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26]

已更新:1月22日

加码更新,但这是最后存稿了。

请各位观众给点反应~独脚戏很难唱~

再次希望各位能光临我那小小的网站

给点意见。

祝福同在




[126]


傍晚在许多魔法界的大众引颈期盼中来临。

许多人早已安静的依照秩序与D.A学生们的指引排队进入校园的黑湖畔,在已经布置好的场地聚集。所有人都着装整齐,至少没有人只穿着短裤或拖鞋。甚至有些知名家族都穿出了最好的礼服。




全体Hogwarts,不论是学生们、Order of the Phoenix和D.A都已经准备就绪。

座位安排好了,白色陵墓的部分也让Lupin和Black重新安排过了,大半是挪出一个空间给那位当讲台或舞台,但有不会妨碍到陵墓本体象征。

Moody和Tonks检查了所有可能会有伏击的地方,并联络了现在负责一半魔法部的Kingsley Shacklebolt,因此也多了不少有意愿、有专业的成人,而不是在学生来帮忙维护现场。


各院教授就继续履行职责和准备各类专业,不论是魔药、符咒、变形、药草、奇兽…各式各样的…他们都尽心尽力。并同时保持身为Order of the Phoenix一员的警觉。



四周通满了肃穆和格格不入的期待,气氛仿佛会渲染。即使只是想见证真相的民众也都安静下来。




“他们来了!”不知道哪个瞭望塔上的学生喊道,所有人抬头仰望,竟然看见了空中列队的夜骥灵柩马车,伴随着摇曳着烛光,黑色庄重、金色沉稳、白色的边繐…装饰着白色玫瑰、白色小苍兰、白色百合的车队由远而近。




驾驶着由八匹夜骥所拉动的灵柩车的,是位高大英俊,看来有一点年纪,发色白金,举止威严,神情兼富贵族的优雅和兽性的…那位Gellert.Grindelwald先生本人。他穿着一身全黑,没有其他颜色,没有他本人喜好的装饰和各种彰显,或是其他颜色,只能看出他刚修过脸。

除了他只用黑色丝带束住,没像以往张扬立起的白金头发,和那两搓白金唇须外,他就像本人也站在生与死的世界之间,仅仅一线之隔。银色的血盟之红,没有像这次一样,如此耀眼过。甚至他那修平的指甲都是黑色的,很突兀的出现在苍白有力的手指上。


他眼眶微红。




后面四辆由四匹夜骥拉动的丧礼礼车也依序在后头飞翔,庄重却没有失去速度。同时,还能听见唱诗班的合声。



…Hogwarts,不论是学生们、Order of the Phoenix和D.A学生们又再次体会到,这真的是实力与品味的差距!一整个灵柩车列队!

至于吗?太…会了!真的太厉害了!还好我们有让Black来撑场面,不然很尴尬又很寒酸啊…


当然魔法世界的人民并没想到这些,他们只是被气氛感染,纷纷起立、脱帽致意。

为爱、为魔法、为这超越世纪的情感…



Gellert.Grindelwald驾驶的灵柩车安静的滑翔降落,后面的葬礼车队也安静地滑行降落,群众安静地维持致意。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刚刚降落的黑色列队上,一切安静的只能听见唱诗班的低吟、乐团的缓和音乐和不知何时响起的丧钟。



他肃穆地下车,然后挺身站立妥当。后面的礼车中出来了三位同样穿着黑色燕尾服,佩带白色胸花与黑纱的男士,Abernathy、Krall、Jacob、Lobo von Hessen-Kassel [劳勃冯黑森卡赛尔]他们安静的快步来到灵柩车边,站定。


而Hogwarts照排练,很快的让穿黑色正装,配白色领巾与黑纱的Black,Snape, Aberforth,Hagrid也来到灵柩车边站定。


“诸位,这就是…Albus 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

Grindelwald低沉沙哑地开口,但又同时让全场都听得见他的声音。


“曾在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担任变形学教授,后担任校长。至1995同时还担任International Confederation of Wizards(国际巫师联合会)会长,1995-1997年的Wizengamot首长魔法师。他是混血巫师,是Percival Dumbledore和Kendra Dumbledore的长子、Aberforth和Ariana的哥哥。…同时,”



他深吸一口气,接着说。


“同时是,唯一打败过我的…Mein Liebhaber[德:我的爱人]。”




他抬头骄傲的环视四周,接着又悲伤的低头,用手没用魔法的撩起灵柩车的帘幕,一具欧式兼具美式的棺木,黑色且具有钻石的外型却是箱型的、有着装饰手抽和实际用的银制把手,还贴着金箔雕饰并覆盖着紫色丝绸,上方装饰着上白玫瑰、白百合与白色小苍兰插成的花饰,装饰得近乎无懈可击的棺柩出现在大众眼前。


而刚刚站定的八位男士,则很有默契的来到两边,抬起棺木,脚步稳当。


Harry很快的拿着花圈来到车边,同时丧礼礼车中的人们陆续下车。

Ron和Hermione则持白蜡烛,在Harry身后两两列队,后面Neville和Luna则持捧花,Fred和George持蜡烛, Colin .Creevey和Lavender. Brown*持花于队尾。



学生们安静地走在Gellert.Grindelwald前方,而后方则是抬着棺木的八位护柩队成员,没有人使用魔法。


同时,配戴丧礼胸花且兜帽覆面的Order of the Lindwurm们就位于四周。


“Das ist dein Heiliger, meine einzige Liebe[德:这就是你们的圣人,是我唯一的爱人]…让我为各位,叙述这段,不为人知的Geschichte[德:故事]…”



唱诗班的声音柔和,乐曲变的轻缓,使得他的嗓音变得清晰。


“能为冰冷无情的[Kalt wie ein Stein,德:冰若顽石]心,点亮Liebe und Leben[爱与生命]的光辉之人。”他一面说,队伍一面前进着。


他缓缓迈步,一面说着。

“人们如此讴歌的、强大的我,不过是年少时骄傲、eingebildet[德:自负]无知的人。”

Grindelwald异色的眼睛凝视着虚空,抬起一手,往手心一吹气,幻化出许多赞赏、军队与过往的报章头条。




“即使我当初嚣张至此,他还是那样静静的、伫立在远方,不愿与我对决。直到不得不…”


那些画面烟雾般散去,只留下了Grindelwald一脸漠然与苍白。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缺失的不是更好的Magie[德:魔法]能力,而是超越现实时空的那份Liebe[德:爱]的温情。”


他黑色指甲衬的自己再度握紧的手指是如此苍白。


“啊,die Leuchte[德:那光啊],是那个少年在那夏天遗留给我的…das Licht der Liebe und Wärme [德:那温暖的爱与光芒]。”他继续缓步前进着,甚至有些踉跄。



“即使立下誓言…决斗前不再相见…却还是频繁的…前往这所他忏悔的学院。他守护着的魔法学问与珍贵血脉…这些孩子们的笑声与他的声音,我只能隔墙聆听。”


他前进的同时,向所有人举起手,抬头他竟然带着泪。队伍已经靠近以黑湖为背景的白色陵墓。




“敬告诸位,你们的手也许可以握起魔杖、掌控Leistung[德:力量],但你们现在,所握有的东西比这更珍贵且fragil[德:易碎]。不要放手…不论你们将面临任何危险。”他说到。


“现在,重要的不是我这个人的忏悔或是赎罪,而是你们未来…可以编织出的Fürsorge und Liebe[德:关心与爱]。多年来,我只能在牢房独自描绘,那些可能的画面…这是爱,是救赎的光辉。”




在迈上讲台之前,Grindelwald张开双臂,高举着手,挡住了脸,就像是要迎接什么刺眼的东西一般闭上了眼。


护柩队有默契的绕过了他,将棺木放稳。随后他踉跄的步上了台阶,才再度转身面对大众。


“这人是被夺走所有光芒的我,唯一得到过的温暖。现在,各位…这是,憎恨过这一切的,愚蠢的我,最后的挣扎。”



他站上台,终于使用了魔法,无杖魔法挥开了沉重的棺盖,胸口的血盟飞到了空中,发出在渐渐暗下来暮色中的耀眼光辉。


众人发出惊呼,里面的人…是年轻许多的…Albus Dumbledore. 他身上是白色底的敛衣,微微散发珍珠色的低调光芒,配上的是发梳固定的白色头纱,它们在尾端都有哑金色的倒三角镶边装饰。有些微的蓝宝石与紫水晶则点缀在其中领口与袖口的部分。合拢的双手中放置着那只黑色银底的魔杖和一束深紫色的欧石楠花、深红色玫瑰和粉白色百合。


那棺木在强大的魔法中,缓缓张开了优雅的金属支架,四周摇曳起银蓝色火焰,却夹杂着橘金色的的火苗。


护柩队早就下台,而太阳西沉了下去。但那圈火焰却照亮了整个陵墓。

包含那痛苦后悔着的,昔日Der Erlkönig的脸。



…他也太夸张了,等等…H*ll*S**WH**Th*F**k…那是我那**的老哥?你这*…都对他***都*了什么*你这**老**…这什么黑魔法!


Aberforth本来要嘲笑一下这个表演欲旺盛的老家伙,但这下他可说不出半句话了。

因为……他哥哥,怎么变得这么年轻!要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大哥年轻时,是真的长这样,酒吧老板差点质问这家伙哪找的演员!


好处是,至少全场不用再听到这种表演开场后,又听见这位酒吧老板的嗓门与那「标准」酒吧吵架必赢用字。



*详见[119]之安排。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6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