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我假设…[174]

已更新:2022年4月9日





首先,我還沒看最新的電影,所以這裡還是以FB2及HP系列所寫,一切依據前文及我的腦洞(´▽`ʃ♡ƪ)"希望不嫌棄。我也在漸漸康復中。

結果章節又卡半了,歡迎同在,提供意見、感想,或為我帶來消息。

[卡在外面的我。・゚・(つд`゚)・゚・]


以及,抱歉我實在很難轉碼(゚々。),如果發現難以閱讀,也可以等待Lof協作者搬運閱讀!!


這裡天氣還未回溫,希望大家都平安健康,

期待回應、同在、心、推薦指路,都可。願大家都能與我繼續旅程。

祝福同在(つ´ω`)つ



[174]


Hey, schau, was du tust

Schau mich direkt vor dir an!


Hallo und auf Wiedersehen, mein Rivale in der Liebe

In der Schule und da draußen starben so viele aufgrund Ihrer Befehle

Bitte erkläre mir jemand, was auch immer du gesehen hast

Bei so einem Mann?

[德:嘿!看,看你做了什麼?

看著你眼前的我!

你好和再見啊,我的情敵!

在學校內外,許多人都因你的命令而死啊!

有任何人能都請向我解釋,在這樣的男人中你們到底看見了什麼?]


Gellert Grindelwald那聲怒吼在蒼白的鄉間炸開。


當意識到他們可能不懂自己說的,他只能又說了一次英語。

Hey , look, at what you do

Look at me right before you!

Hello and goodbye to you, My rival in love

In the school and out there, so many died because of your orders

Anyone please explain to me, whatever did you even see

In such a man?”


Grindelwald再次吼出聲,他只是純粹的對於有人敢膽冒犯自己的家人而憤怒,更何況他面對的是一直分走Albus Dumbledore注意力的,甚至差點分走生命的Tom Marvolo Riddle,a.k.a: Lord Voldemort.


所以他就憑著那一點點的法術殘留與自身滿溢的魔力,就這樣追到了這個地方。

對,那些會魔法的人、那個學校裡的人,都會是他的家人!

他異色的眼瞳專注如鷹隼或猛禽,鎖定了於Death Eater後的人,雖然很快的,Riddle因為用了靈魂潛入魔法虛弱且瞬間於掩護中移動了。


他也不介意,因為決鬥的禮儀是雙方狀況都良好的狀況。所以現在他不介意跟他的追隨者對線。

這時一個黑衣的女性以不輸他的瘋狂氣勢往他襲來,綠色光芒閃過,但沒有擊中,這位女士有著深色的散亂長髮和蒼白的肌膚。


四周的Death Eater散開,似乎是逃跑或是給他們留出場地一般。


“退下,我不介意與你對決,但你的身體可能不允許!”* Grindelwald抽了抽鼻子,用一種怪異的表情說到。

他似乎嗅到某種味道,那不是適合戰鬥的味道,那屬於母性。


在說話時,他再度閃身越過了對方抽出並往他身上捅的小刀。*


“你害怕了!你打不過我的!我過去以及現在都是Lord的最忠實的僕人。我從他那裡學到了黑魔法,我知道的咒語所具有的能量,是你這樣的老傢伙永遠都別指望達到的!”她狂笑起來。“而我高貴的血統絕對,絕對不會放過你!”


“…純血家族、黑魔法…妳該不會是Bellatrix Lestrange?”

Grindelwald點著手指節,打著節拍,最後問出了毫不相關的名字問題。他自在的像是不在決鬥中。


“別用你的嘴說我的名字!” Bellatrix Lestrange再度進攻,她欺身向前對他嘶聲說。“我能做的可不是你這老瘋子能做的!”


“…好吧,Wirklich leid[德:真遺憾],看來妳事實上並不適合留下血脈。他們想必會為此遭受折磨…但我不能否定他們生存的權利…”


Grindelwald像是嘆氣,又像是下定決心了一般地說著。


“我承認,Ich bin ein tyrannischer alter Verrückter.[德: 我是個暴虐的老瘋子。]

但我還是……對生命有一定尊重的。像妳身上的,像我想要的…”


“這應該只是個女兒,沒甚麼用處。”Bellatrix Lestrange生氣地打斷他。“兒子才能繼承與戰死!”


“……NEIN, nicht so, wer zum Teufel hat dir das gesagt!”[德:不,不是這樣,到底是誰告訴妳的!] NO,not like this, who the hell told you that!”

這話反而讓Grindelwaldw無奈與怒意同時沸騰了!


“那是生命!一個,我用了無數方法和魔法才能得到的!妳怎麼能輕易地否定!”

終究,那股憤怒無法以理智去壓抑。

“I will turn the spell against you, if it is truly what I must do!

Though I wish I could come and help you through the pain,”

[英:我將轉咒擊妳,若這是我必須做的!即使我只想幫妳度過痛苦。]


他周身氣流凝聚出將蒼白鄉間打破的魔力,一瞬間,烏雲攏據且閃電雷鳴。不斷重複的重擊附近的場域,狂風肆虐。將他白金色的頭髮撕扯如旗幟。


Werden Sie „Mutter“? Es scheint, dass "Dämon" der Wahrheit näher kommt!

[德:妳真的會成為一個”母親”嗎?似乎“惡靈”更接近這真實!]

那些…那些在他成長時的人們也這樣!都這樣!不愛我,利用!

Profitieren Sie einfach![德:只是利用!]


他並沒說出這些話,而是將其凝聚在這一切中。憤怒、悲哀、憎恨…狂暴的黑色躁動。他張開雙臂,像是擁抱這與生俱來的一切。

伴隨這這些被生下來的我啊…Ich wurde mit Katastrophen geboren und mein Leben war dazu bestimmt, voller Schmerz und Tod zu sein.*”

[德:我可是伴隨著災厄誕生,一生註定充滿了痛苦與死亡的。]

深黑藍色的金排釦大衣隨著魔法的狂風飛舞,他繫著的深綠菱格紋裝飾領巾也隨之舞動,他幾乎是飛旋到半空中,以避免被那必定沾毒的小刀攻擊了。

可惜了特意換上的淺色塔夫綢背心和這件香檳色的西褲,他本來要直接去找Al的。


沒想到的狼奶魔藥真的起效了。*果然,這需要的是同意,無比同意的真心交流與彼此交付。那他更會保護這一切的!一定!

Warte auf mich, ich werde auf jeden Fall, werde kommen, dieses Mal komme ich auf jeden Fall zu dir zurück!

[德:等我,一定,我一定,一定會來,這一次,一定會回到你身邊。]



“Albus,會沒事的。” Professor McGonagall,或說Minerva說到,她握著滿身大汗的好友的手,坐在床邊。

”你一定會沒事的。Mr.Potter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學校有我們。”


[當然,她早就用自己新拿到的項鍊通知了Order of the Lindwurm的Vinda. Rosier,相信她一定也會開始安排或告知那位Queenie小姐的!]


“讓他把這喝掉。” Professor Snape從那被升級的魔藥箱子中,仔細地擺弄了好一會,終於,他將一劑安定精神與魔法的藥劑現場熬製出來。那藥汁透著漂亮的琥珀色,還調整了口味,至少喝起來只像是加了梨子的熱茶。


“先穩定情況,若五分鐘後無法穩定,我們必須請Madam Pomfrey過來一趟。”

他低聲說道。再度試圖熬製任何他所知和新發明的藥劑來做為幫助。


但他維持他的守口如瓶,他絕不會告訴任何人,那是因為…一個偉大到近乎不可思議的奇蹟正在發生在Albus Dumbledore身上。


Professor Flitwick早就在課堂結束後回到了Order of the Phoenix在校園的指揮處坐鎮,而Professor Sprout和Hagrid則維持的校園的運行和一切。

當然Professor Hooch會始終注意制空權的。


聽到學校和其他人都會安全,Albus Dumbledore似乎終於放心了一些,他擦擦自己的汗水,將藥水一飲而盡。

Blood pact也沒有異動,應該,沒事的…他多年以來第一次覺得,可以放下所有擔憂與工作,好好的,在休息一下,再一下就好。







*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儘管不是由J.K.羅琳 (J.K.Rowling) 所撰寫的劇本,但一切都是在她認可的情況下進行的]中提到一位叫Delphi的女孩,對比Harry Potter and the Half-Blood Prince中Bellatrix曾說過一句很奇妙的話: 「我要是有兒子的話,我會很樂意讓他們為黑魔王壯烈犧牲!」因此推論出,在這個時候她就已經懷了孩子。只是我實在不知道是哪位先生的……

因為J.K.羅琳在某次與網友的線上對談時,就有網友提問:「Bellatrix Lestrange是只專情於自己的丈夫,還是她對 Voldemort也有愛?」對此,J.K.羅琳回答:「Bellatrix有一位純血的丈夫,因為那是她想要的。但她内心深愛的只有 Voldemort。」


*她用小刀殺死Dobby,推測她會用刀。


*複述[116]註釋:這是在一位奧地利公爵夫人,伊蓮諾拉‧艾蜜莉亞[Eleanor Amelia .1681-1741],因為久未生下繼承人,而據說求助於黑魔法、狼奶等魔法及魔藥配方,並於41歲高齡安全健康的產下一個同樣健康的兒子。於18世紀而言這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務,而當時人們迷信的相信狼是惡魔的同夥,因此這被認為是極致的求子黑魔法。

之後章節由GG持續改良。





143 次查看7 則留言

7 Comments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Apr 03, 2022

唉看到貝拉便想起這種事的確, 一方面想要孩子的雙親望穿秋水, 不想要的呢隨便手術不在意 是女兒所以LV會不喜歡(最少不在意) 這點莫名愚昧 -關於性別上,怎樣大人們都不想想, 是男丁的話還得找到伴侶和防止對方偷腥保持血脈; 是女孩的話只要是她生下的都是自己的子孫啊!

Like
Replying to

毕竟父系氏族社会以来就是男尊女卑了,当然古人不会不知道这有弊端,所以他们的解决方式就是在父系氏族的框架内加强对女子的约束、控制。

Like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Apr 02, 2022

据说贝拉的小孩(即Delphi)老爹是伏地魔……(较为震惊.jpg 贝拉:(在初代黑魔王面前班门弄斧版)我从我老大那里学了很多你都搞不懂的黑魔法! 老盖:你猜我是搞不懂还是不想用 话说我一直在想,老邓头百岁老人生育身体真的撑得住吗(…)虽然因为魔力调和他看上去是人在中年

Like
Replying to

呃~所以Bellatrix的孩子真的是,非婚生?[應該是這樣說的吧( ˘•ω•˘ )]

這非常,尷尬了。嗯嗯。(;゚д゚)

她不懂老蓋是不想用~你完美抓到重點之一!!

啊!那個部分不用擔心!這裡是界設定是魔法較高漲的世界,所以等於除了意識和一部分經歷是幾百歲而已,因此現在的老鄧的身體歲數約等於註釋上那位女伯爵的年齡XD

[等於神級魔法回春術吧?!(ゝ∀・)

Like

贝拉:我觉得我又行了!(两手叉腰)

贝拉那句“儿子才能继承与战死”我想到旧时西方打仗往往也是贵族家庭出身的男性上前锋去送,一直到一战也都是如此(应该是这样吧?)

老伏挺怂的,只敢在死忠粉背后躲着。

一边要纯血婚姻,一边又想着老伏,我想到有句老话叫啥来着?“吃东家的饭,睡西家的床”


Like
Replying to

哈哈 ,雖然我一直都不知道為何Bellatrix覺得自己可以◑ω◐

而且這樣一說好像,真的是甚麼都想要呢?!要維持"純血"又想要與別人發生關係... ...好複雜啊~~

p.s為何圖片的"子"小寫啊??


是的!到一戰時都維持這樣的傳統,如果該家族有男性,就必須第一個出戰,當兵及盡義務來守護國家,一直到二戰開始,由於來不急補充

[就是人丁凋零及戰爭的死傷率提高的關係。]

許多家族絕後或是無法有人參戰,因此開始有平民及專業人士[現在稱為傭兵的職業者]參戰,也提升了一部分的製造產能、參政權、平等意識的提升。

並希望不要有戰爭了~不然我第一個沒有弟弟Σ(*゚д゚ノ)ノ

[以家族的第一個男性繼承者來算的話... ...]


Lik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