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设…[169]

已更新:2022年2月12日




不知道各位好嗎?有種好久不見的感覺?(つ´ω`)つ

算是處理公事的章節出現了orz我果然還是有詞窮的時候,AD好難描述呢。他總是想得多、做的也多... ...就是我篇章不多。(´-ωก`)


天氣冷,大家也要保重身體,為自己的健康、工作和生活,我們都一起加油吧!


正在思考要不要在論壇上來個文字版的互動冒險遊戲~也許之後會出現!

情人節(╭ ̄3 ̄)╭♡也會思考一下有沒有這兩位的番外篇章的哈哈!


祝福同在!!


同樣歡迎聊天、逛版、心、推薦、指路、留言感想!(⁎⁍̴̛ᴗ⁍̴̛⁎)‼讓我知道還有人在!

也歡迎抓蟲!




[169]


Albus Dumbledore換下了長年當校長時穿著的那些長及地板、亮色的衣袍,換上年輕時修身的灰色行動方便的西裝,這才再披上深色的保暖袍子。

他一面想著,一面做,他知道時間不多,Vinda. Rosier就在外頭等著,一起去把那個Horcrux.處理掉。

在一所學校之中,竟然保留著這樣可怕的東西啊。

他偶爾總是試著想小妹妹Anna是否會……害怕這樣的哥哥呢?

畢竟,偶爾他都會害怕自己。


但,這不能猶豫了,絕對不能。

會有太多人犧牲,所以,也許,是時候他該行動了。而且他也休息得足夠了,身體在洶湧澎湃的魔力中恢復了不少,且也維持在中年時期的樣子。

照著鏡子,他想起自己真正這年紀時的決定是……


But as always, “Concentrate”, I say and stay working

[英:但我總是說著“專心”,並讓自己勤於工作。]

Magic powers and hurt clutched tightly while I cut myself deep into the deed.

[英:但魔力與疼痛一如既往,開始緊緊攥緊我心,

當我自己的心深深地切入這件事時。]

No concern …I must return to my hard work.

[英: 不用擔心,我必須辛勤地工作。]


所以他就這樣在這所學校中,讓自己不去想、不去做任何可能引出自己慾望的事。但直到Gell再度回到這裡,他才發現……


Those sorry drops of sorrow,

wiping at my reddened eyes,

I’d need to quit that kind of hard working this time.

[英:那些悲傷的悲傷滴,總擦著我泛紅的眼睛,

我需要停下這樣過於辛勤的工作了。]


……但對方之前信誓旦旦的胡言亂語就算了,比方說,如果要還喜歡別人,他可以只用床就把自己的真愛給睡出來之類的。

這個沒事就開始吃醋的神奇生物!

既然Newt. Scamander能寫出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之類的書籍,要不要多調查一下,有沒有打算紀載這種生物哪裡跑出來的!?


[Newt. Scamander又打了一個冷顫,他怎麼最近年紀大了還會想到以前寫書的血淚史?!他那時真的不打算招惹那個Gellert Grindelwald!他真的不擅長社交啊!]



他整理好服裝,打開門,Vinda. Rosier早就準備好了,她好玩似的讓那瓶子、貝殼、血液等用品都懶洋洋地飄浮在空中。


“Maintenant, commençons la chasse!”[法:現在,讓我們開始打獵吧!]

她開玩笑地說著,甚至揮揮魔杖,讓自己換上一身較為秋天色系的狩獵裝束。

“碰上別人我就說我想找您去森林那看看!”


Albus Dumbledore苦笑了一會。他不得不承認他們這群人考慮的比他自己一個人或一整個學校還要周到一些些。大概是環境不同吧。


他的魔力精細地提起那個裝有血的銀蓋瓶子,魔法輕輕地擦過,那被保存的血也在他的精準控制下,緩緩地飄出半個針尖大小,接著形成了一個淚滴狀的橢圓,尖端穩穩前指。

他滿意地點點頭,讓指路的血滴漂浮到較不顯眼的地方,接著。他擺弄了一下一個像是月相儀的東西,它投影出一個冠冕。


“我們要找的是這個,Rowena Ravenclaw's Diadem.據說戴上會有額外的智慧,但顯然被Tom拿來做成了Horcrux.”他一面解說著,一面從自己的太陽穴中抽出記憶的銀絲,裡面包含了他找到兩位幽靈對話,還有Gell的畫面。


“我大概知道在Room of Requirement那裡面,只是我們還是確保一下比較好。”

Dumbledore微笑說道。“因為它是間有趣的房間,所以Rosier小姐,我們得專心。我上次早上五時半找廁所時發現了它。結果它出現各種廁所……”


他眨著眼,微笑地說到。一面帶著這位來自Order of the Lindwurm幫忙的女巫,一路走到了七樓與八樓之間。

路上自然地和學生們打招呼,絲毫沒有在意。學生們也對於來找校長的各色人物習慣,絲毫沒有問起。


“好啦,就在這塊Barnabas the Barmy的掛毯和人形花瓶之間,我們來回走三次,想著東西就行。這房間顯然喜歡回應巫師與女巫們的想法。”


“Bien sûr, ce n'est pas grave, la concentration est une capacité nécessaire pour utiliser la magie.”[法:當然沒問題,專心是使用魔法的一種技巧。]她回答道。


於是,當他們打開門時,看見一個前所未見的空間,裡面滿滿的放滿了各種東西。


那橢圓的血滴突然就這樣竄了出去。

“看來目標明顯了很多。”他乾笑了一下,慎重其事地抽出了自己的魔杖。


“Hey, Anna, would you even believe it?

Here I stand, my wand, is upon a Horcrux.

He’s a villain, his crime is, a lust for immortal.

And for that, he exploits every person that he can”

[英: 嘿,安娜,你會相信嗎?

我站在這裡,我的魔杖,對準在魂器上。

他是個惡棍,他的罪行是,對不朽的渴望。

為此,他利用他可以利用的每一個人。]


For this man, I have dirtied my hands beyond return

Even near killed the one I loved, shot him in his soul.

On that fateful night, I turned my weapon against myself but

No matter what I did, I couldn’t seem to die.

[英: 為了這個男人,我的手早就不乾淨了。

甚至差點殺死了我所愛的人,如開槍般重擊他的靈魂。

在那個命運的夜晚,我將武器對著自己,

但無論我做了什麼,我似乎都無法死去。]



Vinda. Rosier沒注意到這些複雜的情緒盤旋在同行者身上,她只是揮舞起她的魔力,清出一條適合行走的道路。同時,她注意著那血滴指向的方向。


在一堆雜物被強大的橘金與銀白魔力掃落後,血滴最終停在一個擺滿舊魔藥、衣服、毀壞的家具、一些書籍和……擺著一個頭飾的地方。


看著那老舊的頭飾,Albus Dumbledore還是出神了一會……



Ah, mama, you said that you belive that even monsters,

Should receive one final chance to atone for their misdeeds

It’s a mercy, that I gave when he is a student, when I said that I’d spare him,mean:If he’d part with all his killing, I would let his life proceed.

[英: 啊,媽媽,妳說過,即使是怪物,

應該得到最後一次贖罪的機會。

這是我在他還是學生時給予的憐憫,當我說我會放過他時,意思是:如果他放棄所有殺戮,我會讓他的生活繼續下去。]


冷不防,一股嘶吼著的黑色煙霧就這樣往他心口直直衝過去,連Vinda. Rosier都來不及反應,但她知道,那是貪婪的、某人的黑魔法。


彷彿知道他的魔力與他都還在猶豫,一股不屬於Dumbledore的魔力呼嘯而出,就從他的心窩處冒了出來,銀藍色的魔力張開,並凶狠地吞吃掉了那直探而來的黑綠色巫術。

並且在消失前蹤跡還戀戀不捨地蹭了蹭他的胸口。


“……。”這一定只有一個人能這樣做,Gellert Grindelwald.


因為他在另一個強大的巫師身上施了法術還沒被本人察覺。

因為它還堂而皇之地蹭我的胸口並且又一溜煙地不知道躲到哪不見了。


—這跟施術者本人一模一樣!

現場的兩個魔法使用者都無言了一會,但得出的結論是一樣的。


“好了。該辦正事了。”最後Albus Dumbledore定了定神說道。


Vinda. Rosier自動自發地在這所學校的奇異房間中站定在校長的背後,以防止任何意外發生,她的魔力也驅除了其他雜物並開始保護。

……喔,她到時候也想偷偷問問Minerva他們校長練身材嗎?這背影還真賞心悅目呢。


她就這樣凝視著另一個偉大巫師的背影。Albus Dumbledore並非人們所說的那樣,太過溫柔、懦弱、心機或怕事。

這個巫師同樣清楚自己的強大,只是他選擇不動聲色、不張揚又隱諱地將其隱藏。好讓別人不害怕、不針對他,以方便他去保護其他人們。

真要她來說,她只會認為,這大概是因為追求的目的不同吧。


那橘金色帶銀的魔力跳躍起來,形成細密的織起的線條與強大的力量場域,精緻而足夠致命,不像是那張揚的巨大的情緒,而是和緩卻不容質疑的堅定。


“……It's not fair! You old guy always says...”

[英: 這不公平! 你這個老傢伙總是說……]

那黑色身影只來得及發出了這個聲音。就在那由橘金色魔力所構成的緊密絲線中被切割得消失殆盡。


“我終於不用聽完這個投訴了。”Albus眨眨眼睛笑著說。”總是有人向我抱怨許多東西……喔。”


那些漂亮的力量與橘金色線條織成的場域消失了,剩下一個老舊的頭飾。

不用Dumbledore開口,Vinda就拿出小包裡備用的結界網。將其網住。

“您說的,歷史遺物須慎重對待,不能馬上銷毀。”她笑著將其遞上。


“謝謝。” Dumbledore接過那完全被隔絕的冠冕說道。“我回去校長室找個安全的櫃子。那麼希望妳有個愉快的下午茶。”

他再次眨眨眼睛,示意這件事要保密的。


“當然,我們只想說說帽子款式。”她優雅地回身,走出這間奇異的房間。

“最多想問問您練美姿美儀嗎?背影真不錯。”她笑了起來。


“呃,也許是我站著講課久了?所以才會看來腰腿有力?”最後,他這樣笑著回答。


這是,一個有個Gell暫時不知道秘密的早晨。




128 次查看13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