指示。 “哈哈哈!冒险时间!”说着,Grindelwald往前踏步,长筒皮靴反而使裤脚不会被浸湿,那些浓重的黑暗似乎被另一股更为强烈、更为躁动的闪烁所劈开。 那很难说是黑暗或是黑暗中的闪电或火焰…就是另一股狂暴的力量。他就这样扬首阔步的走在海与湖的交界,就像散步一般。面容平静,哼着奇怪的小曲。 但…Albus可以听见Gellert的心有如Rhapsody*般的明快、悲壮奏响着情绪与魔力。他大概想着预见的画面所以悲伤…明快是因为他要去解决这个。但这反而成了他的助力…Gell的魔力不知怎的很容易与情绪共鸣。所以这状态反而…Al只能说,适合迎难而上。 血盟则被他小心地放在自己的心口,银都被体温所暖起。而当Gellert感觉着重量在胸口时,那狂暴的Rhapsody*转成了Romance*的温和音色。 这时候…Albus才觉得自己也许不是那么没用的等在学校里休养身体,他给Gell回到世间的理由与牵挂了。还有…爱的防护。 Grindelwald滑翔似的来到了岩洞的入口,那串血液继续为他指明路径。黑色的风衣翻飞着,就真的像那些Thestral[夜骥]的翅膀。 “Lass mich sehen*[德:让我看看]…”他咕哝着。对着,那入口用异色的眼睛打量着周围。 ”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不能使用Apparition…血,Wirklich ein Kind.*[德:果然是孩子。 ]” 他摇摇头,白金色的头发在这黑暗中折射出诡异的光芒。 “才这程度的黑魔法啊?…Ich wurde mit Katastrophen geboren und mein Leben war dazu bestimmt, voller Schmerz und Tod zu sein.*”[德:我可是伴随着灾厄诞生,一生注定充满了痛苦与死亡的。 ] 他弯身打量那个入口,那双眼睛结冰般如玻璃的无情,闭上后再次睁开时迸发出熠熠生辉的光芒,是那样的凌厉而令人不敢直视的光。 他无声地用手势示意那指路的血液,那暗红色就涂上了入口的岩洞。血液…呵呵,削弱性代价?真无聊。不过入口似乎不够开的完整,“啊,这瓶血放的有点久了?”他自言自语的说,“没关系,Athame*我可也有。” 他从马裤的皮带中抽出自己的匕首,那是一把神似小型Misericord*的双边开锋匕首,guard[护手]上横着精细雕琢着一只Lindwurm*,grip[剑柄]上则缠绕着上好黑色皮革防滑,银制pommel[剑首]*装饰着黑色珍珠以及GD两个字。 Grindelwald眨也没眨眼的反手握住出鞘的Athame,就在自己手背上划开一道小口,挤出一滴血。重复滴落在他本来用来指路时用的Tom自己的血上。 “Schmerz ist nur ein kleines Problem für mich.”[德:疼痛不过是小小的不便罢了。 ]*”他微笑着说。看着那岩洞的入口大开。Grindelwald舔着手背上的伤口。沾了血的白金色胡须看来有些诡异。 “而且我才不要用这些岩石切手,脏死了。被传染可就不好了。” 接着他独自一人走了进去。 “哇哇…这还真有回家的感觉?”进入黑暗中,Grindelwald笑着说,他用皮靴踢了一颗石头,它滚动着落入湖中,引来一些发白的苍白尸体的关注。 “黑暗、潮湿、洞穴里到处是晶体*,喔,还有不少行尸…”他毫不在意的走动着。“对于稍微有能力的黑巫师来说是没什么,先不论魔法垃圾部的人,但这样对付你老师有点过分啊,Tom.” *这是指[75]时的预知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他只是在模仿一种孩童游戏来开玩笑,这游戏大部分流行于美国孩童,类似鬼抓人。 Tag就是类似碰/标记,you're it.就是抓到了。就当他跟Abernathy听说的? *指[57]时他手动揍LV到LV出血,他也沾满对方的血为止。 *Rhapsody:狂想曲,古典音乐的一种曲式,是出现于19世纪初的一种富有民族特色的史诗性器乐曲,常直接采用民间曲调。 * Romance:浪漫曲,是无固定形式的抒情短歌或短曲,曲调和歌词结合紧密,表情丰富,器乐曲有如歌的旋律。 *指魔法仪式用的仪式刀,大部分是一只黑柄匕首,大部分用来切开魔法圆或是驱逐,它被看成是使用者自我的延伸,这包含了意志、态度、想法、情感等等。若是说白魔法,仪式刀是不能用以砍杀或是切割东西的。但若是黑魔法等就可能比较没有这限制。而GG是个黑魔法与血魔法的使用者。他还是高阶使用者。仪式刀当做魔法工具的信史,最早记载于1202年的Lansdowne抄本,以及1307年的Sloane抄本。 *Misericord:直译会成为梅赛里德科,但意思是慈悲,此剑本作用于给负重伤不堪痛苦的同伴脱离痛苦致命一击用的。剑身两侧均有开锋。剑刃细小,断面为方形或三角形。即使如此,也能作用于刺杀,并有效避开盔甲厚实的部分,从隙缝贯穿要害。义大利地区的称为pugnale,主要用于暗杀,可将毒药涂抹于剑身的多个[约8-9个]凹槽与孔洞处,确保对方丧命。 *林德儒龙,其余详见[84]注释 *于剑柄顶端的装饰,通常比剑柄体积大一些,作用于维持重量平衡,以防剑脱手。 *出自通信集 *HP6的电影中的场景事实上,是在设计布景时,电影制片人从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一个盐结晶洞穴中找到了灵感。或是你当GG熟悉黑魔法吧。


[90] Gellert Grindelwald着装得宜且一丝不乱的昂首站在黑暗的岩洞之中,用自己的皮靴和手指轻轻打着节拍,对于里面的东西不屑一顾,即使是Inferi*在湖里。 但够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即将开始做些大事的前奏,当然这包括了正看这段记忆的Albus Dumbledore. 那双异色的眼睛里是冷漠到了极点,根本不在乎任何事物,并把眼前的一切都视为无物,冰冷又不屑而厌恶着所有一切存在的眼神。 他甚至不用魔法点亮这一切也没用魔杖…就只是站在黑暗中,眨着眼睛。像是在适应什么,就像是长久活在黑暗中,又回到黑暗里…只是逐渐再度适应。 很快,随着他的视线再度清晰,竟然能看见了这岩洞的湖,湖里密密麻麻的全是堆叠挤压着的行尸们,还有湖中间有个小岛,岛上远远的,似乎有着水晶凝结成的石盆。 这大概是另一种黑魔法,在黑暗中视物却不用点亮任何光线与东西。连Hand of Glory都不用拿。但连读着记忆的Albus Dumbledore都能感觉到那阴冷的火焰与魔法波动似乎已经在重要之人的周身起伏。 “übelkeit, minderwertig, riecht zu stark.*[德:下等、恶心,闻起来太浓。]” Grindelwald用深蓝色的领巾稍微掩了掩鼻子,他依旧维持体面穿着,黑风衣那镶金线拉得笔直,深褐色的马甲背心,黑色的衬衫,同样黑蓝色的马裤,皮带里刚刚用过的Athame*,裤脚则塞在那同样繁复的黑色长筒皮靴里。就像他不是在一个藏着据说有另一个黑巫师魂器的地方,而是在评论交谊厅里某个魔法、展示品或菜肴。 行尸们本来似乎会过来的,但不知道为何,靠近到约半个手臂的范围内…就开始逃开,而没有逃开的…就这样散落成骨架或是被看不见的风刃给切割成碎块。 “我讨厌这种,魔法是一种艺术,这都整成什么了?要不是噩梦和Al我才懒得过来。”Grindelwald似乎是稳定了心绪后,放下自己的领巾又开始抱怨着,他的皮靴踏过湖水畔,同时在身后出堆出更多来不及逃跑的行尸残骸。 他周身围绕着一股强大的风所构成的不可见之刃,但凡靠太近的都被切得七零八落。 接着他找到一个满意的站定地点,高处的某个晶体。他又像指挥家似的,举起了双手,接着,他将一只手放低,并维持手腕画圈的状态,像是指挥伴奏,那些行尸就像进了绞肉机般,凡靠近都被切成了渣滓。另一手高举,用力挥动,一条闪电般发出白光沿岸游走,很快将那艘隐形的小船打的现出形状。 “白日与黑夜持续循环(Zyklus.),生与死亦然(Ebenfalls)。”他甚至哼着奇妙的歌曲。 “朝阳与夜月循环(Fortsetzung),曾以为和所爱誓言的手永远分开(Für immer trennen)…” 白色雷电的鞭子勾住了那艘小船,他继续像站定了的指挥家一样,两手动作着,高抬的手做出引回的手势,那艘船被拖回自己面前,另一手放低的手腕继续卷动,绞碎任何上来的行尸。 双手继续指挥魔法,他开始踏出脚步,就像是在舞台上一样,皮靴稳稳的踩住每一步,往小船走去。 “朝与暮循环,我是为了不要让他连逝去都孤单而来; 没想到誓死复仇的棺材成了新开始的摇篮… 循环啊循环ballade*的悲剧,啊…知道没有重新的机会,我导致那朵小花的凋谢。 Es tut uns leid*[德:对不起],这次我不会再逃离。 那满溢悲伤与畏惧的眼眸,始终灼烫我离开的脊背… 即使仅剩的时间不多,但这次我当拥抱黑暗,即使只能与你一同迈向死亡之畔。 ” Grindelwald继续哼着自己的歌,稳稳地上了小船。 “…”似乎嫌小船有点慢,他另一手向后摆,继续把多跟上的行尸绞碎,维持白色雷电的手向前指,像鞭子般勾住了前面的小岛石台。 …所以他真的有指挥的兴趣吗?尤其是那些Lindwurm公馆的人们真的会演奏乐器的时候,Albus Dumbledore不合时宜的想。 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此时Grindelwald不算是完全丧失理智,而汹涌澎拜的魔力交织与恢复相较年轻的状态是双向作用,自己能放心让全盛时期的Grindelwald到那个让他差点因为预见*失控的地方去。 而且这样的话…即使Tom那个设在入口处,要求鲜血的岩石真的会削弱力量,也只能削弱掉一个人的…因为照这样看来,血盟可能可以带着两个人力量。并且让力量在两个人间摆荡着,往需要的那个人去。 白色的雷电像鞭子,拉着小船直接乘风破浪的往那个岛上冲去,并且准确地拉停。对于这样乘风破浪…Gellert Grindelwald竟然是笑得跟孩子一样,显然觉得有趣。 就像他们真正少年时的夏天。 “Liebe macht Menschen wirklich jung.*[德:爱情果然带来青春。]”上了小岛,Grindelwald似乎对于刚刚那样飙船意犹未尽,他自言自语着,一面接近那个装满魔药并放置着金色蛇纹的小匣的结晶盆子。 接着,异色的眼睛扫向旁边那个结出晶体的贝壳…所以这玩意打算当杯子? 药水不能让手伸进去、不能使它消失、不能变形,或用其他方式改变它的性质…而,喝下就会看到各种恐怖的景象,感到五脏六腑都在灼烧,并且极度干渴。喝完全部药水的人会希望饮水,而变出的水会迅速消失,迫使他们到湖边取水。一旦湖水被扰动,行尸大军就会浮出水面,把人拖下到水下,并把他们淹死。 Grindelwald记得那个可怕的预言梦…如果只有年老力衰又过劳的Dumbledore带着那位小Potter先生,而且学校在那群魔法垃圾部的控制下的话…那么的确,胜算太低… “ Horcrux …制造的方法…是犯下滔天罪行…” Grindelwald盯着那个魔药盆子自言自语起来。 “这据说是继我之后最恐怖黑巫师他就没想过…我早年杀的人少过?我却没做半个?因为这会有致命缺陷…撕裂灵魂去流入物体。”他摇摇头。 站在那盆子前像是沉思又像是自言自语…Grindelwald继续说着话。 “我不介意有人对我曾经的暴虐有恨,我能够坦然接受后果,我杀人,有人会为报仇来杀我,可以…只要办的到。我错了输了,我就坐牢…”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将后半句变成爆吼。 “但我不能接受卑鄙怯弱的鼠辈,一辈子躲在别人后面发抖,必要的时候才跳出来大声嘲笑别人!Absolut nicht! Niemals!*[德:绝对不,决不!]” 他狠狠撕扯自己白金色的头发,发出不明意义的生气声音。听起来像是夹杂了语言、诅咒与怒吼的声音,在洞窟里回荡。像是想起了预见的画面,他发出可怕的声音。 …直到他像是被什么烫到了,猛然回神。 灼烧他的…是胸口的血盟,那热度甚至稍微燃穿了那蓝色领巾的边角。 “…ja,klar.*[德:是的,当然],处理掉问题快回去吧…Er wartet darauf, dass ich zurückgehe.*[德:他正在等我回去]。” Grindelwald恢复了冷静,他端详了一下药水,然后又从那充满皮带的腰封里抽出一张纸。他只是沾了一下药水,满意的看那纸吸饱了又干掉后,塞进一个瓶子中。这Dumbledor倒明白他打算做啥,研究。 好奇的人不只他一个,这Grindelwald也是个好奇的家伙。 “这种二选一的想法还真是初期的诅咒,嗯,船不能载两个成年人。 所以给的就是这样的选择预设: 1.要是有两个人就是一成年一未成年,且必死一个或全死。 2.一个人则带某种牺牲品。 3.真的一个人就被拉下去。 但我要选4,我一个人来的也没带牺牲品,也不打算加入行尸。 ” 他终于抽出了老魔杖,歪着头盯着那盆东西,然后扁了扁嘴。 “最后再用吧!”说完把魔杖放了回去。 然后他悠闲地拿出空间袋子,拿出了面包篮子,挑出了一个最大的面包。一面哼着歌曲,满意地看着这个很大的,没有切片且最少有238g面粉做的Sourdough Bread。 “谢了,Jacob,虽然把这个浪费在这很糟,但我也没办法。但至少其他的我会保证我们会不浪费的吃完的。”然后把那个巨大Sourdough Bread给泡进了盆子里。 “Sehr verschwenderisch*[德:真浪费。]”他继续抱怨,在等面包吸饱药水的同时, 他自己同时挑了一个熏培根洋芋的面包来吃,并从面包篮里面的瓶子里喝点果酱茶,最后把面包篮小心收回放好。 没办法…他没吃午餐,现在应该也错过晚餐,没办法,再怎么一代Der Erlkönig*[德:魔王]也是会饿的。 等他吃得差不多,那大Sourdough Bread面包也吸满了药水,然后Grindelwald把吸饱了的面包抛进湖中,专注地看着还残留很多的Inferi把那个东西吃掉。 “这就算是喝掉了…或说吃掉了。”Grindelwald说,挥挥手。“估计你没想到这个Tom.你可以继续鄙视别人的血统,但我得说他们也很有能力的。而被看上的人即使不会魔法也会有能力…你最怕的强大校长也是混血的呢!”* 接着他就拿起吊坠,再次飙船,最后才又站回了那个最高的某个晶体,接着,他举起老魔杖,“Ruhm se name.*[德:荣耀你的名。]”说完,他激烈地回旋着挥杖,杖尖爆出的火焰竟是橘金色的…属于Dumbledore的火焰。 接着他大声笑起来,高声大笑。愉快、凶狠又放肆地笑着。魔杖在骨节分明的手上优美的回旋。 最后,Grindelwald漫步出了岩洞,拿出那个通往Hogwarts 校长室的Portkey,那个印满银色星星月亮的薰衣草色布制月亮状书签。 回忆结束,他与Albus同时睁开眼睛。 异色的眼睛对着天蓝色的眼睛。 此时Gell试图向Al挤出一个笑容,像是示好…又像询问。 *行尸的复数,行尸的名字(Inferius)是「Inferus」的一个文字游戏,它是「在下面(below)」的拉丁文,但明显的言外之意是与活着的人相比「较少的(lesser)」。 「Inferi」指冥间。 一个行尸(Inferius,复数:Inferi) *指魔法仪式用的仪式刀,大部分是一只黑柄匕首,大部分用来切开魔法圆或是驱逐,它被看成是使用者自我的延伸,这包含了意志、态度、想法、情感等等。若是说白魔法,仪式刀是不能用以砍杀或是切割东西的。 但若是黑魔法等就可能比较没有这限制。而GG是个黑魔法与血魔法的使用者。他还是高阶使用者。仪式刀当做魔法工具的信史,最早记载于1202年的Lansdowne抄本,以及1307年的Sloane抄本。 *这是指[75]时的预知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叙事曲(法语:ballade,英语:ballade、ballad,西班牙语:balada)在法文中原来是指一种文学作品或民间歌曲,通常为抒情、叙事、民间传奇风格的作品,也包括戏剧性和幻想的片段,从19世纪开始,乐曲也采用同样的题材,叙事曲也就成为一种乐曲的名称,当时主要是声乐,后来器乐也出现叙事曲,萧邦首创钢琴叙事曲,后来勃拉姆斯、李斯特和格里格等也都创作过钢琴叙事曲。 *至于为何会这样…我只能说,根据诸多限制,我根据GG的官方设定于随机应变能力强…所以…随机应变!而且我想他相信部属看人的眼光,并尊重特长。 [或这爱很伟大,导致计划施行与选择变柔和了]


[91] “…很精采的睡前故事,你做的很好呢。”最后Albus垂下天蓝色的眼睛,红色的睫毛眨啊眨的,再次注视那白金色睫毛下的异色眼睛。 “也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他亲亲那白金色头发的额头,轻轻环抱着对方。 而抵着红褐色的微卷长发,Gellert郑重地说。 “我说过…没有牺牲,所以没有,现在Sirius Black先生已经解除了通缉,也避开了死亡。接着,我会继续下去的…因为你…Ich schwöre dir, meine Liebe.*[德:我向你发誓,我的爱。]”Gellert郑重地说,闭上眼睛,将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分别抚上Albus的颈与肩,并深深吸一口气。 “如果你可以…那也许…我也能…爱着这世界吧…” “…我不知道。”Albus想起很多,包含刚刚的自我怀疑…于是只能这样回答。 “喔,别,Hör auf, denk nicht darüber nach*[德:停下,别说别想了],”Gell似乎察觉什么,“停下那些,别再自我怪罪!如果我是自大狂妄,你就是相反…你不知道…Weißt du nicht?[德:你不知道吗?]那个夏夜,优美的魔力,窗边的你…那是我最怀念的夏日,以为不会拥有的理解…最好的追忆,你曾与我一起的称赞过的景色…我不曾忘记。我那时是真的满怀欣喜,有些害羞,自豪,在这摇晃各种灾难的世界中…我能阻止别人针对你,但我不能阻止你自己伤害自己。” 他有些哀伤的说,没有睁开眼睛,白金色的睫毛轻轻颤动。 “我曾以为你真的起程往另一个世界…我望着像是睡着的你,即使苍老了也比那些贪婪的无赖还美。所以我决定让你喜爱的一切存留、回荡…作为我最后给你的Abschiedsmelodie [德:告别旋律]。 Und da das Schicksal mir die letzte Vergebung gab.[德:既然命运给了最后的宽恕]… Ein bisschen ... wenig*[德:一点…一点的] ,Schonend zu erreichen*[轻轻的到达]…我们约定过的für das größere wohl[For the greater good].不管事且醉心权力与威信的魔法部也好,为自己永生而挥霍别人生命的那个Tom也罢…让我们阻止这个吧。”他最后睁开了异色眼睛,与天蓝色的眼睛对视。 …et C'est "la vie"[法:而…这就是人生] 轻柔的思想同时划过他们的心间。 然而,另一股魔力悸动打破了这宁静的一刻。 绿色骷颅蛇的标记照亮夜空。 有入侵者!他们同时想到这件事。然而下一秒,他们本来打算起身时,校长之塔的外面传来了Professor McGonagall的声音。 “好好休息!不准出来!今天晚上是…我值夜!”她用上了学院长的威严声音。下一秒,校长之塔被锁死了,是物理的。外加一到咒语锁。 “Mr.Potter和他的朋友在这,很安全的。”一头Patronus银色母鹿用 Professor Snape的声音接着说。”校长,好好休息,必要时,我的Sectumsempra*…也不好解的。我不会送死,我记得预言。Hagrid说会带我们进入森林躲避。”校长室又被加了几道咒语锁。其中显然有几道是小巫师和小女巫,一个是护林人Hagrid的。 “我跟Lupin在同一地方,凤凰会学校总部,没问题。我知道预言有我和他,我们不涉险。Snape你最好顾好Harry和你自己!” 一头Patronus银色大狗用Black的声音说*。校长室多了两道咒语锁。 一个放大声音的咒语出现在陆桥前。 “各位,我是刚刚早些与各位见面过的Vinda Rosier,得知有攻击学校的行为,特地带Lindwurm公馆的20位战斗专精者,前来协助!被Grindelwald先生预言过会有死伤者,请全数退回安全范围!学生们请进入室内!” 校长室又多了21道咒语锁,含秘术的。 “啊哈!”Tonks的声音也用放大咒。“欢迎加入!呃…Lindwurm…林德儒龙们!” 校长室再多一咒语锁。”请各位帮忙确保…你们懂!我们校门口见!我会多带21支扫把过去!” “感谢提醒!我们都已经全数确保!”Vinda的声音说。“再说一次,被Grindelwald先生预言过会有死伤者!请退至安全范围!学生请进入室内!” “好啦!我进去一点!”Moody应该是用喊的,“我就进去一点,Vinda Rosier小姐,天啊!我这就进去里面第二防线可以吗!” Grindelwald本来打算解咒出门的…结果发现… “这是学校本来的机制还是什么?被加强过头吗?”他挥舞魔杖,却还是打不开。 “我刚刚也试过了…但好像是Professor McGonagall把权限转移了,也是…学校值夜者权限最高…我也出不去。”Dumbledore息事宁人般地说。接着他指挥一个大水晶球像漂浮一样的出现在床头柜。 ”看来我们只能看了?还好有研发这个。” 同时,他拿过一个看似播报器的东西,”我想D.A.们也会传讯的,愿梅林与众法神王保佑。众人安好。” “你做的?”某个誓约的骑士神王问,他正坐在校长之塔的顶端。 “嗯?我只是加强了锁和守护的咒语啊?剩下的都不是我喔!”那个誓约的法师神王愉快地说,他也坐在校长之塔上面。 “…你加强过的东西…我实在不好说是,只是…”誓约骑士神王想到了自己被当成圣剑的剑…当初这法师说他“只是祝福”而已。 “这些算是我的眷属或同族?你知道的,魔法、法师、巫术等等…”某个誓约的法师神王说,“自然我会保护他们不是吗?就像你,骑士变少了,于是你也眷顾其他同样有值得佳赏的特性的勇者,忠实的警察、军人、消防人员…” “也是…让我们沉默的…看守到最后吧。”誓约的骑士神王说到。 于是…两个披着热辣中年外表的百岁老人,只能在打开放置的水晶投影,并且打开魔法播报器…很快的,播报器传来声音。 “DA!这里值班室,Fred、George给大家播报,有敌袭!但是不用慌乱,我们学校已经准备好了!各学院级长请待命,随时准备带低年级学生避难,现在我方静待凤凰会指令!” “D.A.们!现在这里我们同时与Potterwatch进行联播!有River*会加入我们!现在不论你是在校生,毕业生,还是外面的热心民众,信心不灭的巫师女巫们,欢迎加入!” “请各位放心!如果你们是热心民众,发现学校上方出现那个丑死了的标志,是的他们来了,但请不要过于着急跑来学校,现在校园十分安全! 就算没有怕死魔法部,我们能自己来,我们不孤单!我们有朋友在这里! *” “哇啊!各为我们现在知道为什么学校格言这样写了! Draco Dormiens Nunquam Titillandus.这拉丁文说,千万别惹一条睡着的龙! 凤凰会说我们来援军了!前所未闻!那些人们自称Lindwurm…林德儒龙*!深褐色斗篷,暗红色内里,银色渡鸦别针!他们紫黑色的袍子上统一绣有一条金色的飞翔翼龙!他们是That sir*的人!龙现在醒啦!请大家不要恐慌!对啦!会开演讲会的、会产生火焰的…领头龙在这,别怕!这应该是他的龙群! ” “Romulus*由凤凰会回报给Rapier*,各位,闪电*与朋友们已经确定安全,Mad-Eye的徒弟已经与林德儒龙群会合,以及请各位被警告过有生命危险的,不要出来! 现在我们超酷!我们有Order of the Phoenix现在还有Order of the Lindwurm!校长的国际友人超炫! ” “凤凰们!别担心!我们的首领一定也会浴火重生!现在让我们也飞翔出击!谁说只有龙会喷火!让我们舞动保护的烈焰!” * Sectumsempra: 撕淌三步杀(搬运者注:陆译“神锋无影”),是『敌人专用』的咒语,这是一种较强大的黑魔法,会让对方像被一把无形的剑划了好几刀似的血溅五步,只有Snape教授知道复元咒语。属于黑魔法领域的咒语,Snape创造的,中咒者会被无形的剑刺伤般致命拉丁语sectum意思是削去,但显然sempra并非与这有关,但跟Semper[永远]相似,大概是加上的语气强化效果。 *我默认他们的Animagus=护法 *River: Jordan Lee的代号,Potterwatch的创办者。这个节目通过播发关于哈利波特和其他抵制食死人的人的消息来鼓舞盟友的士气,使他们积极参与反对LV的运动。他们还通过传播真相、消除谣言的方式缓解魔法部制造的恐慌气氛。比如,他们驳斥了被LV看一眼就会死的谣言。他们会宣布新的受害者,并鼓励男女巫师用一些简单的咒语帮助他们的麻瓜邻居抵挡食死人的袭击。 *这是Dumbledore说过的,本文[70-1]时GG演说又提了一次 *林德儒龙的注释详见[84] *That sir-那位先生[66]时D.A起给GG的绰号,默认Potterwatch知道指谁。 毕竟Jordan Lee是Fred、George的共同朋友。 *这是Lupin的代号 *这是Fred的代号 *这是Harry的代号


[92] “你们!不许!在这里!出现!” Professor McGonagall一挥杖一字句地喊到。她因为属于这次的值夜者所以还是正装衣着,罩着翠绿色的束腰法师袍与学校黑色的斗篷,她每挥一次杖,就会有一个穿黑斗篷戴面具的Death Eater被打倒到地上,被绑死或被各种变形术变形,过分!太过分了!动不动就来Hogwarts找麻烦! Albus都…这实在太可恶了!太可恶! 她可以听见Tonks,和她带进校园的Order of the Lindwurm整齐的脚步声,还有几个飞掠的扫帚声,Moody看来是被逼退到防守2线了,也好,他在伤亡名单上,不能让他涉险。 Tonks也是,她必须在第2防线。 Professor Flitwick早就出来了。“这种场合我不能错过!”他说着,挥舞魔杖,大量的屏障覆盖学校主体建筑。“保护的火焰,凤凰们!” 原本就在城堡周围环绕着的、Dumbledore魔法雾气在他的指挥下与加强下,慢慢成为半透明的晶亮防护网。”就像指挥合唱!只是更猛烈!”妖精血统的院长说到。“比表演给那个Dolores Umbridge看还好!” "Bonsoir. Madame la principale par intérim .[法:晚安,代理校长女士],他们不该出现在此,我与您的意见一致。”一个女声优雅地说到。 “这些人特别可恶,专门挑有着文本、动物、孩子的学校、还围攻孤立无援者和一般民众,实在无耻至极。” Professor McGonagall回身,她看见那位自称Vinda Rosier的女士,她罩着黑褐色的斗篷,别着银色渡鸦别针,而斗篷暗红色内里随着风轻轻摆动,里面那方便行动的紫黑色巫师袍胸口上绣着金色的Lindwurm,脚踏长靴。 “更不可饶恕的,是打扰了…”Vinda没有说下去,但她在Professor McGonagall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事,于是她勾起笑容。 “我们会合作愉快的…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再讨论一下衣服款式吧!我觉得你挑的绿色非常特别,下次午茶再聊?喔,对了,如果你们需要活口,请告诉我们,我们是以消灭为主的,问话的部分只会留一两个,你们若有需要我就帮你们会多留一两个,实验需要也可以,请放心交给我们。” 她说着话时,并没有停止魔杖,她面对着Professor McGonagall讲话,却同时用身侧的魔杖指挥几只学校没看过的黑影生物游移过墙壁,它们追着撕咬着要打算打断谈话的入侵者。…那应该是某种不知名的魔法…也可能是黑魔法。 “放心,我们尽量不破坏建筑物,你也知道的吧…持续的打扫和布置都让人心烦。你们的城堡很棒,我们不会毁掉这个的…这些优美的拱廊和陆桥,待会见。” “…谢谢你们的体贴,我们意见一致真的很难得,合作愉快。”最后Professor McGonagall决定这样回答,很少人对于严肃的她会以同等女巫的身分交谈。但她很喜欢。“待会见。” “待会见!希望我的气色没让我看来很糟。”Vinda笑着说。 两位今夜领头的女巫再次错身,奔向入侵者们。 禁林中,由Hagrid领头,将马灯挂在护林人手杖上,这是替代了那枝粉红花伞的他的杖子。 Ron.Hermione.Harry跟着他,Professor Snape一样戒备在队尾。 Harry不像以前那样讨厌或说害怕这位教授了,一切的理由变得明显,而他不能怪,也不想怪任何人…是的,也许这是孩子的天真,但这凶险时局是伟大如校长都差点牺牲的,那也许他们能做的,就是把这份被给予的爱…传递下去吧。 Ron默默接受了这些想法,Hermione则对此大呼赞同,一面认为爱的确超越一切。 Hagid则在Harry来喝茶聊天吃岩石饼时,大概听了一些Harry练习Legilimency时看见的事,顿时对于Professor Snape的勇气和真情无比敬佩。当然,Black也知道了,他感觉复杂,最好朋友的妻子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但…至少他在自己被冤枉蹲大牢时,还是保护了Harry. 而且Harry说,霸凌是错误的行为! 而Lupin则是这样说:“我们都长大了,别再玩互相霸凌的游戏了,这大家都有错…” 但Professor Snape显然对于这些人的态度反而不适应起来,不要说Harry和其他学生了,Black基本上不跟他对骂了,Lupin更注意他的状况,甚至来聊天,Hagid总是有空就在他罚学生去禁林义务劳动时,邀他来坐坐,喝茶吃岩石饼… 我就不能安静地继续在地窖里吗?他又担任了代理副校长,差点没被一堆信件烦死,甚至魔法的急件…竟然只是一堆老先生老太太睡不着? 这里是什么指挥中心吗?魔法部是你们吧? 忍住吐槽与叫骂,他气愤而冷淡的回了信。 还好,中间出来了Grindelwald和他的团体,这样Potter也不用去死一次,这先生的黑魔法造诣应该可以解决,要是照老校长的计画…自己不只是要杀他,还得顶这学校,先不论用了死咒是否撕裂灵魂,光是这些学校管理和魔法部就一定会…这压力一定更加过头! 而这先生则证明了是自己当初追随的那个太小家子气,同样练黑魔法,怎么差这么多?不说容貌也行,实力和财力…也差的多。 “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害怕You Know who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有一个,他没有的东西…”Harry缓缓地在夜色中行走时说道。 “闭嘴然后安静点,学校那打仗,我们可能被发现!别再扯伟大之爱了!” Professor Snape嘶声说到。想到刚刚在Hagid那里帮忙处理掉了两大袋信件,除了魔法部的求援信,还有各类明信片、吊念、仰慕和各种乱七八糟想给Grindelwald各种彩色卡片的追捧、赞叹、甚至追求、爱慕与爱意及哀吊…他实在不想再提爱了。 “呃…Snape教授,我想说的是,鼻子。”Harry有点尴尬… “我只是想缓和气氛说个笑话的。我们都有他没有的…是鼻子啊。” Ron笑了,Hagid笑了。 “澄清一下,应该是:练完究极的黑魔法后也还是没有鼻子,学艺不精。” Hermione说着,“但好吧,就每个人都有来说的话,的确是鼻子。”说完她也跟着笑了。 队伍后面响起小小的噗哧一声。 Hermione出手,果然有效,其他人表示敬畏。并继续赶路。 “结果我出来了一个,现在只是又换了个地方!” Grindelwald把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之后,有些暴躁的说到。“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关着我!” “你不是被关…你是跟我在一起。不过好吧,至少暂时是出不去,大概是孩子们总是爱担心。”Dumbledore缓缓的说。“学校的机制不知道是被什么激活了…今天的能量特别的大。或是…” “唔!你不能再给我听到任何一个关于你贬低你自己的话,我猜你要说你的力量衰弱了很多,才没有。”Grindelwald眯起眼睛说到。“我感觉得到你,你的思考、灵魂和魔力…” “…不然你要?”Dumbledore慢慢问道,而还微微发烧似乎让他的眼睛更加水蓝。 “…不然每个字母我都要算两个亲吻,从现在开始。”Grindelwald孩子气地笑了,“我跟你在一起,我喜欢这个说法。”那些暴躁的火焰开始熄灭了,他指挥一条沾了水的手帕过来,回到了床边。 “那现在让我照顾你。放轻松…那些爱担心的孩子会处理好的。你需要好好休息。你把魔力放轻松都没关系,我能补上。” Albus喜欢舒适的手帕,那不会太冰凉,也不会太温热。也许是因为处理这一切的手同样强大且让他安心。 或是因为Gellert就把他揽在怀里。而且是真的始终爱着他。 “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那声音在说话。Albus昏昏欲睡起来。耳畔传来低沉的,熟悉又陌生的Heidenröslein*哼唱声。 以及…好像是Ariana很愉快的窃笑声?那是妹妹生前基本上没有的咯咯笑声。 *Heidenröslein:德文歌曲,野玫瑰/野蔷薇。


[93] “Phoenix!” Professor McGonagall喊到,”舞动守护的烈焰!” 校园里传来各种欢呼,D.A.的,学生的,凤凰会的。 甚至是播报器里的。 “Lindwurm*!” Vinda Rosier喊到,”Expandent igne libertas!*” *[拉丁文:散布自由之火。 ] 散落各处的同伴们发出战斗的呼啸声,各国语言都有。属于Lindwurm的。 巫师或女巫,法师们,不是只有修炼出最强大的魔法才能成为伟大的人…只要一个强的心与美好的灵魂,每一种天赋都是可贵的伟大。 事实上,更广泛的说,有没有魔法都不要紧,有魔法的人和没有魔法的人总能互相帮助与互相保护的。 “Make it right!Now or Never!各位收听这个频道的巫师女巫们!你们听见了吗?”DA里负责播报的Fred、George同时大喊,”History will know who we are! Work together!Game on!要不是我们得在这里,我们也想出去!要是能,这可是第一次这样名正言顺!” “学校的确在激战,有食死徒,但我们占了上风!请不用担心各位的孩子们!我们彼此照应!哇!刚刚过去一个Lindwurm,我发誓那黑褐色披风刮出火了!!我第一次知道巫师不骑扫帚也能冲这么快!跟着是什么?地狱猫*吗?超威的!” “哇!我看见我们老师了!他们原来平常真的人很好!我一点也不知道人可以被变形成这样!那是吊灯吗?这人在上头有好几层!符咒也是,这有够猛!现在没有人可以出去了!他们会撞上看不见的墙…哇!好惨。再次说一下啊!各位被提醒过的,请都退居防守的二线!没被提醒的一个比一个火气大!!” “各位,业余救社会的兼职好像不错啊!有听众考虑吗?在场的全都是业余人士!真的!没半个有领到补助喔!都是义工!还有学生们!” Potterwatch的广播适时插话到。 “DA们!请低年级学生与级长都待在安全地点,如果成年的,看到入侵者!把手上的标示用药剂*砸上去就跑!留给凤凰和龙群!他们有效且凶狠!保证他们会比蹲大牢或被抓去魔法部更惨! 社会民众们,请保护自己、保护朋友、保护你旁边没魔法的好人们!外加保持希望!凤凰们!龙群们!让我们向各位致意! Hurrah! *” “Sectumsempra!*”Snape向后面喊到,顿时后头传来一些呼痛和喊叫。有追兵被他的咒语击中,造成连续的刀伤与流血,血流不止的那种。 “Hagrid,你带他们走,快点!他们跟来了!”他眯起黑色的眼睛说。“走!” Hermione当机立断,她向后方丢出了那几管药剂,立刻,后面出现了被标记的萤光点点。 Harry也没有闲着,他放出Patronus传话,“这里闪电!我们在禁林,他们来了!教授在战斗!已经标示敌人!”银色雄鹿奔去。 Ron和Hagrid倒是有个共识,于是他们把打算留着的三人给拖到一边的有歧路的矮树丛里去。 “谁也不跑,那我们躲好。”Ron说道对他拉着的Hermione和另外几个这样说道,Hagrid点头,由于他还一手一个成年巫师Snape,一个Harry,所以他没出声。 “收信!龙过去了!全都不准逞英雄!”Professor McGonagall的Patronus猫说。“特别是有在名单上的!” 很快的,被标记的萤光点接近时,他们看不清的黑暗中突然冒出几个带着黑褐色的斗篷身影。不知道是哪种魔法,反正应该不能移形换影的学校他们似乎有别的方法移动。 “Bonsoir, puis au revoir. “*[法:晚安,然后再见了。 ]其中一个声音这样说道。 一阵暗红色的漩涡就这样,如风车般搅动起空间来。连悲鸣都没有,很快…那些萤光标点竟然就消失了踪迹。 “欺负我们同伴的话,Lindwurm是谁都不会放过的…。不用追,让后面逃走的去,凤凰们在收网,他们会被抓住的。让他们挑活口,我们挑过了。” …好有效率、好有礼貌但还是好凶残…挑活口是要做什么…我们学校没有挑活口的习惯啊…一众在站在岔路矮树丛里的教师们和学生们想。 “喂!刚刚发Patronus的小凤凰与凤凰们,有没有人受伤?我记得有个凤凰在名单上,有几个孩子重点是保护!我们是你们的盟友,不用担心!” “…没有受伤,我们自己可以回去。”最后Professor Snape代替呆住的同伴回话了,当然他们还在树丛后。 “好的,那就容许我们先告退,追击敌人。”这一众戴着黑褐色斗篷、黑紫色袍子上绣着金色Lindwurm的人们就如来时般消失了。 “…好吧,Harry,追你跑的那个黑魔头是真的是学艺不精。”Hermione在他们离开后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而下一句,则是现场没谁听懂的。 “然后…愿梅林在上,谁拆别人恋情[cp?]…谁被亚瑟王…的马踢!” (“哈哈哈…会的会的!我应许!我喜欢这有趣的可爱祈祷啊!” 代班的誓约法师神王说道。 “而且如果亚瑟的马踢不到,我这里也有可以代踢的!” “好吧…那是我还是我的马,我是说代踢的话。“誓约的骑士神王些微好笑的问。 ” “唔…看情况严重性吧!如何!但愿不需要就是。”誓约的法师神王说道。 ) “我想我们还是赶快回去为妙。”Ron不懂,于是他就这样说着并认真的在四周看看。 ”安全再走。” “已经安全了,这森林我熟,现在四周的夜晚声音的回来了,就没事了。”Hagrid说道。“我知道另外的路…为了大家安全,走吧。”他将护林人手杖上的灯转暗了一些。 一行人离开了岔路的小树丛,又再度回到森林的大路上。 学校城堡正闪烁着各种魔法,一到明显可见的保护咒语包围了学校。 Phoenix Fawkes闪现在火焰中,他围绕着Harry一行人飞舞着,就像要陪伴他们走回学校。 “嗯,走吧!”最后Harry说道。 *林德儒龙的注释详见[84] *这是指一种黑魔法精灵/使魔[familiar spirits?],好像打字原文无法需要造字,所以我粗略翻译了。他们能提供强大的保护,控制思想,阻挡并反弹诅咒,与亡者沟通等能力。所有文章中提到的都是依照文本考证,皆不建议各位尝试。通常若称为黑/灰类型魔法或相关施行,需要较有经验者。因为所谓的白魔法是指较温和的魔法,后效不大,反弹也不大。 *标示用药剂:[50]时Professor Sprout她和Professor Flitwick发明用来标示入侵者的用品,与救急药剂都分发给D.A.与凤凰会成员。这些飞散的的药草和魔咒粉末会自动沾上有The Dark Mark的人,而且不是一个清理一新可以处理掉的,它会让被标记者在白天冒出一种显眼的橘烟,晚上会有萤光。 以免到时候大家要是一片黑或是拉上袖子或换上戏服就不知道咒语对准谁了。 *Hurrah!:这是一种表欢呼、万岁、感叹等用词,多出现于感叹、名词,最后才是动词。 * Sectumsempra: 神锋无影/撕淌三步杀,是『敌人专用』的咒语,这是一种较强大的黑魔法,会让对方像被一把无形的剑划了好几刀似的血溅五步,只有Snape教授知道复元咒语。属于黑魔法领域的咒语,Snape创造的,中咒者会被无形的剑刺伤般致命拉丁语sectum意思是削去,但显然sempra并非与这有关,但跟Semper[永远]相似,大概是加上的语气强化效果。






如果还是想像不出来....我指的Lindwurm是这样的

Lindwurm-by Pechschwinge-此图为该作者拥有



13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