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59]

已更新:2021年12月27日




各位好!希望大家接近年末,一切都順利。

我最近比較忙一些(゚々。),這裡也有事情與其他進行的東西。

雖然更新推遲了~而且進度也是推遲的~_(┐「﹃゚。)_

但也許我們就是以[GGAD及他們的生態圈?!]觀察日常為主吧?!σ(´∀`*)

於是這是日常orz


[老伏,我真的不是故意在這時候沒寫你的~但我還真想不到你的戲份orz]

雖然充滿節日的氣息,大家也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和生活喔!


祝福同在!(´,,•ω•,,)♡


同樣,期待留言、同在、腦洞、回應,各類聊天,也可以去討論區Free talk!

方便再支持網域~不強求。:)


新同伴們,也不用害羞!不管你是誰,怎麼來到這裡,都歡迎隨時隨地,留下想法,

我們跨越著時間與空間,只不過就是,有同樣的喜好。

我不會咬人的XD

看見留言~都會有空回覆的!

腦洞也是這樣來的,畢竟我很難自己走完這趟旅程吧?組織不出文字了~總之,祝福!







[159]


Gellert Grindelwald很滿意得知又收集到了一個重要的藥材,那種特別的Male salamander身上的東西!*

那可是他狼奶魔藥*材料中,很重要的一種,而且是特別需要精煉和挑選的。

他終於收到了從Order of the Lindwurm公館寄來的信,裡面告知了材料的採集順利,劑量也夠。

信中也附上了一部分,讓他親自驗貨。


這材料質量夠好,他很滿意,並且Al並沒注意到他,喔,當然……他正幫忙看自己寫的道歉稿子,對,他是真的想像那位姓Krum的孩子道歉,但他也真的想調製那狼奶魔藥。


這不算說謊,最後他這樣想,恩,Al還在幫自己看那道歉的稿子,沒辦法,不擅長道歉可不是他的錯……他可是嘗試了,但Al說他的語氣根本是恐嚇和威脅,並堅持讓他自己寫一份稿,之後還要覆誦並練習語調,這大概是教授的通病…


算了,他把東西塞到一個只有自己可以藏東西的小地方。

接下來研究椅子下那團籃子裡的東西,啊,原來是一籃毛線球…各種顏色的那種,Al果然喜歡這些…


“不要趁我忙的時候搗蛋,要不是你會自己洗澡和打理事情,我就真的以為你是能吃會睡的神奇生物裡的其中一種。”

紅長髮的Albus Dumbledore沒回頭,只是往後頭發出聲音的地方說道。他的邊桌那兒沙沙作響,Gell八成又在那裡到處翻東西玩了,鑒於他正在用自己的書桌。


“我才沒有。”Gellert回嘴道。”我喜歡這個顏色。”他抽走了一個毛線球,那是個有著黑藍色漸變成銀白色的羊毛線球。


“別把自己給纏住就好,我沒空幫你解開,又不想讓你浪費毛線。”Albus一面修改那篇講稿,一面說道。事實上這是大型珍稀神奇生物,還在自己房間滾線球玩…他開始想也許Newt. Scamander和Rubeus.Hagrid的懷疑合理,也許他是純血的巫師,但沒有說是否具有特殊血統,如果自己會招來鳳凰,那也許這是那個家族的特性?本身具有神獸的特性?


“還有,想都別想,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想自己去找那個戒指,No,我太了解你了,你還想著如何製造不死軍隊吧,那就太冒險了…”

Al繼續說道,假裝自己不在意。他知道Gell所知道一些事,兩個少年在那個夏天討論過的秘密。



“…但我不想你去冒險,我的預言很少出錯。”Gell暗暗鬆了口氣。還好,並不是他的魔藥實驗被發現了。

他轉轉異色的眼瞳,開始思考要如何說服頑固的愛人。對,如果說他是個自大的老傢伙,那Al就是堅持到底的一個老傢伙。


包含說服自己犧牲這項,Al也是個頑固堅持的人,這他可知道了!

他異常不滿的哼哼幾聲表達抗議。




在Hog's Head pub的二樓,Aber在Anna的指導下試圖織出羊毛襪子,但顯然那程度是讓他妹妹嘆氣的那種。


“誰的腳沒有腳踝呢?Aber哥哥。”Anna嘆著氣說。”這完全是一個筒子吧?”


“那就當它是魔杖套!”Aber放棄般的說到。




Order of the Lindwurm公館中,組織人士的公共下午茶時間,許多人開始打量著Krall.


“怎麼了?”Krall不解的問。”我臉上有東西嗎?”


“…他們大概在想,你應該早在Père Lachaise Cemetery*被燒成灰了,怎麼還在這辦事呢?” Queenie笑著說,她是個天生的Legilimens,自然讀的到一些淺層的憂慮,所以她可以毫不猶豫地幫好奇又害羞的人們問話。

因為這也引起了Jacob的好奇,他也還記得那慘烈的狀況啊…而且他也是工作小組的一員,這還真的沒錯!沒他提供的各類完美烘培,很多事難以成功。

至少他和Queenie之前交給Grindelwald的麵包籃據說非常棒!

因為那解決了另一個黑巫師藏一個壞魔法的地方。*


“…總要有人表演一下發誓不忠者的下場吧?”Krall就事論事的說著,一面整理文書。”妳不可能,Vinda是主要助理,那當然是我這個次要助理表演啊,並且之後就我轉入幕後活動。”


“而我那時候也不在。” Abernathy有點不自在地說到,太多人盯著這桌了。


“對,所以我演。先生早跟我說好了。”Krall回答著,繼續給自己來一杯熱茶。

”但現在顯然他出來後,我們整組的業務量直接爆增,我這不是一定得出現幫忙了嗎!”


“喔,我挺感謝你的出現的!我真的忙不過來!” Vinda接話到,”而且我發現竟然有我家族的人相信那個魔法練成沒鼻子的人,我真為他們的審美與魔力擔憂。”

她嘆了口氣,維持著與那時同樣的優雅與端莊。


不過還有Maledictus*的資料要查,但相信Order of the Phoenix和Hogwarts他們一定更有斬獲,畢竟那是學術圈嘛!這裡是實務團體啊!


也不用擔心Nicolas Flamel和他的石頭了,他可好好的設下了超級難以破解的地下結構來放置那些成品。*而根據那位新興黑巫師的個性,他應該是不敢直接惹任何一個大法師,不然他怎麼不直接去找Nicolas Flamel搶?那時這位應該都600多歲了吧?而那位正值盛年啊!

而且救火的確比放火難,他們也承認,若非這位活了六百多年的Alchemist及時趕到組織眾人的話,現場的巫師再多一倍也不夠這火燒的。


於是,這就只是一個剛交完差的工作小組的優閒午後。



而且節日將近,這還有好多事要準備呢!*







*中文應該寫作:公蠑螈[?],這是解讀出來的配方之一

[對我還在翻譯古文獻ORZ]

以現在的發現來解釋,就是因為牠們在求偶時會散發宛若魔法般的費洛蒙 這種「蠑螈費洛蒙」,效果異常霸道,現代科學家先將兩隻同種的母蠑螈放進水箱,再往水中加入公蠑螈費洛蒙,結果發現母蠑螈們竟會無視對方性別。

[那麼也許這能解釋以前的配方?]

蠑螈費洛蒙之所以這麼強大,可能是因為牠們生活的水域能見度很差。 加上牠們又是兩棲類罕見的體內受精,所以才發展出這種近乎人類所謂「犯罪」的手段。

且早在六百萬年前,有一種可自體選殖(self-cloning)的鈍口螈就演化迄今,牠們可以單性繁殖。

*[116]的GG魔藥計畫註釋,材料收集中。


*就是法語的: Cimetière du Père-Lachaise拉雪茲神父公墓,就是那在巴黎東北側的公墓兼公園,也是市區裡面積最大的公園和公墓。

不過各位在電影中看到的事實上是Highgate Cemetery,那黎巴嫩環廊 (Circle of Lebanon),這裡是圍繞一顆黎巴嫩雪松修建的二十座下沉式墓葬有點明顯。

[?這中文翻譯對嗎?我不知道orz~此為二語者的orz]對,你們看的文是一個多語者寫的文orzzz~我盡力了


*[90]中處理掉岩洞藥水的方式,超大Jacob做的特製Sourdough Bread

[最少有238g麵粉做的。可見他很了解魔法師,或說GG需要吃多少東西?!]


*依據2014年傳奇與環球合作的「偽記錄片」恐怖電影《忐忑》(As Above, So Below)

所發想。

而他的原型應該就是Nicolas Flamel [House of Valois時期的蓬圖瓦茲(今法蘭西島大區瓦勒德瓦茲省省會,巴黎西北部城郊)。]

法文「Nicolas」(尼古拉)源於希臘文「Νικόλαος」,在歐洲語文有多種變體,如:「Nicholas」。人們常把法文的「Nicolas」誤寫成其語文的變體,例如英文使用者常把「Nicolas Flamel」誤寫成「Nicholas Flamel」。

尼古拉·弗拉梅爾生於法國瓦盧瓦王朝時期尼古拉和佩蕾奈爾的故居位於巴黎蒙莫朗西街(今法蘭西島大區巴黎第三區),在1407年建成至今仍得以保存,成為當地地標之一。

若翻譯:

HP系列的「Nicolas Flamel」翻譯成「尼樂·勒梅」(是故意不譯「co」、「F」部分),這樣才與法語讀音有頗大差異。故能相對於歷史上的「尼古拉·弗拉梅爾」


*血咒?


*這裡說的是Yuletide、Yulefest,也就是如果是莫魔出身者會說聖誕/耶誕節的節日,若擔心宗教與其他衝突,在我所知耶魯節(或譯作尤爾節)是由古代日耳曼民族所慶祝的宗教節日,後來接受基督教化後改為慶祝更為著名的聖誕節,所以說耶魯節是聖誕節的前身。

英語也會用Wheel of the Year來表達這個。觀察季節的循環對許多地區的人們來說都很重要,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這個輪所表達的當代「異教」節日,事實上是不同程度上基於民間傳統與信仰,這當然包含了魔法的。


p.s此處GG有了新解決法~猜猜看?!XDD



147 次查看16 則留言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