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33]

已更新:2021年8月14日


感谢各位的耐心~最近活动较不频繁~愿意等真是感谢各位

这是即将马家庄的节奏?[感谢旅伴提供XD]

也祝福各位一切顺利



[133]


Grindelwald举魔杖、反手握着Athame*就是凭借魔法飞扑而去,瞬间,空气中那凝结出了属于一个曾经的、称霸欧陆的Der Erlkönig的强大蛮横的魔法,银蓝色的灼烧着。他那黑色的风衣飞扬,竟像是刮出暴风的强健羽翼,在他身后招展开来,那是由黑色与魔法火焰所构成的羽翼…

那是以即使他百岁之龄,但比盛年时期来说还要更加汹涌的、强健的魔法喷涌而出。随着他的呼吸、他的魔杖与Athame起伏拍动着。

如同真正的羽翼。


你懂吗?你们懂吗? Kannst du verstehen?[德:你能明白吗? ]在所有人能眼见世界的灰烬之前,就能一眼望见毁灭的绝望…mächtig[德:强大的],Was ist mächtig?[德:什么是强大? ]

他曾经以为能用力量让一切俯首称臣就是强大。

Aber das stimmt nicht. Das ist die falsche Antwort.

[德:但事实并非如此,那是错误的答案。 ]

那是他花了多少岁月终于得出的答案,那是他花费了那人多少青春与岁月得出的答案。

Wenn der Schmerz kommt, zerreißt die letzte Prophezeiung die Seele.

[德:当疼痛来临,最后的预言撕裂了灵魂。 ]


他曾经、唯一爱着的人被当成了笑话,像娃娃一样从高塔坠落。而那些人顶着面具、用利益与谎言不断说话。

Albus Dumbledore、Albus Dumbledore…Albus Dumbledore…死了。

还有那些他想要保护的人们、那些忠贞的追随者、他在意的同伴。都被一个叫人戴面具集会的小鬼当成笑话!更多的孩子死去、更多魔法的血被浪费…

Das Herz, das dachte, es schmerzt nicht mehr, die Seele, die dachte, es sei verkauft, schrie.…[德: 以为不再痛的心,以为被出卖的灵魂,尖叫起来…]

Es tut weh, es tut weh... Es tut weh...[德:很痛、很疼很痛…]

银灰色与黑蓝色的眼睛变得有如玻璃般冷酷、映照出阴翳的光芒。


他并没有注意到,随着他,身后的Order of the Lindwurm们的领头者,Vinda. Rosier、Abernathy、Queenie、Krall、Robo von Hessen-Kassel [劳勃冯黑森卡赛尔]也跟着他抽出魔杖并举起自己的仪式用品冲刺,领队的五人如同尖刀一般扎入敌阵之中。


他高高拉起某个人的衣领,他在高空之上,他追击着那些逃窜者,那些自以为是高级的香水与魔药的气息令他烦躁,令他无法控制的起了暴虐之意…他丝毫没有察觉到那无关痛痒的、那些Death Eaters打在他身上的所谓”黑魔法”都被反弹…

他需要这些血来偿还…偿还我的所爱…


手上的魔杖倏的一热、血盟突然在胸口一震。


他维持在空中,用手臂高举着某人的姿势远远回望。

安座在远方的远方的那人对他微笑了,披散着火红色的长发、包容的天蓝色眼睛…

那是也同样百来岁的Albus Dumbledore…被Order of the Phoenix的人们环绕着、被Hogwarts的人们簇拥着。

安稳但同等强大的魔力波动传来。

誓约…还在。

Ja...noch...es ist noch nicht passiert...wegen der Prophezeiung.

[德: 是的……然而……它还没有发生……因为预言。 ]

Einfach prophezeien.

[德: 只是预言。 ]


Grindelwald一愣,他放开那个被他紧紧用手揪住的倒楣蛋,任由其从高空中坠落。



“Harry,还有孩子们,你们看,所以校训说的是真的。”

望了望远方后,Dumbledore校长回过头,低垂下眼睛慈祥地说道。

“别去惹睡着的龙,任何一条都是。”


而Fred和George正在偷乐着,他们在混乱中拔到了一点校长和那位先生的头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能防御某些东西?

Hermione、Luna、Ginny、Hannah Abbott与Cho Chang等女学生则严肃的点点头,校长的绝招好大,这就是爱。


…Albus却想起那个夏天,研讨着魔法的两人,金发耀眼的少年对着同样是少年的自己说,他会研发出一种咒语。

唤我之名,我必现身,他人若赌吾身影,必遭吞噬。

…你真的做到了吗?在我终于快要放弃的时候、在我…无意识的呢喃了你的名字的时候…


Aberforth Dumbledore在众人讶异的眼光中加入了追击。

“看啥!我不是教职人员!我当然可以参加!”气哼哼的酒吧老板说到。 ”我可没违反我哥说的,而你,异色眼的,我才不需要你照顾!我自己好得很!我只想看一下者些面具小鬼的猪圈据点又不想跑养猪场才来参观的!谁知道他们学什么都不好,就学了个势力大小眼最妙。因为这些傻子差点让我一个人就是全家福了,我就去看看!”


Grindelwald耸耸肩,不想回答,反正合计着,这家伙魔法不怎样,八成就是

嘴巴厉害,他真应该去学点诅咒成真的魔法的。

他不得不承认Dumbledore家里,还真的各个是狠人。

Ariana也是,是,他也梦见到了那个”小妹妹”,她除了一脸幸福的说她想做花童外,瞬间变脸,并一脸凶恶的说,要是亏待大哥…就绝对变成厉鬼也要找他。


跟上的Order of the Phoenix的成员还有Arthur、Molly Weasley、Dedalus Diggle*、Hestia Jones*、正在欢呼的Nymphadora Tonks…还有不少是追随着Kingsley Shacklebolt和Alastor Moody的Auror.们。


他们跟随着Order of the Lindwurm在空中划出的轨迹,一路飞行。

出现在眼前,是逃窜着的食死人们的目的,阴暗的Malfoy庄园。


Grindelwald皱着白金色的眉头。他讨厌这气氛,难怪Harry他朋友学生们要央着他们这些「大人」去讨回同学住的庄园。这什么奇怪的品味、黑压压阴森森…


Vinda. Rosier优雅的抽出手帕,掩住自己的鼻子,显然不能忍受有股空气中的怪味。 Queenie则看来颇为尴尬,她显然觉得自己走错地方了…她给自己用魔法换了鞋。

Abernathy和Krall则轻轻着拍着自己身上、袖口上不存在的灰尘和脏污。

Robo von Hessen-Kassel [劳勃冯黑森卡赛尔]发出一阵惋惜的叹声,他想痛快打一场的…不是这种破地方吧?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指魔法仪式用的仪式刀,大部分是一只黑柄匕首,大部分用来切开魔法圆或是驱逐,它被看成是使用者自我的延伸,这包含了意志、态度、想法、情感等等。若是说白魔法,仪式刀是不能用以砍杀或是切割东西的。但若是黑魔法等就可能比较没有这限制。而GG是个黑魔法与血魔法的使用者,他还是高阶使用者。

仪式刀当做魔法工具的信史,最早记载于1202年的Lansdowne抄本,以及1307年的Sloane抄本。

*他是那位在LV第一次失败时,在肯特郡放烟火。哈利入学前曾在街头商店里向哈利鞠躬,又在破釜酒吧欢迎哈利,第七集中被食死人烧掉房子。第五集中作为哈利的保镖,第七集保护Dursley一家逃离。

*第五集中作哈利保镖的女性,第七集陪同Dursley一家逃离。




136 次查看3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