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89]

已更新:2022年7月30日



這是我的手殘,大家見諒,我假設~他們是用這些溝通的信物。


(つ´ω`)つ我來更新了!怎麼都只有固定的老朋友留言呢~

要是有建議、想法都歡迎留言或是抓錯找蟲喔レ(゚∀゚;)ヘ ヘ( ゚∀゚;)ノ我只是一位不像女性的女性寫手,不是可怕的什麼啦!真的!。゜+.(人-ω◕)゜+.゜


看到同伴增加卻沒有多任何回應有點怪qwq


百忙中也努力更新,大家也請保重!好好注意健康與所愛的一切!


期待腦洞、留言、同在、吐槽、抓蟲與互動!


祝福同在♥(´∀` )人




[189]


安靜的月光照進校長塔,Gellert Grindelwald正細細嗅著伴侣Albus Dumbledore,用他微凉的唇,讓那感覺慢慢地流晌,讓自己的瘋狂的躁動平緩下來,Al現在需要安撫與陪伴。


Gell慢慢地冷靜下來,他撫摸著愛人的小腹,敏銳地捕捉到暗藏在Al長髮中清香氣中的一絲甜膩。

“能找到你是我的運氣,現在我們又多了一筆寶貴的財富。*”

Gell愉快地低喃,這引來了Al狠瞪。


“我並不習慣跟別人親密接觸。”Al慢慢地說。並試圖把那蹭著自己的傢伙推開。

“是我又不是別人。”Gell堅持。


Al嘆口氣,他伸出手輕覆上這張不算猙獰嚇人但威嚴時令人害怕的臉龐。

他只能感嘆這個神奇、奇妙又危險的、同等強大的存在。


Gell任由他的手在自己的要害上,臉部與頭部游走著,並舒服地瞇起了眼睛。

他的理智能制止自己身體中容易瘋狂失控的猛獸。


就如同那些炫麗強大的魔法,他體內瘋狂凶狠的猛獸也認同這個人。


如同殺戮與暴力,他的猛獸與魔法也能同意。

這些腥臭噁心的東西會讓他們的最珍貴的溫暖難過!


即使搖搖欲墜,他也能循著本能找回溫暖的家、等候自己的人。

他體內的猛獸則驚訝地嘆息著,對於能感受回到安全地帶而無比舒適。

他從喉嚨裡散逸出一聲嘆息,繼續他的對於那片溫暖頸部的舔吻。

雙手則繼續撫摸、擁抱和感覺屬於自己的一切。


全新的絕妙情感。


“真令人訝異你是個喜歡擁抱和親吻的傢伙。”紅髮的教授低聲說著,打算挪動位置。

“好了,走開點,我要倒杯茶。”



他從喉嚨發出抱怨的嚕嚕聲,不情願地挪開了一點。


漫不經心似的,Albus拍拍那白金色的頭髮,滿意地看著手裡杯子斟滿了茶。

“你真的變了,哈,以前我很少能見到你這麼明顯的情緒表現。”他溫柔地吐息到。


那雙湛藍的眸子意有所指地望過去,那雙一銀灰一黑藍的眼瞳,瞳孔出現了一瞬間的尖銳豎立,瞬息之間又變回人類的形狀。


“這通常當我感受到強烈……情緒的時候。” Gellert的呼吸有些虛無縹緲。

“比如憤怒。或殺戮。”


“還有愛。”Albus說到,喝了一口茶。“以及情慾。”

他慵懶地對縮回影子裡的人笑了笑。

”It's safe here,沒事的,這裡很安全。”


“Nein, wenn wir in die Kriege treten, die wir führen.

[德:不,當我們踏進我們所計畫的戰爭時。]

Unsere Zukunft ist hier und jetzt, hier kommt der Countdown.

[德:我們的未來就在此,倒數已經開始。]


那身影低聲說著,飄渺得像是那年消失於藍色火圈時的陌生。

“Manchmal ist es verrückt, für das zu kämpfen, woran man glaubt…….”

[德:有時為了信念而戰乃瘋狂至極……]


“But we will not give up, if we still want to keep what we love.”

[英:但我們不能放棄,若我們還想保有所摯愛的。]

“我相信你夠清楚了,Dear.”


Albus緩緩說道,回頭再次吻上那微涼的唇,他知道這次,這傢伙會回家的。

那唇有了溫度,輕輕地吐出熱氣,並回吻了自己。


真不知道這傢伙完全顯現“真身”的樣子有沒有角,Albus惡趣味地想,要是有,下次試試看拽著他頭上的角[那是龍角嗎?]往臥室拖一定很有趣。


但現在他只是目送Gellert消失於一明滅就消失的銀藍火焰中。




“現在又怎麼了?” MACUSA's Department of Magical Law Enforcement. 的Percival Graves揉著自己的眉頭問。


他加班了好幾次,還得維持自己的得體與衣著,更別提那堆公文還在桌上疊著。


“不要告訴我因為是我發布的blue alert.[藍色警報]

[對的,這些在醋液中倖存的人們以後這樣稱呼那件事,並決定由一位可信人士發起這玩意,以免所有倖存者又有誰躲避不及。]


還是你沒逮住那雙麒麟讓祂們跑去報送子之喜?”


“喔不,是……因為法國麵包上,呃,有……” Newt. Scamander手足無措,即使知道那個不是假扮的,而真正的這位巫師也是強大且有禮的安全人物,但他就是不擅長社交。


雖然那雙試圖報喜的麒麟就是在他懷裡扭來扭去的想再度衝出去,執行自己的天性。一聽見又不安份起來。


“是有位老朋友。”他的哥哥Theseus Scamander終於覺得還是自己發言較快。


“我們的老朋友Jacob Kowalski在自己的擀麵棍和法國麵包上發現了,攻擊者是Nagini,我們需要集合,因為我們都是…。”


“不,不,現在別告訴我。我現在不能喝酒,我明天還值班呢。該怎麼辦?現在有什麼應急方案嗎?” Percival Graves大聲抗議,天,他還有待批法案、出去視察、相關報告要寫,但凡牽扯到那位,他都只想喝醉裝死。


“那你先把blue alert.[藍色警報]加上一條聚會需求就好。”

Theseus Scamander理解這感覺,你還有一個辦公室*在等你處理,但你現在又有個……超級危險的自動點火醋醰,外加一個中二的新魔王。


“我現在就發。” Percival Graves嘆口氣說。


朝九晚五又經常加班,誰不是這樣,都快20年了!又一個!

那些人到底哪來的精力搞事的!


他神經質地整理起自己領子,但願這次不要有大家的事!除非那個Gellert Grindelwald又跑來幫自己上班出差!*




*Fortune:運氣和財富都用這字。

*Theseus Scamander曾是Director of Auror Office

*這裡用本文的想法,Gellert Grindelwald是理智的、具理想的話,他當年應該沒有殺掉這位部長,可能只是暫時居家監禁。[尤其他是變形不用藥水。]

而且無薪無償地幫他上班出差寫公文了如此之久。

[我不相信沒人指導能馬上熟悉業務、交辦與上級,而且還都沒出錯。]

有趣點想,說不定一個日常加班到過勞上班族遇上了一個到處玩耍的[神獸]醋王


唯一的好處是,他會幫你上好久的班。


你只要在家裡不惹事燒房子,會幫忙,應該就不會有事[吧?!]

就當有野生[神奇]生物闖入住家XD





108 次查看6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