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章: Welcome
almost_home_by_bloodmoonequinox-d5jqpso-

WELCOME

看文须知Notice:
请勿毁谤,请勿引战
请勿乱举报,不要排挤
记得,教训要记起,仇恨请放下。

喜欢收集留言和听大家的想法~

文章: Blog2 Post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4]

已更新:2021年7月13日

協作者:别玩了要氪金的


[4]


"我们是不是惹了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魔头?比没鼻子可怕的那种,是有鼻子也很可怕的那种!"

Black最后问了问还在校长室里最后准备的凤凰会社员们。


"现在要后悔好像是来不及了?"Lupin用冷静温和的语调说到。


梅林在上,请保佑魔法界一切安好,保佑我们!


(一定是你耳朵太大才会容易痒。某个旅行的骑士说。


我可有注意个人卫生!你个菜头!某个一起旅行的法师说。 )



"我倒觉得他闪现前,最后一句话像是给我们保证。"正忙着保持与魔法部及各界连线的Moody这样评论道。"就是「懒得在解决这些之前再去做什么伟大计划」这句。 "Moody的义眼不规则的转动着,让一个Auror近距离遇到一个黑魔王,即使是前任,也很不好受。


"这些不是任何一种魔药配方,也没下任何咒语。"专精魔药的大师,Snape细细的检查了被留下来的野花,就怕有什么万一。


作为一个同时也是保密与双面间谍大师,他明白不能松懈的道理,一恢复状态就开始检测。


"只是普通的一把野蔷薇、几只垂柳、二朵郁金香、一枝橄榄。手折的,没用剪刀、没用魔法。"



"什么意思?"在大家各自忙碌中,有人问到。


"应该是花语!蔷薇应该是爱的意思、垂柳是哀悼、郁金香应该是爱或绝望的爱、橄榄是和平。"

身为女性,Tonks很快的记起这些常用花语并解释了一下。


"好吧,也许我们...有点希望...应该...不用准备自己的死期?!"Black犹豫了一下说到。



"你别忘了我们也还瞒着Aberforth。"Lupin好心的补充道。 "但是好像...会比处理另一个会复杂点就是?"



X


Grindelwald消失在白色陵墓的湖畔。


这里没啥可待的了。


不能平静、也不远离人群。


哈哈,真妙!失去了再来痛惜,果然每个人都是蠢蛋。


Nichts kann gelöst werden*.


他等等必须去吃点东西,补充体力,休息,冷静。


让那个用这种中二称呼的家伙,什么黑魔王,好好体会一下实力差距。



Al太惯着学生了,以前是,现在也是!


这下好了,之前那个捣蛋的顶多弄了一堆动物,现在这个...都敢杀人放火了是吧! ?



理念贫乏、毫无思考、只凭死亡和恐惧、还闲着自己都死去活来的.....


由于大衣、套装和魔法,那本Aberforth留下的简报没有被淋湿,同时也给了他很多情报与资料。


这也燃起了他那久违的、雨和雪都无法浇熄的...愤怒与憎恨。



Al你看看,这下子....你还能叫我一声Gell吗?

叫的话,我就收手喔!

...

Al,Al....es tut mir sehr leid.*



"呃...请问Grindelwald先生..."McGonagall正与Hagrid检查着Hogwarts的结界,却又碰见了这位先生。


他不知道一个人站在Dumbledore曾经与人鱼聊天的湖边、靠近森林的附近想或看些什么。


年长的女巫还是小心地呼唤他,以免对方突然...过于激动,连Hagrid都戒备了起来。


不会是觉得有什么不对还是...还想做些什么吧?



"喔,女士。抱歉。"显然这位一代黑巫师还是很理智的,至少回应听起来是。


"我只是,很容易被有Dumbledore先生曾在的地方吸引。"


他眨眨那双异色的眼睛,似乎想眨掉什么情绪似的。


"我知道你们在修补学校的结界,真抱歉给你们造成困扰。情绪与魔力真的息息相关。"


他顿了顿,


"我不会造成什么破坏的。如果方便的话,你们可以,你知道,给我一点时间吗?"



McGonagall不知为何,想起的却是报导上记载着的银舌头。



"Hagrid,你可以先往猎场那你看看吗?你比较熟,我和这位先生在这里站一会。"McGonagall下了判断。


作为同样是凤凰社员,Hagrid理解大概的意思。


他先检查一下前方,她看着这里,要是不对,给待命的人报信。就算拼不过也得试一试吧?!


"好的,乐意效劳。"Hagrid说,故作轻松的大步离开。


Grindelwald持续面对湖泊,在森林的交界,甚至没有转过身。


"我能理解,并不介意。"他说。 "而且这也是个好点子,在防护结界中留个出破绽什么的。但放心,就这次。"


McGonagall没有答话。她只是有点意外这么轻易被看出来。

这大概算是...真的具有跟Dumbledore齐名的魔力与天赋吧...如果没有那么偏激的话,也许...成就也会齐名。


"而维持这个,"没有转头,Grindelwald继续说,挥挥手示意指的是自己的外貌,"是为了好的战斗状态。"



"要是需要拜访学校,通知我们会比较好。"McGonagall最后只能这样说。



Hagrid刻意踩出的脚步声靠近。 "哈哈,那里的结界还可以。"他说,似乎观察着是否需要招集凤凰会。


"那我们继续巡视吧。"McGonagall说,"让他就这样看一会。"示意没大碍。



Grindelwald忽然完整转过了身,面对McGonagall和Hagrid,这样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我已经得到他给我的遗赠,而我会带着回礼出席葬礼的。向二位告辞。"Grindelwald仅是向他们施了一礼,然后再次消失于那阵火焰中。



"....我们可能需要多次反覆检查结界。但暂时应该没问题。"McGonagall想了想,只能下这样的结论。


这位果然比...you know who 还要难对付,但换另一个方向想,他绝对会收拾掉这现在的麻烦。

真的不行,这问题就可以交给最后终将会醒来的凤凰会招集人...也就是Dumbledore.



*德语:什么都解决不了。

*德语:我很抱歉。


10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FILES/归档

[GGAD] [HP] I JUST ASSUMED 我假设...


可能OOC,HE,LV粉请回避,时间线约火杯前后。不小心变成长篇,续更中。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大纲一句话:如何引出老黑魔王好收回小黑魔王。

求评论,希望互动!心、手都收!(=^_^=)

真的很希望得到留言回馈的

鳳凰會人人都被Newt. Scamander科普過,還都是個全是明眼人的假定概念。

大寫的OOC注意!大寫的OOC注意!人物智商低注意!各種CP不確定,除了標題上掛的以外。


SOUL OATH/灵魂誓约者


奇幻中世紀AU。騎士Erik/法師 Charles.

X-men、复联、美队、钢铁侠、雷神、神夏和我自己
好吧,几乎是漫威、神夏和x-men全员。

*大致可理解為:

騎士=有特殊能力之哨兵,法師=有特殊能力之嚮導

攻受與天賦能力無關。
可能OOC ,大長篇,史詩,牽扯廣大!
如果喜歡或感興趣~也請給我一個回復!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而不至於放棄!

HE保證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DEAD MEN TELL NO TALES

Cp: 萨杰
Armando.Salazar/Jack.Sparrow

各类航海文

​自创文章补档/SELF-CREATED ARTICLE 

Die zwei Könige des Eids/誓約雙聖王

史詩創作。
騎士Siutha/法師Malthus

​深水區

You have been warned

Strange file stacking and some authors’ black boxes, please pay attention to your own safety!

文章: 檔案
bottom of page