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情人節特別篇,Grindelwald視角Valentine's Day Special, Grindelwald's Perspective

已更新:2022年2月14日


說好的情人節特別篇之一!♥(´∀` )人


歡迎感想、吐槽、互動、愛心、留言、祝福同在!

雖然我並沒有特別"情人節"的感覺,

但還是試著寫寫看吧!如果覺得有什麼酸酸的味道,一定不是我!XD

也歡迎抓蟲!


祝福同在⁄(⁄ ⁄•⁄ω⁄•⁄ ⁄)⁄






"就說一個故事就好啊,因為是情人節啊!"在Albus Dumbledore沒注意時,

Hogwarts的學生們悄悄的包圍了他們的新成員,以Weasley雙胞胎Fred和George的說法

超酷的前一代Der Erlkönig[魔王],人好看品味也好。

比起沒鼻子沒頭髮眉毛的另一個好太多。



而且他們沒想過校長年輕時這麼轟轟烈烈,拜託耶!愛人成了敵人,又變回愛人!

可能基於同樣的原因,Hogwarts的教師們也忽略了學生們有點過於期待的行為。


事實上可以發現Order of the Phoenix的會員也都在,只是都當作自己不在。

在這被改裝成高級會所的辦公室裡安靜地描畫符咒、更改藥劑配方,或是整理植物圖鑑。

一隻花斑貓從角落優雅地走了過來,坐在沙發的邊上。



"就說你們實在很神奇,魔法小崽子們,這都不互相衝突的嗎?你們慶祝的是St. Valentine還是

cupido,還是Aphrodite?或者更......*"


他的問題沒人回答,只是有一雙雙亮晶晶的眼睛期待地望著他。

最後,Gellert Grindelwald眨眨異色的眼睛,一臉神奇地問。


"所以你們都慶祝?全一起?"



這可能是自從Gilderoy Lockhart沒有任職以來情人節被自動自發地提起的頭一次。


當然學生們的神奇寵物們也都跟隨著到來,這讓Gellert Grindelwald無法走動,

因為有許多貓頭鷹、貓或半貓、各類神奇動物、都跑來蹭著他。

摸著這些毛茸茸的"同伴"們,黑藍色與銀灰色的雙眼瞇了瞇。


"好吧,就說一個故事。"他緩緩說。


"要快樂結局的!"某個女學生說到。


"快樂結局。"他同意到。


他揮揮手,無聲魔法隨他的手指舞動,很快的,給自己倒了一些熱酒,接著,他找到了他最喜歡的扶手椅,舒服的坐下來,他剛抬起雙手,就讓現場安靜的甚麼都聽不見,


只剩下他自己的聲音。


"Die Geschichte, die ich erzählen möchte, hat nichts mit Schmerz, Trauer, Krankheit und Tod zu tun."[德:我要講的故事無關痛苦、悲傷、疾病與死亡。]


他沉聲說道。


"我的故事是關於一個叫Otto[德:奧托]的人。"


他頓了頓,所有閃亮亮的眼睛都聚焦在他身上,不論是人類的或是動物的,就像他正在一個偉大場合演說一樣。


"我是透過學校畢業後的聚會認識他的,他那時計劃著要繼續他的壯遊,尋找下一個適合自己的城市。

你們懂,那時候,總是有這樣的人,沒啥具體的抱負,但常常說著要振興一切、開放一些知識或辦開放集會場之類的,不過他們大部分就是坐著並覺得人生沒啥意義。


我覺得Otto就是,他常很晚睡,評論一堆當代雜誌,讀了各種理論,垂涎著自己無法移開視線又遙不可及的人。


因為追求不得又把這怨氣四處亂散,或是找幾個人隨便聊一些往日榮光啥的。


OH diese Männer![德:喔,這些男人啊!]總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偏偏一心愛著他們狠狠忽視他們的對象。


我就是在他前往另一個國家的鄉村前的送別派對上認識他的,他總認為另外一些地方會有更便宜的生活價格、更優秀且願意順從的愛人。


那是大家都是有點羨慕又忌妒的,就是想這要是他成功我們就也去試試看。

但若是失敗了大部分人大概就是嘲笑一番吧?



Otto抵達那地方的時候是晚上了,但麻煩事才開始呢。他的入境有點小問題,

那時候啊,他只能在車站那待一晚了。


大廳空蕩蕩的,他也沒有其他消遣,想平躺在座椅上又太硬了一些,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睡著。

這時他聽見一個乒乓聲,大廳另一頭有個年輕人,他那頭紅色長頭髮讓他以為他是個女士呢。

原來是這個年輕人把行李箱放地上打開,翻來翻去的聲音。


那紅髮的年輕人找到了一根菸,點燃了它。

他就半跪在地板上,嘴裡叼著菸,繼續去翻整他的行李,忙碌的就像無憂無慮,打發時間的人

一點也不像被困在車站大廳。


他怎麼能活蹦亂跳的啊?Otto想,於是他朝那人揮了揮手。


那人也朝他揮了揮手,就走到他所在的大廳這頭來,遞給他另一支香菸。


這樣一看Otto才發現,這人完全就像是他眼中的天鵝啊!

這姿勢優雅、散發自信、穿著稍緊套裝並披著袍子的人,完全就是他喜歡也想接近的人。


"他們為何留你在這啊?"那人用英語問他。


"他們不喜歡我入境的原因,你呢?"


那人對他微笑起來,"喔,我想你也可以說他們也不喜歡我的入境原因!"

當他問那年輕人是哪裡來的,他又說出了一串字,那細節也讓Otto記得了一輩子。


他們聊了一個晚上,包含理想、未來、想去的地方等。

他甚至想問:你是誰?但你們知道,從來沒人可以回答這問題。


第二天晨曦前,那人就回到了自己大廳的另一邊。

Otto吸著菸,就像是吸著那他留戀的氣味,大膽、聰明、自信又性感的人身上所有的謎團。

最後他只看到那漂亮的大紅色長髮,消失在另一端。

他沒睡好,醒來時早上的露水早就打溼了外面的草皮。


他後來順利到達了那個他要去的異國城鎮,也找到了一份工作。

但他總是不經意想起那勇敢卻不經意流露出一點厭世感,紅色長髮的人。



他賺了不少錢後,決定動身去找那個曾經遇到的年輕人。

他讀過一些文章,說到一些沒辦法生存的巫師女巫們總會前去一些不安全的地方,

即使知道危險很大也要去,只是為了轉些溫飽錢或是不被殺掉。

那個人在他心裡站的份量越來越大。

最後他又去了那車站,花了兩個星期,夜復一夜的到處探問,

甚至連做那些不該讓學生去的酒家與旅館都去問過了,

是啊,就是做那種晚上生意的,但我不該跟你們說這個行業,你們也不該去。



Otto到處走,他打量那些各式各樣的人,那些人也打量他。

於是他保持警覺,他的對話常因為誤會結束,他們以為他要找某個類型的人。

而不是一個特定的、真實的人。

又或者耍他一下,丟出錯誤的線索,或說要安排派對讓他去看看;

甚至說,相信我,我能讓你把那人忘了。


只有一次他得到了值得追尋的線索。

有個人說知道,他說出的村鎮名符合那細節中的名字。那天晚上他就去了那破爛的小酒吧。

那的確有個紅色頭髮的年輕人,但他說他不記得在車站附近遇見的事了,


"你留過長髮嗎?"Otto問到。


"當然。"那年輕人回答。"但我想我沒跟你在車站見過。"


也對,Otto想,誰會記著一個只認識一晚還不知道姓名的人啊?



接下來幾個禮拜,他就常去那,每天晚上都付出豐厚的資金,為了聊聊天或是談談興趣。

不過事情不怎麼順利,他說的故事偶爾還會被這人提供的服務打斷。


但現實總是難以理解,這個人真的為了他留起長髮,也不去找其他人了,或是可以說,好像愛上他了。


Gellert Grindelwald停了一停,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還喝了口熱酒,

享受這些被抓住的注意力全在身上,他果然是個很棒的表演者,他自己想到。

閒適的摸摸湊到手邊的動物們,接下來才又清了清喉嚨繼續說。



"喔,孩子們,在這裡補充一下,我不是輕視那群人或是有其他的刻版印象的意見,

我只是要聲明一下,沒人知道愛河到底是何時出現並讓我們泥足深陷的,

但你們都不該懷疑任何人都會有真心,也許這個人在Otto身上找到了值得愛上的價值。

即使是我也不應該覺得訝異才對,就像我說的,我和Otto有很多相似之處,

事實上某程度上我們是競爭對手。不過我們繼續說故事吧。"



這人跟著Otto搬回了原本的城市,開頭的那幾個星期他們相伴的十分愉快,

他再次確定自己魂牽夢縈的人那麼風趣迷人,還很快適應了這裡的生活。


不過隨著安定的生活,Otto的心又開始懷疑起來,他一部分的心就像抽離了身體。

而這個人對自己所說的特別作品沒印象或不清楚的時候,他就覺得惱怒。

對自己重視的一切是如此天真無知。


而唾手可得的夜晚相伴... ...呃,是的,我說的是那件事,

這位小姐,我們在學校說故事時,可以敘述的不要那麼直接。


也使Otto開始覺得這件事竟然可以被貶低到這種程度,就像是走過一間總是滿滿熱騰騰食物的大廳,讓Otto只想暫時遠離食物。就像遠離他。


或許他根本不是那個他碰見的英雄人物,他們也不喜歡我的入境原因,喔他想那口吻和那人快瘋狂了。因為他不是,曾經見到的、碰見的、想要的、稱頌的那個人。

平凡、黏人、膽小又在意其他人.., ,,,他覺得這段關係已經結束了。


但Otto很懦夫,他甚至不打算直接說,而是留了張紙條,就自己跑到另一個國家的另一端

去一間醜到要命的酒吧,喝著淡而無味的啤酒,再次感覺的憂鬱蔓延了自己的全身。

他夢想中的人不知道該去哪找呢?他望著窗外,覺得自己的存在陷入了危機。




Gellert Grindelwald停了下來,明顯的發出一聲長嘆。

環顧著聽故事的眾人。似乎等著反應,四周一片沉默。


所有人都很困惑,就這樣?


"可是、可是、可是... ..."

再次Hermione發揮了她的提問精神。

"先生,快樂結局呢?規則不是這樣嗎?"



"Es ist ein Happy End[德:這是個快樂結局],這就是快樂結局了,小姐。"Gellert Grindelwald回答道。



"悲傷的Otto沒人愛、一個人在破酒吧裡喝難喝啤酒?對Otto來說這不是快樂結局吧?"

Cho Chang也問到。



"喔,抱歉,故事對我來說是快樂的,對Otto當然不是。"Gellert Grindelwald

故作模樣的想了想,再次回答道。



"咦?!"

這下,幾乎所有人都發出了吃驚的聲音。連貌似在改作業整理東西的人們也是。



"因為我找到了他找不到的人,你們校長。"Gellert Grindelwald愉快地說。



"我想他惡作劇已經玩夠了。"一個大家都熟悉的聲音說道,

一隻穿著漂亮長袍的手從椅子背後伸了過來,撥亂了那頭白金色的頭髮,但動作是充滿愛意的。

"之後再說其他的故事,孩子們該去睡了。"Albus Dumbledore,這裡的校長說道。



於是,所有人互道晚安,就都很快地溜回了自己該待的地方去了。






*第一個為古羅馬「瓦倫泰」的傳說、第二個為羅馬愛神、第三個為希臘神話的愛神。


126 次查看7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