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设…[173]

已更新:2022年4月15日






某V出現來刷存在感,並且我開始寫出我的[一部分]假想,但願這沒太超過。

但我始終討厭戰爭。這大概就是為何,這次的文章又失控了吧?!它開始書寫自己。

抱歉我沒找到轉碼的方法,我會努力的。


同樣歡迎留言、同樂、提意見、去論壇,

願各位安康,

祝福同在

[不要問我為何GG是瘋的,他本來就是...??]




[173]


“我想您從來沒想過,對吧?”


那聲音像是某種險惡的毒藥,過於冰涼的絲絲舔過他的耳際。

Albus Dumbledore皺眉,在睡夢中被干擾使他感到不快。


“您有想過嗎?有種黑魔法,是啊,黑魔法……可以使一個黑巫師將他的靈魂存放在另一個地方。喔,那當然也算是一種Horcrux。

不會藏東西的我的確在這上面不夠狡猾。從來沒想過,原來……也可以把靈魂的碎片藏在一個……還活著的、最偉大的白巫師身上。”


夢中Tom Marvolo Riddle的面容猙獰且蒼白地扭曲著。那雙藍色的眼睛漸漸轉變成透出血紅色的惡意。


“親愛的校長,您特別喜歡被拋棄的孩子呢?不論是被家族所忌諱的、輟學的、被學校開除的,還有在昏暗孤兒院長大的,這些資質優異又英俊的孩子、這些…讓您很有優越感嗎?”


“No…I…I just want to help…[英:不,我,我只是想幫忙……]”他只能蒼白地辯解道。卻在說出這些話都有些汗顏且不知為何的不安感。


“真的嗎?那不是您的自己的慾望嗎?”那人陰影般的低語道,“只是包裝得像模像樣罷了?那您懷裡的那是什麼呢?”


Albus低頭,恍然發現自己懷裡有小小的,小小的火光一般的東西。具有某人容顏與自己的容顏特徵,兩個…小小的……

驚慌之際,他還是本能的抱緊那小小的光芒,試圖避開對方惡意的視線和靠近。


“你也是…追求不朽永生的自私凡人罷了。” Tom Marvolo Riddle笑著說,

他伸出手,輕佻地抬高不曾見過的、恢復年輕樣貌的校長的下巴,彷彿要看清楚那張老聖人年輕的容顏,這是人們口中所說的,一個最偉大的白巫師。


“Get your dirty hands off me![英:別拿你的髒手碰我!]”不知為何,他卻對這樣的行為感到冒犯。憤怒的魔法在夢境之中也強烈的回擊並爆發。

瞬間,他高舉的手中凝聚出一隻火焰中憤怒振翅的鳳凰。


這鳳凰好熟悉,像是好久之前,曾經在某個舊了的書本上看到的花樣。

那本書是個女性先人的手記,記載了……


In the dead of the night A crying mother of noble blood

Came begging me with all her might

The moon's out of sight, though she still held on tight

To that little hope that was her only light


[英:某個夜深人靜的夜晚,曾有個血統高貴的母親前來,

她盡了全力祈求著我,那夜毫無月光,但她始終緊握那一點點希望之光。]


What made her run as if in flight Her hair tangle in the wind

Was a little one about my son’s height!

That face was white, the breath ever so slight

Slowly and surely losing this one fight.

Placing the shivering child in my arms

The lady left me with her plight...


My lady, please stay strong ,and believe the sage of woods…

her entourage said


[英:為何使她急奔如風,頭髮散亂糾結。

那是一個小生命,大約與我小兒子同高的孩子啊!

那張小臉蒼白,呼吸越來越緩,看來逐漸輸掉了這場生死搏鬥。

把顫抖的孩子放進我的懷中,那女士將苦惱留給了我……

女士,請你保持堅強,相信這林間的賢者吧……

她的隨從說道。]


這位女性先祖出於不捨,救助了這生命,但…這也是一切紛亂的開始。

即使如此,他們家族還是相信著人們,不是所有人們都是這樣帶來紛亂與鬥爭的。

…鳳凰的火焰高漲且五彩繽紛,消融了那令人不適的夢境。


他驚醒在校長室的安樂椅上後,就看見了Harry.Potter那雙眼鏡下不安的綠眼睛。Harry似乎對此很抱歉,”我只是想跟校長報告,剛剛,who you know似乎又打算藉我存在的方便進了學校,我剛剛已經用想法把他弄走了。”

他說,綠色的眼睛似乎有點不安,” Professor Dumbledore還好嗎?需要我去通知其他成員嗎?我是說,Order of the Phoenix…”


“走開,Mr.Potter.你幫不上忙。你最大的幫忙就是現在安靜離開!”令他們驚訝的是Professor Snape出現在陰影裡。他手上提著最新裝備的魔藥箱子。

不知道何時出現的Professor McGonagall則對Harry點點頭,示意他們都知道了,所以Harry也安靜地,不爭辯地走出校長之塔。

他相信現在每個教授、每個成員都能幫助的,所以他的確就做好他的本分,活下去,做好自己。


等他夠強大,他就可以,徹底把You Know who關在思維裡,而不是現在才急急忙忙的阻止。



“Ah ha,ah ha,ah hahahaha…”

Gellert Grindelwald突然發出一陣接近瘋狂的狂笑,像是瘋了一般的嘶喊。

“Siehe hier!

Ah! Diese Komödie von mir!

Wenn dem so ist, werde ich es sein

Ich werde dieser "Hexenmeister" sein, der die ganze Menschheit verflucht ...”

[德:看這裡吧!啊,如果這是我的喜劇,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讓我成為那個詛咒全人類的術士吧!]


“Süßer Vater oben hat sich nie darum gekümmert,

Trotz meiner verzweifelten einsamen Gebete!

Von da an gehörten sie mir,

Eingesperrt mit meinen Missetaten!”

[德:你們所信,那天上親愛的父,從來都不在乎我那近乎絕望孤獨的祈禱,

從那時候起,這就是我自己決定所要保護的,讓我遠離惡行的鎖鏈!]

英: Sweet Father above never cared Despite my desperate lonely prayers

From then on they were mine to keep Locked away with my misdeeds]


“Mr.Riddle, I felt your pain as it’s my own,

But of course I will never, ever forgive you!”

[英:李德爾先生,我對你的痛苦感同身受,更因此,我將永遠,永遠不能原諒你!]


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他爆發的魔法使他瞬間於Order of the Lindwurm的莊園中消失了身影。


In der Dämmerung tanze ich, Schatten purpurrot und ebenholzfarben, umgeben von dem Wald, der tief in die Dunkelheit innerhalb der Flamme führt.

Diejenigen, die uns das Leben genommen haben...

Diejenigen, die uns unsere Zukunft gestohlen haben...

Niemals werden sie in Frieden weiterleben

Niemand beurteilt ihre Taten

Das schwöre ich dir…

[德:我在黃昏中起舞,在暗紅色與黑色的森林深處,

森林深處的包圍的,那通往黑暗火焰。

那些奪走我們生命的人……

那些偷走我們未來的人……

他們絕不該活在和平之中,卻沒人審判他們啊!

我向你發誓……]


月亮下流淌著影子似乎沾染著他渴望報復的鮮紅,沾染著他的魔力四處散逸。


“I dreamed of Eden, dreams that were soon forgotten.

E hee hee hee hee I love you so much ,Al .

But I will take revenge for eternity. Because, humankind can't stop war, or hate, NEVER!”


[英:我夢見了樂土,那很快被忘記的地方。

咿嘻嘻嘻嘻,我好愛你呢,Al.

但我永遠會報復的,因為人類就是這樣無法停止戰爭或仇恨,他們從不!]


他自言自語道。

出現在Deatheater們驚慌的視線中。




194 次查看9 則留言

9 commentaires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26 mars 2022

但凡伏地魔多带点脑子他都能多活两天.jpg 总而言之,老格知道老伏找邓校麻烦,首先把老伏碰过邓校的那只手剁了(嗯?)让你碰了吗你搁这瞎碰你个渣渣(狗头) 食死徒(惶恐版):这是咱老大又哪惹着这个初代魔王了吗……吾命休矣。。

J'aime
En réponse à

我想V先生他自我切片的艇嚴重的qwq 所以他就做死了!

應該會導致醋做的GG嚴重吃醋無誤!😂

要好好保重喔!大家一起加油吧!我也在努力!祝福!🌺

J'aime

老伏抬起邓校下巴那段我脑补出了老伏对邓校说:“一代黑魔王碰得,我碰不得?”🙈

孩子算是两人生命的延续,但是这俩崽子意识可是完全独立于邓校和格皇的存在啊老伏,要是这都能是魂器,那你岂不就是冈特小姐利用老汤姆一手制造的魂器?(吃瓜)

要是贝拉知道格皇和邓校搞出孩子了,我觉得她身为老伏的女友粉,肯定也想揣个老伏的崽(滑稽)

“说!你给那老东西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下流魔法,让他心甘情愿地爱上你并且怀了你的孩子?告诉我,我也好想用啊,我也好想怀上那位大人的孩子啊……哈哈哈哈哈大人啊!您能感受到我炽烈的爱吗?我多希望您也能以同样的感情回应我呀!”

(不过目前贝拉应该还是不知道的)

J'aime
En réponse à

我是说贝拉应该还不知道邓校怀孕的事情😂😂

(不过老伏要是出来抖出格皇和邓校那点事儿以及自己在小哈那里看到了什么,那她肯定就会想知道让老伏爱上她然后搞出孩子的魔法了)

J'aim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26 mars 2022

"E hee hee hee hee" 魔性笑聲成功成為貓頭鷹的少年陰影

J'aime
En réponse à

抱歉造成陰影~但我想表現一下這位先生的足夠瘋狂[動力?]😅

J'aime

但凡搞大事的都多多少少带点疯(doge)(滑稽)

有一说一GG疯也没贝拉疯。

建议GG和贝拉现场掰头比谁黑魔法更狠(doge)

J'aime
En réponse à

瞬間你提供了下一張互撕的對象!!!(╯✧∇✧)╯

好像這樣真的是一個全新境界啊!(=´ᴥ`)~a whole new world~🤣

J'aim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