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设…[164]

已更新:2023年1月22日






有了多方建議與考慮~所以我用了各種方式思考~所以決定了人選,感謝給予意見的各位!

希望你們不會覺得這決定很奇怪... ...(ゝ∀・)⌒☆


下一次就會是組隊前進的時間了!(゚3゚)~♪

近來很多事件,但願你們都一切安好,也祝福各位身體健康、平安如意。


同樣的,歡迎腦洞、討論、各類意見,留言!!!!!愛你們!

期待你們的回應和建議!!!


想說得太多,一時反而想不出來了。( ◜◡‾)

祝福同在








[164]


“我還是有時候覺得,這可能只是我的幻覺。”Albus Dumbledore緩緩地說道。

他又完成了許多魔法道具,現在正坐在火爐邊休息,一面休息一面喝茶。


Wurde nicht etwas entdeckt? nicht wahr? Welche wurde gefunden?

[德:不是被發現什麼了吧?不是吧?那是被發現哪個?]

The Resurrection Stone?狼奶魔藥?…Gellert Grindelwald轉動一銀灰一黑藍的雙眼心中仔細思考著。


不過對方沒注意到他望著窗外的姿勢有些僵硬,而是繼續說下去。


“因為這太好了一些,太好了。就像是那些傳說故事*。

我當然知道你是個信守諾言的傢伙,所以我想你不會是另一個故事的典型,那種知道對方已死或是鬼魂就態度大為轉變,並將過去的誓言和約定都拋之腦後的人。所以說不定,恩,這只是我小睡一會、或是摔下天文塔前所產生的幻覺。

說不定我早就不在了呢,畢竟這裡也有幽靈教授不是嗎?…”



“……。”Passen Sie die Tat dem Wort an

[德:說到做到=英:suit the action to the word]。*

Gellert Grindelwald是這樣的人,那麼,他要執行這個了!

他不顧Albus Dumbledore的驚呼聲,他以站在Al背後的姿勢,倒著的,拉扯過那頭紅髮,狠狠地吻上去,一吻再吻,狠狠地用上牙齒,糾纏舌頭,扯著那完整的衣領。

他簡直是在撕咬,在證明。

Beweise, dass ich existiere. Beweisen Sie, dass dies wahr ist.

[德:證明自己的存在,證明這是真的。]



“你發…什麼、啊,瘋。…你,有…恩,病啊!”猝不及防的校長打翻了溫茶,並連聲抱怨,可惜連抱怨與氣息都被吃進另一人嘴裡了。

“放哈開,別,發癲!唔…”

終於他快要不能呼吸的爆發力,把那發瘋的兇悍傢伙從自己臉上給扯開了。


“Grrrrrr——!”被扯開後,那傢伙竟然還在異常不爽地對他齜牙咧嘴的低吼。活像是被搶了地盤或是食物的神奇猛獸。

而那股強大的魔力躁動,使他白金色的頭髮又全都豎了起來,此刻正攀上沙發座椅的椅背,他異色的眼瞳反射著火光,絲質領巾鬆脫了,可以看見那脖頸上青筋都起來了。崩起的肌腱有力地透過那些上好的衣衫,露出崩起的形狀。

一些小小的閃電在他周圍閃現。

那可憐的沙發在他有力的指尖下都快被扯開了。


這下Albus Dumbledore可相信了,曾有一個國家的魔法部把這傢伙跟最危險的野生Hungarian Horntail關在一塊,還沒給他魔杖。

但第二天,那頭龍乖得不像龍,而這傢伙沒事一般蓋著龍的翅膀睡著大頭覺。


事實上Gellert Grindelwald才是最危險的魔法生物吧!


“我要被你憋死了,你發什麼病,我可不想死於接吻,還是你又看到什麼了?

嘿,別又湊上來啃我,Antworte mir jetzt![德:現在回答我!]”


“Hummmm…”

那傢伙正低低地發出喉音,煩躁地甩頭,並抓著沙發的絨布洩憤般地抓扯。

“Passen Sie die Tat dem Wort an!Passen Sie die Tat dem Wort an!”

[德:說到做到!說到做到!]。他低吼著。


……想起之前他說的話,Al只能沉默了。

是啊,再說這樣的話,一個字母算兩個吻。…而顯然他的愛人因此在發怒。





“他還真的能拖住校長!”Black驚喜地小聲說著。“他現在還沒來Order of the Phoenix校園總部!”


“我們快討論我們誰去!”Lupin打斷即將被發表的感想。


“你們都不適合。”Snape說。”我去。你們……都不適合。”


“哪裡不適合!”Black和Lupin一起喊起來。


“……你,坐冤獄,你,要月圓了!”

Snape開始發揮他在課堂上讓學生全都安靜的功力。

“ McGonagall,妳會想念你的……關係,太危險、Flitwick,你會太過好奇被吸引也危險、Sprout和Burbage,你們都不擅長這領域、Hagrid,我不信你沒有失去過重要者的生命、Filch,無意冒犯,但這不是你能參加的、Binns你的屬性不適合,你是幽靈!、Slughorn,這可不是社交場合、Pomfrey你是個醫療人員、Hooch,你眼睛太好,你會看到不該看的、Trelawney,同樣無意冒犯,但那顯然不能被水晶球打暈、Sinistra,去這裡沒有可觀測對象、Moody你戰損夠嚴重了!、

Dobby你也不行,那位先生說過,不可以死小精靈和貓頭鷹!、Aberforth Dumbledore不能去的理由非常簡單,他也失去了親屬、Tonks你的立場,你是魔法部的Auror,你要怎麼向魔法部解釋你的行為?

Shacklebolt,魔法部靠你和Order of the Lindwurm的人控制場面你也不行!Arthur Weasley你也是魔法部雇員,你同樣是不行的!……所以我說你們都不適合!”


他說完一串,面無表情地環抱起手臂。

“所以只能我去,至少我還是Occlumens,也做好打鬥和犧牲的準備了。

而且我習慣跟黑魔法使用者相處共事,例如那個You know who.”


“可是你也很危險……因為…Li…”Lupin剛試圖提起這個名字就自己住了口。


“你也在預言的死者名單上!”Moody抗議到。“要死讓比較老的我先!”


“我們是挑合作人員,不是比誰先死,Moody你重點不對了。” McGonagall嘆口氣說到。“但我也不贊同Severus去。不是你不夠厲害,你付出夠多了。沒有凡事都要你先犧牲的,我們現在是一個team,這都可以商量。”


“那我去!我成年了,我也是成員,而且……這裡沒有人說謊。*”一個年輕的聲音響起。大家看過去,原來是Percy Ignatius Weasley

所有人都用訝異的眼光看著他。


“你不是……很在意你在魔法垃圾部的地位嗎?……”Moody質疑到。


“這裡,沒有人說謊,我信錯人。而且那位先生在魔法部時,他對我說了一句話。……”

Percy Weasley吞了口水說道。似乎想起那人悠閒地站在魔法部中,對著那一片混亂,指揮交響樂一般的揮動魔杖,哼歌般地,面對這一切混亂和那些他曾無比尊敬,現在卻怕的魔杖都拿不穩的上司……

“要求生顯貴,必下死功夫。……你真的,選對邊站了嗎?”


……這真的非常……Grindelwald,所有人想到。

於是,這就定下來了。

Order of the Phoenix由Percy Weasley參加。




“Abernathy你去。” Order of the Lindwurm公館中,Vinda. Rosier很自然地說道。

“地圖你帶。”


“不對啊,你才是第一助理吧?” Abernathy突然不能理解。


“就說你們心眼大。” Vinda搖搖頭說道。“那問你,我去了,Professor Dumbledore會不會起疑?所以我會去Hogwarts協助找冠冕。”


終於人選都定下來了,下次見面,就是進發之日。







*這裡說的是英國民間傳說/幽靈故事中,關於因各種因素而無法在一起的愛侶。即使一方已死,他們之間的誓言也不會因此隨另一伴去世或成為幽魂而消失,會始終追隨對方。他們依舊會在一起,甚至會攜手至另一個世界,或為對方達成一切目的。

最傳統及普遍的命運概念會在這裡體現,如《情人峽灣》、《康威爾的幽靈情人》、《維里的幽靈》、《致謝者》……等故事可以說是最明顯的例子。


[老家書櫃倒塌的額外整理案件資訊,~可供忽略↓]

《致謝者》大意:有一個馬車夫名叫湯姆,他與農夫的女兒南絲已經訂婚。但,婚禮前村子遭到襲擊,南絲被擄走了,導致他們無法結合。

有一日,湯姆駕車送客前往約克郡,發現了在路邊憔悴、臂彎裡還有嬰兒的南絲。

她逃離了那些搶匪,但也生了孩子。

他想都沒想就立刻讓她上車,送她一起前往約克郡,並交代熟悉的旅店老闆夫婦照料她,再一一將客人送往目的地。

當他安置好南絲並打算繼續趕路時,她告訴他:”如果我不幸死了,我將會變成幽靈,一直保護你和你的生意,若你有後代,也會保護你的子孫……”

當他辦完事趕回旅店,南絲已經病逝了。


過兩年,他早已忘記這件事,他始終駕車送人到目的地。直到有日遇到大霧,他和馬車的乘客都因此非常危險,因為速度太快又看不清路。

此時,南絲的幽靈出現了,她將韁繩接過手,帶領馬車與乘客穿越濃霧,比約定時間還早了五分鐘到達目的地。乘客對這趟旅程都印象深刻,因為濃霧伸手不見五指、速度又快,一不小心可能翻落山谷。且,中途是由一位女幽靈駕駛的。


而這位老車伕他每次駕車,總是能與她同行。所以也從不害怕,也不擔心。他覺得就如他們早年的甜蜜時光一般。


她不只現身這次,當該馬車夫老年時,也交代他的接班者,無論如何,如果看見南絲,不用懷疑,請全心全意地相信她的指示。


他的接班者駕車時,還有一對姓傑克森的兄弟也目睹了南絲的幽靈,他們當時要從皮卡林趕到約克郡。但於通過摩爾頓後,馬車突然轉向,一名女乘客也看見一閃而逝的一位女性對馬車伕打了信號。因此,他們原路繞回並由馬車伕安排旅宿。後來,才知道,在蒙巴頓彎道埋伏搶匪,本來車上有內應,但由於馬車繞回,帶去的是壯丁及警察,故無人受傷,且捕獲罪犯。

南絲的承諾並無跳票,她一直現身到火車普及,馬車不再是主要交通工具為止。




*[92]時,GG說AD要是再說一些貶低自己或這是幻覺的話,就要每一個字母算兩個親吻。


*在HP5時魔法部不願相信Voldemort已經歸來,他因擔心影響前途而主動與家族斷絕關係,移至倫敦獨居,期間甚至沒有到醫院看望被襲的父親,也沒有出席手足的婚禮。直至第二次Hogwarts大戰時他才因後悔而返回參戰,向家人懺悔並和解,在戰中發揮了他在魔咒學上的高深造詣。




123 次查看6 則留言

6 comentários


文青和向日葵
文青和向日葵
05 de fev. de 2022

啊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方式!绝了!带的人是未曾想到的哎。

Curtir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05 de fev. de 2022
Respondendo a

(*´▽`*)我喜歡驚喜~所以我會把驚喜也帶進文章裡~

Curtir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16 de jan. de 2022

有句話很適合Percy,「放不下榮華富貴的人,就永遠成不了大氣候。」

Curtir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17 de jan. de 2022
Respondendo a

是啊~更重要的是,有些是絕對,比榮華富貴重要許多!

也許他能從GG身上看到這點吧~[如果沒直接變迷弟的話?!✧◝(⁰▿⁰)◜✧

Curtir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16 de jan. de 2022

就是这样,盖勒特,咬他!咬这个丧里丧气的!(起哄) 盖着巨龙翅膀睡觉什么的……有画面了(嗯?)老盖太强了><但是感觉也会很暖和,我也想盖(不是 原来是Percy吗hhh未曾设想的道路,不过听起来确实蛮合适的?现在的Percy还没有经历过失去重要之人的事🤔 距离老伏与魂器说再见的日子越来越近啦!XD

Curtir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17 de jan. de 2022
Respondendo a

哈哈哈哈~於是~神獸GG有了新的用處~時不時對AD發動"信心攻擊"(☄◣ω◢)☄

是啊~我也想著這畫面~很生動(´ΘωΘ`)躲在舒適溫暖的純天然龍皮裡面[且牠還是活的!]哈哈哈~沒錯~老伏要準備say goodbye to [one of]his dear secret!

Percy也可以見識一下何謂~真正的強大~[或典範?!]反正絕對不是拋棄親愛之人的那種方式的強大!( ~'ω')~

感謝你每次都來留言~給我滿滿的動力!(๑ơ ₃ ơ)♥

Curtir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