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設…[209]

已更新:2023年2月18日





抱歉遇到一些事,緩緩更新中。

這個坑正在填,只是我動作慢且挖太大了orz

期待回應、想法與討論。


願各位安好

祝福同在


[209]


“缺少光明的黑暗只是深淵,而沒有黑暗的光明會讓人盲目。”

Albus. Dumbledore喃喃自語道,伸手撥弄那塊兩面黑巧克力但中間夾著白色糖霜的餅乾。


“Mein Schatz[德:我親愛的],那只是一塊Oreo餅乾,還是你要其他的?”

Gellert Grindelwald嘆了一口氣,沒想到一塊甜餅乾也可以讓自己的愛人突然悟出真理之類的偉大思想。


但是Al必須多吃一點,即使現在可能沒有胃口。因為這關乎於他的健康。這是即使最偉大的黑魔法師也無法做到的事。

同時,Gell也清楚許多瘋狂犯罪者[不論他有沒有魔法],在無數次的抗議、辯駁、質詢與會議之前,都是無法被制伏的。

可惜他並沒有時間去對付那個Tom


若放在以前,他會直接翻過幾個國家的圍牆和管他幾個金庫,毀了一切並在烈火中洋洋自得地大笑。

…但Al會難過的,雖然以他自己是不能理解這是為何不能被接受,大概就是一般人說的人格缺陷。

但若是以Al來當標準,他覺得自己可以接受這個理由與原因。



“…你上次說,Bellatrix Lestrange也有了孩子,是嗎?”

Al清澈的藍眼睛對上他的,即使以現在的狀態而言,也依舊銳利且睿智。


“……是。而且那有很大的可能並非她丈夫的,但我無意評論這之中的對錯。”

Gell正斟酌詞句來回答這件事。


“我只想知道,那孩子……能不能得到好的對待而已,別緊張兮兮的。”

Al淡淡地說,一邊撫摸著自己有些慢但始終開始變大的腹部。


“……我無法得知,但若以我自身的經驗來回答,我可以說,他們並不適合擔任親職。”


Gell只得放下餅乾與其他食物,認真地開始回答這個問題。


“Allein durch die Dunkelheit, immer noch Hoffnung in der Verzweiflung der Wahrheit, Tränen begleitet von Verwirrung, kann sie nur still halten Die Erscheinung von Dornen trägt verzweifelt gegen das Schicksal an…”

[德: 獨自穿越黑暗,在對真相的絕望中依然抱有希望,淚水伴隨著迷茫,只能默默的承受著,那披荊斬棘的模樣,是在與命運拼命抗爭…]


不用預言我也能知道這孩子的下場,甚至可能比我遇到的更糟。

大概會從未思考過自己應該「想要」思考什麼,或「拒絕」思考什麼。直到一切無可挽回為止。”


他將視線與身體轉向食品櫃,背對著Al像是避免繼續說下去。

然後他感覺到溫暖的手,輕輕搭在他肩上。

是Al的手,有茶、檸檬糖和書頁筆墨的味道,終於,Al暖和一些了,這也是好事。


“…你知道嗎?人類的嗅覺與觸覺記憶更強於其他知覺。”Al在他身後說,並不要求他回頭或回話。


“…你安慰人的方式還是一樣獨特。說吧,Mein Schatz[德:我親愛的],你想到甚麼了?”他用另一隻手搭上那在肩上的手。


“如果,只是如果,你發現那孩子真的得不到好的對待,我們多一個孩子也未嘗不可。”Al慢慢的說出這句話。



“……知道了。”Gell歪了一下頭,將臉頰也蹭在那讓他安心的手上。

這是指對他伸出的援手,只給予他的一切。



至於Abernathy和 Order of the Lindwurm?他不擔心,因為東西都放在他的辦公室裡了。不管怎麼說,他的名字是Gellert Grindelwald,曾經的Der Erlkönig*,震撼一切的那個人,不是一個笨蛋。


而Albus. Dumbledore當然也不是什麼笨蛋,因此他對此也什麼都沒有多問。


“My dear, You know, the bravest souls,

Are wearing all their bruises, scars and wounds, they’re all on show

Don’t hide, no need to hide

The fissures in the mask, you wear concealing your true side.

Who said heroes can’t be found here on the ground”

[英:親愛的,你可知道,最勇敢的靈魂們

都展示著淤青、疤痕與傷口

不要隱藏 都不必隱藏

裂痕扯開的假面下 才是你真正的模樣

誰說滿身汙泥的就不是英雄?]


他喃喃地低聲對Gell說道。

這些年,他又怎能不明白?




*此處用Schubert: Der Erlkönig來表示-魔王





55 次查看4 則留言

4 Comments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Feb 11, 2023

校長男媽媽+1

哎要是再養多1個孩子,保不齊霍校/莊園會變成調皮搗蛋三小孩的主線!

(AD和GG的孩子,沒鼻子...的孩子)

連1塊oreo餅乾都可引起宇宙生命的反思...(白吃十幾年了)

Like
Replying to

哈哈哈 我沒想很遠

我只是想到也許就能又避免一個悲劇。

生而不養,也是一種犯罪吧?!校長因為是校長嘛!

Like

拿金杯的过程都忽略了,看来阿柏纳西他们干活效率还挺高的(doge)

Like
Replying to

那在下一章,我一直想寫那個大冒險,但想太多的話就寫不出來,只好一個鏡頭轉換~

以免爆字數😂在我心裡那不亞於遊樂園裡那些刺激的設施與故事,可惜我很久沒去了

寫了刪刪了寫。於是只好看看GGAD再說。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