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23-29]

已更新:2021年7月14日

LOFTER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23] Grindelwald抒发完心情,等待下面的交头接耳讨论告一段落。 有年纪了,心态与想法就变了,他自嘲,再也没兴趣浪费时间懦弱、惋惜或是把自己在意的人往死里虐。 反正这项上,我与你同罪,Al,我也给那个Tom写过信,当然没有给你的多,但显然,这份大意害了你,AlteFreunde[德:老朋友],还有很多人。 那亲手收拾也不过是情理之中,冷静下来后…解决的方法还很多种。放下一堆讨论的成年学生与Al的同事,他打算去外头看看这学校,Al待了很久的地方。 “你们想好再喊我,我没说半句假话。我就是吹个风,抽个烟。”他丢下这句话。就往外头去。 然后没多久,他就注意到走廊上,躲在阴影里慢慢移动的…二个学生。 [这当然是巡逻中的DA军。 ] “孩子应该去写功课,不要往这里钻,大人的事大人管。”他忍不住唠叨,这群小鬼嫌情势不够差吗?外面充满了动乱、魔法垃圾部一点作用也没起,坐观其成,现在还有一堆不知死活的小黑魔王和他的手下四处乱窜… “我们是DA军,先生,我们成年了,能够负担一定的责任!”阴影里的孩子反而站了出来。与他直面,”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相信ProfessorDumbledore,相信Harry和他的朋友。” “我都不知道他还组织学生军队呢…”Grindelwald若有所思。 “我们不管你是魔法部的谁,先生,但这是我们的学校,我们要自己保护!”那个孩子这样说。 “即使Professor Dumbledore不在了也一样!他跟你们这些躲起来又不承认事实的人好太多了!” 这倒是让Grindelwald想笑,这小子发抖归发抖,还是敢说话嘛!虽然他的同伴,阴影里的另一个孩子似乎做了什么,不过他不在意学生们,这些学生魔法大概伤害不了他。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Neville.”那孩子盯着他说,虽然一脸要哭了。 “Neville,很好。首先,我跟那堆魔法垃圾部没有关系,我跟他们立场相反。我要帮忙,只要你们的教授们都答应的话,我会帮忙。”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更多学生? “Luna…你说…喔…天啊…”、“Neville!”、“你们慢慢地移过来…”一阵七嘴八舌,所以另一个影子里的女学生,她呼唤了更多同伴? “大家不好奇吗?我们现在可以很近的,观察他耶!”那被叫Luna的女学生微笑着说。 ”Harry,你不是说,他帮了Professor Snape?那是怎么做到的?” “…” Grindelwald现在不大确定这些孩子打算做什么恶作剧了。但他认出跑来的学生有三个他在黑漆漆的卧底先生旁边见过。 一个就是预言烟雾中的男孩、一个是女孩,还有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子。由于见过面,所以恐怕他们已经知道他是谁…而不是像刚刚这位学生把他当成某种学校入侵者。 他决定往外面站一站,让月光照清楚他的样子,当然,他只是习惯,他抽着那连着骷髅的烟管。… 他迎来一阵沉默,接下来是混乱… “他在抽死人骨头啊啊呜呜!”、“你小声一点!先生,我很抱歉!”、“他真的好奇妙喔!那是做什么用的!”、“你们!尊重一点!他还在我们前面!” 月光下的学校长廊,他突然明白Al喜欢逗孩子的原因…某方面而言,还挺有趣。(你是吓孩子挺有趣吧…) 终于,那个长褐发的女孩发现了一个重点。 “他在头条上!他是Grindelwald!” DA军终于理解了为何这是首要目标…这个白金发色,双眼异色瞳孔的…是上一个世代的最强黑巫师… (要原谅黑白的报纸和不清楚的照片,还有试图保密的师长。) 然后Grindelwald发现孩子们不知道为何就…放出了一堆Patronus,瞬间往他冲来了一只水獭、一头驯鹿、一只野兔、一只杰克•拉塞尔猎狗。 * 有趣,他于是也做了同样的事,放出自己的Patronus,一只凤凰。 再次看一群孩子在惊讶的囔囔着,“他有护法!”、“好大的凤凰!”…“不是说黑巫师没有护法吗?”… 这满有趣的,他想。 *护法的顺序是:Hermione、Harry、Luna、Ron.由于原著也没说Neville的是什么,所以我不知道~ *魔法世界中的人们普遍认为,只有那些心灵纯洁的人才能够召唤护法。最著名的例子是黑巫师Raczidian,他在试图使用护法咒时发生回火,变出的蛆虫将他吞噬。但这实际上是一个谬误,许多具有负面人格特质(如脾气暴躁、高傲等等)的人也能够召唤出成熟的护法,例如DoloresUmbridge,她能够变出猫形的护法帮助自己免受催狂魔(搬运者注:即陆译的“摄魂怪”)袭击。 男女黑巫师大多不需要召唤护法,因为他们本来就不会受到黑暗生物的影响。不过,一旦黑巫师使用了这一咒语,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会被喷出的蛆虫吞噬。 Snape是唯一一个能够使用护法咒的食死人,因为他对于Lily的爱使他得到了一些救赎。

[24] 没有注意到外面学生们的骚动,因为凤凰会被Grindelwald重新装潢成高级秘密结社而不是社团教室里所有成员,不论新旧正在努力想办法。 “我们把Albus,弄醒好了,这家伙不是我们能理解的!”Moody说,”我以为他会干净俐落的冲出来,把那个youknow who给做了,就不用我们这里烦到死,还要想着谁要去!” “你也不可能希望他做完就跑回那个Nurmengard把自己关回去啊!”Black说,“大不了就是让校长让他回去!” “会或让校长跟他说…说说。说不定只有力量或相匹敌的人才理解。”McGonagall斟酌了一下,她看向教授符咒的ProfessorFlitwick希望他能提供一些意见。 “没有符咒能唤醒逝去的人,除非我们有…一些奇怪的方法。”Flitwick只能这样回答。 “…事实上,我不建议…太虚弱。”Snape说的意思是,校长本来就过劳了,所以…把他唤醒并没有多大助益,可能还要让Dumbledore多休息,因为,为了帮魔法部分忧解劳、还正在找到毁灭youKnow who的方法、还有本来的校务,校长本来就在过劳边缘,现在好好休息未尝不可…要是没休息好,能力没现在外面抽烟的另一个巫师强大,也不会好到哪去。 “你不会一个人担的,我们都一起担。”、“对,都是为了…那该死的You know who.” Lupin和Hagrid显然重点歪掉了,”计划大家想的,一起负责。 ” …这又不是恶作剧…无法吐槽的魔药学教授不知道回答什么。Gryffindor们的示好方式就是奇怪。 “一起,为了学校。” Professor Sprout显然没清楚原本凤凰会成员的意思,但她很坚定的说,”就算不为了学校,也为了其他生命。” “…那我会试试看找一下禁书区有没有相关的文献的。”Flitwick吸了一口气说。 ”这不简单。但之前…Grindelwald的预言说有物件,也许我们可以从这部分下手查。” “我可以去问问其他对飞行更有研究的专家,我们需要除了魔咒外的移动方式。”ProfessorHooch说,”也许…只是也许,我们还能有更多移动的方法。” “作为代理,我可以启动城堡所有的防御机制,不过由于Grindelwald,我想几乎不需要了。”McGonagall说,“外面的闪焰已经吞了不少不怀好意的家伙。” “而且我方无战损、无精神伤害,也没人因为要施放三大不赦咒而精神或灵魂损伤。”Tonks很高兴地补充这句。 “而且我们也少了很多奇怪家长和外界压力。”、“那些家伙看了报纸溜得非常快。”、“那群人!魔法部!我不喜欢被观课!”很多教授也都开始发表类似的言论。 重点又错了。 “…所以你们到底要不要唤醒校长。”最后Snape受不了了,其中一个原因是魔药是他配的,另外他不确定DA会不会撞上外面抽烟的黑巫师(还真的是了,直觉真好),他问到。“但我不认为这是好方法,他可能会虚弱…没有你们想的…” “试试看吧…”最后,Moody这样说,“不要让那家伙发现我们在干嘛,至少会安全点。也可以拖久一点,说不定这家伙就会冲去解决另一个了。 ” Black想了想,”大家一起?” “…一起去做什么,你们有药吗?”Snape只能这样问回去。 “你有,而我们接力想办法绕过外面那个!”Black决定了。 “总比一个人去试有用。” “这也许可行。”McGonagall只能这样表示。 “很好,那么,这个是药,我还需要一个…爱人之吻…麻烦你们想一下办法。”Snape继续用一种咬字清晰的口吻讲出这句让他自己皱眉头的话。 “谁叫你们要我参考那个剧*的药物,还要做得像…我尽力了。” 对于匿名提供瓶子的人…品味大概跟校长很类似,这…是一个黑色,瓶身曲线就像小酒瓶,上面有珍珠点缀。 …于是…所有人陷入沉默。 爱人的吻,好喔… 殊不知解救方法就在门放Patronus逗学生玩。 毕竟流传着NewtScamander科普过的,只有不要被惦记上,不要让人和动物拿血盟,但没说这些东西的成因,而现在没人敢去问这个。 …一下子,室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就是这玩意第一章被取的恶俗名字,project:Romeo and Juliet.


[25] “黑巫师…不是…不能…?”Harry很困惑。 “额头上的伤疤并没有像是接近一些类似”邪恶的物体”才会有的灼烧之痛,而他也很清楚的看见了,Grindelwald消除了Professor Snape手上那个据说被招唤就会又痛又烫,且无法消除的The Dark Mark印记…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你还记得你那个试图保护你的卧底教授吗?” Grindelwald单纯只是心情好了些,他耐心的引导着说。 “你在练习Legilimency时看见了对吧?他绝望的爱着你母亲,所以在那个没鼻子、现在威风时也答应Al…Albus要保护你,被厌恶也没关系。还有心、还有爱的巫师女巫,都可以施用PatronusCharm的。” “那…先生,你的心和爱又是?”Hermione敏锐地想到了这一点,”你又为何出言要保护学校…” “聪明的小女巫…那是个有些长又不太快乐的故事。”Grindelwald只是轻轻地这样说。“之后有空再说吧。” 他的异色眼睛里透露的是一种这年纪的巫师与女巫还不能理解的复杂。但又有一点淡淡的哀伤。 “我要去看看你们教授决定得如何了。”他也只是笑笑,皮靴声伴随着他拍打的风衣拍打声,他转身回到凤凰会的会议室。 他发现气氛有微妙的不同,就只是一个感觉,他不在意。走向自己弄来的那张红色丝绒的大扶手椅上坐了上去。翘起脚,继续把一个学校改装过的社团教室坐成一个翻天覆地的秘密结社的架式。 “如何?”他说。 “…我们不确定这样的效应…只能姑且一试。”McGonagall,”这…你就听听,这瓶魔药,就是只是可能、有可能,让Albus Dumbledore醒来。” Grindelwald明显的有了兴致,他向前倾。 ”不错,Gutgemacht. [德:做的好],不过我想你们大概有个「可是」对吧?要让魔药起效,差了一个很大的条件,对吧? ” 不然你们早就…避着我做了吧?希望你们的校长好好地避开我…” 一代黑巫师…果然不只是魔法,还有不错的能力。 “说吧,那个很难的条件,是什么?”Grindelwald毫不在意的问道。 那瓶药,一个黑色、瓶身曲线就像小酒瓶、上面有珍珠点缀,大小一手可握的瓶子。被魔法推到一代黑巫师前面。 “条件是…”McGonagall正在努力试图把那句话说出来。 “要一个…爱人之吻。”Moody不耐烦的说,“每次传说中的魔咒和魔药都有种不明指示。当听听就好,除非我们得找的到有人愿意一边吻一边给喂药呢。” “…”Grindelwald哼笑一声,继而大笑起来。 …看来真的是跟一个黑巫师说这个,对方当然成为一个大笑话,在场人员想着。 或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代价为“再一个夏天”的原因。 因为大家都只是谨记那条守则,不要被惦记上了,NewtScamander科普过的!那后果严重的很! Grindelwald笑的有点夸张。他都笑到快变成仰天长“笑”了,还笑出了眼泪。 那双一银灰,一黑蓝的眼睛甚至折射出明显的泪光。 “啊哈哈哈!Dumm Von mir, dumm du! Nach so vielen Jahren können sie nicht einmal jemandenfinden, der dich küsst!*” [*德: 愚蠢的我,愚蠢的你!这么多年,他们甚至找不到一个人吻你。]

…他发什么颠Moony。这是Black的眼神。 …你要体谅一个多年关在塔里被后悔与思念折磨的人,Padfoot,这是Lupin的眼神。 突然,笑声停止了。 Grindelwald再次整理起自己深湖绿色的马甲背心、把领带松开一些。 …现在呢…Moody的眼珠乱转,他开始怀疑这一代黑巫师厉害是厉害,但指不准决斗的损害还没好…有点疯疯癫癫(他自己也没资格说别人。他知道,就看看这种战争的损害吧!) “很好,你们,我有办法!”Grindelwald甚至开始无视其他在场者,开始整理头发… “在我让你们进来前,谁都不准进校长室!” 他说完,拿起那瓶药水,大步走出了会议厅。 喔,Al,你的学生还是有些懂事的…这好多了…Mein ehrwürdiger alter Freund und alterRivale.[德:我的老朋友和老对手。] 不过…你实在太可爱了,我这次会解决烦恼你的一切。并拯救够多的生命给你看的。 …为了我当初的自负与无知所牺牲掉的一切… 他在月光下,再次打开校长室的门,高塔不再会是毁灭,会是全盘改变的意象。 * *在这里只是想表示他们真的是实力与思考都势均力敌,所以…这份感情才会深刻 *塔罗牌的高塔,除了毁灭之外,也具有全盘的改变的意思。 虽然该牌面的闪电表示意外事件、在欲望的恶魔下暗示自己造成的危机,但若要离开这塔,需激励自我与好好反省,在挫折与错误中求成长。


[26] Albus 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很久没有体会这种安静的感觉了。 他向来是负重前行、众望所归、所有人的希望、所有的解法…但没有人想过,他也会累、会疲倦、会心痛、会失败…他想躺着,就这样躺着,休息下去,直至死亡也不要紧。 大家都长大了…都能…为自己负责了,对吧…不能责怪一个老者想要往死亡的永恒休息…对吧… …某种东西打断了他的休息与思考。 …很…意料之外的东西。 …舌头? !太矛盾、太奇怪了…细碎的埋怨和撒娇似的情绪… 某种液体滑过喉咙。 他睁开眼睛。 X 月光从校长室的窗棂落下,他恍然看见当初跳窗离开的某个…想都不敢再想的人。 月光就像给那头金发镀上了一层框,变成了同样的斑白,但还是白金色。 银灰色的眸和黑蓝色的眸在睫毛中凝视着他。 这大概就是另一个幻境,或是梦。他想。 就像他当年还是个红发的少年时,多希望一切都是…假的。家人的死亡与背离、失去一切只剩下自己和书本、多年后…成为被怀疑也是被寄望的对象。 “Lange nichtgesehen, Liebling.”[德:好久不见,亲爱的。]那湿热的气息与低声细语在耳畔荡起一阵红晕,左胸口有一只温热的手掌在摩挲着,然后另一只手在他的后腰掐了一把,继而往下摸去… “…Grindelwald!”于是他只能出声,真不知道这么有年纪了,这人怎么还… “嘘,是Gell.” 那个他不敢多想的人在他面前,维持着当年巴黎那意气风发的模样,三件套、大衣、皮靴,眼睛里的神色却像是…当年的那金发的青年,有点张扬,有点炙热、又有些腼腆。 用一根手指堵住一个一代最伟大白巫师的嘴唇。 “我猜我欠你很多抱歉,还有很多信件。 但我们现在…还有更多东西处理,对吧?你放心,你还在的秘密只有我和凤凰会知道,而Tom小子,我会好好教他一课的…我会…用同样多的拯救来试图洗刷掉当初的牺牲,我还给你带了很多报纸,你有空可以看看的。 你那倒楣学生的TheDark Mark我给他洗掉了,现在学校很安全。魔法垃圾部也暂时不会来打扰了…反正他们也拿那Tom没法子,只会怪你说谎。 …然后为了别让你不安分,FrecherLiebhaber[德:调皮的情人。],很遗憾,你的魔杖我先没收了。你的身体需要好好休息,过劳还有其他的,连我都看的出来。 监视手环我就拿来用了,所以你最好安分一点,乖乖地待在校长室?最后为了避免你抱怨的腰酸背痛,你就为我维持一下这个样子,反正我魔力累积那么久都没用,这些不算消耗…你的学生们和同事们会识相一点的对吧? 在预言我只能看见七种东西,关于那个Tom。你可以帮我想想,但是你最好不要离开校长室… 或者,除非你想我现在就让你下不去/床…”只有这句是吹在耳朵中的轻声细语。 大半辈子被当圣人供起来的校长,发现他现在维持的…也是中年的样子,长长的头发全都是红色的,而昔日老情人的手也确定了这件事,因为这家伙的手早就摸进了袍子里。 “喔,真是丰满挺实,天啊,我那时候…真不应该跟你决斗…我们可以换个方式…” 而且还对他发表感想… “住手…”这一代黑巫师不要脸了,但身为校长他的老脸还要的… 说不定…还有人…但不熟悉的渴望开始蔓延灼烧。 “我没理由先…不是吗?”这吻已经来的有些疯狂,夹杂啃咬。”Al,给假/释的人一点探亲权?” “Gell,please…don't…” “嘿,你不要像你那只PhoenixFawkes一样老扯我头发…” “把你的…皮带…拿走…” 床帐被放下。 [作者语:肉无能,顶锅盖逃亡,让格皇先收点订金吧…]

[27] 第二天大清早*,大约清晨快六点半,一直在办公室待命*的Moody庆幸自己的一只眼睛至少不是真眼睛,至少魔眼不会骗人,也不会致盲…不然他要怀疑自己看到什么。 …Grindelwald,那个Gellert Grindelwald,上一个世代最强大的黑巫师,搬了一把高背木椅子坐在校长室门口,抽着他那个骷颅烟斗。 而黑色的镶金边的大风衣、深湖绿色马甲背心都不知所踪、灰色丝绸的领结巾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衬衫的七颗贝壳制扣子上面三颗都没扣,一颗不知所踪,身上那件至少有三条皮带的黑腰封[他总是怀疑里面有些黑魔法家伙]也没有在身上,就只是套着那件精工裤子和靴子。 而白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披散、身上疑似有物理性伤口些微出血,脸上,银灰色眼睛那边还有疑似拳头的红痕。 “GutenMorgen,[德:早安。],请记得帮忙拿二份早餐,你们校长在里面。”但对于Moody的打量,他没有对自己比出Nurmengard更狼狈的样子很在意,只是这样说,继续吞云吐雾。 “我在看能不能预言,谢谢。” 但接着他喷出的烟雾只有…一些模糊的图形、丘陵、橘红色的爆炸…之类总归还是烟雾和疑似药草走火的东西。 “他醒了?”Moody有点不敢相信,难怪是个跟Albus比肩的巫师,强大至此,可以强行无视规则。 “他是醒了,但需要休息。而且他要说我要是再进去,他就要把我给撕了…所以早餐要麻烦你们了。”Grindelwald严肃的表示。 不亏是当初决斗胜利者,Moody肃然起敬,这样的状态下都还能威胁一个黑巫师!而且以这种物理性的伤害看来,八成斗法完还直接动手肉搏。 而这黑巫师也是个还算理性的家伙,有运动家精神,算可敬。 于是他点点头,表示知道。 并在他下楼的时候传达了全部的讯息和敬佩,当然只对教师桌及凤凰会成员。 最后,早餐由Black和Lupin送上去,并转达McGonagall希望Grindelwald至少退到校长塔内入口,这里是学校,在三楼走廊上有碍观瞻。以及她稍后会在跟DA军宣布其他事项,请Moody不用多说。 其他教授则情态各异,Snape的表情不变,但往Lupin端的盘子上放了一些治愈魔药和活力剂。 Pomfrey想了想,她是校护,于是她把一些常用的治疗用品往Black手上的盘子放,还有些纱布之类的。 其他人表示会维持教学并注意学生安全,当然研究与资料查找不会停,并且,维持保密。 “…Lupin,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达成NewtScamander学长说的惨烈成就。”Black端着一堆东西往楼上走的时候问了一下。 他还想看Harry长大啊! “…大概我们放好东西就有多快跑多快,眼睛不要乱看吧!”Lupin想了想,只能这样说。 他也还想看Harry长大! 于是…他们达成了共识,这时从学生时代以来的默契。这次是快闪行动!上三楼,到校长室,把东西放好后,…就有多远跑多远! 梅林在上!请保佑。 (很遗憾,有个法师在正忙,因为某个拿剑的菜头骑士,所以没有听见。) 所以他们只能僵硬的…到校长室门口,Black于是拿出Gryffindor的勇气,转告了McGonagall要说的话给门口那个比出Nurmengard更狼狈的Grindelwald。 “…喔,好,但你要再跟你们校长说一次,因为这里现在不归我管。”这一代黑巫师只是这样说,换一个姿势继续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抽那个骷颅烟。 然后…他们很僵硬的进校长室。刚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Aussteigen!”[德:出去!] …不过很明显,这不是对他们说的。 “呃…我们是Black和Lupin…professor,早餐和魔药我们放桌上,还有,Professor McGonagall希望他不要在三楼走廊上,有碍学校观瞻!” “喔,真是抱歉,是Sirius和Remus啊…非常谢谢你们特别过来,也帮我谢谢其他人,你们辛苦了。…那就请他照ProfessorMcGonagall说的办吧。” 床帐里面有些声响,这让瞬间觉得自己回到学生时期,做了恶作剧只想逃跑的两人硬是不敢动。 他们有点吃惊的看到一个绑好红色长发的、没带眼镜的Professor Dumbledore从里面慢慢走出来。 “外面还有什么大事吗?”年轻了许多的教授向他们问道。 *Hogwarts一天通常从早晨7:30开始,学生来到餐厅吃早餐。在早餐期间,百十来只猫头鹰会飞进餐厅,将信件或包裹交给学生。第一堂课从上午9:00开始,每堂课时间是一个小时。 *三楼的大略设施为:女生厕所[密室入口]、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办公室、校长办公室入口

[28] “外面…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凤凰会…多了很多现任教授的加入。”Lupin开始叙说,”现在学校里比较安全,大部分试图进来的Deatheater都被最近新产生的「某种自然闪焰」烧光了,所以…目前没有成功突破的。目前…毫无伤亡。也没有人因为不赦咒而产生不可逆的损伤和被迫施放的可能。 ” “Harry和其他DA军都有基础训练了,而且他们说他们绝对会以自己生命为优先考量。”Black会意,越早说完越早可以跑得远些。 ”目前其他教授正在对于预言的部分进行各种查找资料,统一合作,还有…我们原本征用的社团教室,嗯,被重新改装了。而这里的一切都保密进行,外界毫不知情。” “剩下的都有在报纸上的头条,应该都有。”Lupin补述。 他们的红发教授沉思着,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没有隔着镜片,透出平日较没有看见的光芒。 然后,似乎才像是惊醒一样,恍然回神。 “真是抱歉,我想我有点疲倦,好的,你们先去好好休息如何?” 最终他们的教授如此说。 “好的,教授,好好休息!”Lupin和Black同时回答,同时默契,这是起跑信号! 就像他的这句话就类似他们等待已久的信号,Dumbledore就很惊讶的发现自己成年了的学生还能像他们在学时期一样,用奔跑的速度喷出校长室,没几分钟就,一路冲到连衣角都看不见了。 …糟糕,忘了叫他们转告三楼走廊上被称为“有碍学校观瞻”的某人椅子搬进来一点了。 “Hallo[德:就是hello的意思。不是拼错。],你重要的宝贝学生们要上课啦,至少让我进去拿衣服吧?Liebling.”[德:亲爱的。]在门外的,比出Nurmengard更狼狈的Grindelwald正向里面喊话。“相信我了吗?Al,真的没有伤亡,没有牺牲,我不说我做不到的事。不然你可以看看报纸!” “要上课了,进来。”最后Albus只能这样说。他事实上没有指望…真的会跟其他人想的一样,这人是真的突破了Nurmengard…只为了找到他,致上哀吊,并为此找上Tom. 他疲惫的闭上眼睛…那么…大局需要重新考虑…人们寄望他…但现在他只能守住一个学校… 这让一个一代白巫师忽略了由远及近的皮靴声。 “你那拳真是够力,还在担心天下苍生?Großer Salbei[德:伟大的圣人。],可惜我只是来见Al的。好了,你该休息了,Ruhegut。[德:好好休息] Grindelwald已经来到他的背后,伸出手指,将红发教授紧闭的眉眼揉开。 “这次,我会挽救同样多的生命给你看,没有牺牲,Niemand wird sterben."[德:没有人会死。]。鉴于这些年我学会了耐心和包容…那时我还以为…你真的因为你那死蠢的英雄主义,死的蠢了…但这次,Klüger[德:更聪明],我佩服了一点。 …Mein Schatz,Mein Gegner.[德:我的甜心,我的对手。] 后面是悉悉簌簌的捡拾衣物声。 Dumbledore还未睁眼,他还在怀疑这是一个幻觉,一个因渴望造成的幻觉。 “你最好睁眼,别发愣,当心着凉,快过来吃你学生拿过来的早餐。 你会需要体力的,然后好好去床上再躺一会。你过劳、饮食不正常、长年熬夜、加上魔法垃圾部美其名帮忙,给你加的班、还饮食不正常、常常夜惊、多梦、莫名其妙的战斗…这多的我不想数了,所以,我已经给你的成年学生和同事一些指示,你再把这几天的报纸好好看看。 ” 那声音还在耳旁唠叨,于是Dumbledore睁开眼睛。一切如常,除了多了眼前那整理了差不多的…Grindelwald. 指节分明的手指,抚过长年执书笔的手指,”好了,我的好Al,快吃吧。Ichgehe diesmal nirgendwo hin, meine Liebe.[德: 这次我哪都不去,我的爱。]再去睡一会。” 但不知道是为什么,伟大的一代白巫师Albus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到安心和放松。 因为这次,他不是一个人,也不是需要负担起一切的"圣人",他是个疲倦的人。如此而已。

[29] “那你还在这做什么?”匆匆吃了些东西,正准备开始处理一日事务,他发现Grindelwald依旧待在校长室里没出去。还把穿着皮靴的脚翘在他的办公桌上。 “跟以前一样,监督你吃饭、睡觉,现在把那些东西放下,再去躺一会。”Grindelwald一派闲适,他换上了黑色束袖衬衫,雪白色领巾,深褐色马裤。把那件黑色镶金边大衣披在身上。 并对于Dumbledore淡紫色绣着花边的长袍不以为然。 ”也许你也该去买些衣服。” “…不一样了,Grindelwald,这一切不一样了。”红发的教授叹息着,为了很多不一样,很多事件与时间。 “…Feigling! [德:懦夫!] Wagen Sie es, sich der Herausforderung und der Welt zu stellen, trauen Siesich, sich selbst zu stellen?

[德:你敢于面对世界与挑战,你敢面对自己吗?]

至少我学会了面对我自己。 ”

Grindelwald坐在椅子上,一双一银灰、一黑蓝的眼睛直锁住眼前的人。 “我要踏出我的那一步,我可以等你,Lieber Al[*德:亲爱的,Al].而你的身体状况不好。再声明一次,是Gell.” “…我的状况,你不知道。”最后红发的教授只能掩面深思,还有太多,太多…需要重新考量… “你骗不了我。虽然一开始我的确被你给骗到了。喔,FrecherLiebhaber.[*德:调皮的情人]但我不生气。” Grindelwald笑了一笑,不是当初那种冷笑或是为了利益的笑容,是一种恶作剧般的微笑。 “血盟还在我手上。” “…你…”气结。他已经是太久的唯一寄望、是伟大的Dumbledore,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样的调笑,他只能维持掩面,假装真的在深思。 但那双手很温暖…很温暖,巨大、指节分明,扶在他腰的两侧。轻缓的揉搓、轻抚。 …太大意了,Grindelwald什么时候到身后了? “你看,你的状态确实不好,我移动你也没发现。你需要休息。”那双手的主人这样说。 ”你这样迟早会完蛋,我还不想你真死在那个Tom的手里,除非你真的很希望我之后,真的,完全针对你学生。” 喷在耳畔的气息温暖,但是没有当初冷冽而残酷的侵略性,多了岁月的沉淀。 “her damit[*德:来吧],好好休息,你有我的保证,不是吗?” 那双手,无比相似于那个夏天的、那个金发耀眼的少年,炙热而温暖。 闭上眼睛…就像一切都停留在那个美好的夏天。 那个Albus一个人被留在那里的夏天。 “好吧,你不睁开眼睛也行。”扶在腰侧的双手轻轻使力,”我扶你过去。” 最后他真的被安放在那张大床上,还有细心被脱下的外衣,好好理好的被子。 这是真的吗?又或是…只是另一个因为有利用价值所以刻意为之? “Gell…真的是你?”紧密的红色睫毛轻轻颤动,没有睁开。 他独自一个人奋战着,太久了…没有比肩者也没有同伴,大家仰望他,大家远离他,称赞的同时带着疏离,有些则是忌惮。 没睁开的眼睛落下了斗大的泪珠。 “…真的是我,Al. …es tut mirsehr leid.[*德:我很抱歉。]为很多事情。”身边有人躺下,那个声音还在说话。就像那个夏天,他们在树下躺着,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听见对方、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但我不会因为那些皮带道歉的,除非哪天你真的中途不会突然试图狠狠抓我或揍我,Al.” 他那件真丝白衬衫都是血了… Albus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屈起了身体。笑出了更多眼泪,笑声慢慢变成了另一种不明所以的声音。 在Gell不知所措的慌张凝视中,那双被泪水洗得更清澈的蓝色眼睛睁开了。对着他缓缓的煽动那漂亮的红色睫毛。 “我不年轻了,我也不好看了…”红发的教授缓缓地说。 ”我也快要没时间了,你知道的,人的寿命总是有限…而且,还有好多正在茂盛生长的生命…比起我更有…” “啊!halte denMund, halt den Rand, Halt die Klappe!*这些我不在乎,不在乎![*德:简单而言就是-住口。] 我也不年轻不好看了,天啊!这次机会,好吗?就给我这次机会!我的心很小也很少,在那年就给了你就没有了。 只是我不知道,所以我只是个无心冷情之人,现在…拜托…Vertrau mir.[德:相信我]我都帮你那个学魔药的学生消除了那该死的记号,我真的,这次会保护给你看的! 这当是为了我,你睡吧,好好睡一下,休息… 我跟那倒楣Tom不一样,就只是因为我从你这里得到了2个月的…” 说不下去,异色的眼瞳凝视着蓝色的眼眸,此时,他们惊讶的发现彼此都已经泪流满面。 “看在这真挚眼泪的份上,Ichglaube dir diesmal wieder.[*德:我这次相信你。]Gell.”一代最伟大的白巫师,最后这么说,伸手抹去对方脸颊上的泪水。 “Sie werden nicht enttäuscht sein, ruhen Sie sich gutaus, Liebes.[德:你这次不会失望的,好好休息,亲爱的。]很久没有被称为Gell的一代黑巫师这样回答。他同时也擦去对方的泪珠。”用这眼泪起誓。 ” …当Albus终于睡去,Gellert准备去看看凤凰会时,才发现校长室里的画像全都是一片空白。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画像们:这里是校长室!不是…算了,我们要去别的地方借住!)


9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Kommentare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