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160]

已更新:2022年1月5日


作者的話:即將新年,這裡的風雪也還是一如既往,吹得我必須靠近暖爐一些。

希望各位在不論什麼地方,都能過一個好年!注意保暖與身體健康。(◍•ᴗ•◍)ゝ

這裡算是完成GGAD的支線任務事項吧?


私心也想讓霍校的人們一起慶祝。當然,之後也有家族的慶祝的。

[至於如果你發現了神奇的章節數不對,你發現了,我的數學很差,我正在改(′゜ω。‵)

我甚至沒發現哪裡數錯了,我等等重新數一次]感謝協作者先幫忙修正了!


新年將至,也感謝許多你們的陪伴,容忍錯字和參與。

這樣我感覺不那麼孤單。


同樣的,歡迎留言、腦洞、給GGAD和各類魔法界動向的安排與詢問。


祝福同在!( ´・◡・`)





[160]




“我真的對於我早年所作所為非常抱歉…” Gellert Grindelwald朗聲說到。


“不,重來,你一點也沒抱歉的樣子,說話時下巴不要抬高。還有,說話要看別人的眼睛,除非你正在跟我的屁股道歉!” Albus Dumbledore搖著頭說,”你的演講水準很高,怎麼念稿子會這樣僵硬,重來,放點感情!”


“…我感情放你這就沒了,你知道,我的感情恐怕連茶匙都不滿一匙。”Gell就事論事般地說,順手把手上稿子揉了揉。


“很好,別找藉口,如果你是真的想跟Krum道歉!”Al說著。”我讓Harry他們留他在這過節再回去,畢竟他來可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讓他在這多看看能安心些。

好吧,那你如果真的不行,想想我,怎樣?如果是我呢…”



“…我不知到為什麼我那時會下那樣愚蠢的決定。”那雙異色的眼睛,銀灰的像是盛滿了剛融化的霜雪,黑藍色的像是黑湖的水面波動。”我那衝動、無知,造成的傷害是那麼的巨大,我真的…”Gell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皺起眉頭,一臉悵然。


“非常好,你給我這樣去道歉!”Al很滿意的說到。


“……”扁扁嘴。Gell有點不滿又說不出不滿在哪。”你明明知道我是真的想道歉。”


“對,但是那是我知道,其他人不知道。”Al回答道。”你必須讓別人相信你。”




好吧,那好吧…那麼他最好維持這個心情好讓別人都明白。


他是認真的,知道要對自己曾經的作為負責和修正。

Gellert Grindelwald想著,他知道情緒與其力量,所以他必須維持。他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走出校長之塔。


Albus Dumbledore顯然對他很是了解,沒有多問或打擾他,就任由他去找那位學生。

他在Hogwarts的大廳找到了與那三人[當然就是Harry,Ron, Hermione,這些魔法崽子還是不落單安全些,畢竟另一個還被當成目標呢。]

交談著的,那位Viktor Krum


接著,他彎下身來,用平齊的視線與那位Krum展開他的道歉。



Gellert Grindelwald對這一切感到十分茫然,他雖然曾經呼風喚雨、還越獄無數次,見識過各種魔法與強大的幻境,卻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為什麼這麼多閃光?為什麼有人起立?為什麼這裡安靜下來了?

Warum? Was ist los?[德:為什麼?怎麼了?]

這裡是公共場合對吧?

Ich habe nichts Schreckliches getan, oder?

[德:我沒做甚麼可怕的事吧?]


直到不知道是哪個教授或學生遞過來一條手帕,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流了眼淚。

…was?Ist das richtig? Nur ich....[德:什麼?這對嗎?我剛剛…]


“掉眼淚,這不可恥。”Harry此刻低聲地對他說。


“勇敢去承認自己做過的錯事,是對的。”Ron也這樣說。”我的哥哥們也是這樣的。”


男孩們似乎只是想幫忙就脫口而出了,就像是…這是單純不過的事,去幫忙、安慰人,不論對方是誰、什麼年紀。


那個褐色頭髮的Hermione正一臉:”我就跟你說了”的勝利表情看向那位

Viktor Krum,她似乎對於自己的說法被證實感到驕傲。她的直覺可好得很!


那個被道歉的Viktor Krum則一臉神色複雜的望著自己。似乎對於之前報導上描寫的差距感到驚訝,他的表情就像在問:那不可一世,輕賤人命的黑巫師呢?犯下世紀罪刑的戰爭犯?真的是這個人?


Gellert Grindelwald才發現自己還維持彎腰的狀態,所以他沒感覺道自己的眼淚,因為那直接砸在地毯上了。


不過就算道歉,也不一定會得到原諒,這倒是他意料之內的事,因為,他很清楚不是每個人都是Al那樣,什麼事都能原諒的人。

但,這至少是我表達歉意的方式,能不能被接受,也不在我自己的控制範圍…


冷不防,他的頭髮被糾了一把。

四周勸架聲和倒吸一口氣的聲音四起。Egal!*[德:隨便吧!]就算他想動手,自己也沒差多少,他沒不濟到會被一個孩子打趴下的。


“這樣…就是了。”

Viktor Krum有些不熟練地說到,他手上握著一搓白金色的頭髮。


”我可以驕傲地說,我已經敢面對你了,並且光明正大的,

這個…就當作,決鬥的…結果。我可以跟球隊說,這就是。

而如果我能面對這個,我一定,能拿到世界球賽的獎盃,這是我給自己的特訓。

我希望。這是真的,你真的,會做到你說的,沒有悲劇和傷亡。

我也不想造成悲劇與傷亡,如果我堅持與你決鬥,這造成傷亡,那就是我說謊。

這樣,那些血的教訓,被你犧牲的血,都沒有白費,我的祖父沒有白白死去。

我們紀念死者,並與生者繼續前進。”*


“…謝謝你。你比那時的我成熟。”最後,Gellert Grindelwald只是這樣回答。

那時的他不懂,現在,他花了這麼多時間,他懂了這不是懦弱…這是另一種強大。


Oha![德:哇!*]但下一秒他又被這位同校畢業生震驚了,因為他拿著一杯熱葡萄酒*跟他乾杯。[他手上有不知何時塞給自己的一杯。]

” тост за тези, които се жертват![保加利亞文: 敬逝者!]”

Viktor Krum搖著頭說*。


於是,乾杯後,Grindelwald想了想,運作起了魔法,那是偶數的漂亮白色花束。*”這是,給你祖父的花束,替我像那勇敢維護所愛的巫師道歉。”



他沒注意到D.A學生們,已經在其他教授的同意下,把這些都用晶球錄像了下來。當然也有學生自備無魔法的改良用品。


是的,Order of the Phoenix也不是那麼單純,之前是因為後援和準備完全沒有,又出了那些投機敗類,地點都堪憂。

而現在有了時間,還有了友軍。

鋪路這點,他們可都想的到呢,更何況這裡有一屋子的Professor!

各院院長都心裡有底,這將會是一個好的開始,如果有那些不管事卻愛管人的魔法垃圾部再來,那麼…他們也將提出有力的證明用以反駁與反擊。


這是將要迎接新年的夜晚,絕對,不會再讓你們孤軍奮戰。

我們都在一起,不論跨越國界、語言或其他,我們的靈魂,都是同樣的!



Albus Dumbledore走進學校的大堂時,就看見這樣的場景。他熟悉的學校、他熟悉的朋友與同事、他在意的學生們,以及,他所愛的人。


他們圍著桌子說笑吃喝,毫無戒心也互相接納,

這是,他能想像到的,最好的學校新年吧!






*德語母語者遇到某些情況, 覺得隨便啦! 就隨它去吧! 不想去多想的時候, 就會這樣說。


*德語母語者表讓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的嘆詞。

*東歐等地對於血液有一些民族信仰的概念。

*除了玫瑰,當地也盛產葡萄酒。

*實際上東歐不少地區有類似習慣,尤其送花時千萬要送奇數,偶數花朵請去墓園時再準備。所以這是GG用來表示對死者歉意的花束。

*在保加利亞,搖頭表示:是。點頭表示:不是。

P.s若說中餐似乎較喜愛的粵菜、川菜和京菜。

[來源:當地友人,但無數準確資料數據,這只有約30人左右。]







122 次查看6 則留言

6 commentaires


文青和向日葵
文青和向日葵
05 févr. 2022

天啊克鲁姆得到的是可以当做传家宝的纪念品哎!

J'aime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05 févr. 2022
En réponse à

一把曾經一代魔王的頭髮XDD

[神獸GG?>!

J'aime

Florence Lau
Florence Lau
27 déc. 2021

克魯姆安全回鄉帶來紀念品, 此等英勇應記一功! PS.對著校長的屁股[[做過XX的事]]道歉很有可能, 這大概得每天都要道歉(蜜汁微笑) 原來保加利亞和印度一樣, 也是搖頭代表"是"

J'aime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28 déc. 2021
En réponse à

哈哈哈!他也可以好好去做一下宣傳~[又被拐去打工的一種?!](^ρ^)/

糟糕你體會了GG對著屁股道歉的其中一個原因了!✧◝(⁰▿⁰)◜✧

這樣你也發現了許多文化的一些有趣共同點!很棒吧~💖

J'aime

无糖乌龙茶bot
无糖乌龙茶bot
27 déc. 2021

克鲁姆:(回国举起一把白金色的黑魔王毛)我正面面对了黑魔王,他真的改邪归正了! 昔日的黑魔王受害者(后代?):你居然没死!牛啊! 无论多晚能勇敢面对自己曾经的错误就是好样的,这也是GGAD相互救赎的一部分吧(´-ωก`)

J'aime
煦光閣/似光亭
煦光閣/似光亭
28 déc. 2021
En réponse à

哈哈~大家應該會對於他跑去找GG並沒死感到訝異的,並且我想,這也能給一些人帶來信心。他應該不會再犯事了[但犯傻~一定會的!(ㆆᴗㆆ)]

是,你完美說中了我想表達的一部分,不論如何,體會愛,體會這些的他,一定能得到救贖,並給更多人,帶來希望吧!♥(´∀` )人

J'aim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