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195]

已更新:2022年10月1日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對大家疏於問候真是抱歉。

但生活總是要繼續的,文也事。

若因為心情與事務因素,此篇若質量較低真抱歉。

只是想描寫生活常態[?]

不論如何,我們終究也是一凡人。


願收到回應、同在、腦洞與評論


感謝

祝福同在





[195]


“我一直以為,要是我有了愛與留戀,das Biest, das Biest in mir[德:那野獸,我心中的野獸]會死去的,而我將會失去一切力量……”Gellert Grindelwald用一種平穩到詭異的語調敘述,且他時不時喝一口手裡的上好烈酒。


“……那你一大早閃回這裡做啥,問誰不好問我?我看起來有答案給你嗎?”

Percival Graves很是無奈地問道。

雖然知道自己是住在Order of the Lindwurm的莊園,準備開會,但誰會一大早凌晨就看到應該主持會議的人在這一邊喝酒一邊講些完全不著邊際的話。


他只想好好開個會然後回去,這傢伙又哪根筋搭錯了嗎?

算了,他也拿了一杯酒,揉揉頭髮只好繼續聽下去。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得到一個前任Der Erlkönig*躲在自己客房裡,還打算想談心事的。


“我以為你有一些……你懂得,標準答案之類的。” Grindelwald又喝了一口。

“這裡多半是……你們知道,走半路的、具有特別技術的一般人、跑黑路的、或像我這種怪怪的……所以這真的沒有標準答案嗎?類似那種普級小冊子的啊沒有嗎?”


“我又不是主司婚姻部門。” Graves無奈地說,但這酒真好,能一大早不趕上班還能喝酒的工作也太好了。

“你說的那種應該算是……巫師與一般人結婚才有的輔助手冊吧?現在還有沒有我也不確定了啊,可是Dumbledore也會魔法不是嗎?”


“這就是問題。大問題!” Grindelwald喃喃說道。

“嘿,我不知道這不只沒有停止那das Biest, das Biest in mir[德:那野獸,我心中的野獸],反而讓牠變強大了,牠打算守護多少你知道嗎?幾乎整個魔法世界!牠開始不滿足於學校、莊園這類的啦!牠打算把其他的都收進牠的領地裡。”


Graves猛吞一口酒。

他知道Grindelwald有些病氣[但不到真的有病的程度]、具猛獸般的直覺、神經質、魔法和力量,但顯然本人也對這玩意開始意識到不對的樣子,那可不妙。


“多嚴重了?你能維持清醒理智嗎?你不會又想燒光或弄死什麼吧!” Graves再吞了一口酒問到。


“喔,不是,我不打算革命、打仗、狠狠大口吞嚥許多生命或是讓大火燒掉啥,就只是,我好像忍受性降低了。我實在很難再去忍受那個Tom還在那!這讓我的領域不安全!!

而且我多希望Dumbledore安分點,他有魔法不代表他無敵!他就不能想一想嗎?他護衛過那麼多羽翼未豐的魔法小崽子了,不懂嗎?他現在隨身帶兩個呢!”

說完後,Grindelwald就酒瓶咕嘟嘟灌下一大口。


“你到底要做啥?” Graves知道沒有加重的工作算是鬆了口氣。也繼續喝了那上好的酒。


“我可能讓我的人處理一下這個,但我不希望你們認為這是開戰。” Grindelwald說著“不然我可能會親自處理這個,我不確定我會不會做得過於離譜。我只是來私下表達一下善意,絕對無意掀起各種巨大波濤或陰謀,你可以向其他問起的人保證。喔,少來,我知道多少人仰賴你的消息……”

又喝了酒以後,他還是想了想。

“你們真的沒有關於婚姻生活的小冊子嗎?”


“我下次會記得問問同事的……而且你沒注意到我並沒有伴侶嗎?你找個有伴侶人的問難嗎?” Graves有點洩氣地回應。


“我都可已找回真愛了,你的年齡還是可以的!非常可以,你還年輕!只是你要放開一點。” Grindelwald瞟了一眼過來。”你還是維持的不錯,有些東西值得等的,喔,當然,我問了不少有伴侶的,但是答案都很模糊,我猜你這裡有些…”

望著滔滔不絕的前任Der Erlkönig*,

Percival Graves有點無奈,但這也是為何那時他沒把這傢伙當成不可理喻的罪犯的原因之一吧?


自信對於一個領導者或政治家會是一個好品格,但作為最高決策者若是自信到一種盲目自負與自戀的地步,那就必然毫無反省和自我質疑的能力,這種後果,所帶領只有指日可待的自取滅亡。


顯然,他還是有進步,只是又沒找對討論對象。

只是真難想像,他是來自一個愛慕與歡愉只能靠眼神傳遞的年代,Grindelwald即使穿上得體的衣裝、打起領帶並且彬彬有禮,卻也看得出來其中的野性,那是嚮往狂野冒險的想法與靈魂。但卻為了另一個靈魂學會等待、平和與安靜,這瞬間的想法讓Graves有點心臟虛弱。

喔,愛,偉大的魔法……


“…Blag![德:臭小子]比我年輕對著我感慨甚麼!” Grindelwald不滿地發著牢騷。不知道因為酒精還是不滿而紅著一張臉。


Graves只是向他舉杯表示致意,我就想感慨啊。

他一點也不怕這前任Der Erlkönig*,你都跑來這喝酒聊天了我怕你個什麼。

你就是弄得自己變這樣,我變成你落魄時唯一信任的酒友了這甚麼亂七八糟!


Albus. Dumbledore?

喔,他這次終於得到了所有他想要的食物、甜品、擁抱和安慰,所以安詳地睡著了。所以,當然,他並不知道另一個同等強大的巫師跑去找人喝酒[單方面的]聊天去了。




*此處用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84 次查看5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