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34]

已更新:2021年8月25日



總之抱歉又晚了,但希望這張有點鋪呈。[不然後面怎麼看戲?]

感謝各位的支持,最近容易累......

如果看了喜欢这个故事或是有意见疑问的,欢迎留言讨论∠( ᐛ 」∠)_


祝福同在




[134]


Grindelwald继续皱着白金色的眉头。

因为他的血盟正连接着另一个伟大巫师, Albus Dumbledore: 一个他专属的定位器[避免狂暴的预言与时空干扰],光明的一面和安放心的位置。而魔法的力量则在他们之间摆荡……在此,力量反而变成了次要的了。

拥抱与得到是不一样的,亲吻与侵略也是不一样的。


另一种天赋[关于诗歌与文艺的那个]涌现的前Der Erlkönig*有点多愁善感的叹口气。


还有他的评估,就是他也看得出追随者们的状态不佳,不确定是否是这个古怪气氛的地方,或只是刚刚太激动而不适。 [虽然不确定是否为故意恶心人的魔法或是单纯因为这里气氛有够让人失望,还以为是个要塞或堡垒,结果只是,真的,借了某人的大屋还装饰得很阴森森。 ]


不做无谓的牺牲。

Gellert.Grindelwald身为战略家,当然是还懂这点的,他撇撇嘴,” Order of the Lindwurm们、我忠实的追随者们!我们不需为了这点品味糟糕的人贸进。原地修整,观察敌情。现在,照演练时执行,务必确定营地、结界、人员与饮水食物。”

他低声说道。于是他们各个衔命而去,开始以各种魔法建筑出营地、结界、暂时居处、岗哨…

“至于你们,Order of the Phoenix的,你们当然不用听命于我,但劝各位不要冒进,与我们留在这。”他此时转身,异色的眼睛扫了过去,特意看向Aberforth Dumbledore时停了停。

“我可不想让Dumbledore全家都死我这里。”


“哼!我也不打算死你边上,想了就见鬼…不,有鬼也不,我宁愿见鬼!

我再不济也是经营酒吧,又不是出外带人送死队。我至少也能用酒瓶子打爆那些蠢材的狗头! ” Aberforth低声抱怨道。


“我有病、你有嘴,让我们就互相体谅一下如何。” Grindelwald挑挑白金色的眉毛回道。


这才让这场莫名其妙的对话告一段落。


期间Order of the Lindwurm早选定了一块背风又能远眺的地点,扎起营了。

而Gellert.Grindelwald又选了一个阴影处,抽起了那个骷颅烟斗。

也许是某些原因,他最近越来越常看见Ariana,对,Ariana Dumbledore,又一个这家的、顽固、执拗、弃而不舍的那种。

只是大部分都是偷笑得异常甜美的小姑娘,除了威胁自己变脸厉鬼的那次外。



“…Professor Dumbledore!”Harry有些担心的看着似乎恍神的Albus Dumbledore,他还穿着一身的庄重又高贵的白袍与头纱。


“噢,真是抱歉……各位,还有D.A们,稍后可能要请大家合力打扫一下这里的混乱了。”他转转天蓝色的眼睛,回过神似的回应道。

但他只是失神于Gellert.Grindelwald透过血盟传递过来的许多情绪,甚至对于他不冒进的稳重感到惊讶。

This is the moment of love,it is the moment of truth;This is the moment for life,it is the moment for fight……

[英:这是属于爱的时刻、这是关于真实的时刻;这是关于生命的时刻;这是必须奋斗的时刻…]



远处,Severus.Snape正试图拒绝所有教授们的”欢迎式”。 Gryffindor毕业的Black和Lupin坚持他也需要来个英雄式的高抛,来表示欢迎他加入一个异常强大的团队家族和表扬他今天的勇敢表现。


Hufflepuff的院长Professor Sprout和Gryffindor的院长Professor McGonagall显然在咯咯笑着并不打算阻止,而Ravenclaw院长Professor Flitwick则好心的表示要是不放心那两个的抛接能力,他可以多加几个漂浮与反弹咒语!

Moody罕见的没反对或对于这类似胡闹的行为反感,似乎默默赞同。

因为勇气永远值得被称许!而谁又没有做错过事情呢?


“Professor Dumbledore!还是先去休息吧!” Hermione抢先说道。 ”先回去换套衣服、洗个澡并吃点东西,这里D.A会处理的!其他教授们也会保护这里的!”

Ron无比赞同的点头着。


而突然,几个魔法界的民众跑到了Hogwarts”老”校长[现在是中年外表的校长]的前面,就这样趴下准备亲吻他的鞋。

“我们之前都错怪您了…您是真的圣人、是真的能令人感动、能寄托希望的人…”


他们的动作未完成,Professor Dumbledore弯腰扶起了面前的那位,也让D.A们都有样学样的扶起要拜下去的人们。


“我并不是什么圣人…”他有些苦涩又自嘲的拉开了嘴角。 ”我只是一个坚持某件事的凡人…大家,若是真的想帮忙,为了自己的爱…坚持下去、守护下去吧。”他缓缓地说道。


思绪转动着。


Where will the love really come from and fade away?

What does that sadness really tell us among life and death?

[英: 爱究竟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

在生与死之间,那种悲伤真正告诉我们什么? ]


但至少这次我不后悔了。啊… 这就是我的人生。

我不是特别受人敬仰的圣人(saint),也并非格外遭人憎恶的恶人(fiend)。

我只是一名人子,Albus.

只是,爱着、怀抱着微弱希望,并与自身悲哀为邻的凡人Albus.


他的恍神被当作需要休息的征兆,于是一众人们自动自发的清理的学校与场地。

好让他回去休息。



当然,第二天的报纸头条让一堆人撕烂报纸又是后话了。

而Hogwarts的教授们与Order of the Phoenix的人们只庆幸真正的大炸弹现在,不在。


头条:Dolores. Umbridge与Cornelius .Fudge旧部斥责Grindelwald公然说谎!

那个人不是Albus Dumbledore!

Barty Crouch Jr.愿意作证!





*此处用 Schubert: Der Erlkönig来表示-魔王





106 次查看2 則留言

2 ความคิดเห็น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14 ส.ค. 2564

在墳頭跳舞不怕被雷劈的小人們(坐等GG發火把他們變成和安東尼奧一樣的焦屍)

ถูกใจ

福吉旧部和食SHI徒在死亡的边缘反复横跳

ถูกใจ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