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81]

已更新:2023年3月5日






想詳細描述結果越變越長~(◉3◉)哈哈哈

總之會努力的啊~世界越來越神奇,嗯,許多事都是的,最近也越來越忙,||Φ|(|´|Д|`|)|Φ||

但你們的一路始終陪伴,真的讓我有動力與勇氣,繼續下去~長篇考驗細膩感吧?!

我們不要跟吃書官方看齊就好_(┐ ◟;゚д゚)ノ


同樣的歡迎各位的留言、指路、各式各樣的腦洞與討論!( ºωº )我會期待並收集的!(⁎⁍̴̛ᴗ⁍̴̛⁎)‼



祝福同在✧*。٩(ˊᗜˋ*)و✧*。






[181]


“OH!天啊,誰幫我拿毛巾過來!消毒的毛巾!” Madam Pomfrey果然休息過了,她的精力與能力都回來了。她喊得可謂是人人都聽得見。


不過就算她不喊,大家也都會聚集過來的,畢竟那麼大的動靜。

那是一聲某種東西[也許是某V被破壞的黑魔法?]慘烈的哀號、某東西被打破碎的聲音以及人體落地的鈍重聲。


最後是在幾乎被踩糊的法陣中央,有兩個全身冒著熱煙與蒸氣,簡直像是去了地獄或更危險的、會燒灼皮膚和法力的地方走一遭似的,Gellert Grindelwald抱著Albus Dumbledore,用自己最好的大衣外套給試圖給他止血……

Albus Dumbledore似乎滿身都是血,還在失血。


“順帶拿我那個包!” Gellert Grindelwald喊到,他似乎也有受傷,但顯然不那麼嚴重。只是把自己沾染血的白金色頭髮抖開,以免遮擋自己視線。

”他耗太久了,我需要治療他。”


Vinda. Rosier哼了一聲,順手把大提包再次拿出來,往那裏丟過去。就說他把武器拿走就好,果然,物資在這安全多了,現在也可以馬上用。

她滿意於那雙以往只有掠食者般虛無的異色眼睛多出了人類的溫度。

這樣可好多了。


Madam Pomfrey那有了其他教授各類魔藥、人手支援,也很快地把毛巾與可能被用的藥物都帶來了。

Professor Hooch騎著掃帚用只有她的精細操作,飛入城堡且快速帶來了大量所需要的消毒毛巾、各種外用藥膏繃帶。凡是醫療翼拿不上的都帶上了一份。


Professor Snape不動聲色地將早已煉製好的各種魔藥由藥箱中的分層,以各個別類地拿出來,都是上層材料與精細魔力所調配而出的上品。

[但事實上他基本上沒看過受這麼重傷的校長和另一位……但他壓下了情緒,必須確保魔藥和安全]


Professor McGonagall只是走過來,輕輕拍了拍Albus的手,向他說道:

“放心休養啊,學生們我會看著的。”

接著,她就往教學樓方向去,她相信了那半路加入的同伴,他和他的團隊強大且值得信賴。

所以,她會完成自己的工作,保護學術的聖域與學生們!


Hufflepuff的院長Professor Sprout現在輪到在Order of the Phoenix值班,但這不妨礙她同時為出戰歸來的友人們煮一鍋營養又清淡的補充食物。


Ravenclaw院長Professor Flitwick決定發起一個自由專題研究,論一個不該有的殺人魔法是如何闖入學校的?我們該如何防範與改進學校防護?

歡迎所有人對魔法、符咒、意見看法的發表!



在這慌亂之中,Gellert Grindelwald只知道一件事,他不要那種黃昏短暫般,只為了慾望而造的腐朽樂園、不要伴侶像是那被吊起來的屍體般……

不…他不想要伴侶只能用那種失神、無光的眼睛看著虛空……


他朦朧的、孩提時的記憶裡有看過這樣的畫面:誰哭泣著……他不愛我……但我無法再偽裝這一切了……


因為我比任何人都愛他!要治好Al,他要Al能對他笑、跟他爭論、跟他說話、跟他打架…


已經流逝的無數的黑夜之中、那眼中想著的人、愛著的人……

無法回返的季節過去,在那漫長黑暗之中……自己為了埋葬空虛(空無.Leere)、燃燒寂寞(孤獨.einsam),在必要的革新中卻不斷犯下不必要的罪孽(Sünde)……


即使要讓他死去,也要由我動手,輪不到那個什麼Tom Marvolo Riddle,a.k.a: Lord Voldemort讓他吸食Al的血液、魔法及生命動能,想他虛弱致死……不,要也是由我來,Absolut nicht für dich![德:絕不讓給你!]

我會珍惜地把他吃掉的,每滴血、每塊肉與骨…一點也不會讓給你!

所以你吃掉的部分*,我一定、一定會補回來的!然後我會幫他清乾淨!


Gellert Grindelwald恨恨地走進校長塔寢室附設的浴室裡,這裡缺一個大池子,他需要一個大療癒池。他很不屑地揮揮手,拉伸了空間,增加了擺設。

當然,他要一個groß, groß genug[德:大、夠大]的浴池!

毫不猶豫地將Order of the Lindwurm莊園之一的,自己的主要衛浴移到這來。

Vinda. Rosier丟給他的包,派上了用場,這些地區錨點清楚,他很滿意地發現他們的「密藥」,那些早年他們需要戰鬥且快速恢復用的藥品。



放滿了一池溫度適宜的、乾淨清澈的池水。

他從包裡拿出那些預備好的魔藥濃縮成的硬褐色的乾塊。

掰開了幾塊,他用受傷的手指,再次毫不猶豫地硬是把他們捏碎,這使裡面也混雜了他的血液。


即使入浴藥水變些一點點顏色,應該也不是很大的問題。

Phoenix Fawkes飛了進來,將一串眼淚滴進了池水中。

同時,那個Professor Snape也推門進來了,作為這個學院裡顯然對黑魔法與魔藥有研究,且非常小心謹慎的那位,他當然會檢查自己的作為。並在明白過來後,也開始對池水投放治癒魔藥。

聰明人。


雖然第一個治癒瓶子是往自己身上砸的。

這應該是所謂的:“你該治療自己”的肢體性語言表示。


“這點小傷,Einfach diese Wunde lecken wird in Ordnung sein.[德:舔一舔就會好了]”

他不以為意地說。“最多我在嚼一些藥草菸草……他,喔不,他們三個,我一個,3:1,你也知道先救誰不是?”


“你這樣毫無說服力。” Professor Snape咬著牙說。“稍等你也得看校醫。”

但他接著就回身,出了浴室。

這單純是為了自己的眼睛好。

畢竟那個Grindelwald開始鬆他的領口了,若無旁人的那種,等一下應該就會脫衣入浴,這明顯暗示自己該走了。



過程中,Grindelwald的大衣都緊緊的、細心的包裹著Dumbledore,並讓他維持浮空,避免碰撞與被搬運的痛楚。


最後完成的,是一池淡綠、淺藍色、淺淺散發著微微珍珠白的微光、各種散發宜人的舒適熱氣。

而讓人安心的香是由森林、海洋、原野等等的味道所組成……那都是孕育出生命的地方。……孕育和保護。


他將魔杖一抖,一收,魔杖消失蹤影但卻隱藏在手中,開始催動無形的魔法,使自己的能力去保護、不要去傷害。吟誦起語句分明且節奏鮮明的古語,他繼續施放且舞動治癒的力量,並催促其融入到水中。

這需要的手是比魔杖更精準、細緻、且更高階,所謂無杖魔法不過如此。


但是他的外套現在發出了沙沙聲,顯然他的戀人在這部份很讓人不省心。

應該是蓄積了一點力氣,就打算息事寧人地逃走了,真是的……對別人溫柔怎麼不能對自己溫柔一點?


這時候對自己撒嬌說疼、寂寞、冷、或是想要有人陪都好啊?甚至要是說想吃糖都會想辦法給你找到的……

而不是默不作聲地打算離開,去一個沒人看得見地方獨自試圖好起來?你受傷了,有權利說痛的、就稍微依賴別人一下啊……


自己可認為自己是個頗單純又容易的男性呢…不需要多好聽的情話、不需要很貴重的禮物、也不用浪費口舌跟我解釋什麼…心裡還有我就好、不留我一個人獨活就好,……其餘的事我都有辦法自己處理。



“Al…”他低聲喚到,隨著他的呼喚,那外套自然是往他身邊來了,裡面當然還裹著自己想獨自逃走養傷的戀人。

他用手輕輕梳過那染血但不失其亮麗的紅髮,小心的梳開乾燥結塊的血液,白金色的眉頭自然地委屈皺起,眨眨異色眼睛。

那雙眼水汪汪了起來,並去追逐哪雙不知道躲避什麼的海藍色雙眼。

“Ich bin so einsam, warum gehst du?Möchtest du deinen Körper mit mir aufwärmen?”[德:我好寂寞,你為什麼要走,你可以陪我暖一暖身體嗎?]


唯有不停存活著的寂寞不能消弭……


外套裡的人嘆口氣,他就是……見不得Gell這樣……


感覺到外套放鬆了,當然裏頭裹著的人也放鬆了些,有利治療!

他開心地環抱起外套,小心地捧著,像是最珍貴的聖物。染血的衣物會沾黏,他仔細地不去拉扯到,小心翼翼地走入調劑完成的藥劑浴中。



……好吧,只是個熱水澡,有魔法和草藥的熱水澡。

他真怕極了Gell為了幫助他而使用什麼他不想知道的配方,當然不是說那一定是壞的。

只是想到為了自己,可能要殺掉那麼多神奇生物來放血就實在太過頭了,更別說要不是立下了不殺人的約定,他擔心Gell為了效果可能不計成本地使用人類……雖然說的確有部分醫療功效是不能否認的,但自己應該不需要這樣強大的“治療”……


還好,只是這都只是先調好的複方藥劑。

大海裡最純淨的鹽、珍珠、原野上的蜂蜜與蜂膠、消炎止痛的沒藥與乳香、修復一切的玫瑰果、金盞花*…還有鳳凰的眼淚……共鳴的魔力脈動……


放鬆地讓自己的頭枕在他的前臂上,蹭了蹭,雖然還留有一些剛剛的汗味和其他氣味,還沒來得及洗掉,但這是Gell的味道呢。


知道自己被抱得穩穩的,他更加放鬆了身體,水的浮力也給了他一些安全感。


於是他空下一隻手,開始把對方散亂的白金色頭髮揉得更開了一些,他剛剛就想這樣做了。接著,順著頭髮,還可以一路溜搭到那正在呼吸吞嚥的脖頸、漸漸放鬆的肩背肌理,再順著另一邊同樣的線條摸回來,可以摸到漂亮的下巴和那正有趣呲動的唇上鬚……


“你不醜,你從來都不醜……你是我最有風格的Gell~好乖、乖……”


霧氣使一切都模模糊糊了起來,應該是自己開始想睡了……手感真好,好像揉麵團,比較結實的麵團……有麵筋的白大麵團……摸起來真舒服……使點勁也沒關係,活生生的麵團、麵團魔法動物……拍打一下……


“很有說服力,如果你別把我當寵物揉的話,這句話會更有效……ah …poo th*”

自己被又扯又揉得發出了奇怪的聲音……覺得自己遲早有天會被揉得變形,但還是很享受這按摩般感覺的人回話到。


最有效的治療,莫過於心靈上的撫慰吧…

這對誰來說都是真的。




*因為HP1中Lord Voldemort用Quirinus Quirrell身體去吸食unicorn的血液。推測他應該會使用吸食魔法生物/人類的血液和能力來恢復自身法力與狀態。


*此處並非完整配方。[別考據了寫文啊~o0o~]


*本來要叫名字:Albus,但被扯變形了所以~





180 次查看6 則留言

6件のコメント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2022年5月13日

替校長治療完畢便可準備收拾收拾壞學長的身後事了 GG大人萬歲~ 笑點: 已當爸爸的知道現在是一家四口啊真棒, 3對1 哈哈哈 坐等餵食梳毛安產日常 (動物日誌新一章: 小生命的誕生)

いいね!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2022年5月21日
返信先

哈哈哈~我們可以準備~但觀望⁽⁽ଘ( ˙꒳˙ )ଓ⁾⁾壞學長也是有點分量的。

先不勞動兩位休息的了哈哈~

這就是魔法!Gell如此覺得,這是兩個!我感覺到兩個波動!!

(๑ơ ₃ ơ)♥

いいね!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2022年5月13日

我为什么会感觉人体落地的钝重声是哈利做噩梦当场栽倒(…) 老邓和老盖的互动太有爱啦><老邓专业大型神奇动物格林德沃驯兽师嘿嘿嘿

いいね!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2022年5月21日
返信先

又一個Harry的好戰友!你們怎麼這麼理解他!o(☆Ф∇Ф☆)o

沒錯~只要GGAD互相理解這一點,HE的世界完全沒問題!

ლ(´•д• ̀ლ好好相處吧!摸摸!😀

いいね!

小哈(愤愤地想):里德尔我特么屑屑你,今晚做梦的素材有了🙃

在爱人面前装可怜果然有用,邓校分分钟服软(滑稽)

邓校揉格皇……想到现在普叔的脸已经胖成加菲猫了,代入进去更有感觉😂😂

大肥神兽,就是好rua( ͡°ᴥ ͡° ʋ)

いいね!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2022年5月21日
返信先

你太理解Harry了!!!!🤣

(◉3◉)你是他的好戰友啊!

沒錯沒錯,裝可憐裝可愛才有伴侶喔!(ㅅ˘ㅂ˘)Gell在這裡完全點滿了這個技能!

哈哈哈~這樣一說帶入感好深!好撸!絕對撸!

只是要Al在的情況下,以策安全XD


いいね!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